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第05节 天地变色


干将宝剑眼看就要与卫宁的脖子亲密接触了,王越伸出的手停滞在虚空中,太 后则张大了嘴空喊无声。董卓虽然三番两次被卫宁设计,但也深爱其才,不忍他英 年早逝,惊声制止。可以说,卫宁的反应,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除了一人,贾诩。

贾诩有所预计,放声大笑。众人无不惊异,卫宁也止住宝剑,问:“你何故而 笑?”

贾诩走近卫宁,眼中有着无限的惋惜和遗憾。“你认为我们会只做一种准备吗?

就算你死了,西凉依然将掌控大局!而你的妻子……说不定还将受辱!”

卫宁面目不自然地扭曲,无力感蔓延开来。“你还有什么招数?”

“张济率军随后进宫,接收宫廷各卫军。”

强大的无力感倾袭着卫宁,面容狰狞地说道:“除掉你们片刻工夫即可!”

轻微的摇头,指着太后和王越,贾诩流露的仍是可惜。“他们的命,你也能拿 来赌吗?”

“唰”,西凉众将纷纷从背后掏出一张上了箭矢的弩,分别瞄准了太后和王越, 王越立即横剑戒备。卫宁感到彻底的无力了,被这么多张弩对着,别说是太后,就 是武艺绝伦的王越都未必能躲过。

“到底想怎样?”

董卓见卫宁已无求死之心,似乎连反抗的意志也丧失了,分外高兴。“汉室已 无可为,不如投靠我军,如何?”

对于董卓的切盼,卫宁嗤之以鼻。“哼,休想!”

卫宁的倨傲,让董卓气愤万分,拍桌而起,就要发作。贾诩忙制止,对着卫宁 说:“仲道,你们走吧!”

董卓诸人无不讶异,连卫宁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不好使了。“你说真的?”

卫宁看了眼贾诩,又看了下西凉统帅董卓。

贾诩看着董卓,征求他的同意。其实征求也仅仅只是形式,因为只要是贾诩的 提议,西凉军中一般都没有人反对,连董卓也一样。但这次,董卓并没有很快答应, 而是思虑良久,不过最后还是遵从了他的意见。

太后看着卫宁三人离开,涌起阵阵失落,皇帝的废立在所难免了。但也安下心 来,起码他安然无恙。董卓可没有给她感伤的机会,敕令众人出去捎带把门关上, 开始发泄他憋积许久的欲火。

太后软弱的反抗,只能徒增董卓的乐趣,房中不时传出董卓欢愉的咆哮声。贾 诩心中苦楚,虽然决心推汉室大厦于将倾,但毕竟自小受的是尊君重道之教,眼见 国母为臣所辱,怎能不难过?不过他的难苦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理解,因为有时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

不刻,张济与张绣领大军进宫,至此京城全部落入西凉股掌之中。第二日,董 卓大集群臣,行废立大典。

董卓大声说道:“皇帝在丧,无人子之心,威仪不类人君。今废为弘农王,立 陈留王为帝。”

于是命李儒宣读太后策书,然后太傅袁隗上前扶少帝走下大殿,解其玺绶,北 面长跪,称臣听命。又呼太后去服候敕。袁隗将玺绶给陈留王佩戴上,又扶新帝上 殿,就皇帝位。少帝、太后皆号哭,群臣无不悲惨。

阶下一大臣,愤怒高叫:“贼臣董卓,敢为欺天之谋,吾当以颈血溅之!”挥 手中象简,直击董卓。董卓大怒,喝令武士拿下:乃尚书丁管。董卓命牵出斩之。

丁管骂不绝口,至死神色不变。

群臣再无丁管节气,乖乖朝贺,礼毕,董卓命扶何太后和弘农王长乐宫闲住, 封锁宫门,禁止群臣擅入。董卓所立陈留王协,史称献帝,改元初平。同时拜董卓 为相国,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威福莫比。

不过旬月,并州张辽和高顺带兵入京,局势一度紧张,据说是因为二人不愿投 靠董卓。但风言风语过后,人们看到的是两大并州战将投入西凉帐下。西凉大局在 握,李儒劝董卓擢用名流,以收人望。拜荀爽为司空,杨彪为司徒,黄琬为太尉。

韩馥为冀州牧,刘岱为兖州刺史,孔伷为豫州刺史,一大批文儒将才俱有擢用。

其中犹以蔡邕升擢为甚。开始之时,董卓命征蔡邕,不赴。董卓大怒,使人谓 蔡邕:“如不来,当灭汝族。”蔡邕惧,只得应命而至。董卓见蔡邕大喜,一月三 迁其官,拜为侍中,甚见亲厚。

