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4节 同归于尽


董卓被擒,屋外的甲士依然毫不知情,在驱逐宫廷侍卫后,尽忠职守地为主公 的淫乐把关站岗,不敢丝毫疏忽,万一被人打扰,后果……至于吕布,被王越灌下 含有大剂量西域情药的酒后,正疯狂地与四个宫女交媾着,恐怕不到累垮倒下酣睡 一顿是不会清醒了。

王越完成了卫宁的既定计划,立即潜回到太后寝宫,准备动手擒拿董卓。不想, 却见卫宁手持干将剑挟持着赤身裸体的董大胖子。

卫宁给董卓扔了件衣服,挡住桶身上不太雅观的赘肉。见王越脸上的郁闷神色, 卫宁知道吕布已落入美色之中。身为极限武者的他要下药对付同级别的对手,这是 何等难堪、绞心的事啊!不过他依然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没有任何怨言。

“王叔,你去把手下调过来吧!”卫宁不敢直视正郁闷着的勇者,吩咐道。

王越逾墙而出,偷偷地将手下三百精锐人马布置在了周围,然后又翻进去待命。

太后不知卫宁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以为卫宁捉到董卓便要杀他,发表自己的 意见:“仲道,你要如何处置董贼?此刻还杀他不得!”

卫宁淡然一笑,答道:“太后放心,宁此刻不杀他。他尚有妙用!”

董卓闻言,嘿然一笑,不屑道:“恁小看我董卓,西凉统帅岂会任你摆布?”

卫宁脸上清淡的笑容更盛,干将剑轻轻晃动,语气闲和地说:“汝命在我手, 我如何摆布不得?”

董卓浑然不惧,争锋相对,强烈的霸气透体而出,不愧是一方强主。“我倒愿 为国捐躯!可是为了免京城于战乱,我怕还无论如何死不得!”

不愧是雄霸一方的豪主,能晓明事理,认清卫宁不敢妄动的心理。而且还能在 这种情况下,散发出此等霸气,果不简单。

董卓想及关键处,不安被驱散淡了,悠然地坐下,穿上衣服,吃起了太后的酒 食,居然还时不时动机不纯地瞥上太后一眼。太后气愤得欲以簪相刺,卫宁劝止, 并将剑回鞘,王越见机站在了董卓身后,以防有变。董卓见景,嘴角撇了撇,似有 十二分的得意之色。

身陷险境,尚可谈笑风生,看来董卓是个雄主。可是你依仗的手下恐怕自身难 保,和你一样,最后都得……死!卫宁坐在董卓身旁,盯着他看了许久,突然拔剑 要令。“站起来!”

董卓仍是一副夷然自处的样子,卫宁不动声色,干将宝剑一抖,轻易划破了董 卓厚糙的皮肤。疼痛让董卓看清了卫宁此刻冷峻的眉眼,似乎不是玩笑,只得乖乖 听话。

“脱去衣物!”卫宁的怪异命令,太后吓得转过身去,但董卓当然只能照办了。

全身赤裸的董卓,完全展现了他身材的“五大三粗”,手大脚大脑袋大,腿粗 腰粗脖子粗。

剑锋移舞,惊得董卓面色惨白,不是由于天气冷,而是因为剑停在了董卓的裆 部,男人最重要的位置。“将你军中的将领、谋士招进宫,一个不落!”卫宁冷冷 地说到。

董卓此刻还能有啥脾气,在卫宁的吩咐下,衣装不整,叫了个手下进来。甲士 是董卓的心腹,随侍多年,一看主公衣冠凌乱,肯定已经把国母给糟蹋了。内心难 免波澜起伏,好是一番羡慕,却平心得连一次头也不多抬。这是多年来因偷窥主公 女人而丧命的兄弟们总结出来的保命秘诀,是董卓的禁区。

“你传我军令,命李儒、李傕等所有文武人员,即刻进宫,商议要事!”董卓 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出了此道命令,但是就是反抗也没法,卫宁的宝剑可就在身下抵 着呢!

军士依令去传人,门又被关上,剩余的甲士无一例外都盯着渐渐阖上的门暗吞 口水,恐怕主公又要云雨逍遥了。

卫宁从桌下爬出,轻松地笑道:“此次,料就是文和也难察其中奥妙了!”

董卓懊恼气愤不已,眼见大事将成,却又坏在了卫宁的手上。就是不知他想的 大事是逼太后废帝还是……满足色欲!

