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02章 复仇


龙戈死了,族里的人都这么说。可龙戈并没有死,只是现在的龙戈和以前的那 个龙戈完全是两个人。

他已经很久没有拿刀了,意志消沉,整天与酒为伴。在他眼里,似乎只有酒才 是他最好的朋友,狂喝,喝得烂醉。

龙戈瞪着血红的眼睛,踉跄的走在毡棚间。族里的人对他指手划脚,却没人理 睬他。龙牙子怯生生的跟在他身后,见龙戈打了个趔趄,急忙用手扶住他。

“爹,你没事吧?”

“滚开!”龙戈粗暴的甩开他,吼道:“杂种,恶狗,你为什么老缠着我?” 龙牙子站住了。见他不走,龙戈就解下腰里的鞭子抽他。龙牙子哼了一声,并不躲 闪。龙戈一鞭又一鞭的抽下去,打得龙牙子遍体鳞伤!最后,龙牙子抱着头昏倒在 地上。龙戈累了,靠着毡棚倒下去,不一会儿就打起呼噜来。

夜半,龙戈酒醒了,看着伤痕累累的龙牙子,不由得抱住他痛哭起来。

“牙子,爹错了,不该打你!你原谅爹好吗?”

他用干裂的大手抚摩龙牙子青紫的脸庞。看着憔悴的父亲,龙牙子禁不住抽噎 起来:“爹,我不怪你!”

他抱着龙戈放声大哭起来。

但以后的日子,龙戈依然酗酒。一旦沾了酒,就马上变了一个人似的,龙牙子 免不了还要挨打。

小小的年纪,龙牙子却要承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但他并不怨恨父亲,把 刻骨的仇恨都归结在了那个叫瞿傲的人身上。他暗暗发誓:迟早有一天,要亲手杀 死那个夺去自己幸福的杀母仇人。

“战剑,你等等!”

孩子们散了。龙牙子从毡棚后面转出来,叫住了他。

战剑站住了,一脸的惊异。

“是你,你叫我有事吗?”

龙牙子沉默不语,突然跪在了地上。

他恳求道:“求你,教我功夫好吗?”

战剑扬了扬眉毛,露出了一丝不悦。

“你也要学功夫?”

“恩。”龙牙子点了点头。

“你学功夫做什么?”

“我要报仇,杀瞿傲为娘报仇!”龙牙子的眼里闪着怒火。

“就凭你吗?”战剑冷笑道:“你想杀瞿傲,先打败我再说吧!”

龙牙子愣愣的看着他。

“怎么,你怕了吗?如果你能把我摔倒在地上,我就答应叫你武功。”战剑说。

龙牙子咬了咬嘴唇,站起身拉好了架势。他扑上去,战剑向旁一闪,一脚将他 绊倒在地上。

“起来,再来,身手这么慢,还想学武功?”战剑挖苦道。龙牙子爬起来,没 等站稳,就又被战剑踢倒了。一次次的摔倒,最后龙牙子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 有了。

战剑蹲在他身旁,冷笑道:“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怎么报仇呢?算了吧,我看 放牧挺适合你的,以后不要想报仇的事了。”

龙牙子用手锤着地,哭道:“我行的,爹是部族里的勇士,我一定要报仇!”

“龙戈的封号已经被他自己撕毁了,龙牙子,你还是死了心吧!”

龙牙子低头不语。

战剑又问:“怎么,你还不服气吗?”

他没有提防,龙牙子猛的抱住他的双腿,张嘴狠狠的咬了下去。战剑痛得大叫, 摔倒在地上。

“你,你输了,你答应我,要教我功夫的。”

龙牙子抹了一把嘴唇,目光坚定的看着战剑。

战剑挽起裤脚,看着腿上那发青渗血的齿印,不由得大怒,连脸也变了颜色。

“回鹘狗,狗杂种!你咬我——”

他站起来,狠狠的踢了龙牙子两脚,甩大步离开了。

龙牙子静静的躺在那里,欲哭无泪。他失败了,连最后的报仇希望也没有了。 战剑,这个最有希望成为朋友的人,也被自己过头的举动给伤害了,哎,也许自己 该多求求他才对。

一连几天,龙牙子都在沉闷中度过,对生活对自己他都失望到了极点。

傍晚,战剑突然叫住了他。

“喂,回鹘狗,你不是很想学武功吗?”