期间数拜卫宁,皆不应。董卓又欲拜弃官归家的王越为将军,也不应。只有拂 勒假意相屈,仍统影卫军。诺巴本为城门校尉,掌洛阳十二门,董卓迁之为司农。

曹操、王允委意投靠,与董卓日渐亲近。

董卓大肆收买人心、除旧布新,举措连连,唯一令人不解的是他居然替前骠骑 将军董重翻案,同时处死最早投靠他的吴匡等人,而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董氏惨案 的制造者。

政治似乎日渐清明,但京城却越发人心惶惶。董卓曾引军出城,行到阳城地方, 村民社赛,男女皆集。董卓命军士围住,尽皆杀之,掠妇女财物,装载车上,悬头 千余颗于车下,连轸还都,扬言杀贼大胜而回;于城门外焚烧人头,以妇女财物分 散众军。

董卓一系列的大举动都没有影响卫宁,他自从设计铲除西凉派系失败后,隐居 在家,终日歌舞诗画。难道他已经心无壮志了吗?谁又知道呢?

一日近午,卫宁与蔡琰准备车驾、酒食、琴案诸物,欲与王越同往河东看望久 别的父亲。刚出府门,便被吕布一行拦住。王越对于上次下情药的事仍心存愧疚, 看着他张了半天嘴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吕布倒是毫不介意,说:“康成不必介怀,上次之事只是各为其主罢了!”

王越长舒口气,平和的笑容回应着吕布的理解与宽容。卫宁让蔡琰先上车,因 为吕布身后九将注视她的眼光让卫宁难受。

卫宁鄙夷地哼了声,扫了眼并州九将,除了两人“非礼勿视”外,其余七人无 不是盯着蔡琰上车的倩影冒绿光,暗自吞着口水。

“吕将军,你要找的人不在府上!”卫宁知晓吕布无非就是冲着刁秀儿来的, 只是奇怪自第一次后,为何这么些日子才来。

吕布相信卫宁说的,因为看他们这样子是要出远门的,而没有道理将刁秀儿一 人留在府中。或许卫宁已将她藏于他处,又或者她已被送至京都之外约期汇合。

吕布开始责怪起董卓,一次他下命令不许任何人骚扰卫宁,才导致吕布三番两 次想来寻找刁秀儿而不得。今日违令抗命,还特意将手下悍将带来就是为了强夺佳 人,可是等待他的却是人面不知何处去。

吕布失望,但并未放弃,势要问出伊人所在。“还请卫兄弟告知下落!”

卫宁轻笑着,摇了摇头,个中讽刺味十足。“难道将军认为卫某会送羊入虎口?

况且将军会将严氏①送与我吗?”

吕布虎目圆瞠,本就打算强来的他,被卫宁嘲弄后,立马决定动手。“康成, 对不住了!上!”

话一出口,吕布就催马提戟抵住王越,另有两人上前夹击,其余人围住卫宁和 马车。

吕布居然会让人帮忙,王越意外不已,只得拔剑集中精力对付。但吕布与王越 本就在伯仲之间,如今又得宝马赤兔,战力有所提升。再加上助攻的两人也非等闲, 不过三十余合,王越已经被逼至窘境。无奈之下,王越真气不断凝聚,突然外放, 指头粗细的三团实体剑气朝三人飞去。

突变之下,吕布显示了绝顶高手的超强反应力,方天画戟霸气地一挥,险险地 击散了实体真气。而另外两人则没有飞将此等修为,躲闪不及中招了,幸而王越没 有杀二人之心,只是让他们失去了再战之力。

吕布虽然未着招,但王越的招式让他惊喜不已,而不是另两人那般,纯粹的震 惊。“哈哈哈!没想到啊!原本以为只是传言的剑圣,居然是货真价实的!来来来, 今日你不用保留,全力与我一战吧!”

吕布似乎以为王越上次郊野与他一战,并未全力施展,岂知王越现在是哑巴吃 黄连——有苦说不出!适才抵敌三人消耗了不少体力和内力,真气外放又使得他体 中一阵阵空虚,王越猜想自己将抵挡不住吕布接下来二三十回合的进攻。

这边王越勉强尚可一战,而那边卫宁早已是左支右绌,要不是董卓的强威让吕 布手下七人不敢伤害他,恐怕不几合就被强行拿下了。

蔡琰眼见卫宁和王越危险,高声大呼,却无人相助。吕布在京中可是无人不识, 董卓手下爱将闹事,谁敢插手?当然也并非无人敢阻,此时就有一人大步踏来,疾 声喝斥:“住手!”

居然还有此等邪门事,连西凉董卓的爱将——风头正劲的吕布闹事都有人敢管?

到底来者何人?请看下回——《天下之辩》!

①吕布的妻子,除了姓氏,其余一概不详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汉末觞歌之悲殇汉末 作者:千古周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