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5节 文和汉升


董卓招呼士兵给卫宁看座,卫宁不想坐在相较董卓而言的卑位,将椅子搬到营 帐门口正对着董卓坐下了。众人怪异,互相瞅望,只有张绣始终一副心不在焉的神 情。

“不知卫太傅刚才所言何意?”董卓不解地问道,料想听上一言也无妨。

“董大人自进京以来的作为,天下恐没有不疑心的,现威慑京师。若地方一义 士振臂高呼,天下必然云集景从,西凉军欲试天下锋芒乎?”

董卓面露沉思之色,李儒则应答道:“哈哈哈,卫太傅似乎言过其实吧!时至 今日,汉室衰微已极,能为其真心效命者,依儒看,除卫太傅外,所剩无几啦! ”

卫宁嘴角依然保留着淡雅的笑容,毫不为其言所动。“观天下,董大人、丁刺 史之流,必是少数。汉室基业四百年,又岂是尔等所能轻易动摇的?”

忽然帐外传来低沉的笑声,继而进来一人,约摸四十余岁,长脸细眼,颌有短 须,双眼清澈。他绕过门口的卫宁径直走向董卓,西凉军将见有人如此无礼擅闯帅 营,本都打算怒喝,待看清来人后,立马换了副神情。而且居然全体起立问候,连 董卓都拍手笑脸相迎。

卫宁好奇地上下打量起来人,其貌不扬,但双目清澈有亮光,难以掩饰的智慧 从中倾泻而出,身上自有股神韵风采。来人谢绝了董卓让他坐在旁侧的邀请,在末 席坐下,众人也都归位。

卫宁与来者四目相对,探求一番,只觉此人深不可测,智谋决在自己之上。若 说自己是一颗璀璨的星辰的话,那来者无疑就是十五的圆月,辉满透亮,有着质的 巨大差距。来者起身一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想必大人就是声名日隆的 ‘神骏’——河东卫仲道吧!适才所言非虚,然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等为保 汉而来,谈何动摇汉室?”

如此架势,是不能善了了。明知对手厉害,还是期待领教领教他的嘴上功夫, 卫宁保持淡致的笑容不变,说:“正是在下,先生就是李大人所推崇的西凉第一谋 士吧!请教尊姓大名?”

“武威姑臧贾诩贾文和!”

“贾诩贾文和!”卫宁重复了一遍,牢记在心,他知道眼前之人是令人战栗的 恐怖对手,不过他绝不害怕,他相信自己能应付,因为他是卫仲道。

卫宁起身深深一揖,表示自己的钦佩之情,西凉谋定而后动,个中计策多为贾 诩所定,才使西凉成今日难除祸害。“先生何必虚谈!前番后军校尉鲍信力主袭杀 董大人,现已引兵往山东,言卓有异志之日,必发兵来讨。此忠义之人,起兵号召 天下应在旦夕之间。”

贾诩捻须低笑,说:“卫太傅何必自欺欺人,若有响应者,真心为汉者几人?

此举无异扬汤止沸,以太傅如此明智之人必不为之!”

“宁患者,董公也!余人,进得京来,却未必成的了事!”卫宁打算群蚁吞象, 先除掉心腹之患董卓再说。

“果如所言,天下能为太傅敌者,当为董公!能毁董公大事者,亦汝!此刻大 人却在这西凉营中,不怕刀斧加身,暴毙其中?”

“贾先生,不欲我死;董大人,不欲我死;天下人,不欲我死。我如何死得?”

卫宁无比强大的自信透体而出,仰天长笑,尽情释放着自己,表示着对抗西凉 的坚决。

卫宁对西凉精兵强将的视若无睹,无疑是流露出蔑视,惹得众人恼火。不过确 实,卫宁现在已是天下人望,如果于营中杀害,西凉必失天下众人之望。

贾诩双目锁定卫宁,丝毫不被影响,问道:“太傅还有把握说服董公否?”

卫宁笑声戛然而止,浓烈的失落渗透到血液中,瞬间又消逝了。犀利的目光深 深扎进了贾诩的澈目中,一字一顿地说:“先生在,宁无为!”

激烈的眼神交战后,二人一阵放松。卫宁笑容清淡,起身朝贾诩和董卓作揖告 别。在转身出帐的瞬间,褪去的是轻松,浮现的是苦涩。卫宁仰天长叹,步履沉重 地踏向了未知与迷茫。张绣向董卓告语几句,追随而去。

贾诩看着离去的卫宁,心中叹息:天意难违,枯木难春,人力不及,唯有破而 后立啊!而欲纵横霄宇,你还需一番磨砺呀!

董卓甚是欣赏卫宁的才干,可惜却不能为他所用,对着贾诩问道:“神骏奇才, 先生能否使他为我所用?”

