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6节 牢狱之灾


月朗星稀,在一处高山绝谷中,一支秘密的军队正盘踞其中。此时,山腰上的 营帐里还透着点光,这星点灯火在幽暗的山林中显得有些诡异。

营帐内,拂勒、诺巴和杨修振作精神等待着要归乡退伍的人来登记。

杨修打了个哈欠,说:“看来今天这酒饭招待的好,没人想回去了!”

诺巴困意十足地瞅了瞅营帐前门,以及特意剪裁出来的“后门”,说:“让后 门的军士都撤了吧!这么晚了!”

拂勒郁闷难当,还想至少有一两个想归乡的呢。这样就可以显示自己安排得多 么缜密与高明,可现在等到半夜了,还没人来给他实施后门特殊安排的机会。

“大人,有人来了!”营帐外的郡兵报告着,为什么不叫将军呢?没办法,人 家好歹也是洛阳附近县城当差的郡兵,见过世面。没有朝廷的明文封令,才不当你 是什么将军呢,称呼大人算是客气的了!

“快请进!”拂勒压抑住激动的声音,一看是胡车儿,虽有些不舍但还是狠下 心肠照计划办事。

“大人,……”胡车儿有些吞吐,显得局促不安。

拂勒挥手打断了胡车儿刚开头的话,低头登记下,就丢给他一窜五铢钱,指着 后门说:“从这走吧!”

难道大人未卜先知,已经知道我犯下的错了,所以打发我走?胡车儿纳闷,踌 躇地蹒到帐门前又停住了,转过身一脸坚毅,义正严词地说:“不行!我要留下来 承担后果!”

看着正气凛凛的胡车儿,三人一头雾水,拂勒问道:“什么后果?”

胡车儿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圣旨,捧到拂勒面前,畏惧地说:“大人,你让 我看好这圣旨,可是由于人群激动,把它挤坏了!”

诺巴、拂勒和杨修一听,猛地扑上前来,展开圣旨一看,破损不堪,污迹褶皱 数不胜数,上面有好几个洞,甚至还有个清晰的脚印。三人倒地晕厥,就差没口吐 白沫了。

胡车儿歉疚地抚了抚圣旨,说:“三位大人,你们将我送交官府吧!”

三人醒转过来,拂勒强装笑容,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没事!此事你不要 泄露出去,回营房休息吧!”

胡车儿退出帐房后,后门的军士也撤走了,营房里三个人讨论着如何善后。

诺巴沉重地分析着:“问题可大可小,现在这军队可是来路不明了,万一军心 不稳炸营,或者被心怀不轨之人知晓,那就等着被围剿吧!”

“有这么严重吗?”杨修质疑道,“反正军队勉强算纠集了,让皇上再发道明 文诏令不就行了!”

“关键在于这圣旨!污损圣旨好像可以治大罪是吧?”拂勒捏着下巴说,“现 在暴露军队问题不小,尚未成型立威,如果暴露后被安插将领进来,那军队是谁的 就难说了!”

诺巴食指轻轻捋着嘴唇上长势渐成的胡须,说:“抓紧时间,重新得到一份密 旨,否则二弟就有麻烦了!”

第二天一早,诺巴就带着残破的圣旨快马直奔洛阳。就在诺巴离开片刻后,卫 宁在早朝上已经面临了巨大的危机。

嗡嗡声四起的德阳殿上,一个声音压过了所有的议论声:“依臣看,不用讨论 了,卫宁放纵手下,胡作非为,不严惩不足以诫天下百官!”

众大臣见何进这么说,都安静下来,有些准备附和,有些准备反对,自然更多 的是准备静观其变。

“大将军有何证据?”不管怎样,张让是要反对到底的,尽管卫宁也让他不爽, 但头号敌人还是何进。

“你不知道,血口喷人是大将军的嗜好吗!大将军要把卫大人也迁到河间吗?”

赵忠影射太皇太后的事,引起了不少人的再次低声议论。

何进怒目而视,说:“想必各位大人还未耳闻,卫宁不到十日之间就征集了数 千丁壮,还将治下犯人全数充军发配!更可恶的是,居然强行从武库调走了数千铠 甲兵器,还以各种名义冒领巨额钱粮物资!”

朝上之人对于征兵的事稍有耳闻,只是不知竟有如此数目,而且还有其他数桩 恶行,便一一静待后情。

卫宁毫无争辩之意,众人只当默认,袁隗上前说:“陛下、太后,此事可能涉 及谋逆叛反,臣建议先收押再审查!”