卫宁这边在突发的意外事件中以意料之内的行动进行,可是诺巴等人还是难免 担心、焦急万分。诺巴坐立不安,在书房,半天看不了几个字。只好出来四处转悠, 无意识下,瞎晃到了董氏房间外。心情不由自主地开释了些,诺巴朝着房门笑了下, 抬步离去。走了几步,又折返回来,决定问候下董氏身体是否好转。

“嘭……嘭……嘭”,轻微的敲门声传进诺巴的耳朵,他的手指温柔至极,生 怕叩醒爱人的梦。久久没有回应,诺巴心中浓甜的蜜浆散淡开来,看来是入梦了。

瞅着天边的云,失望地晃往他处。

就在这同一片天空下,一个面罩黑纱的女子进入西凉营中。不时,吵嚷声四起, 营盘内杀气隐约可见,惊得飞鸟都不敢在此处上空徘徊。也仅是片刻之后,董卓派 出传令的兵士来了,立刻,鸦雀无声。很快,西凉文武尽出,但并非直奔皇宫,而 是又到了步广里①一趟,才进得宫去。

贾诩、李儒排头,李傕、郭汜、李肃等人跟随在后,宫中秩序混乱,并无人阻 挠。就是有,一见这许多西凉将领杀气腾腾的,也不敢上前了。

西凉众人推门而入,所见的就是董卓与他们“坦诚相向”,一丝不挂。卫宁手 持利刃,端坐一旁。还有一人危坐相背,除了王越还能有谁?至于太后,则坐于屏 风之后。

众人“落网”,贾诩没能看出此中陷阱,董卓开始悔恨难当。卫宁、太后和王 越坚信任谁也无法解出其中奥妙,自然是心有窃喜。

贾诩扫视一周,捏须笑说:“仲道,此为何意?”

贾诩的镇定,让卫宁颇为佩服,可是纸糊的面具又如何经得起真火烧燎。“文 和,不见已中我计?”

突然,李儒、李傕等西凉众人无不大笑,唯独贾诩微一摇头,轻叹口气。李儒 接话道:“想如此一网打尽西凉骨干,你太过于天真了吧!”

卫宁、太后与王越色变,莫非计谋被识破?卫宁不信,拍手示意,周围伏兵尽 出。

“你们如何能逃出此地?军中无将,西凉大可挥手即平!”卫宁不信贾诩能看 破此计,他坚信没有破绽。

贾诩暗自可惜,卫宁的计策本来确实可以瞒天过海,一举将西凉铲平的,但是 要说毫无破绽是不可能的。“仲道,你真以为此计完美?其一,今日董公欲行废立, 袁绍外逃,陛下翻身可说无望。唯一时机就是董公得意忘形而陛下未废之时有所行 动;其二,为何董公要于今日相招于尚未掌控的宫中?而不回营再议?其三,传令 兵士言吕布被王越所邀,这岂能不疑?”

其实贾诩没说出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有人通风报信,否则就算是有以上三点, 他也至多不过有所怀疑,稍作准备而已。此刻决不会是如此自信满满地站立在险地, 恐怕早如卫宁所设,难以避免地客死异乡了。

卫宁惨然一笑,带着焦枯的味道。贾诩能看破前来,那就不可能没有应对之法。

“那你如何破解的?”

贾诩不忍见卫宁的凄容,闭口不语。李儒阴笑着,避让到一旁,一群彪将也退 让开。卫宁神色突变,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王越也是杀气陡生,不再一脸祥和。

原来藏于众多西凉大汉之后的,正是蔡琰,她的嘴已被堵上,泪眼迷糊。蔡琰 的哭,不是因为胆小害怕,而是她知道她将使得卫宁精心策划的大计苍白无力。对, 贾诩的破解之道就是抓住卫宁的软肋,予以痛击。董卓看出转机已至,开怀大笑, 得意之色浓烈至极,贾诩始终还是没有让他失望。

卫宁心中涌起强烈的苦楚,仰天长叹一声,对着屏风后的太后跪道:“宁不能 见汉室清平之日了,请太后和陛下多多保重!”

卫宁起身又朝着蔡琰作揖,深情漫溢泄地。“文姬,虽然相伴之日甚短,但今 生得与你相伴,为夫真的很满足了!今日,你可愿意与我同赴国难?”

蔡琰泪眼含情,深情一笑,如芙蓉出水,沁人心脾。卫宁淡雅脱俗的笑容浮现, 坚定地朝她点了点头,回身对王越说:“王叔,势除国贼!还有父亲和秀儿姑娘劳 烦了!”

王越欲阻止,太后也从屏风后小跑出来相劝。卫宁死意已决,摇摇头,说: “国贼不可不除,但妻又为贼所胁。杀贼则弃妻,必失义于结发;为私情而纵国贼, 则不忠于陛下。唯有先于妻而去,然后乃可杀贼!”

卫宁最后看了眼蔡琰,笑容中掩藏着一颗晶莹的泪,自己无法亲手缔造太平盛 世了,无法顾爱不幸的秀儿了,也不能孝敬父亲了……

留着这许多的遗憾,卫宁突然面色坚决,便要横剑自刎。难道他就要于此丧命?

请看下回——《天地变色》!

①“步广里”位于上东门内,和“永和里”一样是洛阳权贵的居住区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