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5节 狂飙突进


拂勒动力十足,全身心投入了建军计划,同时也充分调动了诺巴和杨修的积极 性。诺巴费尽心机、想方设法、不为人知地从河南郡府库里拨出足够的钱粮,杨修 则负责寻觅并修建隐蔽的训练场地,现在就看拂勒如何凑人数拼出一支军队了。

和诺巴的管家一起在闹市张了面大旗,摆了个桌子,拂勒就这样开始招募商队 护卫了。

报名相从者不少,门庭热闹,但人数实在和一支军队有太大的差距。拂勒脑袋 瓜子一转,将摊子扔给了诺巴管家,人溜了。半个多时辰后,在河南郡治下一个县 城里,拂勒贴须易服,挂起了河南府的牌子大张旗鼓招郡兵。

“瞧一瞧,看一看啊!河南尹卫仲道大人深感治下盗贼群起,决定整顿民风, 现招募郡兵咯!吃好喝好,听说还有钱拿噢!”拂勒扯着嗓子大喊。

这年头,一听说管吃管喝还有钱拿的事,都一窝蜂上来看个究竟。围观者想反 正最多是抓个贼,捕个盗,没啥危险性,于是报名者趋之若鹜。拂勒咧开嘴笑得极 奸诈,小羔羊就这样一无所知地掉入了老狼的圈套。

“二十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身强力壮的请排好队,其他的请不要围观,倒是 可以麻烦回去宣传宣传!对了,听说洛阳城里,有大户人家招几百号护卫呢,条件 也很好啊!”拂勒很得意地看着面前的人满为患。

队伍排起了长长的好几列,拂勒精挑细选,严格把关。

“我要报名!”一个明显年纪在四十五以上,六十左右的老头笑呵呵地说。

“大叔,你晚上抱着你老婆都有心无力了吧?”拂勒恶作剧地取笑道。

在一片哄笑声中,老脸羞红,老头混入人群消失了。接着一个贼拉瘦的少年稚 气未脱地说:“小兄弟,算我一个!”

拂勒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小子居然装起成熟来,还故意叫自己小兄弟!咳了两 声,拂勒摸了摸假须,说:“这位大哥,等你哪天可以吃饭而不用喝奶了,再来吧!”

又是一片哄笑,拂勒心情舒畅,一天下来,收获不小。洛阳附近二十一个县城 人口密集,土地虽肥,却被高官豪族侵占,难以维生。看来得撒张大网,拂勒将卫 宁手下靠得住的几个人派往各个县城大肆招兵买马,五、六日功夫居然就征用三千 多人。

在拂勒疯狂的动作下,肯定会被人怀疑的,为此只有加快全部进程。杨修不甘 寂寞,迅捷地完成了训练场地的任务后,主动承担了诺巴偷挖府库钱粮的重责,诺 巴则一心开始了将犯人转化为军人的初步改造计划。

河南府官署账房里,新任职的杨修,大笔挥动,将一笔笔钱粮以各种隐蔽的理 由划拨出去。如某乡村遇大水发款赈济,实际上那只不过是河水漫上了岸几尺而已。

诸如此类,往往都是小题大做,不少的还向上提请国库资助,更明目张胆的是 居然直接从武库领了四五千套优良装备和武器。

“要干就干大的!趁着还没被人阻止,能捞多少是多少!”杨修抱定了死前也 要乐一把的心态,与拂勒展开了激烈的速度战,必须赶在拂勒的招人完毕前为他们 做好后勤工作。

在拂勒、杨修如此迅猛的攻势下,诺巴不得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行动。

花了两天工夫将治下两千三百多犯人召集到永宁县,然后又花了两天时间重新 审理。

所有罪犯不论罪责轻重,只是一批一批地召集,看凡是年纪适合、身体强健的 一律改判成充军三年,其余的就全部判成发配。

看见合适充军的,诺巴会和颜悦色地拍拍说:“不错,有料,你充军好了!”

看见身体弱或者上了年纪的,就紧缩眉头说:“发配吧!”无数只是犯过小错 却被判发配的当场吓晕了。其实发配并不是到边疆,而是给军队作后勤,在诺巴的 讲解下才挽回了一些人脆弱的生命。就此,河南郡下牢房为之一空!

