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3节 疯狂剑圣


王越早就察觉到有高手隐藏在暗处,原以为是两个,没想到居然漏了一个。不 敢大意,转身横扫,看似平常,却是王越全力挥出的一剑。三个身影硬架了这躲无 可躲的一剑,飞身而退,倒退一步的王越有些暗惊对方的强大实力,不过毫无惧意。

三人则更是奇怪何时中原多了如此一个绝世高手,实力似乎在自己三人之上。

当四个高手一番实力推测时,何进不知趣地插进来,得意地夸耀道:“当初见 识到你高强的武艺后,我就重金聘请了这三位高手!怎么样?厉害吧!”

王越不屑于何进的瞎吹,全身心注意着三人的动静,毕竟双拳难敌四腿,他们 如果群战的话,恐怕今日就离不开这将军府了。

三人考量一番,面对高手不自报家门是很失礼的,于是轮流介绍了自己。

一个脑袋秃亮,身形雄厚的梵僧用汉语说:“贫僧法号无极,人称嗜血修罗!”

旁边一个看似年近六十、须发全白的人看着梵僧不爽地说:“你不是很早以前 就被逐出释门了吗?而且你以前法号也不是什么无极啊!”

嗜血修罗不好意思地摸摸光头,白发人继续说道:“老夫韩荣①,人送外号白 发枪王!”

最后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介绍自己说:“我早已忘却自己的名字,只是人人都称 我……影子杀手一剑飘红!”

王越心中了然,三人的名号都曾听说过,只是一直未曾碰面。那依此看,之前 没被自己发觉的应该就是最善于隐藏气息的一剑飘红了。

“王越!”

王越简短地自报家门,三人更是摸不着头脑,自想也是混迹江湖有些年头了, 却从未听说过这么个高手。其实如果王越说出自己曾经使用的化名,那估计就是该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四人静静地观察着对方,何进早已躲进房间,只是远远地看着。

“我先来!”不耻于群战,白发枪王想先战为快,就挺枪而出。嗜血修罗与一 剑飘红退出几丈的距离,默许了先让他试探王越的真正实力。

王越剑不出鞘,劲气内敛,平和地看着韩荣。见王越明显的轻视自己,韩荣一 声低喝,在疯狂的战意催动下,梅花枪发挥了超常的水准。

王越被韩荣压着打,看似毫无还手机会,实则是王越正在寻找韩荣的破绽。连 攻了五十招,总是被王越险险地避过,而且对手还没有拔剑,韩荣有些耐不住性子 了。气急之下,内劲催发,居然超越了自己的极限,瞬间连挽出二十七朵枪花。

机会来了,王越拔剑出鞘,剑走游龙,避过枪花,内力充溢的一剑直奔枪头而 去。“嘭”,两股强大的内力相撞,因分散内力,韩荣吃了个大亏,倒退十几步, 嘴角溢出了鲜血。

虽然以强攻弱,王越还是忍不住一阵气血翻腾,不禁暗自佩服韩荣的内力修为。

武者一般接近六十岁后,内力都将日趋衰弱,可韩荣居然还有如此惊人的内力, 可见他的巅峰时期内力是多么可怕!

平复了气息后,韩荣朗声大笑:“好!从内力和武学境界来看,应该都已经达 到返璞归真了。就让老夫看看自己能逼出你几成实力!”

内力激发,韩荣不顾生命危险,强行发动了梅花枪法中攻击最强的一招——独 梅傲雪。就是将全身内力灌注于手臂、枪身,使得威力与速度极大的提升,然后挽 出一朵硕大的梅花直罩向敌人。唯一的缺点就是出完此招,就将战斗力全无。

绽放着白光的绚丽梅花以惊人的速度逼近,王越自忖此时不能硬抗,否则难免 消耗大量真气,毕竟还有两个高手在后,就施展步法,急速后退。虽然王越退得快, 但韩荣的枪更快。眼看就要临及,梅花却微微一颤,光芒抖动了下,王越知道他必 定是身体承受不住真气的强度,导致反噬了。于是抓住机会,灌注了七成内力的泰 阿剑立即出击,毫无花巧地击碎了花蕊,散落了点点花瓣。

韩荣用枪拄着地,猛吐了口血,剧烈地喘息起来,已说不出话来了。见白发枪 王战败了,何进面色苍白了几分,朝一剑飘红和嗜血修罗嚷嚷。一剑飘红上前扶开 韩荣,嗜血修罗则给韩荣服下了内伤药。

看着王越,一剑飘红冷冷地笑说:“生平未见的高手!真是令人兴奋!”

