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1节 强兵忽至


袁绍、王越等伏兵的出现,使得形势渐渐对西凉军不利。只是西凉七大金刚英 勇难当,所过处必是人仰马翻,倒是一时让场面瞅着旗鼓相当。

“主公,不如先撤退,再做后图吧!”李儒虽不懂军事,但仍然看出隐藏在战 场中的劣势,暂避敌锋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两股西凉军已经汇合,所剩骑兵不到一千五百人,董卓心痛地决定由七大金刚 断后,全军撤退。

卫宁一方一万三千人全面包围了西凉残军,董卓审度全局,决定从兵力最少的 南面突破。

“李傕你们率军从南面突围,然后调头断后!”董卓坚信自己手下的西凉七悍 将能顺利完成任务。

七条汉子闻令杀气急速上升,稍一调军,就齐齐向南杀去。一路势如破竹,勇 不可挡,眼看就要杀出重围,却被前面一个步战将领拦截住。说是拦截,其实并未 交锋,对方只是定定地站在那,但那气势却无比强大,犹如一座不可跨越的山峰, 横亘在西凉撤退的道上。

开路七悍将中的西凉第一猛将华雄更是感受到了眼前此人的可怕,可以说是他 生平从所未见的强手,难道是最近一直传言的那个人?七人忘记了原本的任务,居 然主动围住了他。李儒等人虽然诧异,但还是不顾一切想往外冲,董卓及时地制止 了。

“敢问可是‘剑圣’王康成?”在突围的紧急时刻,华雄还是忍不住问。

“剑圣不敢当,在下正是王越!”原来仅凭一人之气势就拦住了强悍的西凉军 的人,就是负责南面包抄的当代“剑圣”王越。

“哈!”华雄猛喝一声,策马冲了上去。听闻对手是当今天下盛传的第一高手 王越,而且又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就顾不得那么多体面问题,其他六人一齐上前夹 击。

七人走马灯似的围攻王越,董卓则趁机要突围,但卫宁等人已率兵赶到,西凉 军又陷入了重重包围。西凉七大悍将被王越一人所阻,西凉残军眼看就要面临被围 歼的局面,卫宁悠闲地瞥向西凉众军,仿佛都成了一只只待宰羔羊,脑中已经在构 思说辞盘算如何让董卓安分地回西凉了。

可天意弄人,就在这关键时刻,王图戏剧般地出现,如上次宫廷事变一般,不 同的是此次并未伤痕遍体,而且是毫发无伤、急冲冲地策马而来。

“卫太傅,并州人马突然出现,陛下危急!”王图贴近卫宁悄语,措辞尽量简 短。

听闻报告,卫宁难以置信,问:“确定是并州的人马?”

王图十分肯定地点头,令卫宁无话可说,凉州用智计解决了羌氐,人马乔装潜 伏过来还可解释。可是并州不是鲜卑、匈奴各族都反了吗?为何并州军却出现在这?

“大约多少人?包围陛下意欲何为?”

“一万左右的骑兵,因为并州人马一出现陛下就让我来通报,所以并不知他们 的目的。”

卫宁了解后,强装冷静地停止了进攻,走到董卓面前。“董大人既然不想去并 州就职,那就请回西凉吧,不得再擅离职守!否则……”卫宁冷峻的眼神融入威胁 的语气之中,隐有杀气,随后又稍路露懊恼,“今天杀戮已多,卫某不忍再同僚相 残了。谋反一事就当是误会,你们走吧!”

董卓疑惑为何形势大利的卫宁会放自己走,决不会是什么不忍相残,但既然有 机会逃脱,傻子才拒绝。袁绍等人还想劝止,但未开口就被卫宁强力的摆手否决了。

董卓侥幸地领着减员一半的残兵和脸色暗淡的七悍将及一帮文武向西行去,李 儒发挥了他谋士的作用,察觉了空气中的一丝异样,问:“主公,真回西凉?”

董卓心中恨恨,自己纵横天下这么多年,居然在两个毛头小子手上吃了亏,自 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前去与张济的大队人马会合!”

