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7节 全身以退


卫宁惊讶无比,被关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念叨的诺巴。看着伤痕累累,昏 迷的诺巴,卫宁着急地唤着他:“大哥,大哥!”

模糊中听到了呼唤,诺巴费力地睁开了眼,见是卫宁,勉强一笑,无力地说: “老二,你也被抓进来啦!”

卫宁担心地问:“大哥,你没事吧!怎么会……”

诺巴节奏缓慢但还算清楚地将事情十分概略地叙述了下。当讲到他持圣旨来京, 城门口被何进的人拦截下来时,曹操着急地打断了:“那圣旨呢?”

诺巴闭上眼积聚了会力气才说:“在何进手里,但他们现在也只是确定我们在 组建军队,其余一无所知。”

卫宁了然地问:“何进逼问你军队的所在,所以才如此对待你,是吗?”

诺巴轻微的点头,却令卫宁和曹操心情难以平复。曹操灵光一闪,问:“你们 藏兵所在可否隐蔽?”

躺在地上休息了会,诺巴精神好了许多,说话气也足了不少。“当初我们将兵 马集中在永宁后,昼伏夜出,而且夜晚行军连火把都没用!况且到达三崤后,不高 声不夜火,更不出山,因此,就算何进全力追查,起码也得花一两个月的工夫。”

曹操欣喜地说:“这样,等会查案的人来问话,你们可以说是陛下密令了。”

卫宁答应道:“嗯,与其背上伪造圣旨的罪名还不如落个损毁圣旨的罪过!”

诺巴疑惑道:“可是污损圣旨的罪过也不小啊!”

“有皇上、太后和一些大臣保着,想出事都出不了!”卫宁乐观地说。

曹操会心地笑笑,才猛然想起什么,说:“差点忘了,桥瑁不会出兵了。并州 方面有消息传回,丁原答复得模棱两可,估计是想看西凉的动静!”

卫宁计算了下路程,说:“西凉方面的消息还得等上些日子才能有,他们应该 刚接到何进的命令,就算立即出发大队人马到京也得是一个多月后了!”

诺巴询问道:“你们没有办法阻止吗?难道要靠那几千新兵不成?”

卫宁被问起头疼事,顿时愁眉不展,道:“说白了,那几千兵丁是远水解不了 近渴!而且用来镇镇京城里的局面还行,真碰着并凉铁骑,下场只有‘死’一个字!”

曹操突然神秘地笑了笑,说:“虽无十分的把握,但也有几成机会,我想少说 也得一年半载的时间,他们才能来京了!”

卫宁、诺巴困惑至极,曹操解释道:“去今两年羌地和鲜卑都旱灾频繁,水草 不盛,牛羊不旺。如果不趁着并凉秋收之际,劫掠粮草,恐怕将人畜难存!”

与自己曾经设想却不愿实行的计谋殊途同归,卫宁不知该喜该忧。喜的是有这 一年半载的工夫,何愁朝廷不安,天下不定!愁的是边地两族百姓又要遭殃了,战 端重启,一方涂炭。

见卫宁悲天悯人,曹操劝慰了两句,就走了,本想找些治伤药给诺巴但未免与 他们过分亲近被人怀疑就作罢了。

一会,主审官之一的王允进来了,问:“卫大人,今日还是要一言不发吗?”

卫宁嘴角扬起轻松的笑容,摇摇头说:“不,王大人,你问吧,我知无不言!”

王允原本准备了一大堆说教的话,就因为卫宁出人意料的配合全都胎死腹中, 王允让属官做好记录,开始问话:“你是否唆使杨修强抢武库?”

“是!”

“你是否教唆诺巴? 赫尔谟尤斯和杨修偷盗诈骗府库和国库的钱粮?”王允指 了指诺巴问。

“是!”

“你是否让拂勒? 康? 昭武以招郡兵的名义,大规模超额招收兵员?”

“是!”

“是否密谋组建军队?”

“是!”

“是否受人指使?”

“是!”

“老实交代,受谁指使?”卫宁如此的配合,倒令王允惊异莫名。

“见了皇上再说!”卫宁突然不回答了,让王允呆愣了下。

恍过神来,王允犹豫一阵,决定带着卫宁上朝了。王允上奏禀明了卫宁的案情 进展,并陈说了卫宁的请求,太后与少帝惊讶的同时也准奏了。

卫宁一身囚服,昂然站立在诸多锦衣华服的高官之前,恭敬地向皇上和太后施 礼问安。看着卫宁的破落,何进心中畅快已极,说道:“既然他对自己的罪过供认 不讳,那就该以反叛罪斩首示众!何必如此麻烦,再带到朝堂之上!”

