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5节 西凉之谋


大队人马走了半日,已遥遥可见北芒陂了。拂勒颇为郁闷,训练影卫军可说是 费尽心思,奇招怪法用尽,本以为有所成就,不想西凉军根本没把他这支乱七八糟 的军队放心上。卫宁则一路都在寻思,为何一直未听到西凉方面的叛乱消息,羌、 氐难道都饿得没有力气造反了?董卓不知带来了多少人马?这些是先头部队呢,还 是所有的武装?

一小会,行至北芒陂,不少公卿大臣在此奉迎。故太尉崔烈在最前面迎接,却 不见卢植、袁隗一帮大臣。

少帝与陈留王走出兵马阵列的簇拥,卫宁、拂勒和董卓伴行。带领大臣参拜安 抚少帝后,崔烈看着董卓身后的无数羌人骑兵,呵使道:“蛮兵快快避退,免惊圣 驾!”

董卓骂道:“昼夜三百里,疾驰救驾,护送至此,何避之有?如此狂悖,以为 我不能杀你的头吗?”

对于董卓如此激烈地庇护手下,当众喝斥威胁盛名在身的崔烈,卫宁深感意外, 不过想想也就了然。能化整为零、潜渡至京城却不逃散的部队,如此可怕的凝聚力 与军心自然与董卓的威信爱护分不开。

卫宁眼看崔烈被喝骂得面红耳赤,众大臣一语不发,忙出声责道:“董刺史脾 气恁大,不免惊吓着圣上!”

董卓意味不明地瞅了眼卫宁,走到少帝跟前,说:“陛下令常侍小黄门作乱乃 尔,以取祸败,为负不小邪?”

看来董卓要在公卿臣僚面前立信扬威,不过似乎过头了。地方大臣居然当着满 朝众文武的面责备圣上!不等卫宁发火,董卓又转向陈留王,笑容堆砌,张开双手 亲切地说:“我董卓也,从我抱也!”

陈留王躲闪开去,在他看来笑容遍布的董卓显得更恐怖狰狞,比哭还难看的可 怕面容,不自觉藏在了卫宁背后。没办法,在董卓的要求下,陈留王最后只能与他 共乘“西凉董卓专用特大号马车”。浩大的队伍继续朝着洛阳城而去,对于董卓的 亲近陈留王,卫宁隐约感到不对劲,却具体说不出什么。

第二天,一行人抵达洛阳,董卓态度强硬,非要将兵驻扎于城内,拂勒领着影 卫军驻扎于城外,少帝登位早朝。

袁隗、杨彪等众老臣难免唏嘘一番,董卓听闻朝堂之上哭声四起,极为反感, 骂道:“公皆为国之大臣,泣涕于朝堂之上,成何体统?”

顿时鸦雀无声,不用说,董卓的脸蛋比他的威猛声音有更明显的止哭效果。如 此鬼斧神工的面庞,完全可起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奇效。

卫宁与曹操眼神交流了下,都对董卓的蛮横表示了不满,想必此刻满朝没有几 个不是如此的。

“朝庭上此般大呼小叫,视礼制为何物?”袁绍怒目而视,敢为他人先,指责 自大的董卓。

“董卓,你也太目中无人了,我们这班老臣还轮不到你来斥责!”卢植语气不 善,他对这个西凉悍将素无好感。

在两人的播撒下,愤怒完全扩散转化为一波波责问的浪潮,董卓气得脸都歪了, 但实在是一舌难敌百口。何太后出声制止了没有停歇势头的责骂,说:“董爱卿初 临朝堂,失礼也难免。此次众位大臣平乱有功,现在封赏!”

堂下安静下来,按何太后的提醒,少帝开始赏功惩过。“卢尚书救太后于阉宦 之手,封涿侯,赏金千两。”

“卫宁护驾有功,官复原职,并擢升为太傅,录尚书事,领卫尉,赏金千两! ”

这时一阵骚动,以弱冠之年荣登太傅及卫尉还录尚书事,卫宁恐怕是有史以来 第一人,应该也是绝无后来人了。

“拂勒? 康? 昭武忠勇可嘉,册封为横野将军,统领影卫军!”

“袁绍……”

一众人皆有所封赏,董卓却得了个迁升为并州牧,即刻领兵出京的结果。

虽说是由刺史升为州牧,但这摆明了是要让自己和丁原一争长短,董卓回到军 营气急败坏地牢骚着。

营帐中西凉军精锐尽集,左边是一帮谋士,只有四人,首位的是李儒,接着是 李肃、周毖、刘艾。右边则是龙虎相傍,阵容强大,依次坐着董旻、李傕、郭汜、 樊稠、徐荣、华雄、胡轸、段煨、董越、伍琼①、李蒙、王方、赵岑、卞喜。

董卓发泄了心中的怒气,平和了许多,说道:“文和先生果然料事如神,只凭 目前这些兵力,是无法震慑住他们的。先生上次留下的锦囊,快打开看看!”

