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6节 并州之勇


卫宁如曹操所愿,回答道:“猜想西凉也料到羌胡将有异动,便大量吸纳羌氐 青壮入军,既可使之维持生计,又能增强自身战力,更能削弱羌胡实力,同时因为 族中人马在西凉军中,投鼠忌器不敢造反!”

众人恍然大悟,杨修问:“此计的确是绝妙,但那些部族如何能放任董卓招兵 呢?”

曹操是聪明绝顶之人,已然了会,替卫宁回答:“董卓素为羌氐所畏服,如果 许以大量粮草,那羌胡必定相信,任由他招兵,不会冒险造反。”

“可是西凉贫瘠,如何能提供这么多粮草,救活他们?”诺巴困惑地问道。

“其实董卓只要供给他们一些粮食就够了!”卫宁说。

“一些?难道董卓要欺骗他们?”杨修感觉董卓完全干得出来这种事。

“引兵西向!”拂勒语出惊人,卫宁和曹操一愣随即认定这是最有可能的,拂 勒继续说,“西域各国时不时遭受鲜卑、匈奴的侵扰,此次恐怕又得遭受羌氐的蹂 躏了。”

“这确实是西凉方面的最佳应对方案!”曹操颔首道,“凉州必有奇人!”

奇人?应该就是李儒所说的西凉真正的智囊,卫宁充满了好奇,如此人物居然 不显山露水,未曾闻达于天下!不知道他此刻是否在京中,有幸定要一会!

“并州倒是鏖兵正酣,匈奴和鲜卑无粮过冬,只得拼死一搏,据报两族兵士近 十万!”曹操语气复杂,不知是该喜该忧。

众人遥望着北方,此刻并州的形势正如他们所想象的那般严峻。云中郡外,鲜 卑骑兵遮天蔽日,正准备攻城。城头,一个约摸弱冠出头的年轻大将迎风傲立,他 面如紫玉,目若朗星,冷冷地看着城下的敌兵。

已经是第十三天了,年轻将领盘算着日子,看着鲜卑杂乱的队伍和低迷的士气, 决心出击了。身旁的将领们见他不打算以坚守来消磨敌人锐气,都群起反对,这些 宿将本来就不服他,此刻更是抓住机会冷嘲热讽。

“前阵临敌,自是持重为先!然破敌之机已到,岂能放过?”年轻将领不顾一 帮人的反对,召集了城中的所有骑兵,准备由西门绕道北门攻击。

“鲜卑众八万多人,凭一万人如何退敌?”诘难并没有停止。

“鲜卑虽众,吾视之若等闲!”年轻将领知道,鲜卑此次只不过是迫于粮荒才 暂时统一行动,自鲜卑一代霸主檀石槐去世后,鲜卑四分五裂,争为首领。虽然和 连成了新的首领,但是鲜卑也只是名义上的统一而已,各部间的相互征战从未停止, 数年来实力大损。如今城外的数个部族大营也是互不关联,各自防护,他们只是每 日轮流来攻,还未协同进攻过。经过这十余日的消磨,各部的配合与协调更是荡然 无存。

年轻将领跨上战马,提枪抖擞了下精神,在城门前等待。

“我等只需坚守,待敌粮尽自然退去!”

年轻将领冰冷的眼神扫过说话的将领,吓得他一哆嗦,然后平静地说道:“大 军出击,再敢出言扰乱军心者——斩!”一帮不知所云的家伙,现在鲜卑还有些粮 食,所以各打着自己的算盘。一旦粮尽,他们必然会同心协力猛攻,到时能否守住 就是问题了。

呜呜的号角声响起,鲜卑已经开始攻打北城门了,各将领只得回到城墙上指挥 防守,只有一个严毅威重的青年将领向年轻将领投去肯定的目光。

年轻将领点点头,待鲜卑的进攻持续了约半个时辰后,精光暴闪,猛喝道: “开!”

笨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了,年轻将领眼中精光更盛,头也不回地说道:“跟我来!” 一万并州铁骑坚定地跟在了这个还有些稚嫩的身躯背后,从西门绕到北门,并没像 想象中的那样杀向攻城的那个部族,而是直插向北面其他部族的营地。这里是鲜卑 大军的主力阵营,有近六万人,本来攻敌薄弱才是正道,但他有着决胜的信心,一 举破敌。

看着戒备松弛的大营,年轻将领,大喝一声,直冲入敌人大营。他充满了无匹 的信心,坚信没有人能阻挡自己,“因为我是聂辽①!”,年轻将领突然的怒吼, 引发了并州铁骑的附和。

“吼!”伴随一声震惊霄汉的齐吼,聂辽带头以惊人的速度瞬间踏破了一个营 地,由于是违反常理的白天劫营,再加上原本以为有部族在攻城,城中的汉人不可 能杀出来。鲜卑各部都惊疑不定,也由于一些尚未被攻击的部族首领心怀不轨,听 闻汉军只有一万人,就希望由别人去消耗实力,自己作壁上观。

