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2节 孤狼


王越疯狂的战意、磅礴的气势,压抑着身旁的人不断退开,卫宁莫名诧异。而 丁原身后的战将也是异乎寻常地应和着,战意催发,气息激扬,跨下战马喷着厚重 的鼻息,马蹄扬起,兴奋不已。

二人犹如着魔般,手掣兵器,径直走向对方,仿佛整个世界唯独俩人是活物。

万千人众都奇异不解,愣愣地退避开,直觉告诉他们,远离他们,安全才会笼 罩自己。整个旷野寂静无声,有的只是武将跨下战马的踢踏声和王越轻盈沉重的步 伐声。

距离转眼消失,二人仅仅相隔两丈了。一丈的距离定格了,二人的气息汹涌地 互相撞击着,绞缠在一起,不断地想压制对方。

无形的气场却给人实实在在的感觉,强大的威压预示着惊人的战意,内息的较 量没有持续多久,真正的战斗终于上演。泰阿剑光芒大盛,王越一开始便准备小心 应付,因为对面马上的武将是他生平仅见的对手,此次也没有多少把握能胜。而马 上的战将则双腿箍夹马肚,左手紧握缰绳,右手倒持方天画戟,也是毫无保留地催 动内力。

战马受不了主人大盛平时的气势,马蹄飞扬,在主人的稍一动作下便一往无前 地冲向了面前的敌人。

无法言喻的疾速,在场没人看清二人交错而过时的招式,甚至连兵器相交声都 没有传出。在迅即无比的第一招后,真正拉开了战斗的序幕。二人更不搭话,只见 武将迅速地调转马头想抢先发起第二次进攻。但王越又何尝不是如此,由于步战灵 巧的原因,王越快于对手一线发动了进攻。

流水连绵剑在十成内力的催动下,威力更是比当初卫固所使强上许多。而武将 虽被抢得先机,但占着马战的优势,仍然与王越杀得不相上下。

王越的进攻凌厉难当,武将原先还稍微低估了他,此刻交手才体会到对手的真 正可怕。虽然看似难分难解,但王越还是稍占上风。要说二人的武功对比,王越进 攻连续技极强,善于压制对手,一旦得机就必然能获得最后的胜利,更倾向于防守 反击型;对手武将的武技,显著特点就是大开大阖却又精妙刁钻,杀伤力极强,主 要依靠强大的气势压制对手的发挥,同时借由杀气的提升来加强戟法的威力,属于 绝对进攻型。

在一百多回合的全力互攻后,武将始终对王越难以压制,这激发了他的强大杀 气。在挨了王越的一剑后,武将的滔天杀气终于爆发,王越感觉到了危险。此刻武 将就是一只野兽,或许更准确些说是一匹狼,发动了令人窒息的疯狂反攻。王越发 现瞬间对手的攻击力提升了不少,气势上自己已然处于下风,原来……他拥有遇强 则强的战斗天赋,意识到这点,王越更加小心了。

“嘭!”方天画戟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绚烂的痕迹,击退了泰阿剑的锋芒。对手 的陡然加速,使得王越不得不与对手实着实地硬碰了一招。两步,王越被对手厚实 的内力震退了两步。借着被击退的空隙,调息了下,看来王越放弃了连绵不断的进 攻方式。虽说是得招了,但武将也连人带马倒退了一步。

武将擦拭了下嘴角溢出的血,猛喝一声,催马攻了上去。正如受伤的狼,武将 的杀气已经彻底地激发了出来,加上不再被王越连续的进攻压制,戟法真正地发挥 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在对手毁灭性的攻击下,王越防守得滴水不漏,一个暴风骤雨般地攻,一个岿 然泰山样地守。二人都越战越勇,直到又战了近百合,才停手分开了三丈余距离。

众人见他们住手,倍感惋惜,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比斗,可惜似乎要终止了。

当叹息的声音还未蹦出喉咙之时,二人又动了。“大江东去!”“毁天灭地!” 两声怒喝响起,两道耀眼的光芒相冲而去。

光芒淡去,二人静立在场。王越的剑锋离对手胸口仅半寸不到,而方天画戟也 停在了离王越脖子半寸左右的地方。

久久的相视无语,虽然二人不再散发出强烈的气势,但场外的人仍担心于他们 的性命会不会同时消逝。默契地,兵刃收回,武将仰天大笑,一向不苟言笑的王越 也跟着朗声狂笑,这就是英雄惜英雄,棋逢对手。

嘭,战马轰然倒地,武将孤寂的眼神中并未透露丝毫的惋惜,看了眼就置之不 顾。倒是王越,眼中闪耀着迷人的神采,带着肯定的疑惑问:“剑圣王越?”

