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2节 身陷囹圄


洛阳郊外的山林石亭中,蔡琰正愉悦地鼓着琴,卫宁则在一旁静静地聆听欣赏。

几日来,卫宁除了早朝就不谈政事,与蔡琰寻欢作乐,好不快活。

一曲《幽兰》奏毕,卫宁报以赞赏的一笑。感于世间变化及逍遥于林野的放逸 心情,卫宁口赋一诗:

《秋日》①

萧瑟仲秋月,飂戾风云高。
山居感时变,远客兴长谣。
疏林积凉风,虚岫结凝霄。
湛露洒庭林,密叶辞荣条。
抚菌悲先落,攀松羡后凋。
垂纶在林野,交情远市朝。
澹然古怀心,濠上岂伊遥。

蔡琰心智聪慧,卫宁念了一遍就全记住了,飞快地提笔纪录。卫宁心情舒畅至 极,此刻心中不再因偶尔会想起刁秀儿而苦恼悔恨。端起酒杯与蔡琰对饮了一杯, 卫宁建议到:“文姬,你歌上一段,我替你奏乐如何?”

蔡琰连声应好,弹点什么好呢?卫宁静心思考,耳闻流泉叮咚,眼见不远处的 山涧居然在一片枯黄中坚持着喜人的翠绿,就决定来曲《碧涧流泉》。

清和淡雅的琴声,婉转悠扬的歌声,俊朗不凡的才子,美若天仙的佳人。

突然,林中飞出一个身影,一柄利剑划出一道寒光直逼卫宁而去。蔡琰惊愕地 尖叫起来,身处险境的卫宁爆发了潜能,险之又险地堪堪避过那致命的一击,几缕 被削落的头发缓缓飘下。

手无寸铁的卫宁护在蔡琰身前,紧盯着蒙脸刺客一语不发。

冷笑了几声,刺客说道:“没想到上次那一剑居然没有杀死你,而今天这一剑 又没伤着你!”

卫宁听完心凉了半截,原来又是何进派来的,自己太大意了,居然毫无防备。

看来庭争的失利,让何进恼羞成怒了!文姬怎么办?卫宁担心自己的同时,更 担心毫无反抗能力的蔡琰。

“文姬,等会我缠着他,你就跑,让山下的侍卫带你回城。”卫宁低声交待道。

蔡琰倔强地摇头,拉住了卫宁的衣服,表示了自己的决心。卫宁知道劝不动她 了,就对着杀手淡淡地一笑:“看来你今天是要下杀手了?”

刺客颇为惊奇,在此等情境下,还能如此泰然自若。好奇地问:“难道你认为 自己能逃脱吗?”

卫宁依然保持着淡雅的笑容,回答说:“既然无望生还,与其哭丧着脸被你笑 话,不如从容赴死。”其实卫宁已抱定了主意,等会趁机偷袭,然后引诱他到那险 峻的山涧旁,寻机拼着重伤的危险也要将刺客推下山涧。

“好,果然是个人物!”杀手由衷地称赞,又问道,“你知道我的外号是什么 吗?”

卫宁气结,又不认识你,怎么知道你外号啊!杀手自豪地说:“一剑飘红!每 次执行任务只出一剑,一击必杀!否则就算任务失败!”

卫宁心下一宽,暗想好自负的杀手,不过确实有着超凡的水准,应该和父亲在 伯仲之间。刚才躲过那一剑,完全是侥幸。

“我跟你走!”卫宁主动提出,不杀自己并不代表放过自己。

蔡琰死拉着不放,哭成了泪人,卫宁小心翼翼地擦去她的每一滴眼泪,轻轻地 吻了下她的朱唇柔声说:“相信我!”

蔡琰慢慢松开了手,看着卫宁被黑衣人带走,心中一直念着:我相信你!你一 定要回来!