李肃谏言:“主公,属下认为京城必定发生了大事,应该详加注意。”

董卓兴趣顿起,想听听李肃的后话,却见李肃早已闭上了嘴,言、思尽于此。

李儒见机,说:“不如先在附近的小县城驻扎,派人探听过消息后再做定夺。”

董卓一听,觉得有理,便依言实施。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前门狼还没赶走, 后门又闯进来了虎。卫宁和袁绍、王越等人整队全速前去救驾,而此刻少帝那边的 情形并不像他们想象的严重,完全可以解决西凉后再来救驾。可惜,护驾心切的他 们不容得一点冒险,也因此错失了解决西凉的绝佳机会。

并州军行伍齐整,旗帜鲜明,排头一人稍显瘦小,正是并州刺史丁原。丁原身 后一人器宇轩昂,威风凛凛,顶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 手执方天画戟。此人身后还排着一列将领,个个都有着股强烈的悍勇之气。

曹操上前问话:“丁刺史意欲何为?”眼睛却不由自主瞟向丁原身后的威武战 将,直觉告诉他这是个不凡人物。

丁原驱马上前,回答说:“听闻并州牧董大人在京,此人虎狼之辈,故特地前 来为陛下效力。”

曹操心中惊诧,丁原如何得知董卓官升并州牧,这也只不过近些天的事,居然 这么快就传到他耳中,难道洛阳有人通风报信?曹操皮笑肉不笑地问:“北地邻族 作乱,丁刺史不管,倒来关心京城了。”

丁原闻言笑笑,满不在乎地说:“在来京途中,匈奴各族联军正巧被顺路收拾 了。至于鲜卑嘛?想必不多久,也会传来捷音的。”

曹操此刻才注意到并州人马身上都或多或少地有着暗深色干污的血迹,血迹粘 杂着尘土,看来是一战而胜,然后日夜兼程赶来的。可是为何也没有地方郡守上报 朝廷这个消息呢?看来汉室统治日渐衰微了,以致如此大的一支骑兵部队靠近京城 都没有事先接到消息。

想及此,曹操失望至极,心中与卫宁一起扶助汉室的信念动摇了,但必然还没 倒下。“丁刺史,鲜卑可有近十万人呢!听意思你认为你派去抵抗的手下必胜了?”

丁原正要回答,身后战将轻声提醒,丁原便不置可否,转移了话题:“不知西 凉人马是否已经被歼灭了呢?”

这句话让曹操立刻陷入了巨大的困惑与怀疑之中,并州方面知道这个消息说明 参与密谋的几人有人走漏了消息,会是谁呢?难道一直以来就是这个人和并州通报 消息,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一连串的问题冒出,曹操努力抛开,只想对付眼前的局势。少帝在黄琬的陪同 下,从阵中出来,有些许的害怕。

黄琬喝问道:“丁刺史,如此阵仗拦截圣驾是什么意思啊?”

丁原看了眼曹操,转向少帝,请安道:“并州刺史丁原见过陛下!”

少帝刚要说爱卿免礼,黄琬却再次怒问:“为何见了圣驾不下马行礼?”

丁原上下打量了下黄琬,不缓不急地答道:“戎装在身,不便下马。”

曹操倍感无奈,要给人下马威也要看看时候,不见人家近万的骑兵摆着吗?虽 然略有疲态,但看得出并州战力应该比董卓带来的西凉骑兵还要更胜一筹。“既然 丁刺史有心卫国,还请即刻驱军前去助阵,此刻卫太傅等人正与董卓拼杀。”

“各位大人计划详密,想必董卓插翅难逃,擒获反贼的功劳还是留给卫太傅好 了。现在下官倒是很担心城中董卓亲党有所动作,为保护陛下安全,恳请陛下任臣 微职,好时刻守护陛下于周全。”丁原早就计划好的官职,此刻正好提出。

“爱卿忠心可嘉,但试一提?”少帝竟然显示了喜人的镇静与沉着,也许是经 历了宫廷事变和董卓迎驾的诸多事后,也逐渐变得胆大了,初时的一些不安都被舍 弃了。

“臣愿担任执金吾一职,徼偱京师,出则为陛下先导。”

曹操没有丝毫的震惊,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要出任执金吾掌控了京城最大 的军事力量,那今后在京城自然是风调雨顺。

黄琬身为现任执金吾士孙瑞的好友于公于私,都不能赞成,是反对最激烈的一 个,大部分人明智地选择了沉默。少帝脆弱的镇静又被击碎了,有些慌乱,不知如 何是好。

在并州咄咄逼人的威胁加恳求下,赖曹操等人力劝,才使得少帝始终坚持着不 肯轻易答应。就在此种僵持中,卫宁终于赶到了,看向并州阵营,目光定定地只投 射在了丁原后排那战将身上。

二人相视,都注意到了对方。如果说卫宁是俊朗倜傥,风度翩翩的绝代文人, 那他就是英武不凡,睥睨天下的绝代武人。两人无声的探寻,终止于王越陡然爆发 的气势。

究竟为何呢?一向平和的绝世高手王越居然如此意外地战意狂飙,难道是出现 了相匹敌的对手?欲知详情,请看下回——《孤狼》!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