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6节 红颜薄命


皇宫密室中,卫宁与曹操焦急地等待着,估摸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少帝、何太 后终于来了。正在尚书台当值的卢植也被何太后找来了,五人开始密议。

卫宁陈述了自己西凉大营一行的始终,何太后等人莫不锁眉。曹操沉思不语, 卫宁与他进宫途中就已将情况相告,如今正苦思对策。

少帝虽说不贤,但董卓之人的可怕,还是深有体会的。此是关键时刻,不敢松 懈,向三位股肱大臣问计:“那该如何是好?”

何太后颇有城府,面色冷静地补充道:“三位爱卿,皆是国家柱梁,畅言无妨。”

卫宁已有计较,道:“臣有上中下三计,可供参考。上计立刻斩杀董旻等与董 卓相近之人,再坚守城池,发檄邀天下共击之;中计高官厚禄以待董卓,不动兵戈, 寻机除之;下计不言董卓之罪,拒之城外,招四方之将入京慑之。”

太后闻有计策,心中更是大定,问道:“上中下三计优劣,太傅可一一言之?”

“上计董卓数月可定,然天下将兵锋再起,且若擒不住董卓,西凉将非汉家之 地;中计除董卓,快则旬月,慢则两三年。可免生灵涂炭,但难免董贼将为祸朝廷 ;下计最为弄险,乃驭狼震虎,恐有反噬之险,极需小心。”

何太后与少帝等人都在思虑个中利弊,唯有曹操问道:“仲道,你欲取何计?”

卢植三人望向卫宁,也想听听献计者的取舍。卫宁本欲取第三计,但贾诩的横 空出世,让下计的成功几率大降。卫宁心慈,不想兵灾降临,自然不会选上计,尽 管这是一着好棋,但卫宁也放弃了。他只能使用中计,而且也倾向于中计,因为只 有此计才能让他与贾诩真正地一较高低。

“中计!”稍作取舍,卫宁斩钉截铁地说。

曹操若有所悟地看了眼卫宁,不再言语。何太后虽然颇有主张,但素来信赖卫 宁,便支持他的选择。卢植偏向于上计,认为中计弄险不亚于下计。少帝出于对董 卓的害怕,赞成用上计,迫切地希望将西凉毁灭。于是曹操的弃权让局面陷入了僵 持,但太后最后还是拍板决定派使臣出城犒赏慰劳西凉军,这自然意味着卫宁的决 定通过了。

卫宁与曹操出宫,在许久的沉默后,曹操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仲道,你之 所以选中计,是因为想与那个西凉第一谋士斗上一番?”

卫宁羞赧地笑了笑,为自己被看破感到些微的窘迫与不好意思。曹操摇首叹道 :“不知道我默认你的行为,是对是错。哎,一切皆在天命了!”

卫宁虽然有些忐忑,但对自己无比的信心又让他强自压下了这不安。或许自己 的谋略稍逊于贾诩,但他毕竟只是个谋士,西凉军的统帅是董卓,而不是他。自己 虽然也位为臣属,但太后与自己之间的信任,不是董卓、贾诩可比的。有这一点, 卫宁就坚信自己没有理由不胜。

回到府中,蔡琰正在院中翘首以待。

看着娇妻的雍容风韵,卫宁忘却了烦扰,上前轻轻搂住了她。蔡琰任由卫宁从 前面抱住自己,偎依在爱人的怀中。

“宝贝,今天怎么似闺中怨妇般?”卫宁以为自己太少陪蔡琰,她闲极无聊才 致不愉,想开个玩笑逗逗她。

不料蔡琰闻言一下挣脱了卫宁的怀抱,正色问道:“快交待!你和刁秀儿是不 是还有联系?”

卫宁一愕,不知蔡琰为何会问起这事,但看着她的不悦神色,还是决定先安抚 一下比较好。继续着温馨的拥抚,蔡琰不再逃避卫宁的搂抱和亲吻,安顺地贴伏在 卫宁胸口。

“宝贝,怎么了?”卫宁心里有些发虚,虽说不再老想起刁秀儿,也不会再把 刁秀儿看得比蔡琰重,但他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她。可以说他比从前更加迷惑,以前 对蔡琰只有兄妹之情,可现在他确信自己是爱着妻子的,那刁秀儿呢?他搞不懂, 所以他不想也不敢去知晓关于她的事。可为何蔡琰又会提起呢?

蔡琰醋意十足地解释道:“刚才有一侍女来,说是王允府上的,说她家小姐刁 秀儿请你到府上一叙。”

卫宁疑惑,但妻子的不快很令他在意,所以决定还是不去为好,就信誓旦旦地 保证。“为夫和她绝没有联系,只是不知为何她会邀为夫前去!”

捏灭了心中的嫉妒之火,蔡琰依然要宽言大度,她相信卫宁,因为他是她的丈 夫。“你还是去看看吧!兴许真有什么事呢!”

