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3节 旗开得胜


卫宁招呼四人靠拢,一阵密语,将计划道出。曹操四人听罢,沉思良久,点头 赞同,为今之计只能按卫宁说的办。

“万一事不谐,若何?”杨修感觉过于弄险,不安地问道。

卫宁浮现出超然淡定的笑容,脸上没有丝毫的疑滞。“所以此事只可由我一人 去!”

诺巴、曹操四人自然不能赞成,个个都要承担责任。

“老二,你尚有伯父、琰妹和秀儿姑娘要照顾。而我无亲无故,了无牵挂,还 是由我去!”诺巴提议由自个实行计划。

“此种报国大计,怎能落了我?大哥,董姑娘好不容易有了你这个依靠,你还 是甭去了!”杨修人少胆大,为国之事义不容辞,先前只是为了保险才有所疑问。

拂勒摆了摆手,说:“你们都去不得,只有我合适。你们指挥不动影卫军!”

曹操知道此种大事决不能全体出动,以免全军覆没,但若让他待着,恐怕很难。

于是张嘴也要揽任务,卫宁挥手制止了。“都别争了!我去!而且也根本就用 不着影卫军!”

卫宁的执拗,是四人都知道的,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只能接受由卫宁一个人去 实施计划的决定。不一会,曹操给弄来了一套禁卫军铠甲,卫宁利索地套上了。

“万一失败,清平天下可就靠你们了!”卫宁上了曹操的马车,临走前探出头, 好半天才接着说道,“替我照顾好文姬、秀儿!有空就去河东拜访下我爹!”

诺巴、拂勒和杨修用力点点头,目送卫宁和曹操走了。卫宁最后的交代,让他 们内心笼罩着挥之不去的阴霾,三人苦笑后各自散去,等待消息。

诺巴带着厚重的不安回到了府中,惯例每次诺巴外出回来董氏总要询问一番。

而此次诺巴的面色让董氏更闻到了异样的气息,董氏温上壶酒,关心地询问来 龙去脉。

诺巴坦诚相告,甚至细枝末节都没有遗漏。董氏听完面色微变,一副晕眩神态, 诺巴忙扶住说:“怎么了?要不要请大夫?”

董氏手按额头,气息微弱,声若蚊蝇地说:“没事,休息会就好了。”

诺巴将董氏扶到床上,关切地注视着她,久久不愿离去。董氏娇羞难制,脸颊 绯红,细声提醒:“我要休息了,你忙去吧!”

诺巴恍然,不好意思地笑笑,叮嘱了几句后转身离开。就在房门合上的瞬间, 董氏脸上的不适之态立消,倒是还带着几分俏人的红霞,小女子之色顽强地残留着。

起身朝门缝外窥望,不见了诺巴,才将门反锁上,从窗户偷溜出去。

先不管董氏如此神秘要去何处,且看卫宁化作禁卫军由曹操带入宫中。曹操帮 卫宁秘密潜到长乐宫外,为免人起疑,先行出宫。

长乐宫中,人、景依旧,只不过此番进来,卫宁再也不是一国柱臣了。董卓魔 爪尚未深入宫中,长乐宫侍卫仍是太后心腹,怎能不识初日太傅?卫宁得以轻松进 入。

太后站在一幅画前,凝视着发呆,正是东汉光武帝的戎马像。太后想必是希望 少帝能成就千古圣名,将汉王朝推向另一个顶峰。

卫宁感慨难禁,思绪纷杂,太后也许不是真心为国,只是狭隘地为少帝操劳筹 划着,想做一个尽职可敬的母亲。可谁又能苛责她呢?这不是已经足够了吗?卫宁 开始羡慕起皇帝来,有个如此爱他的母亲,而自己连母亲长啥样都没见过。

苦涩与心酸尚未发芽壮大,卫宁就自我嘲讽了,居然在国难当头之际,还有兴 致感慨个人身世。振作精神,卫宁跪拜道:“草民卫宁叩见皇太后!”

何太后此时才注意到卫宁的到来,欣喜万分,竟主动来搀扶他起身。太后的举 动让卫宁愧疚难当,说道:“草民辜负太后厚望,若不是草民当初让董卓进城,也 不会导致今日的局面。”

何太后克制了下激动的心情,尽量平静地说道:“仲道,毋庸自责。哀家不是 也主张实行此策吗?只是董卓越发骄横,该早制之!”

听情况,太后似乎还不知道董卓召集大臣商议废立之事。卫宁试探道:“太后 可知董卓今日召集众大臣?”