贾诩不希望卫宁这块璞玉落入董卓之手,摇头不语,明珠暗投之事,有自己一 人足矣。

董卓失望地连叹两声,转而喜悦地说:“无妨,幸而有先生,何愁大事不成!”

李儒点头应和道:“卫宁智计过人,使我军颇多坎坷,非先生来,难定大局!”

贾诩振作精神,谦让道:“诩自当勉力!牛将军驻军陕地,一切皆已妥当。当 地盛传卫宁多智,故前来一会,自然得助大人成事!”

听闻爱婿牛辅那面妥当,董卓安心不少,命李儒将京中之事对贾诩一一相告, 以谋良策。

贾诩听完后,神秘地说道:“卫宁总督政事,不日大人就将入京。”

众人皆惑,贾诩并不道明,言一切自会分晓。这边张绣出得西凉大营,策马直 追卫宁,终于在城门口处追上。

由于城门校尉的人马正在城墙上检视,卫宁仍在紧锁的高大城门外等候。来势 汹汹的张绣大喝一声,挺枪直刺卫宁。不幸的是,卫宁此番进敌营,不带得半尺兵 刃,空手面对强敌难免有些惊慌,险些摔下马来。

也幸而惊吓后身体失去平衡,才恰巧躲过了张绣的一枪。此刻城上士卒已确认 卫宁身份,见太傅受刺,都大声喊叫准备开门救护。

但张绣与卫宁近在咫尺,岂容他逃脱,回马又是一枪。卫宁伏在马上尚未调整 过来,虽然有心相避,但身体却不听使唤。

眼看便要一枪透体,城墙上响起了巨大的尖叫声,难道东汉一代才俊卫宁就要 这样命陨吗?

不,此时一骑飞来,马上之人拈弓搭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出一箭。箭矢 驭风而至,电光火石之间,一下击中了枪头。卫宁冷汗顿止,而张绣则惊讶无比地 回头看去,只见一四十出头、浓眉大眼、极其雄壮之人提凤嘴刀驰马而来。

张绣活动了下刚被箭镞震麻的右手,对卫宁说:“我乃童渊弟子张绣!”说完 即去。

卫宁稍松口气,回忆起童渊的另一个弟子赵云,似乎是个更棘手的家伙。近来 的遭遇,使他不再像从前那样轻视武者,联想起赵云日后可能的报复,心里开始一 阵阵发虚。

士兵围了上来,见太傅没事后才安下心来,那救卫宁之人也到了跟前。卫宁下 马深做一揖,感谢道:“在下卫宁,适才多谢壮士相救。”

那人一听,急下马回礼,说:“原来是卫太傅,久闻大人忠义智勇之名,今日 幸得一见。”虽是久闻大名,但仍不免惊讶于卫宁果如传言般年轻。

卫宁近看此人,才觉仪表不俗,迎面而来的就是强烈的武人气息,但又不给人 恃勇莽撞的感觉,使他不禁想到了吕布。“传言多误,不足信。未请教壮士高姓大 名?”

“南阳黄忠字汉升,听令于荆州刺史刘表①帐下。”那人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出示刘表发的牒文后,黄忠与卫宁一道入城。黄忠诧异为何有人敢在京城门口 刺杀卫宁,便问道:“请问刚才何人刺杀卫太傅?”

卫宁苦笑,只得简言:“西凉董卓帐下,与他有些仇隙。”

黄忠横眉握刀说:“忠来京,途中百姓奔亡,言西凉董卓逼近京师,将启战端。

莫非西凉军真欲造反?”

卫宁一听到西凉军,就烦恼不已,摇头不语。黄忠见状,自然清楚了几分,不 再追问。

二人都不吱声,走了一段路,卫宁才想起一事,问:“黄将军此次来京所为何 事?”

黄忠蹙眉答道:“荆州宗贼横行,刘刺史到任三月,一筹莫展。如今虽名为刺 史,可政令所达不出宜城。故特派他侄儿刘磐前来请求朝廷拨给钱粮,讨贼安民。

不巧刘磐患病,动身不得,便托我前来。”

卫宁叹口气,说:“朝廷目前局势堪忧,恐难相助,唯请刘大人好自为之了。”

当真是灾祸四起,国不得昌,民不得安啊!卫宁勉力自励,可难免还是露出了 少许颓丧神色。

黄忠失望地笑笑,卫宁不忍救命恩人如此,语气一转,道:“宁当尽力,奏请 皇上拨给钱粮予将军带回。”

黄忠感激不尽,连连道谢。卫宁延请黄忠到府上小住,黄忠坚持说不便打扰, 只是安身在驿站,等候消息。

卫宁安顿好黄忠,马不停蹄,到曹操府上相邀与他一起赶进宫去商量西凉之事。

到底局势如何发展,请看下回——《红颜薄命》!

①历史上刘表现在还在京城,任北军中侯。至于为荆州刺史,是孙坚北伐董卓 杀了荆州刺史王睿之后被朝廷任命的。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