卫宁困惑地看着蔡琰,得知她不是开玩笑后,胸间涌起浓浓的幸福和怜惜。真 是得妻如此,三生有幸啊!狠狠地亲了下蔡琰,卫宁猛地横抱起她,在一声娇呼后 直奔卧房,在爱意的胶粘下,一阵云卷风疏,煞是旖旎……

京城百姓因为城门紧闭,城内军队紧张调动而感到不安,店铺也都关门大吉。

卫宁驱车直往王允府,见得王允,道明来意。王允乃腐儒,本不赞成卫宁与刁 秀儿相会,但在卫宁的人品保证下,还是妥协了。

卫宁在王府丫环的指引下,到了刁秀儿闺房外。房门紧锁,屋外一个右脸高肿 的小女孩正啜泣着。卫宁倍感疑惑,问:“你家小姐约我前来,为何却不在?你又 为何在此哭泣?”

小女孩抬头眨巴着眼看了下卫宁,说:“快救救小姐,小姐被公子他……”未 说完,又忍不住泣涕连连。

卫宁一听,即感不对,试着敲了几下门,屋里传出急促、底气不足的男声: “小丫头再妨碍少爷我好事,等会还有你好受的。”

卫宁血气上涌,一脚踹开了房门,所见之景令他揪心、痛恨不已。刁秀儿衣裳 褴褛,粉体若隐若现,嘴里被塞了块布,双手则反绑在后。全身赤裸的王公子骑在 面如死水、双目无神的刁秀儿身上,犹自急速地抽送着,地毯上是一片耀眼的殷红。

未及他低啸一声达到快乐的巅峰就被暴怒的卫宁从后踢翻在地,卫宁拿起被单 盖住毫无知觉的刁秀儿,眼里的哀伤早已浸透了可人。胸腔里压抑着一股磅礴的气, 剧痛撕裂着他的理智,疼得他不禁低声呻吟了一下,卫宁本能驱使地反身走向痛苦 呻吟的王公子。

王公子尚未察觉到自己的危险,本待要骂,一看清来人便收回了粗口,得意地 大笑,说:“卫宁,当日之仇我总算报了。而且还能享受到京师三大美人之一的刁 秀儿,真是此生无憾啊!哈哈哈……”

卫宁在盛怒之下依然认出了对方,正是当初风月楼里侮辱拂勒,后来被他们四 人修理的“中原第一才子”王恒。

他是王允之子!卫宁有了这个意识,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犹豫和停留,自顾自一 步步缓慢而坚定地走向王恒。

“四处打听之下,得知原来你们是臭屁四大才子,常出入风月楼。正巧七夕前 几天你到风月楼与这骚货见面,她取下面纱,于是京城无不盛传她的风姿,将她与 蔡琰、来莺儿并列京师三大美人。哈哈,不幸我当时也在场,见你俩的样子,似乎 别有暧昧。所以我恳请我爹收养了她,好伺机下手。可惜这骚货愣装清纯,不肯就 范。今天总算让少爷我得偿所愿,果然是销魂呀!卫大才子,你要不要试试啊?哈 哈……”

在王恒长篇累牍兼得意忘形的嚣张可恶之后,卫宁怒极反笑,心中的郁胀之气 已欲喷薄而出。卫宁憎恶的眼神扫过王恒,仿佛看到的是一只吱吱乱叫、令人厌烦 的老鼠,没有任何语言,劲脚飞速落下。王恒猛一痉挛,双手本能地按住了胯下男 人关键的部位,高声惨呼,声嘶力竭,直有喊彻云霄之势。

两个丫鬟早吓得逃走了,而卫宁仍未解气。秀气的眉宇间写满了狰狞,又是几 脚无情的要害击打,终于如他所愿看见王恒的胯下鲜血飞溅了。王恒早已没有了嘶 喊的力气,空张闭着嘴,似乎在撕咬着什么,扭曲的表情让卫宁痛快舒爽,有着无 穷的吸引力。

环顾一周,卫宁拿起剪刀在王恒还算俊秀的脸上慢慢划拉出几道深可见骨的伤 口。看着已经无力喊叫挣扎的王恒,卫宁还不满意,蹲下身子,阴狠地瞥了眼他鲜 血直流的软瘪下体,剪刀开始慢悠悠地一次次地落下。伴随着王恒不由自主地一次 次无力的颤栗,他的第二生命彻底结束了。

王恒满脸的鼻涕泪水以及身上、脸上的伤痕,让卫宁的郁气减轻了许多,但痛 苦却丝毫未曾减弱。丢下剪刀,卫宁走向刁秀儿,狰狞可怖的神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充斥在脸上的只剩下了无比的温柔与疼惜。

轻抚着刁秀儿满是泪痕的脸庞,卫宁的心终于被痛痛快快地撕裂了,但依然不 忘去安慰、呼唤怀中的爱人。“秀儿,不用怕,是我,仲道。秀儿!秀儿!”

卫宁不断呼唤着目光涣散的刁秀儿,总算得到了些回应。慢慢地,刁秀儿眼睛 有了焦点,看清了卫宁,泪水如断了线般一颗颗滑落。卫宁完全抑制不住杀气,仰 天爆喝,放下刁秀儿,拾起剪刀一下扎进了王恒的胸口,狠狠地搅动了一番直到他 不再扭动挣扎才松手。

闻声而至的王允,此刻方才赶到,眼见爱子命丧,顿感天旋地转晕厥在地。卫 宁用被子裹好刁秀儿,一把抱起,温柔地亲吻了下她的眼眉,无视王府家丁的包围, 迈动步子,无比坚定……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