话音刚落,寒光一闪,一剑飘红已经直逼过来。王越持剑侧身而立,此人的快 剑世间罕见,须得万分小心。“叮”,剑尖撞击的脆响,二人贴身酣战。不愧是一 剑飘红,剑速之快,甚至不在王越之下。而且真如影子杀手般,步法奇妙,始终能 缠在身边,不被逼退。

二人缠斗了会,王越知道一时半会无法找出破绽,便使出以命搏命的剑招,一 剑飘红被迫后撤。王越冷笑了下,剑舞梅花,居然是韩荣的绝招独梅傲雪,只是没 有凝聚大量真气而已。

看着有其形却无其神的独梅傲雪,一剑飘红哂笑着一剑迎上去,只是灌注了少 许内力。

眼看就要吃亏的王越,突然手腕一抖,一道白色剑气从绽放的梅花中间飞出直 接击中一剑飘红。

一剑飘红倒落在地,右肩汩汩地流着血,无比震惊。一剑飘红仍不相信地看着 王越,这下可怜了何进,见又被撂翻一个,吓得差点要开跑了。

一剑飘红呆愣了半刻,看了眼兴奋无比的韩荣与无极,看来自己的推测是对的。

安慰地站起坐到韩荣身边,无极帮忙涂了点金创药又给包扎了下。

嗜血修罗无极走到院子中间,看着王越露出兴奋难忍的神情,说:“没想到能 遇见你这样达到混沌无为境界的高手!就算传出去我们三人轮战你,也不会被人笑 话了!哈哈哈,来吧!”

王越仍然一脸平和地否定道:“不,我还一直没有突破返璞归真境界的瓶颈, 只是修炼了某种特殊的内功心法,才能真气外放!”

三个武道高手有些失望,但嗜血修罗还是亢奋不已,笑着说:“你小心了,贫 僧一开始就要全力施展啦!”

刚说完,面色祥和的嗜血修罗,“呔”一声,胀破了身上的衣裳,露出惊人的 强悍肉体。

全身散发着强烈的战意,嗜血修罗真气飞快地运转着,气势越来越惊人。空手?

王越稍显惊愕,虽然和无数高手比武过,但还没见过不用武器的。丝毫不敢大 意,小心翼翼地试探了几招。难以置信的是,嗜血修罗双手犹如坚铁般,可与泰阿 剑硬碰而不受伤。

修罗无极数次用掌拳抵开泰阿剑后,见王越不可思议的表情就不禁解释道: “这叫铁砂掌,可开石裂金!”

王越有些明白了,可接着又发生了令他不解的事,明明灌注了些许真气的剑刺 中了修罗,可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鲜血喷射而出。嗜血修罗再次令王越惊奇,不免得 意地说:“忘了告诉你,这叫金钟罩,使得肉体强度更胜金石!”

王越退后几步,拉开了距离,真是个奇怪的家伙,武功境界应该还比一剑飘红 低点,可是却有一身乱七八糟的功夫!既然如此,倒要看看他的肉体能有多强!

王越开始凝聚真气,准备外放。嗜血修罗见此情景,也调动内力,小心防范。

“流星赶月!”低喝一声,王越宝剑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挥舞着,无数的实体剑 气轰在了嗜血修罗的身上。

爆炸声过后,嗜血修罗疼得哇哇叫,居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怒吼一声, 劲气全部收回,皮肤表面泛起了可怕的血红,面目扭曲得更是可憎。反观韩荣与一 剑飘红,突然一副惧怕的表情,往边上又挪开了很远的距离。

嗜血修罗的异变,令王越暗感不妙,全身心地戒备着。只见嗜血混修罗一声惊 人的暴喝后,逼身强攻,速度比之前快了许多,力量更是惊人的增长。

泰阿剑被一掌拍中,王越手一阵发麻,嗜血修罗则趁机加快了攻势,终于得机 一拳轰中了王越。倒飞了丈余,嗜血修罗岂能放过良机?贴着飞退的王越,又是一 串连环技,将其打倒在地。王越猛地吐了口血,擦拭掉嘴角的血迹,极力压制紊乱 无比的气息。已经多久未曾被打出血了?早已忘却了这种感觉,王越渐渐地燃烧起 了战斗的欲望。如果之前三人还无法让他感到真正危险的话,那现在的嗜血修罗已 经威胁到他了。

