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1节 暴风雨前的平静


伤痕遍体的诺巴被卫宁送回了府邸,敷药包扎后,卫宁坚持留下来照看。虽然 急于回家告诉蔡琰自己的安然无恙,但打着小算盘的卫宁在还未达到目的之前是决 不会走的。

“大哥,怎么不见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呀?”卫宁东瞅西望的。

卫宁之所以留下就是为了一睹让诺巴倾心的神秘女孩,每次拂勒、杨修谈及当 晚相遇时诺巴的呆傻场景,卫宁就有着强烈的冲动想一窥真容。可惜诺巴每每以形 形色色的理由拒绝卫宁三人的拜访,此次好不容易因为“天灾人祸”来到了诺巴府 上,不完成夙愿岂不遗憾?

诺巴一时松懈的神经立马紧绷起来,责怪自己怎么给忘了这茬呢!“二弟啊, 琰妹在家怪担心的,你要不快点回去?”

转移话题无效,卫宁穷追不舍。“大哥,看看而已!别紧张!”

诺巴坚守着防线,继续着防守策略。“是不是得赶紧让人去通知下拂勒他们?

这么多天没有消息,肯定急死他们了!”

卫宁摆手说:“我们现在不要主动和老三他们那边联系,想必老三和老四已经 到京城打听过消息了!”

诺巴暗喜,似乎已经将卫宁的注意力转移,不动声色地问:“那你是否已有计 策对付何进了?”

“暂时没有,……”卫宁幡然醒悟,讥讽道,“不勉强你了,我回了,反正有 人会照顾你的!”

卫宁失望地迈起步子往外走,此时身后一个女子刚巧站在诺巴的房门外,看了 眼卫宁的背影,进了房间。

“姑娘,你怎么来了?”诺巴欣喜万分。

已经这么久了,仍是一言不发,诺巴早已习惯,只是默默地享受着心仪的女孩 待在自己身边的幸福。

诺巴按照惯例,又开始了自己一人的谈话。也许她根本没在听,也许她根本不 感兴趣,但诺巴就喜欢她静静地坐在自己身边,只有当诺巴不再说话时,她才会起 身离开结束谈话。

依旧是天南海北的闲聊,诺巴将脑子里装下的所有事情,上至宫廷政治,下至 幼童时的趣事,一一道来。

“说起大将军何进,就不得不说我们兄弟四个了,尤其是老二卫宁。他啊,自 从到了京城,就处处设计对付何进。对了,你刚才看见他没?你进来时他刚出去!”

姑娘听到何进的名字,娇颜微变,随即想到了刚才所见的清瘦飘然身影。

“哎,要说二弟与何进的斗争,二弟总还算稍居上风。唯一一次最失算的,就 是前骠骑将军董重的事。其实他原本打算挑拨何进与董太后的关系,不想何进却因 此……”诺巴将前因后由简单描述了遍,却没发觉面前佳人的神色已不对劲,泪光 闪闪。

“你怎么了?”诺巴总算发现了异常,不知所措地安慰道,深恨自己身体不便, 不能替她拭去晶莹的泪珠。

“我是前骠骑将军的女儿!”简短却震撼力十足的话语,她终于泣不成声了。

诺巴傻楞了半天,才说:“董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董氏止住了泪水,眼神复杂,闪烁着几分强烈的怨恨。“替我报仇?我家上下 就是被你们害的!”

诺巴心情纷乱,不知如何劝慰,竟也认为是自己的错。瞬间在脑子中承认是卫 宁的计谋失算,导致了董重全府上下三十个生命的消失。

“对不起,是我们的错!”爱情已经蒙蔽了一切,诺巴只想着如何填补董氏的 心缺,却不知这样反而令已经被伤痛包裹的董氏彻底崩溃了。

“你们都是凶手!你们没有一个好人!”董氏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冲出了房间。

数月来压抑的感情全面爆发,丧亲的悲痛,始终未曾停止。本以为遇见了一个 关心自己的诺巴,不想原来自己所有的不幸都是他们弟兄造成的。就如爱情蒙蔽了 诺巴一样,仇恨遮掩了董氏的理智,将卫宁和诺巴全囊入了该遭天谴的行列。卫宁 瘦削飘逸的背影与何进肥胖的身影重叠,变得一样狰狞可恶。

