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1节 龙凤合鸣


卫宁婚后过了段平静的日子,礼请诺巴成了河南府尹的助手后,就将官署的事 交给了他。自己整天拜访皇甫嵩、朱儁等老将,求教行军仗阵的问题,颇有收获。

其实主要目的还是套套近乎,以后扳倒了何进,稳定军队自然得靠这些德高望 重的将军。拂勒却不知怎么,也迷上了打仗这一勾当,每次都跟着凑热闹,不过倒 也有几分天赋,备受几人赞赏。杨修则继续研习经典,读书不倦。

四人时不时在摘星楼相聚,却不再一起去风月楼,每次去必然只是拂勒和杨修 二人同行。卫宁不去尚可理解,诺巴却很是反常地坚持每晚早回,后来才知道是每 晚回去陪着上次街上相撞的女孩。

至于卫宁,虽然依然常梦见刁秀儿,对她的思念也有增无减,但卫宁始终相信 自己有一天会忘记她,然后全心全意对蔡琰的。蔡琰则是不闻不问刁秀儿,每天做 个尽职尽责的妻子,关爱照顾着卫宁。

生活平淡下来了,朝廷却没有一天平静的。张让、赵忠见何进势力日消,就趁 机打击,二党的争斗已经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

一日,拂勒早早来到卫宁府中,与卫宁结伴去拜访皇甫嵩。

“琰妹,你越发漂亮了!”拂勒总喜欢打趣蔡琰,不过做了妇人打扮后的蔡琰 确实有了另外一种风情。

蔡琰微笑着招呼道:“吃过早饭没?仲道正吃早饭呢!和他一起吧?”

拂勒表示已进过食了,就站在院子里等。对正绣着手帕的蔡琰赞羡道:“果然 是个色艺双绝的佳人啊!老二真是好福气噢!”

蔡琰勉强笑笑,有苦说不出,卫宁要能这么想就好了,可惜他似乎还总惦记着 那个刁秀儿!自己真的远不如她吗?

卫宁刚好出来,听见了拂勒的话,也隐约看见了蔡琰的苦涩笑容,心里涌起强 烈的愧疚。他强自平静地说:“文姬,我出门了。今天……中午回来吃饭!”本来 按习惯,卫宁会很晚才回府,但想想还是决定早些回来!

蔡琰无法掩饰的愉悦,起身送走了卫宁和拂勒。卫宁马车刚行出几步,就被拦 了下来。

卫宁探身出来,一看是何太后的贴身太监就问:“李公公,太后有事相招吗?”

李公公点头,说:“太后与大将军吵了一场,大将军刚走太后就让杂家请大人 来了。”

卫宁闻言让拂勒自个去皇甫嵩府,与李公公赶进宫了。

看着面色不愉的太后,卫宁问道:“何进所为何事?”

太后平缓了下心情,看着卫宁的目光温柔了很多,说:“他听说哀家要接回太 皇太后,就派人暗杀了太皇太后,哀家刚也接到密报了。太皇太后已经暴毙了!”

卫宁心中一恨,原本将太皇太后接回来,既可让皇上收买人心,还可以借机让 她对付何进。没想到何进倒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而且他还要求哀家撤掉宦官,全部换成郎官!”太后陈述道。

“太后,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卫宁有些紧张,这可是关键啊,现在就是要扶 持张让一党与何进对抗才能稳定局面。

“哀家说年纪轻轻的寡妇使唤一群衣冠楚楚的士人不合适,就拒绝了!”

卫宁欣喜万分,太后这个借口太妙了,让何进无从反驳。卫宁问:“那他就走 了?”

“哎!”何太后长叹一口气,说,“他说今时不比往日,为了皇宫的安全,让 哀家好好考虑!”

卫宁一阵气结,好嚣张跋扈的何进,这摆明了是要靠手上的兵权作威胁了。不 过谅他目前还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西园八校尉中还有王叔在,再加上掌管京城治安 的司隶校尉黄琬、掌握京城戍卫军的执金吾士孙瑞,真要乱来,搞不定谁吃亏!

“看来得加紧笼络何进的部下了,西园八校尉是动不了的了,卫尉倒是可以想 想办法!”卫宁打起了负责宫门警卫的卫尉的主意。

“如果是由我们的人手接管,恐怕不太容易,不如由张让他们去接,我们坐山 观虎斗!”何太后提议到,果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卫宁表示赞同,又讨论了几个可以争取的人。时间飞快地流逝着,不知不觉都 已日薄西山了,终了,太后取出一粒药丸,递给卫宁说:“又该服解药的时候了!”

