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6节 七夕新婚


七夕,是情人们的节日,也是卫宁的大喜之日。卫宁府中已忙忙碌碌了一天, 卫固、王越是忙得不亦乐乎,而诺巴、拂勒、杨修三个则是手忙脚乱。

拂勒猛地坐到椅子上,看着一旁正无所事事的卫宁,没好气地说:“老二,你 也太没良心了吧!兄弟累得腰都快断了,你也不给我倒杯茶?”

卫宁歉意地笑了笑,给拂勒倒了杯茶,说道:“等你成亲那天,我也把自己忙 得死去活来,让你在一旁歇着。怎么样?”

拂勒连忙摆手说:“算了吧,到时候估计你得在家看孩子了!哪有空替我忙活 呀?”

诺巴、杨修叫苦连天地也消停了,诺巴端起拂勒的茶就喝,杨修更是不顾烫不 烫的,拿起茶壶直接酩开了。

卫宁诚恳地说:“谢谢兄弟们了!”

杨修瞥了眼周围的人,低声说:“二哥,谢就甭用了,你以后好好待琰姐就成。

别再惦记秀儿姑娘了!”

拂勒凑近说:“老四,这你就错了!其实我支持老二以后娶秀儿姑娘当小妾!”

诺巴掴了拂勒一下脑袋瓜子,责备道:“琰妹这样的人,能接受与其他女人分 享自己的男人吗?何况二弟也不是那样的人!”

“也对噢,越是独一无二的女人,专一情结越严重!至于老二嘛,暂时相信他 是个好男人!”拂勒揉着被诺巴敲了的脑袋说。

“专一情结?啥东西?”杨修问道,而诺巴和卫宁也是一脸茫然。

“就是一生只允许自己喜欢一个人,同时要求对方只能有自己一个人!”拂勒 似乎很专业地解释道。

“是吗?”诺巴好奇拂勒总说出些莫名其妙的所谓爱情理论。

“当然啦!这可是我爱情理论的结晶啊!”拂勒又瞎吹。

四人胡侃了会,卫固进来说时间快到了,让卫宁换衣服去。没多久,卫宁换好 装出来,客人们也陆陆续续到了。

“仲道,恭喜啊!”曹操与袁绍上前庆贺。

“孟德、本初,你们倒来得早啊!快请坐!”卫宁竭诚欢迎道。

“仲道,你真是羡煞我俩哟!”袁绍开心地打趣了会,便和曹操入了座。

紧接着,不少朝中大臣都来了,连太后和少帝都派人送了礼。

“哟,袁兄、马兄,你们咋还一起来了呢?”卫固热情地招呼着自己的一帮老 友,是袁隗、马日(石单)等人。

“老弟,恭喜恭喜啊!”袁隗等人纷纷道贺,走到了卫宁跟前。

“各位世伯好!”卫宁在私底下都这么称呼他们,对他们都很尊敬,不过现在 对袁隗却不免有些鄙视。今日朝堂之上,与何进的交锋中,此人可是明哲保身,枉 称忠臣。不过在父亲面前,难免要得体点。

刚送众老臣入席,卫宁回身,不自觉地心揪了下。两个倩影步到跟前,卫宁故 作镇静地招呼道:“莺儿、秀儿姑娘,多谢前来!还请入座稍等!”

刁秀儿眼中的伤痛、失望稍纵即逝,也不答语;来莺儿心里却已放下,微笑着 回了声便被冲过来的拂勒拉着走了,刁秀儿步履缓慢地与卫宁擦身而过,跟着来莺 儿入席。没有任何的眼神交流,卫宁、刁秀儿就这样错开了,殊不知此次一别下次 再见时却已是物是人非了。

小半个时辰后,宾客都已到齐,卫固、卫宁及诺巴等人在门口焦急地等待着。

不,准确地说,应该是除了卫宁之外的人都很焦急地等待着。

卫宁独自发着呆,原以为可以轻松地面对她了,可是一见到她又不免有些伤心。

那晚她的泪水是什么意思呢?是感动还是伤心?别想了,别想了,卫宁告诫自 己,这样不是很对不起琰妹吗?自己要像父亲爱母亲一样,一辈子只守着一个女人!