董氏跑了,诺巴看着窗户外的秋景,愀然心碎。定是她的悲伤渲染了秋叶,以 致满地的枯黄败落与哀然神伤。躺在床上,看着一片片落叶飘零,数着她的心绪黯 伤,翻着自己的思情繁杂。董氏走了,诺巴没有派人寻找,只是一天天看着窗外的 落木,一天天下着萧萧的黄雨。

当诺巴能走临那满布院子的秋时,总喜欢漫步其中,让沙沙声充匿于耳际。感 受着落及肩头的了无生气,诺巴的思念却生机盎然,模糊的爱意更是蓬勃迸发。

卫宁仍不知晓,就是他当初将诺巴心许的女人推到了自己的大哥面前,更不知 晓又是他现在将诺巴心爱的女人推离到了世界的角落。

卫宁只知道,如曹操所预料的,并、凉应该会战端重起,董卓与丁原应该一时 脱不了身。现在正绞尽脑汁思量如何抓紧时间平定朝野内外,一旦并凉无事,那野 心满满的董卓、丁原必然领兵而至。

“仲道,来,吃点桂花糕!”蔡琰走近端坐园中的卫宁,放下一盘糕点。

卫宁暂时放下了烦人的心事,拿起一块,放入嘴里。果真是清香爽口,入口即 化,卫宁三两下吃了个精光,回味无穷,由衷夸赞:“宝贝,你真是上得厅堂,下 得厨房啊!”

蔡琰窝入卫宁的怀里,撒娇道:“糟糠之妻不可弃!仲道,永远也别抛下我, 好吗?”

卫宁轻轻地亲了下蔡琰的额头,郑重地回答:“如果哪天我抛下你了,那一定 是我不在人世了!”

蔡琰嗔怒地打了下卫宁,说:“不许胡说八道!”

“老爷,来莺儿姑娘前来拜访!”管家很不识趣地打断了二人的旖旎时光。

蔡琰瞪了眼,醋意浓浓地说:“女人都找上门了!”卫宁一脸无辜表情,看着 蔡琰端着盘子走了。

“莺儿姑娘,不知何事劳您登门拜访啊?”卫宁迎上前打趣道。

“卫公子,闲居在家,逍遥快活,居然还认识旧人?不是除了蔡姑娘,天下万 千女子都入不了你法眼吗?”来莺儿来势汹汹,讥讽、敌视的口气溢于言表。

卫宁摸不着头脑,正色问:“莺儿姑娘为何火气如此之大?”

来莺儿凤眼一横,不客气地说:“娶了美娇娘,就将我们秀儿忘得一干二净了?”

卫宁一时舌结,应不上话,支吾了半天没说出点啥来。来莺儿又横了眼他,说 :“有什么话,你自己和她说!”

话音刚落,刁秀儿就出现在了卫宁面前,来莺儿用眼神警告了下卫宁就走开了。

“秀儿,你好吗?”心里晃悠的全是刁秀儿迷人的眼与眉,卫宁不敢看着眼前 的刁秀儿,只是低声问。

“嗯!”卫宁的逃避将刁秀儿的万千情语都扼杀了,失望得心阵痛。

“有什么事吗?”卫宁尴尬地问。

“来是想告诉你,我要离开醉梦坊了,从事中郎王允要收养我做干女儿!”

“噢,挺好呀!”卫宁轻声应答,心里惆怅莫名,就是想见,以后也不方便了。

卫宁反应的冷淡令二人陷入了无语的尴尬,而恰巧的是一个满身血渍的人冲进 来打破了僵局:“卫大人,宫里……”

尚未说完就倒地不醒,卫宁一看是现任太后侍卫长的王图,预感大事不妙。来 莺儿惊慌地跑过来,询问的行为被卫宁轻易结果了:“麻烦你帮我照看他!”

来莺儿一把拉住卫宁,说:“你走了,秀儿怎么办?”

卫宁猛地甩开手,箭一样朝府外冲,回头喊了句:“国事莫大,何谈私情?”

看着离去的卫宁,刁秀儿流下了两行清泪;来莺儿气愤地朝卫宁骂了句,看着 昏倒在地的王图,鲜血显得不再那么可怕!

焦急的卫宁,居然连马车都忘了坐,一路狂奔……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