龙牙子努力点了点头,激动的说道:“你,你答应我了?”

“先别高兴的太早,想学功夫,今天晚上去赤蛇谷找我吧,只要你能爬上蛇谷 的绝壁,我就答应教你。”

战剑走了。龙牙子仔细回味他的话。蛇谷绝壁是天然形成的峭壁,常年的风化, 岩石很多地方都松动了,稍有不甚,连命也保不住的。也许是考验,也许是在戏弄 他。不管怎样,战剑还是答应教他武功了。龙牙子觉得,无论怎样,这次冒险都是 值得的。

龙牙子费了好大劲,才爬上了绝壁。

借着月光,他看见战剑一个人正在练剑。那一招一式都和平常与飒风他们打斗 完全不一样,时而快似流行,时而幻如灵蛇吐芯,灵巧犀利,刚柔并进,变化万千。 他看呆了。出乎他意料,原来战剑竟然有这么好的身手。他糊涂了,以战剑的功夫, 就是十个飒风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可他为什么在他们面前还装得那么软弱呢。

战剑收住脚,有所意料的冲着龙牙子叫道:“你过来吧!”

龙牙子张大了嘴巴,走了过去。

战剑微笑,说道:“我以为你不会来的,看来你没叫我师父失望,你到底还是 来了。”

“战,战剑,你刚才的剑法是谁教你的?”龙牙子结巴的问。

“你不要问是谁教的,以后你就照着石壁上的招式练剑就行了。”战剑回答。

龙牙子抬头看石壁,上面果然有人用利器刻出的剑式。他欣喜的扑过去,用手 抚摩那些石刻的纹路。

“龙牙子,你要想每天都上这里来练剑,还得答应我三件事才行!”战剑一字 一板的说道:“第一,不要妄图知道我们的师父是谁,他是一个世外高人,并不希 望我们这些俗人打扰他的清修;第二,不能在人前显露武功,除非万不得已的时候 ;第三,师父说过,这是一套大藏经修罗卷里记载的剑术秘籍,没有他的允许,不 可以将剑式传给外人。”

“战剑,谢谢你!”

龙牙子望着他,感激的回答。

“龙牙子,你别高兴得太早;你咬我的那一口,以后我会加倍还给你的。”

战剑挑畔性的向他挥了挥拳头。

“我不怕,你尽管来好了!”

龙牙子笑了,几个月以来破天荒的笑了。

时光荏苒。

一转眼又过了两年。龙牙子十四岁这年,族里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他们与另外 一个部落合并了。同年,他们选出了部落里的王,建立了政权,国号“西夏”。原 来的部族勇士组成了强大的西夏军队,而瞿傲做了军队的首领。老西夏王正筹划一 场更大规模的战争。他们要统治天山草原,消灭所有的异姓部落。

龙牙子放牧回到家的时候,发现龙戈正在磨刀!他禁不住诧异起来,自从母亲 死后,他就从来没再碰过那把刀。

“爹,你磨刀做什么?”他看着龙戈,忍不住问道。

龙戈须发混乱,面容憔悴,脸上满是皱纹,虽然仅过了两年,却仿佛老了十年 一般。他抬头望着龙牙子笑了,说道:“牙子,爹要出征了!”

“爹,怎么你也要出去打仗吗?”

“恩。大王下了命令,凡是受过武士头衔的人都要参加这次战斗的。爹曾经是 族里的第一勇士,自然也不能例外!”

龙戈把刀横在胸前,刀光四溢,映入他眼帘,眼睛也跟着闪烁起来。他用手试 了试刀锋,不慎被割破了手指,鲜红的血流了出来,龙戈皱了皱眉头。临阵流血, 绝对不是吉利的预兆。

“爹,让我替你去吧!”龙牙子恳求道。

“你——你太小了,牙子。”龙戈苦笑道:“打仗不是小孩子游戏。你根本就 不懂流血和杀戮给人的精神冲击有多大。如果没有一个冷酷的心的话,没有同敌人 交手,你就被自己人的战马踩死在阵中了。”

“可是,爹——战剑不是跟着去了吗,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龙牙子不服气的问。

“战剑的爹曾经是部族长。他这次参加战斗,只不过是长长见识,不一定去冲 锋陷阵的。可爹是武士,武士是要冲在前面的。牙子,你还年轻,学的东西还很多, 我不希望你白白去送死。如果你娘在的话,也一定是这个意思,你留下吧!”

