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7节 命运之轮


眼前晃动的是无数的人影和兵刃,耳间充斥的是嘈杂的呼喝和杂乱的脚步声, 卫宁似乎毫无知觉,双目定定地注视着前方,时不时深情地瞅瞅怀中的刁秀儿。府 外等候的马车夫不明就里,害怕得直打颤,但还是尽职地等卫宁上了车才驾车启动。 而王府的家丁则时刻不离地包围着,让车夫无法扬鞭尽速离开,只得费力地“推动” 人群向前。

惊嚷声四起,不会司隶校尉黄琬带兵来到现场围了马车,驱散了王府家丁。车 夫一见这仗阵,脆弱的神经崩溃了,不大麻利地开溜了。卫宁只好下车,抱着刁秀 儿,朝着府邸的方向走着。黄琬待近一看,居然是卫宁,还以为误会一场,正要斥 责王府家丁冤枉栽赃。哪知王允醒转后奋力追了过来,遇见黄琬就是一阵哭诉,令 他不得不信……卫宁杀人了。

黄琬犹豫不决,说:“王大人,我朝有制,三公犯法,不赴有司,多圣旨赐死。 何况卫太傅乃当朝太傅,犹在三公之上……”

王允抓住黄琬的手腕,如枯瘦的鹰爪逮着狡兔般令人挣脱不得,硬生生将对方 的手抓出五道瘀痕。手劲的强大,却映衬着脆弱的精神,他的脸上一副伤心欲绝的 神情。“黄大人,我王允只此一子,如今命丧他手。身为太傅,竟草菅人命,其罪 更当诛!”

街上渐渐聚拢了许多围观的人,黄琬和王允尚在辩论,卫宁则仍一步一个脚印 地走着,丝毫不顾及周围的人、事、物。

这时,一彪人马挡住了卫宁,正是率军进城的吕布及其手下七健将。西凉军分 拨开拔进城,为防有诈,原并州军成了问路石,先于西凉各营入驻。

吕布与卫宁有数面之缘,还谈不上相识,但吕布对他有着一定的好感,本想视 以友好的眼神顺便询问事由,可意外的是对方没有任何回应。吕布也没有多管闲事 的心情,便打消了难得生起的搭讪念头,二人交身而过。可就在卫宁与吕布错马贴 近的瞬间,刁秀儿的秀美伤楚,拨动了吕布的心弦。

“慢着!”吕布出声招呼卫宁停下,可此时的卫宁早就心碎于红颜的悲惨遭遇, 自是双耳不闻身外音,只想快点回到可以令她安心的家。哪怕眼前阻拦之人是让天 下武者胆寒的“杀神”又如何?

之前,二人都十分欣赏对方的风度气质,虽文武殊途,但还是有着强烈的惺惺 相惜的感觉,只是缺个相识的机遇。可是今日卫宁的连番无视,让原本就心情不好 的吕布恼火不已,况且他现今脑子里飘荡的全是刁秀儿的魅影。极度嫉妒卫宁与她 如此的亲密!

吕布画戟轻指,戟锋停在了卫宁脖颈之处,依然是不为所动的步伐,画戟划破 了肌肤,作势正欲畅饮一番。主人及时地收回了神兵,莫名其妙地看着卫宁,为何 智计过人的他会变成这副模样?卫宁被戟锋所伤,迟来的疼痛总算让他恢复了清醒。 奇怪地看着吕布,为何他的眼神里有着些许温柔?

低头看了眼熟睡中的刁秀儿,心思又被扯到了怀中佳人身上。卫宁呢喃道: “快就到家了!”说着又要走。

吕布眼见刁秀儿要被卫宁带走,心里着急万分,催着跨下赤兔神马挡在了卫宁 面前。卫宁定睛看着吕布,对于他的阻挠,怒气渐生。

吕布没有伤害卫宁的意思,一心只想留住刁秀儿。可是卫宁更没有和吕布纠缠 的心情,一心只想早点带刁秀儿回去。

无心的冲突,在所难免。但就凭卫宁孱弱之躯如何能是“杀神”吕布的对手? 上天自然不会开如此大的玩笑,关键时刻自有贵人相助。

一支箭羽破空而来,直奔吕布面门,绝世武者惊人的感知让他闪电般避让。可 还是没能完全躲过,箭速之快大出意料,他俊伟的面庞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好快的箭,吕布暗自称赞。他号称飞将,骑射功夫当是一流,可是此箭却是犹 在他之上。吕布左手食指轻抚了下脸上的轻浅伤口,拭掉流出的少许傲血,压抑着 沸腾的战意和傲气,望向了箭支射来的方向。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黄忠,他此刻持弓驻马于约距吕布一百七十步处。吕布自 恃射术精纯,便要与来人斗上一斗。要过曹性的爱弓,搭箭拉弓,瞄准黄忠便要射 去。黄忠见势,毫不示弱,箭头遥指吕布。

吕布松弦放箭,黄忠稍慢一步,微调准星后,迅即地射出。两支箭都有着迅雷 之势,向着目标奔腾而去,究竟谁箭术更胜一筹,能将对方射落下马?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箭支居然在空中碰撞到一起,吕布的箭被打落在地,而 黄忠的箭则又向前飞行了三十步左右才掉落。看来此番较量,黄忠占了上风。但这 才仅仅只是开始,箭术的较量,是日出前的启明星。二人遥望片刻,策马挥兵,相 冲而来。

“五原吕布!”