太后茫然地摇头,卫宁长呼了口气,将事情道出。太后顿时面色煞白,嘴唇发 紫,神情呆滞。如若董卓真行废立之事,那皇儿如何成为千古一帝?如何重创辉煌 盛世?其实别说是开创大业,废帝能否善终都将是一个大大的疑问。

卫宁搀太后稳坐,慰藉道:“太后,无需过于担忧。宁有一策,可一试!”

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根稻草,太后紧紧抓住卫宁的手,眼神渴切。卫宁担心太 后情绪过于激动,先好自安抚一番后才说道:“等会董卓必然会亲自进宫来胁逼太 后您颁下废立策书的,趁此机会先将他擒拿。”

卫宁点到为止,后面的步骤先行按下不说。王越正巧当值,被秘密请到了太后 寝宫,卫宁一阵吩咐,王越沉吟犹豫了半晌才依计行事去了。

约摸一个时辰后,董卓果然如卫宁所料来到太后寝宫,但是随同进宫的还有吕 布和百余名铁甲军护卫。太后事先准备,假意饮酒品食,一副怡然神色。

董卓径直闯入,太后慌张无措,叱道:“你此等无礼?”惊吓之中,倒突现得 太后的倾城之色更加动人,体态丰盈甚是撩人。

董卓本是好色之人,见得太后惊容,心中不禁一阵摇曳。但毕竟要事在身,只 得强压欲火。“太后,臣特为国事来此,恳请太后下诏废帝,改立陈留王。”

太后凤眼圆睁,朱唇轻启,不可置信地盯着董卓。这一看倒是让董卓更加难以 克制蠢蠢欲动的腹火,淫笑着肆无忌惮地打量起太后风姿。吕布自然意会,领着人 阖门而去,守卫在门口、庭院中。董卓横肉乱颤,一步步逼向太后,眼睛里荡漾的 全是淫光。躲在屏风之后的卫宁焦急万分,没想到太后的美色居然搞砸了计划,他 踌躇着要不要立即现身。

太后顿时失去了镇定,流露出真实的恐惧,一方面是由于董卓的恶行,而更多 的是害怕可能要因为自己的缘故让皇儿的保位策略失败了。看着猎物强烈的惊惧, 董卓兴奋得直颤,对方可是一国之母,一想到能将皇帝的女人压在身下,他就更加 难以抑制凌虐舒畅的念头。董卓脑中已开始呈现撕裂太后衣饰的刺激场景了,就在 这一刻,王越也按计划行动了。

虽然纳闷与计划的出入,但是王越还是抓住了计划核心,就是拉吕布去喝酒聊 天,让董卓脱离他的保护。见吕布出了门,王越就假装恰巧与他相遇,力邀他畅饮。

吕布一想董卓“要事”在身,一时半刻恐怕完不了,而且王越与他可谓惺惺相 惜,驳了面子不好,便答应下来。

而此刻,董卓已经气血冲头,满脑子除了太后的胴体,一无所有。哪想得到屏 风后有人正握剑盘桓,踯躅难定。

太后双手被董卓抓住,奋力挣扎,毫无作用。董卓淫笑不止,眼看就要施暴。

太后急中生智,长叹口气,说:“也罢!哀家就从了你!”

董卓闻言,松开手,冒起失望的念头,其实他更愿意用强,享受征服的快感!

但既然她已屈从,还是先泻火再说,着急得就要脱太后衣物。太后躲闪开,娇 媚地笑道:“董公何必性急?待饮上几盏,妾自当好生侍奉!”

董卓听闻太后自称“妾”,涌起强烈的失而复得的征服感与优越感,喜笑颜开。

太后察言观色,端起酒送饮。董卓心情大好,一一饮下。有了几分醉意,行事 之心也越发急切起来,实在按耐不住了,一把熊抱搂住太后,董卓一张猪嘴就要罩 向太后。卫宁趁着董卓注意力全在太后身上的时机,偷偷摸到了他背后,一剑横在 了董卓就要落下的厚唇前。

感觉到了唇上传来的冰凉,董卓睁眼一看,自己竟亲在了一柄宝剑之上。没敢 高喊,董卓慢慢回头看清了持剑之人。

“卫仲道!”董卓惊愕之中,也带着几分意料之内的意味,毕竟能在太后宫内 刺杀自己的没有几人。

卫宁笑了笑,将剑尖抵在了董卓喉处,低声说:“乖乖的!别乱动!”

董卓还算沉着的脸皮底下却在暗呼糟糕,他还不知道卫宁设计的还有更糟糕的 等着他呢!究竟卫宁的全盘计划是什么,请看下回——《同归于尽》!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