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2节 风云变色


宫廷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卫宁狂奔不已,心头的焦虑从头顶漫到了脚后跟。

宫廷里的流血事件,得从今早何进进宫说起。何进进宫心情不无沉重,这些天 本以为与阉党相安无事,不料暗中被整,张让居然安插人手在西园八校尉里顶替了 自己的人。

在各方的打压下及一些手下的疏远后,权势如日薄西山,何进不得不采取行动, 而不论如何,最强有力的武器还是自己的妹妹——何太后。尽管不是亲生妹妹,但 何进相信只要诚恳点,不难达到目的。

长乐宫中,何进客气地向何太后问安,太后见何进这番神色自然了然。

“大哥,今天来不会是想看看妹妹吧?”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于何进的恭敬, 太后“亲切”地应答着。

何进连赔笑脸,亲热地说:“妹子,咱们是一家人,前些日子是哥不对,你就 原谅哥。其实所有的错都在张让那帮子人身上,所以哥决定帮你对付他们!”

太后笑意盈盈地问:“哥要怎么对付他们呢?”

“阉贼乱政,不杀不足以谢天下!杀尽阉宦,才能天下太平!”何进咬牙切齿, 目露凶光。

此刻正巧一个皇上身边的小宦官来请安问事,走到门口听到了何进的谏言,就 躲到一边偷听。

太后仍是笑脸相迎,摇头否决:“张让等人毕竟是先皇托孤旧臣,岂可擅动?”

何进又是一阵好言相劝,太后只是不允,最后何进声色俱厉地说:“实不相瞒, 很快西凉和并州就会率大军而至,到时就由不得你了!”

小宦官听到此,就急忙忙跑了。太后不屑地答道:“来与不来,尚不可知!”

何进对于太后的镇定自若,稍感不安,有些恍惚地出了长乐宫。险些撞到了一 人,何进正要破口大骂,定神一看却被吓得面色惨白。张让、赵忠等宦官数十人手 执利刃,面色不善地围住了何进,其中就包括刚才偷听的那个小宦官。

“老实点,别出声,否则杂家这口刀子可不认得什么大将军小将军!”张让语 气中充满了嘲讽与得意。

何进咽了下口水,壮壮胆说:“张大人,这是为何?有话自可商量!”

张让鄙夷地撇了下嘴,说:“如果不是这般架势,恐怕有话也没得商量!”

张让刚说完,赵忠一摆手,何进就被架着走了。一群人到了尚书省的阁楼,留 下把门的,张让、赵忠与何进三人留在阁楼里。

“大将军,你可真够意思啊!居然怂恿太后杀尽我等!”赵忠鹰眼凶色一闪, 兵刃劈空,愣是将何进吓得大腿哆嗦直颤。

何进颤巍巍的声音答道:“各位……大……人……误会了,……”

张让猛喝一声打断,说:“何进,还记得有一次先帝要废太后,若不是杂家与 赵忠等十二个常侍每人出了一千万,挽回了局势。太后早已废黜,更不用说你今时 今日的风光了!”

赵忠怒喝一声:“忘恩负义的家伙!”

快刀划出一道弧线,伴随何进的尖叫,血淋淋的人头滚落在地。张让、赵忠心 头吐出一口恶气,仰天狂笑,似乎又看到了之前的权势滔天,此后的风光无限。

一名小宦官跌跌撞撞地跑进来,说:“不好了,何进的手下似乎得知他们主子 被挟持,造反了,正攻打过来!”

短暂的惊慌后,张让忙问:“卫尉樊林还守得住吗?今天西园八校尉是何进的 人当值吗?”

小宦答说:“是何进手下吴匡、张璋当值,眼下正是他们在进攻,樊大人请求 支援!”