“南阳黄忠!”

黄忠的出现,让卫宁彻底清醒,冷静地观看着二人的比斗。赤兔果然是马中帝 王,拂掠而过,竟给人四蹄离地的错觉。见赤兔俊逸如斯,卫宁居然有了吟赞的兴 致。“奔腾千里荡尘埃,渡水登山紫雾开。掣断丝缰摇玉辔,火龙飞下九天来。”

两马交错,刀戟相交。借着赤兔的非凡速度,吕布携着强大的冲击力,在第一 回合中占得不小的便宜。黄忠强压下翻腾的血气,凤嘴刀一抖,振奋精神,与吕布 战到一块。数合后,吕布兴奋不已,继王越之后,又遇见了个可以相匹敌的对手。 黄忠也是亢奋难当,吕布果然名不虚传,难逢敌手的他今天终于可以畅意一战了。

二人都凝神聚气,未敢有丝毫大意,吕布戟法一如既往的攻势凌厉,杀气侵人 ;黄忠的刀法则攻守兼备,气势雄浑。黄忠与吕布大战百余合不分胜负,这不仅令 卫宁震惊,就连一旁的黄琬等众人也是讶异于无名高手的横空出世。

又是百多合的激斗,二人终于停止了打斗。卫宁看不出吕、黄的高低,就如围 观众人一样,只以为难分胜负。其实黄忠已经稍居下风,除了坐骑的因素外,纯武 艺上黄忠也比吕布逊上一丝,若真要分出个胜负,再有百来回合就足够了。

黄忠与吕布相视不语,又是惺惺相惜的一战。此时黄琬带兵围了上来,他终究 执拗不过王允,决定先行拘押,再待少帝裁决。黄忠虽然与卫宁不算深交,但对卫 宁甚是喜欢,二人也算是朋友,怎能眼看他被捕?便横马拦在了兵士面前。黄忠刚 才与吕布酣战的神勇深深烙进了众人心中,以致数百人居然未敢轻动。

“公可带卫太傅走,那女子吕布要了!”傲视一切的霸气,吕布对黄忠说。此 刻刁秀儿已醒转过来,看着眼前脚跨赤色骏马,手执奇异神兵,身披锦绣战袍的威 武将郎,有着些许的触动,那无匹的霸气,给她一种强烈的安全感。但这感觉也仅 是一闪而过,此刻真正能给她心灵慰藉的就是卫宁温暖的怀抱与宽瘦的肩膀。

卫宁不为所动,对吕布的敌意开始萌生,毫无意味地瞥了眼他,仍如之前一样 朝着人群外走去。红影闪过,吕布铁掌朝卫宁脖颈处落下,黄忠反应及时,恰恰拦 住。

吕布看势就要发作,黄忠无奈地举刀应对。有意的一窥,看见刁秀儿惧怕、躲 闪的柔弱眼神,吕布停止了进一步的行动,策马领军走了。黄忠望了眼吕布,又扫 了下黄琬、王允等人,护送卫宁而去。

卫宁将刁秀儿带回府,等来的自然只有蔡琰的泫然神伤。没有任何的解释,卫 宁只是先将刁秀儿安顿好,然后谢别了护送的黄忠,最后才到房中安抚正在低声哭 泣的蔡琰。

卫宁挪了张凳子坐到蔡琰身旁,将她揽入怀中,一语不发。待蔡琰平和了许多 后才说:“文姬,听我解释,好吗?”

没有任何的回应,卫宁只好将事情的前后原委详细描述一遍。随着叙述的进行, 蔡琰的哭声越来越大,弄得卫宁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蔡琰突然抓过卫宁的右手,狠狠地咬了一口,直至溢出血才松口。看着卫宁的 伤口,心疼的神色难以掩饰:“不管怎样,你要永远爱着我,记着我!”

卫宁原先是强忍剧痛,但手上的痛远不及蔡琰心中的痛让他在意,现在听言心 头一松,急问道:“宝贝,你原谅我了?”

蔡琰白了眼,说:“原谅你,没那么容易!如果你照顾好秀儿妹妹,就考虑考 虑!”

卫宁感动地紧了紧抱住娇妻的臂膀,因为刁秀儿的遭遇而充斥胸间的怒气彻彻 底底地消散了,浓郁的伤心也淡了些。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遭逢了祸事,却 因此让蔡琰接受了刁秀儿,让卫宁、刁秀儿走到了一起。可以说此刻的心情复杂至 极,不过欣慰的是总算有了新的开始。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