何进满意地看了眼袁隗,喜不自禁地直点头。看来二人是狼狈为奸了。卫宁仍 无丝毫反应,可急坏了太后、少帝及曹操一干人,王越由于总不来朝,倒也省了份 心。

垂帘后的何太后以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问道:“卫大人,你有何要辩解的吗?”

卫宁行礼回答:“回太后,臣愿意接受调查!”

新调进京不久的从事中郎王允,公正地奏说:“陛下、太后,没有确凿证据就 收押大臣恐怕不妥,而且臣觉得其中必有曲直!”

在太后的提醒下,少帝问:“众卿家还有何想法,都说说!”

在少帝的询问下,造就了卫宁的生平第一次牢狱之灾,因为除了蔡邕、卢植和 朱儁少数几个相信卫宁的人外,个个都大义凛然地要求收监严查,要么就怕惹祸上 身避之唯恐不及,表示遵从皇上、太后的意旨。曹操和袁绍犹豫许久,也当了第三 种人。

于是,卫宁暂时住进了平常犯人想进都进不了的天牢,虽然环境差了点,但总 有人来送酒送菜,定时的酒菜,每天都不误点。卫宁料想天牢里能这么随便进出的 应该是太后派的,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吃喝。

这些天总有审案的人来问,卫宁总是闭口不言,现在只要拖日子,军队那边整 顿好了后,再说出圣旨的事也不迟。虽然还有外兵入京的烦心事,但在哪想办法还 不都一样?这么安慰着自己,卫宁好吃好睡地数着日子过。偶尔曹操、袁绍等人会 来看看,倒也不显寂寞。

转眼已是第七天了,伸了伸懒腰,卫宁又开动脑子想办法了。门咿呀一声开了, 是曹操带着蔡琰来了。

蔡琰一下扑入了卫宁的怀里,东摸摸西瞅瞅,半天才喃喃道:“没受刑就好!”

卫宁抬起蔡琰的下巴,心疼地说:“文姬,你憔悴了好多!不用担心,再过些 日子,我就出去!”

蔡琰泪眼闪烁,娇嗔道:“都啥时候了,还能谈笑风生!”

卫宁浮起淡淡的笑容,抚摸着爱妻滑嫩的脸庞,轻声安慰道:“放心好了,照 顾好自己,等我回去了可别红肿着眼,一副心疼死人的憔悴样啊!”

蔡琰破涕为笑,想起身后的曹操,顿时红云满天。将手上提着的饭菜都摆好, 蔡琰开心地看着卫宁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等卫宁将最后一口菜咽下后,才责怪道: “下次慢点!”

卫宁连连点头,很不文雅地打了个饱嗝,惹得蔡琰、曹操大笑。

“文姬,你先回吧!要相信你丈夫我,说了过段时间回,就一定回!”卫宁劝 说。

“好吧!你自己保重!”蔡琰恋恋不舍,尽管还是十分担忧,但凭着信任,她 还是比较轻松地走了。仲道,我相信你!蔡琰踏出天牢大门时,头也不回。

曹操席地而坐,醋意十足地说:“真是羡煞我也呀!”

卫宁轻轻一笑,拜托道:“孟德,不是拜托你千万别带她来了嘛!”

曹操苦笑着说:“你也知道,这里是天牢,随便进不来,何况还是何进的地盘!

除了何进的亲信手下,没人进得来!琰妹求了我好几天,我能忍心不带吗?”

见曹操一脸委屈,卫宁只好原谅:“算了,下不为例!”

曹操意味不明地瞥了眼,说:“仲道,先不说这个,你是不是对不起琰妹?为 何来莺儿领着个姑娘说要见你?”

卫宁一听就知道是刁秀儿,脑中不由浮起那闪亮的眼与英秀的眉,失了会神。

曹操摇了下晃神的卫宁说:“不管怎样,别对不起琰妹就行!琰妹这种奇女子, 一个男人必须用全部的爱去守护,而且也值得用全部的爱去守护!”

卫宁点点头,努力挥散掉刁秀儿的影子,转移话题:“我大哥他们有消息没?”

刚问出口,牢房里丢进来一个人,卫宁、曹操贴近一看,慌神失措。

新来的囚犯究竟是谁呢?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