再次下定决心的卫宁,听见拂勒夸张的欢呼“来了来了!”,果然殷红的喜轿 正朝着自己而来。

轿子落下了,媒婆念念叨叨地讲了一通,众人一阵欢呼。头披红盖的蔡琰在旁 人的起哄下,与卫宁共牵红彩带走进了大厅拜堂。

随着媒婆的一声“送入洞房”,卫宁、蔡琰正式成为夫妻。安分地坐在新床前 的蔡琰,被浓浓的红色幸福所包围着,两手紧张地交绕在一起。

“我先出去招待他们!”卫宁可以想象得出蔡琰此时的紧张与幸福,但心中对 刁秀儿的感情让他有种背弃蔡琰的不安与自责,唯有暂时先逃避。

卫宁一出现在喜筵上,就被轮番灌酒,忙假醉脱身。步履有些晃,头有点晕, 但神志却十分清楚。卫宁无处可去,在房门前徘徊了半晌才进去。

用秤干挑开盖头,蔡琰满脸红霞地看了眼卫宁,又低下了头跟着卫宁到桌子前 喝了交杯酒。

放下酒杯,卫宁吞吞吐吐说不出完整的话来:“琰妹,我……我……”

蔡琰见卫宁此等神色,想必是有事就开导道:“卫哥哥,有事就说吧!现在我 们都已是夫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刚才在门外站了那么久就是因为你想说的 这件事吗?”

不知是犯了哪根筋,卫宁执拗地认为,对妻子就应该坦诚。或许自己这事不适 合告诉她,但既然是夫妻,就没有不能说的,况且自己不是下定决心了吗?卫宁轻 轻地拉起蔡琰的手,歉意却肯定地说:“其实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她叫刁秀儿。”

蔡琰手一下子冰凉了,脸色苍白了些许,随后语气错杂地问:“那你喜欢我吗?”

卫宁神色坚定地答:“不清楚,但是如果你愿意,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蔡琰紧紧地抱住卫宁,略带哽咽地说:“无论如何,文姬一定会让你回心转意 的!一定!”

卫宁捋着蔡琰的头发,温柔地说:“文姬,时候不早了,你先睡吧!我去书房 看会书!”

蔡琰神情一黯,乖巧地点了点头,开始卸妆。卫宁出门前想起了什么又回身补 充了句:“文姬,今天你比平时更漂亮!”

看着卫宁清淡真挚的笑容,蔡琰心情一亮,会心地笑了笑。

卫宁独自在书房挑灯夜读,直至快子时①才困得趴桌上睡着了。迷糊中似乎有 人进来,好半天才离开,想睁开眼却又困得不行。

外面的酒席在亥时左右就已散了,刁秀儿与来莺儿坐着马车回风月楼。

安抚着靠在自己怀里哭泣的刁秀儿,来莺儿假装怒气冲冲地骂道:“这个混蛋, 他什么意思吗?跑来告诉你他喜欢你,却又转身和别的女人成亲。这个负心汉,就 会欺负女人!玩弄人感情,好像很得意似的!”

刁秀儿哭得更伤心了,好一会才止住,使劲地摇头说:“他不是那种人!他是 个专情的男人!要怪只能怪我们有缘无份!”

来莺儿大摇其头,怜惜地抚摸着刁秀儿的脸说:“傻妹子,其实我知道!既然 你清楚,为什么不告诉他你也喜欢他呢?”

许久许久的沉默,刁秀儿更清楚,就算说了,卫宁还是会选择与蔡琰成亲。因 为这是他的责任,在他的世界里,爱情根本就不是最重要的,它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而谁才是自己真正的归宿呢?

刁秀儿握住来莺儿的手,眼神闪耀着凄楚的光芒:“姐,这世上会有一个人为 了我,不顾一切吗?”

来莺儿用力点了点头说:“总有一天,一定会有一个盖世英雄,骑着火红骏马, 来到你跟前的,以无敌的霸气与爱意,向天下证明他爱你的!”

真的会有这么一个人吗?刁秀儿虚望着北方,静静地问着。

①附上古代时辰表:

【子时】夜半,又名子夜、中夜(北京时间23时至01时)

【丑时】鸡鸣,又名荒鸡(北京时间01时至03时)

【寅时】平旦,又称黎明、早晨、日旦等(北京时间03时至05时)

【卯时】日出,又名日始、破晓、旭日等(北京时间05时至07时)

【辰时】食时,又名早食等古人“朝食”之时也就是吃早饭时间(北京时间07 时至09时)

【巳时】隅中,又名日禺等(北京时间09时至11时)

【午时】日中,又名日正、中午等(北京时间11时至13时)

【未时】日昳,又名日跌、日央等(北京时间13时至15时)

【申时】哺时,又名日铺、夕食等(北京时间15食至17时)

【酉时】日入,又名日落、日沉、傍晚(北京时间17是至19时)

【戌时】黄昏,又名日夕、日暮、日晚等(北京时间19时至21时)

【亥时】人定,又名定昏等, 此时夜色已深,人们也已经停止活动,安歇睡眠 了。人定也就是人静。(北京时间21时至23时)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