大将军府密牢中,卫宁被粗重的铁镣铐在木架上,全身都是触目惊心的伤口。

何进悠闲地坐在卫宁面前,看着浸透盐水的鞭子一下下抽在卫宁身上,心情无 比的舒爽。

卫宁全身不自禁地颤抖着,每随着一次鞭子落在身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就蔓延 开来。伤口处的焦灼感,让卫宁一阵阵晕厥,但每次昏痛过去的代价就是盐水淋身 带来的再一次痛醒。

何进摆了摆手,卫宁得以喘歇了下。“原本以为你是个识趣的家伙,没想到你 三番两次帮太后设计对付我!要不是有内线,我都不知道要被你耍到何时呢!”

卫宁忍着痛笑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将军想必领教到我的厉害了吧!

哈哈哈!”

何进气急败坏,喝令手下继续鞭打,卫宁玩味地说:“慢着!大将军,难道不 想重振往日雄风了吗?”

何进止住了眼看要落下的鞭子,阴狠地说:“实话告诉你!现在没有人能阻止 我了,张让一党死期在即,以后就连太后和皇上都得听我的!”

何进的自信让卫宁深深的不安,难道他有什么奇招?没有答案,何进给予的解 释就是再次频繁落在身上的皮鞭。

“注意点,留口气!”何进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而此刻在卫宁府中,诺巴、拂勒、杨修已经焦急地讨论了半天。卫宁一出事, 蔡琰就赶紧回来通知王越,可王越进宫值班了,就请来了诺巴三人商量。

“到底是谁抓走了二弟呢?”诺巴踱来踱去,喃喃地念叨着。

“谁知道上次刺杀老二的是谁呢?”拂勒右拳捶着左掌思考道,卫宁从没提起 过,有谁知道呢!

“王叔怎么还不回来!”蔡琰不停地朝门口看,眼眶隐藏的泪水早已装满了心 中。

杨修沉思半天说:“最有可能是何进干的!除了他,张让一伙也有可能!”

诺巴、拂勒点头赞同,可是总不能随便上门就说把卫宁交出来吧!正当四人手 足无措之时,王越一脸煞气地就冲进来了。刚才蔡琰托人进宫告诉王越卫宁出事了, 王越一听消息立马赶了回来。

“怎么回事?”王越问蔡琰。

“仲道被上次刺杀他的人抓走了!”蔡琰坚忍着不让泪水涌出来。

王越出乎意料地一下子面色平和了,进屋脱下了铠甲,换上了便装,手提泰阿 剑出来。看出王越知道卫宁的下落,诺巴、拂勒和杨修提议一起去救,王越阻止三 人,安慰道:“没事的,我去接仲道回来!你们在这等着!”

王越在一步步靠近将军府的同时,何进却毫无所知地嬉乐着。

“报告,有人闯进将军府!”一个侍卫打断了何进的逍遥快活,惊慌地报告。

“有几个人啊?”何进不满地诘问道。

“一人!”

“混帐!一个人还来通报,直接杀了不就行了!”何进七窍生烟,踹了侍卫一 脚。

爬起来,侍卫忙申辩道:“可是府中侍卫抵敌不住,死伤众多!”

何进惊讶地推开服侍自己的美人,说道:“走,看看去!”

还未来得及出门,就有个侍卫被踢飞进来,直接撞开了门。何进目光一扫,只 见王越穿越地上躺着的众多侍卫,走了过来。

“你要干嘛?”何进哆嗦得腿打颤,难道他知道卫宁被自己关押了?

王越刺倒三个想背后偷袭的人,看着泰阿宝剑沉声说:“把人交出来!”

何进打了个寒颤,强自撑着:“什么人?你是不是搞错了?”

王越眼中寒光一闪,冷冷地说:“不要以为我会怜惜你的性命!”

何进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怎么把这个煞神给惹了,当初皇宫里那血河中两只脚 印还记忆犹新。一剑飘红办事真不利索!何进认为晦气全是一剑飘红带来的,等会 可得给他脸色瞅瞅!他……对了,他们不是都在吗?

想到有高手压阵,何进一下子有了底气,胆气十足地说:“在我将军府撒野, 今天叫你有来无回!”

刚说完,三个迅即的身影就直扑王越而来,来者不善!究竟现在才出手的三人 是何方神圣呢?凭王越一人之力能否救出卫宁?请看下回——《疯狂剑圣(一)》!

①此诗是东晋著名玄言诗人孙绰的作品,无改动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