“飞将吕布!”王越疑惑地肯定道。

“天下第一的剑圣,果然名不虚传。”强者与强者的对话,没有客套,有的只 是钦佩与欣赏,发自肺腑的真言。

“并州飞将,今日一见,果真了得!天灭戟,鬼神难当!”王越听闻过天灭戟 法,今天之战才得缘亲见,对于吕布的修为十分赞赏。

王越和吕布交身而过,回到了阵营,从此刻起,他们将是一生的对手和朋友。

毋庸置疑,这一战不久便传遍天下,飞将吕布之名天下共知,有了“步战王越, 马战吕布”之说。众人无不被刚才的精彩比斗所吸引,以致久久不能回味过来。

“仲道,伤势无碍吧?”曹操弓马娴熟,可毕竟不是平凡武夫,兼理智非常, 先于众人反应过来。

卫宁恍过神来,回答道:“疼是疼了些,但我分寸把握的好,很快就能休养好, 并无大碍,倒是这边的情况?”

曹操快速地说了遍刚才的情况,卫宁听后问:“孟德兄,你认为……?”

“以我之意,拖为上计!”曹操认为使出“拖字诀”才是妥当的。

“不!”卫宁浮现起淡雅的笑容,说,“不如让他们对付西凉!”

曹操困惑地问:“听你的意思,董卓并未擒得?”

卫宁无奈地点点头,但又显现出几分欣喜,说:“幸而如此,否则如何使得躯 虎吞狼之计!”卫宁料定李儒不会没察觉到异样,西凉军绝不会善罢甘休。

曹操思虑运转,随即捋着颌须了然地笑着。卫宁淡淡地笑应,到少帝跟前,准 备进言。少帝见太傅披创,关切地问个不停,卫宁再三解释自己无碍后,才得以请 求少帝批准自己的计策。

吕布与王越的平手,最吃惊的当属丁原。吕布的勇武他的义父丁原最清楚,前 些天匈奴各族联军甚至可以说是被他一人击败的,是由他一战而平。那时他领着手 下七健将突入重围,破坏了匈奴联军的阵型,才能使并州军将其一举击溃。可以说, 并州的战力有一半在这个身挂主簿文职,却拥有绝强武艺的吕布身上。

虽然意外于吕布的不胜,但对手毕竟是号称天下第一的剑圣,由此反而可见自 己并州军的强悍实力。丁原底气再次充足,正要重新要挟,不想卫宁却先说话了。

“丁刺史,陛下已经准许你的请求。可是,”卫宁顿了顿,示意士孙瑞别插话, 继续说,“可是由于西凉叛贼的援军将到,所以着令你率并州军前去迎击。得胜归 来之时,大将军之位也不是不可能!”

丁原一听,得胜之后可以当大将军,立马神情肃穆地说:“请陛下放心,西凉 反贼交给臣好了。”

少帝瞥了眼卫宁,转向丁原说:“望爱卿马到成功,为朕分忧!”

丁原摆摆手,并州骑兵慢慢地护卫在队伍两旁,“臣护送陛下回城!”

并州铁骑驻扎在城外,丁原派人四处收集打探西凉消息,以备随时出征,早日 成为手掌天下兵权的大将军,但并不是并州军中所有人都像丁原一样对形势如此乐 观。

“义父,卫宁诡计多端,许子将赞许他为‘神骏’,这次他该是想坐收渔翁之 利。”并州主簿吕布提醒道。

“布儿无须担心,西凉军远来至此,如何能胜得了我们,何况还有你在!”丁 原不是傻子,如何看不出这技俩,只是大将军的诱惑让他心甘情愿去收拾董卓。在 他眼里,西凉似乎已经成了囊中物。

“丁叔可别忘了,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将军何进、十常侍可都落入了他的圈套!”

一个蒙着黑纱的少女走进营帐。

“贤侄女来啦!近段日子,多亏了你传消息,叔叔才能有此大收获。”

……

“王叔,适才为何不使出真气外放的密招?”卫宁在回府途中十分不解地问王 越。

“这招对付修为差于自己的人有奇效,但面对一个与自己不相伯仲的对手,收 效甚微!”王越露出会心的微笑,能遇到对手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王叔,你认为吕布此人如何?”卫宁想起吕布的英姿,问道。

“孤独的眼神,嗜血的灵魂,狼一样的男人!一匹孤狼!”与吕布倾力一战的 王越,似乎读懂了几分吕布。

“狼一样的男人?孤狼?”卫宁喃喃道。那战马上威武不凡的身躯似乎是那么 的熟悉,和第一次遇见徐晃时碰见的红脸男子的背影渐渐重叠在了一起……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