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2节 朝野之变


王允的意外到来,令卫宁和刁秀儿错愕不已,心情不可谓不复杂。卫宁可以说 怀有几分歉疚,王恒虽然可恶至极,但毕竟是王允的唯一骨肉,自己的冲动使得王 氏断了香火;刁秀儿的错杂心情更是难以言明,义父王允按说待她不薄,可是正是 他的儿子强暴了自己,让她领受了巨大的痛苦。他也因自己而失去了子嗣,没有了 送终的人。

王允来此的意图是什么?卫宁三人都各有自己的揣度,不尽一致。

虽然心中对给刁秀儿带来灾难性痛苦的王恒仍有着仇恨,但对于王允,卫宁理 智地区别对待。“王大人!”卫宁语气中带有愧疚,还夹杂着不知所措的味道。

见到卫宁和刁秀儿,悲沉的王允毫无预兆地跪倒在二人面前,痛哭流涕。刁秀 儿和蔡琰莫名其妙,直接愣住了。卫宁则慌忙扶起,掺着明显衰老了许多的王允到 大厅就坐详谈。

王允始终不停地痛哭着,卫宁三人不便相劝,任由他放纵着自己如今脆弱的情 智。好半会,王允总算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他起身向着刁秀儿和卫宁各作一揖, 卫宁忙扶起。

王允坐下说道:“卫太傅、秀儿,老夫对不住你们!逆子之事,已查明,一切 都是他自个作孽。这几日我犹豫难决,不敢将情况上报朝廷,深怕暴露真相导致王 家身败名裂。可是老夫今天终于想明白了,应该给秀儿和太傅你们一个公道!”

刁秀儿听到王允如此深明大义,又回想起那不堪的遭遇,忍不住掩面而泣。卫 宁捏了捏刁秀儿的玉手,向着王允深深一拜,说:“宁对大人高义深感佩服,然此 事既已过去,就忘了吧!”

卫宁不希望让刁秀儿受辱的事公诸天下,虽然自己可能因此重回朝廷,但相较 于心爱之人的伤痛,一切都显得有些黯然失色。刁秀儿感动万分,忘情地依偎在了 卫宁身上,为他的善解人意,也为他的温柔体贴。

卫宁小心翼翼地抚着刁秀儿的黑发,蔡琰见状,没来由地心抽痛了下,尽管理 智告诉她应该高兴。

王允心头淡淡的欣慰袭来,颊间有了些许喜色,秀儿的幸福让他心安。小半刻, 刁秀儿发现了自己失礼暧昧的动作,忙起身回座。

“卫太傅,秀儿有你照顾,老夫也安心了。”王允对刁秀儿着实喜欢,相处日 子虽短,却有种视如己出的关爱。

“王大人,以后可以叫我仲道。宁已不再是太傅了!”卫宁难免有些失落。

“都是老夫之罪,害得国家失一栋梁啊!日后谁来除董贼,匡正天下呀!”王 允自责道。

卫宁摆手笑道:“宁身不在朝,可心无日不惦记朝廷。除贼易尔,能者岂在少 数?”

王允倾身向前,问道:“仲道已腹有良计不成?”

卫宁只笑不语,惹得王允着急万分,最后慢悠悠地说:“时机未到!”

王允不再多问,继而想起什么,问:“刚才老夫见着吕布了,他……”

本已轻松的气氛顿时陷入了诡异,沉默弥漫开来。王允见卫宁和刁秀儿都神色 怪异,猜想自己肯定问了不该问的话题,寻思着没有其他事还是先告辞算了。

未待王允出口,卫宁倒是恍然有所悟,先一步说道:“烦请大人帮个忙!吕布 觊觎秀儿,屡欲强夺,恳请大人将秀儿接到府上相伴,暂时躲避。”

刁秀儿一听要离开卫府,立马又失态了,上前抱住卫宁低声哭泣。“仲道,你 不要舍弃我!不要!”

卫宁温柔地拍着刁秀儿的香肩,安抚道:“只要一除掉董卓,我就接你回来, 好吗?”

刁秀儿猛力摇头,泪眼模糊,哀戚的神情,仿佛世界末日来临。王允了解个中 缘由后,尽力开解,最后在卫宁的百般保证下,才让她应允了。看着强忍泪水、三 步一回头的刁秀儿钻进马车,卫宁顿觉失去了什么,心里空了一大块。一旁的蔡琰 却滋生了点滴窃喜,然而这少许的喜悦随即就被她善良本性产生的伤感与自责所湮 没。

离别是短暂的,卫宁坚信,可真的仅仅只是短暂的别离吗?