李儒有些不是滋味,自己名为西凉第一谋士,却总是无法真正超越他,不过他 的智计确实令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李儒掏出锦囊,念道:“初入洛阳,欲服众心, 须有盛威。威出于军,刺史军少,可将兵夜出晨入,惑吓百官。”

营帐中人无不拍手称赞,大呼妙计,董卓欣慰至极,这个真正意义上的西凉第 一谋士,果真智计百出。

“城门校尉与我甚有交情,可令他夜开城门放我等出去!”董旻建议道。

李儒颔首道:“如此甚好,我军中尚未露面的有徐荣、华雄、胡轸和王方四位 将军,就由他们四人负责。另外我们需注意严禁外人进入军营,每个营帐减人不减 灶!”

董卓赞同,身子前倾问道:“大部人马何时能到?”

“张济将军虽与我们同时出发,但人数众多,难免拖延时日,估计最早还须十 七八日。”周毖回答道。

“若此,我等需千万小心,在大队人马到达前,切莫被人识破我们的计策。否 则后果不堪设想!”董卓帐下第一智将徐荣提醒道。

“嗯!”董卓想起早朝时的情景,自己要在洛阳立足,必须谨慎。董卓转向董 旻,想知道前些日子让他拉拢京城将领的事进行得如何了,问:“可否有人能为我 所用?”

董旻骄满地笑笑,说:“二哥,西园八校尉中的吴匡与张璋,都愿意为我们效 劳。而且前几天的阉宦造反案,使得京中军队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失,如今真正能够 得上威胁的也只有袁绍的西园六校尉了。”

李儒沉思后,说道:“不,影卫军也是个极大的隐患!需得小心!”

张济点点头,表示赞同:“昨日在洛舍镇与影卫军虽未交手,但可以看得出, 影卫军是支强悍的部伍。”

李傕不屑地说:“影卫军只不过是唬人的而已,才组建几个月的军队,如何能 与我们的西凉精兵抗衡?对付他们,还不是切菜扭瓜一样容易!”

郭汜高声大笑,说:“哈哈哈,李兄说的对,对付他们,我老郭一只手就够了!”

华雄等人本想跟着嚣张两句,但见董卓已经在酝酿着怒气了,都乖乖地闭上了 嘴。

李儒忙说:“诸位将军英勇无比,西凉精兵也是闻名天下。但影卫军不容小觑, 还是小心为妙。”

董卓瞄了一遍自己的部将,最后眼睛定格在李儒身上,这个自己最信任的部下 兼女婿,虽然计谋不是绝顶的,但也是个心思缜密、颇有智慧的人,远不是右手边 这帮莽夫可比。

“尽量去拉拢影卫军与西园八校尉,但切莫过分暴露,以免被人猜测出我军实 力不济。”董卓硕大的脑袋,装的并不是浆糊,能当上西凉军的统帅,威震西陲, 自然也是非常之人。

“是!”众谋士战将领命散去。奇怪他们为什么不讨论调离出京的应对办法, 说起这个,西凉谋士李儒自然是轻车熟路,只要照例上奏说西凉军悍勇难服不愿轻 动就可了,前几次不都这样应付过去了?

肥胖的身躯躺卧在榻上,心中浮现旋转的都是卫宁,像先生所说,他会是京城 局势的“阵眼”吗?董卓喃喃道:“神骏卫宁你真像天下人传闻的那样厉害吗?”

西凉军中召开了秘密会议,卫宁、曹操、诺巴、拂勒和杨修也在密议着如何解 开危局。

虽然烦闷,但卫宁还是开心地拍了拍诺巴的臂膀,说:“大哥,你总算正常了, 前段日子愁眉苦脸把人吓的!看来那姑娘真比你的命还重要啊!”

诺巴怪怪地笑笑,心中冒起该把董氏的身世告诉卫宁的想法,可想想既然董氏 已经释怀,也就无关紧要了,还是解决眼前的难题才是。“为何西凉没有战事呢?”

曹操对于自己的预测未能实现,也倍感疑惑。卫宁淡淡地笑答:“老三,你当 时注意到没?西凉精骑中有不少的羌胡骑兵?”

拂勒一经提醒,才回想起确实是这么回事,奇怪为何非但没开战,反而那么多 羌胡骑兵加入西凉军。卫宁解释道:“我一路寻思,料想只有一个原因!”

曹操一时也未想出答案,好奇地问:“仲道,你快说说,到底为何?”

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等待着卫宁的解释,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请看下回— —《并州之勇》!

①《英雄记》注译伍琼(字德瑜),与周毖(字仲远, 武威人)是士人方面的 内应。有说周毖与后来刺杀董卓的伍孚是同一人,此书不采此说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