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4节 引狼入室


曹操赞同卫宁的看法,天下将乱,不过乱天下者真的是何进吗?沉疴之由,非 一朝一夕,何进只不过点燃了导火索。究竟自己与眼前的青年能否挽救汉室呢?多 年的官场经历,本已让曹操失去了奋斗的信心,可是卫宁的执著与坚定使他看到了 一丝曙光。

曹操看着正思索对策的卫宁,心中一阵不是滋味。他一心只为汉室,不,更确 切地说是为了天下,遇事想的是如何解决。可自己却是要思量做这事能否成功,会 不会冒险。可是自己年轻的时候不也像卫宁一样吗?有理想,有抱负,也寄希望于 皇室。

现在呢,经过多年官场的摸爬滚打,学会更多的是明哲保身,在不危及自己的 情况下,考虑如何尽忠汉室。

曹操有点乱了,曾经坚定过的尽忠思想与后来逐渐养成的利己作风展开了激烈 的斗争。卫宁暂时没有好办法,正要询问曹操,发现他表情奇怪地呆愣着。

“孟德,你怎么了?”卫宁轻轻推了推曹操肩膀。

曹操恍然醒悟,姑且不管能否挽回,就尽力与这年轻人拼搏下去吧!“噢!没 事!你想到办法了?”

卫宁有点颓丧地摇头说:“我正想问你有何妙计呢?”

曹操叹气道:“其实四路军马中,王匡和桥瑁不难劝退!关键是董卓与丁原不 好打发!”

卫宁对四人并不认识,只是稍有耳闻。,便问道:“如何见得?”

曹操点评道:“王匡、桥瑁素有忠义,只要皇上下诏,不虞有失。丁原与董卓 则是虎狼之辈,尤其是董卓,先帝在时便已数次抗命不遵!更何况新帝恩威未加于 天下,如何被他放在眼里?”

卫宁恍悟,说:“那事不宜迟,我们此刻进宫奏明!”

曹操摇头说:“我暂时不能暴露,由你向太后禀明此事。”

卫宁想想也是,没有必要让曹操这颗暗棋露光,便乘马车一路直奔长乐宫。

由于熟络的很,卫宁全无通报地就直接闯到了太后跟前,碰巧少帝也在。忙施 礼:“臣参见陛下、太后!”

“爱卿免礼!”少帝还显稚嫩的声音响起。

“谢陛下、太后!”卫宁仔细看了看少帝,这还是第二次与他如此近距离地接 触。第一次因为是在先帝的寝宫里,当时情况紧急未曾端详过。今日看来,威仪不 佳,可能难以成为圣君,但应该是个仁君。卫宁料想,日后好生辅佐,应该有所作 为。

“仲道,是否有要事禀报?”何太后虽然这么问,但内心一点也不急,不是还 有出点子的卫宁在吗?一切他会搞定的!

卫宁就将何进招外兵入京的事情说了,少帝怕得有些抖,在太后的安抚下才勉 强镇定吕础?

“你有何计策应对?”何太后对卫宁充分信任,并不怎么担心。

卫宁还好没有让太后过分失望,说:“下密诏给桥瑁、王匡,斥退他们不难!

可是西凉和并州方面暂无良策!”

太后也开始有些担心了,少帝更是担忧地靠在何太后身上说:“母后,听说边 地军士悍勇,杀人如麻是吗?”

卫宁听言,脑中闪过什么东西,却始终抓不住。太后则强作镇定,安抚着惊慌 的少帝。三人都被同一件事困扰着,却有着不同的心绪。

卫宁不断回味着少帝刚才无意的话语,边地?杀人如麻?啊!想起来了,西凉 和并州异族遍布,常有战事。如果发生战争,那二人自然就无法来京了。可是现在 西方的羌氐与北方的鲜卑、匈奴、乌丸等族都无异常,战事短时间也是不会有的了。

难道要……

“仲道,不如下令关闭散关、潼关,并封锁渡口,这样董卓和丁原不就无法前 来了吗?”太后提议。

卫宁反问道:“哪来的兵力?”