两天后,张济率三万大军来京,西凉军马自此横行京师,抢劫富户,奸淫妇女。 不少大臣也弃官出逃,遁隐山林。黄忠见朝廷如此情况,便向卫宁告辞离京。宫中 则数有人前来相招商议,卫宁都回复说少安毋躁。

一日,董卓召开百僚大会,群臣毕至,吕布则率甲士千余人环卫左右。董卓在 会场上说:“少帝愚昧懦弱,不能敬奉宗庙,没有资格担任天下的君主。为了国家 和汉室江山着想,我想效法伊尹放太甲,霍光废昌邑的故事,废掉少帝,改立陈留 王刘协为天子! ”

众人莫不敢对,唯有卢植反对道:“明公差矣。昔太甲不明,伊尹放之于桐宫 ;昌邑王登位方二十七日,造恶三千余条,故霍光告太庙而废之。今上虽幼,聪明 仁智,并无分毫过失。公乃外郡大吏,素未参与国政,又无伊、霍之大才,何可强 主废立之事?圣人云: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也。”

董卓大怒,呼喝吕布将卢植拉下去杀了,蔡邕、彭卓苦劝,认为卢植乃当世大 儒,声望卓著,不宜妄动。董卓只好作罢,卢植则忿而离席,弃官归野。

董卓又重复了次自己的想法,并加以威胁:“今上暗弱,不可以奉宗庙;吾将 依伊尹、霍光故事,废帝为弘农王,立陈留王为帝。有不从者斩!”

袁绍本来强压怒气,打算会后与曹操等商议良策。见卢植挂冠而去,董卓又如 此猖狂,再也抑制不住,起身面叱:“今上即位未几,并无失德;汝欲废嫡立庶, 非反而何?”

董卓闻言怒火直冲,拔剑喝道:“天下事在我!我今为之,谁敢不从!汝视我 之剑不利否?”

袁绍怎会服硬,也拔剑相向。“汝剑利,吾剑未尝不利!”

两个人对峙着,吕布持戟仗剑近来,袁绍危在旦夕,曹操手握剑柄,正准备救 应。幸好此刻李儒出言制止:“事未可定,不可妄杀!”

董卓收剑回鞘,吕布冷眼环扫一周吓得众人冒寒后回到岗位上,袁绍则拜别百 官,悬节东门,出奔渤海。

董卓对袁隗说:“汝侄无礼,吾看汝面,姑恕之。废立之事若何?”

袁隗本就已经投靠,现在被吓,更是唯唯诺诺地应道:“董公所见是也!”

董卓满意地笑道:“敢有阻大议者,以军法从事!”

群臣都震怖恐惧,皆齐声应允。于是散会,董卓仍对袁绍耿耿于怀,问侍中周 毖、校尉伍琼:“袁绍此去若何?”

周毖回答道:“袁绍忿忿而去,若购之急,势必为变。且袁氏树恩四世,门生 故吏遍于天下;倘收豪杰以聚徒众,英雄因之而起,山东非公有也。不如赦之,拜 为一郡守,则绍喜于免罪,必无患矣。”

伍琼赞同周毖的提议,说:“袁绍刚猛有声望,诚不若加之一郡守,以收民心。”

董卓认为有理,即日差人拜袁绍为渤海太守。西凉此番的惊天大动作,曹操和 诺巴一散会便告知了卫宁。卫宁如闻晴天霹雳,但随即又恢复了冷静,心中急速计 议,打定主意,找来了拂勒和杨修。

“老三,影卫军情况如何?”近来无数京中将领投靠董卓,卫宁担忧影卫军会 被安插进西凉的人马。

“这点放心,绝对可靠!”拂勒终日不离大营,全身心戒备西凉,连今日的大 会都没参加。

曹操猜想到卫宁的打算,问道:“仲道,你要决一生死?”

卫宁点点头,答道:“本初离京,我们已无抗衡资本,唯有趁着西园军尚未完 全落入董卓之手,奋力一搏。”

之前被卫宁安排为北门校尉的诺巴,现在也掌有兵权,疑惑道:“加上宫中值 班的王叔,我们的人马也不到八千,如何一搏?”

卫宁轻松一笑,有着渲染人心的自信与淡定。到底他将如何安排定议呢?请看 下回——《旗开得胜》!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