真气飞快地调息凝聚着,王越利用步法全力躲闪着修罗的攻击。当真气凝聚够 后,王越宝剑轮舞,逼退了对手。随即幻化出八柄光剑,犹如盛开的莲花慢慢收拢 般,光剑成了含苞待放的样子。“光莲万丈”,随即一道道迷人的光剑闪电般击向 嗜血修罗的右胸同一个位置,第一道光剑只是减缓了下他的速度,当第二道光剑击 中时,他闷哼了声,当第三道光剑落在了同样的位置时,被击中地方的皮肤血色淡 了些,当紧接着第四道、第五道直至第八道击中后,嗜血修罗终于被洞穿了右胸倒 下了。

王越缓步走到嗜血修罗面前,掏出金创药替流血不止的他敷上了。

何进此时已是魂不附体了,会被杀吗?他想开溜大吉,可是看着王越一步步走 向自己,他连害怕的力气都没有了。

“把人交出来!”王越立定在何进面前,尽可能压制着伤势,语气平和地说。

何进半天才鼓足了胆气狡辩到:“什么人?我不知道啊!”

“哎,都这个时候了还死撑呢?快放了吧!”一剑飘红朝着何进说。

何进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们三个还自称高手,现在居然还背叛我不成?”

白发枪王三人苦涩地笑笑,互相搀扶着离开了。为遮掩自己三人不敌王越的事 实,在江湖上虚夸掩饰说王越已达到剑圣的层次。于是在三位宗师的“帮助”下, “剑圣王越”之名始传天下。而这边何进乖乖地领王越到了密牢,毕竟形势比人强。

进到密牢时,卫宁正被打晕过去,王越见此情景回头瞪了眼早已四肢乱抖的何 进。剑光一闪,卫宁的手铐脚镣全掉了,背上瘫软在地的卫宁,王越意外地一句话 也没说就出了将军府。

等候在家的蔡琰等人见到王越带着卫宁回来了,都松了口气。但当见到卫宁一 身的伤痕时,都充溢了满胸愤慨。令诺巴三人不解的是蔡琰没有任何悲伤心痛的表 情,只是平静地替卫宁擦药换衣服。

诺巴等人回家了,王越见蔡琰始终陪着,就回房疗伤了。

轻微动了下,剧痛就从全身涌现,卫宁忍不住哼了声。被卫宁的些许动静弄醒 的蔡琰,惊喜非常,拉着卫宁的手,呆呆地看着他。

卫宁无力地笑笑,说:“文姬,让你担心了!”

蔡琰终于撕下了伪装的坚强面孔,袒露了她的柔弱无助,恣意放纵着自己的悲 伤与担忧。

“仲道,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哪怕是死,我也要和你一起。与其胡思乱想, 担心你的安危,我宁愿与你一同遭险!”蔡琰的泪水流淌在柔美的面颊上,她将自 己的担忧与坚强全融化在其中。

卫宁眼角湿润了,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想伸手抱一下蔡琰,可刚一动,就疼 得直哼哼。

“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老实!你想干嘛,告诉我不就行了!”蔡琰关切地责备 道。

卫宁直接说:“宝贝,抱着我!”

对于卫宁的直白露骨,蔡琰毫不讶异,轻轻地趴在卫宁胸口,抱住了他。

虽然有些疼,但卫宁还是无比喜悦与惬意,正享受着美人在怀的美好时光,却 被人打断了。打断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怀中的蔡琰。

“你刚刚说的宝贝是什么意思啊?”蔡琰突然想起问道。

卫宁一时语塞,脑袋里蹦出的词,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吞吞吐吐半天,就 是解释不清楚。蔡琰小心挪了下身子,盯着卫宁的眼睛,色厉内荏地问:“是哪个 女人?肯定是你叫顺口了,不小心漏嘴了!快交代!”