太后一时语塞,确实能调动的亲信部队太少了,何进与张让他们倒是有,可是 这摆明了不可能。卫宁思忖了半天,还是决定不把刚才自己想出的主意说出来。

卫宁告退回府,苦思对策,苦闷之下,到河南尹官署转转,诺巴正尽职尽责地 批着公文,拂勒在一旁无所事事。

“老三,你今天怎么没去学兵法战阵呀?”卫宁随口问问。

“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学习之后不忘领悟,这是我的优点!”拂勒自吹 道。

诺巴头也不抬地说:“最近老三倒确实有些门道了!你呢?别说是好心来看我 的!”

卫宁正愁没有倾诉对象,这下苦恼全如洪水般倾泻出来,畅快少许。拂勒满不 在乎地说:“再简单不过了,先敕令二人不得离开驻地,如果抗旨,就调军一战!”

卫宁气得直翻白眼,没好气地说:“连守关的军队都没有!何况西凉、并州军 队之悍勇,天下闻名!如何战?”

“兵在精,战在谋!”拂勒说到兵战,信心十足,恨不得将所学全展现出来。

卫宁不置可否,拂勒说的对,可是精兵去哪找?城卫军和王越的禁卫军倒是可 以与并、凉精兵一战,可又调不开。更何况这不是把二州往绝路上逼吗?

卫宁摇头否定,战,意味着并凉两州叛乱,能否收拾得了残局就更难说了。拂 勒却坚持,说:“反正有备无患,而且练出一支军队也可震慑不臣之徒!”

卫宁有些心动,如果真能有支军队,虽然由于时间关系战力难以形成,可威慑 作用却是有的。卫宁疾步而出,边走边说:“谢了,老三!”

又再次折返进宫,太后同意了卫宁的提议,为了减少遇到的阻挠,让少帝颁发 了道密旨,着卫宁建军过程中可以便宜行事。

卫宁领到了旨意,又赶回了河南尹官署,与诺巴、拂勒商量。

“老三,这件事交给你如何?”卫宁征询拂勒的意见。

拂勒故作为难地思考了会后笑容满面地答道:“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诺巴疑问道:“二弟,你想过没有,若想顺利组建军队,必然不能让何进等人 过早知晓,否则必将迁延时日!”

卫宁若有所思,说:“对,这支军队暴露之时必须是成军之后。那最重要的兵 源该如何解决呢?”

拂勒神秘地笑笑,说:“别忘了大哥和我都是买卖人,以最近商路不太平的缘 由招商队护卫的话,应该没人怀疑吧!”

卫宁摸着光溜溜的下巴说:“好主意!可是就算这样,最多招个几百号人!”

诺巴朝拂勒看了看,得意地笑笑,说:“老三的办法勉强凑个人数,我呢?倒 有个不错的方法!”

卫宁、拂勒催促道:“快说呀!”

“河南府下二十几个县城的犯人可是少说也有一两千呢!”诺巴顿了顿眨巴了 下眼,继续说,“如果将犯人全部集合整军,那可是相当可观的数量啊!”

卫宁惊讶地问:“为何有这么多犯人?看来我这个河南尹很不称职啊,治下民 风如此不堪!”

诺巴扬了扬手说:“不是的,这些犯人大多是被当地豪族大门给压榨进去的!”

卫宁与拂勒一脸不解,诺巴痛恨地说:“老百姓交不起重租,田房都被收了, 为求条活路,有些铤而走险杀人越货,有些偷盗行窃,有些故意犯点小事就为了进 牢房有口饭吃!”

卫宁的震惊,无以言比,百姓居然都走到了这一步!自己身为河南尹太失职了, 治下百姓生活如此困难却从未了解过,更没有一点行动。

诺巴拍了拍卫宁的肩膀,说:“其实何止此处,天下此景遍是!”

卫宁缓过神来,只有天下大治,才能活黎民大众。振作精神问:“要陛下大赦 吗?”

诺巴在卫宁进宫前就已开始思量,此刻就将全盘计划一一道出,卫宁与拂勒又 补充了下。总算初步告成,三人各司其职,开始忙活起来!

到底要如何成立这支密谋中的军队呢?请看下回——《狂飚突进》!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