不消说的,立即朝堂又成了吵闹的街头巷尾。大部分人没有附和也没反对何进 的倡议,蔡邕、杨彪因为女婿、儿子的缘故都不好进言,卢植、皇甫嵩等中正之士 见卫宁对罪行供认不讳,失望地不再言语,自然如张让、赵忠之辈是定然得唱反调 的。

“不是还有幕后指使者吗?不妨先听听是谁!”张让说。

众文武大臣都安静地等待着卫宁的答案,半天之后,才冒出两个字:“皇上!”

一听,顿时又是讥笑、喧哗声四起。太后小声提醒少帝:“仲道既然暴露事情, 必然有准备,你快应允!”

少帝定了定神,说:“众位爱卿,其实是寡人给卫卿家下了密旨,让他组建秘 密的卫军,可以便宜行事的!”

本已平静的朝堂又掀起了滔天巨浪,一切居然是皇上的命令!何进气愤地掏出 了圣旨,说:“这就是陛下给卫宁的圣旨,可是居然被他弄成了这样!”

圣旨上传给了太后、少帝后,继续在大臣里传阅,破损不堪的圣旨注定了卫宁 难以全身以退。

“就算他是奉陛下令旨,也不能那般胡作非为,而且还将圣旨毁损,一干人等 理应重罚!”何苗恶狠狠地说道。

“卫大人确实行事乖张,但念在年纪尚轻难免轻浮的份上,还请陛下、太后宽 宥!”蔡邕拉下老脸求情。

有了圣意做挡箭牌,杨彪也出面恳请,救了卫宁才能救杨修。这下子,呼啦啦 一批人全站出来求情,袁术为护外甥杨修也出言力保,最近改投何进的袁隗见有机 会也出声支持。

朝廷上下,除了何进少数几个人外,舆论一致赞成从轻论处卫宁,气得何进心 头冒火。

卫宁这时上前说:“罪臣情有可原,法理难容,还请陛下、太后革去臣的河南 尹之职,贬为庶民!”

原本太后、少帝满心欢喜,准备责骂、罚俸就此了事,却意外地碰着了这茬事。

不仅高高在上的俩人惊异,朝上大小无数官员没有不愕然的,倒是乐坏了何进。

卫宁接着说:“禀陛下、太后,罪臣大哥诺巴和四弟杨修只是受蒙蔽,请宽赦 不罪。至于三弟拂勒? 康? 昭武建军有功,恳请重用,命其统领新军!”

何进一听要让拂勒领军,嚷开了,大臣听闻要让一个外族人当将领,也纷纷反 对。太后一阵低语,少帝照实说:“众位爱卿少安毋躁!卫大人此事确有不妥之处, 然不碍其为忠正博识之人,敕命撤职归家,不再予以追究。至于卫军将领任命事宜, 日后再议。”

果然高明,反正现在拂勒那边拖着不就是代表默认吗?散朝时,何进对着卫宁 怒骂了声走了。尽管嚣张吧,等上个把月,倒定要你好看,卫宁对于汉室前景又充 满了憧憬。

何进回到府中,对着袁绍、袁术、曹操一干人大发雷霆,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我知道你们都和牵连其中的人有私情,但也不能因私废公啊!”何进嚷嚷了 一会累了,就消停了。

袁绍借机进言:“大将军,难道你不认为蹊跷吗?皇上为何突然想秘密组建一 支卫军呢?”

何进一下子冷静下来,问:“依你看呢?”

袁绍皱巴着脸说:“可能陛下已经知晓大将军招兵入京!而且东郡和河内方面 不是也婉言拒绝了吗?恐怕也和皇室有关!”

袁绍的话令曹操有些紧张,正要消除他们的疑惑,不想倒有人代替了。袁术向 来看不起庶出的大哥袁绍,处处压制他,便反对说:“如此保密之事,怎会泄漏!

唯一的可能是陛下深感人微言轻,威权不够,想借军势增皇势!主要还是要威 慑大将军!”

何进觉得两人都有理,便说:“为防万一,再派人火速去并凉催促他们带兵前 来!同时加紧调查,究竟这支卫军藏于何处!”

曹操闻言一阵冷笑,瞬间仿佛已掌握到了最终的胜利,一切都会朝着有利于他 们的方向发展。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