在建军行动展开九日后,以各种名义诱骗的人数已将近六千人,全部集合在了 永宁县,各种物资也运送完毕。

卫宁这九天里却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始终无法想出应对良策。河内离京畿 近,已传回消息,王匡不会进京。虽是意料之中,但还是给愁闷的卫宁一些安慰。

思虑枯竭的卫宁,最近只顾着担忧西凉、并州和东郡的动向,却疏忽了诺巴三 人建军的事宜。

说起这支诱骗来的队伍,此时正在近千手执利刃的正规郡兵的监督下,接受拂 勒的训话。

站在秘密训练基地的练武场高台上,看着底下密密麻麻、吵闹混乱的人群,拂 勒一扬手,巨大的锣声响起,人群好奇地四处瞅,安静了许多。

“想以后有饭吃有饷钱拿的都给我闭嘴!”拂勒说的声音不大,但立马达到了 去薪止沸的作用,满意地微笑了下,继续说,“从今天起,台下的所有人都将成为 影卫军的一员。而我就是你们的副将,拂勒。影卫军的最高长官是卫仲道,他不在 时由我行使一切权力!明白了吗?”

没有想象中的振臂高呼,众人又开始了交头接耳,拂勒大感伤面子,指着一个 人说:“你上前来,有问题就问!”

相貌粗犷,被点名的人上前回话:“没有谕令,莫非是要造反?”

拂勒瞧着眼前这个外族汉子挺顺眼,掏出密发的圣旨说:“这是皇上的密令, 现张贴出去,任览一日,不愿留的今晚到我这登记然后滚回老家。你叫什么名字?

从哪来的?”

刚才上前的汉子回答说:“胡车儿,板楯部落①的。”

拂勒点点头说:“等会你去把圣旨张贴出去,看好了,别损坏咯!”

胡车儿慎重地两手接过圣旨仔细看了下,站在了一旁。拂勒发出了今天第一道 鼓舞人心的命令:“全体都有,开饭!今天纵欢一日,留下的明早卯时此处集合!

散会!”

顿时作鸟兽散,人群欢呼着涌向了摆放着无数美食佳酿的营地,也有些朝张贴 了圣旨的地方挤,胡车儿尽忠职守地站在那只许人看不让人摸。

拂勒下台,朝躲在台后一直没吭声的诺巴、杨修咧咧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 “妈呀,太吓人了,几千人堆在面前够恐怖啊!真怕他们要是闹腾起来,压都压不 住!”

诺巴玩味地笑笑:“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见着这人多就成这样啦?”

拂勒心虚地赔笑道:“大哥,这可不是开完玩笑的,那么多人吐口唾沫都能淹 死我!”

杨修呵呵直笑,说:“三哥,不是还有场边整装待发的九百士兵吗?怕啥呀!”

“不过我们都算表现不错了!相信二弟够头疼的了!”诺巴开心地笑着,拂勒 与杨修也朗声高笑。

“我们这雷霆手段,真是太漂亮了!”杨修手舞足蹈,想起两天前自己带着两 三百号人从武库里硬抢了近五千套禁卫军装备,就暗爽不已。

三人越说越高兴,回到营帐里还在夸赞对方的能力。见到整齐干净的营帐,拂 勒搂着杨修说:“四弟,有你的!几天工夫就找着这么个藏兵的好地方,还弄了这 么多物资!”

杨修头昂的老高,兴奋地说:“那是,看咱这粮食堆的,钱贯垒的,有钱有粮!

等你练好了兵,直接开进京城溜溜!”

拂勒一想到能带这么多兵,如堕云里雾里,怀疑还在梦中,差点没打自己两耳 光证实下。

“二弟,晚上想走的人……”诺巴小声询问。

“吩咐好了,来一个逮一个,全都收押,等这个场地可以暴露的时候再放了他 们!”拂勒一副尽在掌握的神情。

正当三人得意于自己的成就时,麻烦与危机却在慢慢走向卫宁。

①板楯蛮是巴蜀地区的一个著名部落,彪勇异常,战力强悍。汉朝统治者常征 调这个部落的勇士平叛,无往不利。而东汉中后期一次板楯蛮被逼反后,汉朝大军 始终无法平定,最后只能招安。小说设定胡车儿为板楯蛮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