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张辽以锐不可当的速度,踏破一个个大营,却没有任何 敌人来援。并州铁骑休养了十余日,每天只能看着鲜卑张扬跋扈,今天机会来了, 个个都超常施展,杀气腾腾的。反观鲜卑士气低迷,不少轮休的部族士兵都东倒西 歪地横亘在大营中。

聂辽舔了下溅到嘴角的鲜血,扔个火把点燃了一堆粮草,又马不停蹄地直逼下 一个大营而去。这已经是第十一个大营了,聂辽胸膛里的战意燃烧起来,寻找每个 部族大营的间隙,穿插攻击,他拥有敏锐的观察力,总能寻找到细微的破绽。当第 十五个大营②被踏破时,鲜卑各营的防守已经组织起来,但聂辽愈加奋起,枪马过 处,必是敌人的薄弱处,如一把尖刀划开敌人的胸膛,领着身后的骑兵一次次冲破 敌人的防线。

城头挥起了黄旗,聂辽调转部队,终于杀向一直想趁机攻下云中郡的鲜卑部族。 突然北城门洞然大开,一支不到千人的部队,身披重铠,在之前那个青年威冷的将 领统率下,奋勇出击。

聂辽露出笑容,对于这个搭档由衷地钦佩,真是懂得掌握时机。就如二人预料 的一样,攻城的那个鲜卑部落见聂辽出击,必定认为城中空虚有机可趁,而执拗地 攻城。而当聂辽踏破鲜卑大营烧毁粮草后,就掉头实行内外夹击。

“高顺,你的陷阵营依然所向无前啊!”看着青年将领领着七百多人的队伍杀 入敌阵,掀起血雨腥风,张辽不禁高声大喊,之前的冷峻早已不见。

青年将领难得地回应了个笑容,他就是高顺。所将七百余兵,号为千人,铠甲 战具皆精练齐整,每所攻击无不破者,名为陷阵营。如果说“飞将”手下八健将③ 所统领的并州铁骑是天下最精锐的骑兵之一的话,那高顺统率的陷阵营则是天下无 当的步兵之王。

聂辽、高顺势如破竹,而新任鲜卑首领和连本还想消耗其他部族的实力,不料 这两个年轻将领统领的汉军实力如此惊人。在救出了被聂辽烧剩的少得可怜的粮草 后,只能纠集各部准备歼灭聂辽和高顺了。

呜呜呜,集结号角响起,正合攻的聂、高回头一看,都惊异于鲜卑的集结速度, 看来鲜卑首领不简单。聂辽将刺入敌人身躯的枪拔出,又恢复了冷峻的面孔,领着 部下调头摆出适合冲击的锋矢阵型。趁着鲜卑还未完全摆好阵型,顶着稀稀落落的 箭雨,聂辽领兵冲杀向鲜卑本阵。

和连一挥手,命令自己的部队上前抵敌并州铁骑的冲锋,虽然肉痛,但实属无 奈。如果不挡住眼前这支煞军,不用等其他部族聚集好,也差不多早完败了。其他 部族平时训练不足,军心涣散,集结慢,倒也因此幸运地躲过了一劫,让和连的人 马成了“绊脚石”。

并州的精骑与和连的鲜卑骑兵撞击在一起,如惊涛拍岸般,血雾升腾。聂辽与 鲜卑大将擦身而过,交手只一合,鲜卑大将就应声落马,被随后的并州铁骑踏成了 肉泥。聂辽的武勇刺激着并州铁骑,有力且彻底地洞穿了和连的本部兵马,留下了 两千具模糊的尸体。和连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五千子弟兵在顷刻间就被迅疾骁勇 的并州铁骑打垮,胆战心惊。也不管是否集结完毕,就吹起了冲锋号,率着剩余的 两万本部兵马和其他部族一块淹没了并州军。

聂辽一部却犹如海中的巨石一样击碎了一波波袭来的浪潮,始终挺立在海面之 上。高顺的陷阵营身披特殊的重铠,平常情况下刀剑根本伤不了分毫,以致让敌人 彻底瓦解了斗志,以为天兵下凡,分崩离析。解决了攻城的敌军后,高顺立即转身 支援聂辽,城内守军见大势可用,派军接应,双方混战一番,貌合神离的鲜卑各部 首领见势不妙,纷纷率部逃离战场。

此次鲜卑入侵,全军八万四千人,折损近四万人,余皆溃散。并州守军两万六 千三百人,死伤一万四千七百人,其中阵亡八千余人。在最后的反击战中,并州铁 骑以伤亡近五千人的代价换取了敌人两万四千多人的往生,陷阵营则仅以两百多人 的伤亡留下了敌人近四千的尸首。经此一战,聂辽、高顺之名威震北疆,传扬天下。

①张辽本姓聂,后改为张

②汉朝军事编制、人数不太确定,暂时设定为营、部、曲、屯、什,一营两千 人,一部五百人,一曲百人,一屯五十人,一什十人。

③吕布手下八健将:张辽、臧霸、郝萌、曹性、成廉,魏续、宋宪、侯成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