卫宁情急之下,编道:“宝,珍也!贝,古之钱也!宝贝,就是比金银更珍贵 的东西!所以你是我千金不易的宝贝啊!”

明知是卫宁瞎编的,蔡琰还是高兴极了,不由自主地脸红了。卫宁看着可爱动 人的蔡琰,情动不已,低声说:“宝贝,亲一下!”

蔡琰脸上红霞更甚,有力地亲吻上了卫宁的唇,情意绵绵……

休养了段日子,卫宁全忘了何进曾说过的可能的计划,没有烦恼与争斗,只是 终日与蔡琰相伴。卫宁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因为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刁秀儿,开始 爱上温柔美丽的蔡琰,他的妻子。

蔡琰有着某种魔力,让卫宁心情平静,只想着如何能够让她开心幸福,全然淡 忘了自己的雄心壮志!也许这就是温柔乡的魅力!

一天,曹操上门拜访,卫宁正与蔡琰嬉戏玩闹着。

见到此景,曹操不愉的神色一闪而过。蔡琰打了声招呼就单独让他们聊天了, 卫宁面带笑容地问:“孟德,怎们有空到我这来啊?”

曹操见蔡琰走了,立马拉下脸来,说:“仲道,你好不快活啊!”

卫宁不解地问道:“夫妻和睦有何不妥吗?”

曹操不便说什么,其实也是心中些许的醋意让他说了之前那句不太合适的话。

“你倒是整日风流快活,都不知朝廷里出大事了!”曹操口气里仍是不小的火 气。

卫宁不急不忙,想降降曹操莫名的火气,就开玩笑说:“怎么了?何进死了?

还是张让他们生孩子了?”

曹操没有一点的好转,反而脸色显得更加阴沉了。卫宁见此,知道事情严重, 就正经地问:“难道真有大事发生了?”

曹操总算说道:“何进秘密调地方军队入京,想要挟太后与皇上杀了张让一党!”

“到底怎么回事?详细说说!”卫宁一下子紧张起来,催促到。

卫宁的态度,曹操很满意,这才是自己看重的“神骏”!于是一五一十地讲述 了下昨日在将军府的经过。

“张让欺人太甚,竟以微小罪责就将卫尉换成了他们的人!”何进怒不可遏。

“张让重又拉帮结派,欲谋大事。乘此时不诛阉竖,后必为大祸。昔日窦武欲 诛内宠,机谋不密,反受其殃。今大将军兄弟部曲将吏,皆英俊名士,若尽力命, 事在掌握。此天赞之时,不可失也!”袁绍进言,他对宦官历来主张诛杀。

何进无可奈何地说:“太后与皇上不允,又能如何!”

袁绍思忖了会,提议道:“可召四方英雄之士,勒兵来京,尽诛阉竖。此时事 急,不容太后与陛下不从。”

何进拍手称善,曹操却反对:“不可!不可!”

何进稍显不快地问道:“有何不可?”

曹操解释道:“俗说‘自掩其目,去捕燕雀'',是自欺也。微物尚不可欺以得 志,况国家大事,其可诈立乎?今将军总皇威,掌兵要,龙骧虎步,高下在心,若 欲诛宦官,如鼓洪炉燎毛发耳。但当速发雷霆,行权立断,则天人顺之。却反外檄 大臣,临犯京阙,英雄聚会,各怀一心,所谓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必不成,生 大乱矣。”

何进笑说:“此懦夫之见也。”

对于何进的不知轻重,曹操气急地说:“宦者之祸,古今宜有,但世主不当假 之权宠近侍,浸润成疾,使至于此。若欲治罪者,当除元恶,但付一狱吏足矣,何 必纷纷召外兵乎?欲尽诛之,事必宣露,吾料其必败也。”

何进生气地问道:“孟德亦怀私意耶?”

于是暗招四路军马进京,分别是东郡太守桥瑁,河内太守王匡,武猛都尉、并 州刺史丁原,鳖乡侯、领西凉刺史董卓。

曹操说完,卫宁仰天长叹:“乱天下者必何进也!”

到底局势将如何发展,曹操与卫宁两个智者又将如何面对?请看下回分解!

①韩荣在南方评话中被称为“老枪王”,与河北“四庭柱、一正梁”中的正梁 韩琼似乎是同一个人。推算年龄应该没有这么大,文中作假设,另作一人。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