卫宁表情不自觉地有些扭曲了,看着太后手上的药丸,冷汗直冒。这是第二次 了,原本以为只有第一次的“毒药”是情药,可没想到接下来所谓的解药居然是另 一种情药,所以卫宁已经与太后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关系两次了。每次面对蔡琰, 内心的不安与愧疚就折磨得他痛苦不堪。

不行,绝对不能再对不起文姬了,既然知道情况了,就不能再做对不起文姬的 事。卫宁明白,此刻就算拒绝,太后依然还是会信任自己的。

“太后,其实你给我的根本不是毒药和解药!请恕臣抗命不遵,但这并不代表 臣不效忠于太后和皇上,臣依旧会竭心尽力的!”卫宁面容诚恳而坚定。

太后哑然,笑了笑随手将药丢了,不免得有些怅然:“仲道,是因为你的妻子 吗?她真是个幸福的女人!”

卫宁低着头一语不发,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太后泛起一丝苦笑说:“你一定 认为我是随便的女人吧!不遵妇道,玩弄心机,一定糟糕透顶了吧?”

卫宁抬起头看着颓丧的太后,以极其肯定的语气说道:“或许你不是个好妻子, 但你绝对是个好母亲!”

卫宁说完,告退出宫。太后看着离去的卫宁,眼角泛起了泪花,喃喃道:“你 了解我吗?一个女人除了身体,她还能有什么?”

卫宁急忙忙地赶回家,说好了中午回来吃饭,可还是给耽搁了。回到府上时, 都已经可以吃晚饭了。

蔡琰正坐在餐桌前,愣愣地失神,连卫宁走到跟前都没发觉。看着蔡琰眼角噙 着泪,卫宁无比歉意,愧疚难当。

卫宁轻轻握住蔡琰的手,她才发觉自己等的人回来了。蔡琰擦了下泪,看了眼 桌上的菜,忙起身说:“仲道,我去把菜热一下,你等一会!”

卫宁拉着蔡琰的手不放,温柔地道歉:“对不起,出门的时候被太后招进宫商 量事,所以忘了时辰。”

蔡琰坐下深情地看着卫宁,整个人都快陷进卫宁的眼睛里去了。“夫妻之间还 道什么歉呢!仲道,我好开心,成亲后你是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卫宁紧了紧握着蔡琰的手,问:“什么眼神?很怪吗?”

蔡琰不禁泪花闪现,不住地摇头:“洁净得除了歉疚外,还有爱怜与疼惜!”

卫宁整个心都湿润了,一股水流猛地冲击着眼眶,想要奔腾而出。将蔡琰紧紧 地搂进怀里,恨不得整个儿塞进心里,卫宁轻语:“文姬,你真好!”

蔡琰双臂用力地抱着卫宁的后背,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脏跳动,心头弥漫着化不 开的幸福。

卫宁突然一把抱起蔡琰,惹得她惊呼:“仲道,你要干嘛?”

卫宁泛起纯净的笑容,说:“洞房啊!”

蔡琰顿时脸颊绯红,眼光迷离,埋进了卫宁的胸怀。已经快两个月了,他终于 要和自己洞房了,蔡琰娇羞的同时,涌起甜甜的蜜意。

感触到了床的柔软,蔡琰害羞地闭上了眼,任由卫宁一件件褪去自己的衣裳。

有点凉嗖嗖的,想到自己正赤裸着身体,蔡琰不禁颤了下。很快,便不再感到 些许的冷意了,温度正从一具充满火热与爱意的身体上传来。蔡琰睁开了眼,看着 卫宁,矜持一下粉碎了,主动地献上了两片香唇。软玉相叠,贝齿轻启,香舌缠绕, 情意绵绵。

此刻他们只为对方而呼吸,彼此紧紧地相拥,身上的每一片肌肤因为爱意而更 显滑嫩迷人。伴随着一声无法压抑的轻呼,血染红了洁白的被单,奏响了人间最美 妙的龙凤合鸣……

爱情是什么?上帝也没有标准答案,人所要寻找的不就是相互依靠与寄托的归 宿吗?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