“通知所有人,全力反扑!”赵忠眼睛血红,狰狞地低吼道。

小宦匆匆忙忙地与人四处通知,皇宫上下不论是手握兵权的还是手无缚鸡之力 的宦官,全部拿起武器与何进的人马拼杀起来,皇宫内硝烟四起。

张让、赵忠领着两三百宦官,杀往长乐宫,劫持太后,王图抵挡不住,奉太后 命只身杀出前去请求卫宁想法平乱。

太后、少帝以及陈留王都被劫持到了尚书省,不大会,袁术、吴匡和张璋等人 攻到了尚书省。张让一党人少力薄,只好准备由南宫的复道撤退到北宫。

卢植恰巧赶来,手执一戈,挡在了道上,怒声大骂,冲杀过去。卢植虽老,但 犹可见出当年平定黄巾时的风采。太后趁机逃离,从复道上跳下,幸而只是脚有些 跛,并无大碍。卢植心系太后,被众宦官逃脱。

而袁术等人也终于杀败了尚书省阁楼里抵抗的阉宦一党,随即将南宫、尚书省 阁楼付之一炬,不知安的什么心思。

卫宁正好赶到,过来时无处不在的厮杀,令他才醒悟王越今天并不当值,自己 一人来了又能如何?卫宁焦急地小跑到被一些兵丁护卫着的太后面前:“太后,你 没事吧?”

何太后戚容甚甚,说:“皇儿还在他们手里!他不会有危险吧?”

卫宁面色担忧地安慰道:“他们不会伤害陛下的!倒是今日之后,又多变数, 袁术这些人心怀叵测,须即刻招影卫军进京!”

太后唤来一个士兵,卫宁告诉了他诺巴的地址,然后吩咐道:“前去找一个叫 诺巴的男子,让他派人立刻去将他三弟和四弟全部召回!”

为免意外,卫宁语义模糊,但他相信诺巴会懂的。卫宁又安慰了太后几句,就 接过一柄剑要去追少帝。

“仲道!”远远的声音传来,是袁绍得到消息领兵杀来,还有新任河南尹何苗。

“本初,走,快去追回陛下!”卫宁便与袁绍、何苗一起奋力追赶。

到了朱雀阙,见曹操、王越正与张让一伙厮杀,便合兵围攻。原来在家听闻宫 中大乱的王越知晓卫宁进宫后,忧心不已,就赶进了宫。正巧与赶来的曹操遇见了 张让一伙人,展开了械斗。

不消多久,赵忠被袁绍砍死,张让却趁着赵忠缠住众人之机,挟持少帝、陈留 王得以逃脱。此时,吴匡突然说:“何苗现在虽协助攻打宦官,却一向偏袒他们, 接受他们的贿赂。尽管他是大将军的弟弟,但可以说大将军是因他而死。我们要杀 了他,为大将军报仇!”

吴匡出人意料的话,其实是压抑心中已久的恨,何苗借着其兄的威势,对何进 手下颐指气使,呼来喝去。大将军一死,岂能不借机对之报复!何苗还幻想着很快 就能接掌亡故大哥的权势,却被人倒打一靶,气愤难忍,破口大骂,便与吴匡领兵 厮杀。

王越是无所谓,带着人马救火去了;袁术偏袒何苗,加入了混战;袁绍不愿意 掺和这趟浑水,掉头领兵去杀宦官;张璋与吴匡私情交好,领兵相助。

两方杀得难分难解,卫宁、曹操是乐意见此的,不予理会。而且追回陛下要紧, 就招呼军士准备出发。

此时在场唯一剩下的将领,与两头皆无恩怨的奉车都尉董旻观望片刻,想起兄 长的嘱托,喝道:“何苗两面三刀,此等小人岂能放过!杀!”

卫宁停下了扬起的马鞭,暂撇下心头的焦急,问身旁的曹操:“此人是谁?”

曹操表情玩味地回答:“董卓之弟奉车都尉董旻!”

二人就不再言语,也不催促兵士追赶,只是冷眼观察。在董旻的相助之下,何 苗终究还是人头落地,吴匡、张璋与董旻都无意为难袁术,放走了他。

卫宁、曹操眼神一交流,都看出了对方心中的窃喜。如今何进、何苗都死了, 何进一党能重整大局的人可以算是没有了,阉宦一党更可以说是毫无所为了。虽然 董旻的行动值得玩味,但已无心细想。卫宁看了眼四处救火的王越,与曹操领兵追 赶少帝去了。

当日,袁绍等人尽诛宫内大小宦官,连面白无须之人都尽皆斩杀,死者两千余 人。而一些人更是借机铲除异己,宫廷为之色变。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