龙戈抚摩着龙牙子的头,安慰道:“没事的,我会平安回来的。”

龙戈还是爱他的。龙牙子知道,一旦他决定了的事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他 只能默默承受。两年了,龙戈两年没有再碰过刀了,他还能冲锋陷阵吗?氤氲笼罩 着龙牙子,忐忑的心一直放不下来。

牛角号吹响了,部队要出征了。

“爹,你要小心啊!”

龙牙子帮他系好挂刀的皮套子,眼里流露出依依难舍之情。

“牙子——”龙戈的大手拍在他肩上,语气深长的说:“这两年来,我老是喝 酒,喝醉了就打你,你不会怪爹吧?”

龙牙子摇了摇头。

“没有,我从未怪过您。”

龙戈笑了,从怀里掏出一块古玉来。他把它挂在龙牙子的脖子上,又道:“这 是你娘留给你的,你要收好,别弄丢了。”

长号再次吹响,龙戈掣马头也不回的向前冲去了。

古玉晶莹剔透,龙牙子用手摩挲着。龙戈走了,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孤魂, 无依无靠了。

战争持续一月有余。队伍凯旋归来的时候,龙牙子在人群中没有看到父亲。他 看到了瞿傲,——那个走在队伍最前面,身披红色斗篷的人。瞿傲也看到了,嘴角 抽动了一下。

他跳下马,走到龙牙子面前,将一个布包递了过去。龙牙子颤抖的将布包打开 :里面是一柄断刀,几片破损沾满血污的皮甲。一切都明白了,龙牙子跪在地上, 泪水模糊了双眼。

“龙牙子——,想要报仇,就好好练武,将来来找我吧!”

瞿傲拍了拍他肩膀,在人们的欢呼中远去了。

龙牙子的眼里充满了愤怒,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那柄断刀,血从指缝里流了 出来!此时复仇的火焰在炙烈的燃烧着,如同把他整个人都烤化烧焦了一般。

他回到家,从帐壁上摘下长剑,将一小壶烈酒也喝干了,便走了出去。

他径直向大帐走去,那里正在开庆功宴。瞿傲一定在那里,这样的场合是少不 了他的。

他走着,充血的眼睛显得有些呆滞,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打量他。

一个西夏武士拦住了他,冷冷的问:“你要做什么?”

是战剑,龙牙子怔了一下,但没有理会战剑的阻拦。“不用你管!”他低吟道, 用手推开了战剑。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牙子——算了吧!”

战剑伸手抓住他。龙牙子转身看着战剑,脸上毫无表情。

“你非要阻拦我吗?”他问道。

“牙子,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能打败我,我就放你过去!”

“那好!”

拔剑和出招几乎是一个动作完成的。龙牙子冷不防的一剑吓得战剑出了一身的 冷汗。这一剑又凶又狠,不是他躲得快,半个膀子就没了。

“好快的剑,看来你的功夫真的长进了。”

战剑去拔剑,未等他拔出剑来,龙牙子的第二剑就到了,他连忙再躲,可接着 是第三剑。剑锋指在了战剑的咽喉上,龙牙子冷冷的说道:“你输了——”

他收起剑又向前走去。战剑愣在那里竟然半天动弹不得。

大帐里面整整齐齐的排了两溜桌字。凯旋的勇士们正在纵情豪饮,欢声笑语不 绝于耳。

瞿傲举起酒碗向众人示意,冷俊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将酒送到嘴边, 突然却停了下来。他用眼睛的余光盯着那个从外面闯进来的年轻人。

龙牙子径直走到他面前,猛的拔出了剑。“瞿傲,拔出你的剑,过来受死吧!” 他吼道。

瞿傲身边的都站了起来,拔出剑指向龙牙子。只有瞿傲没有动,手里端着的酒 一滴也没有洒。他低着头,不紧不慢的喝碗里的酒。

“年轻人,终于忍不了是不是?你现在的样子我很喜欢。”瞿傲的声音低沉, 但很有威慑力。

“快拔出你的剑!”龙牙子吼道。他感觉自己握剑的那只手在发抖,虽然还未 交手,但瞿傲身上的那股逼人的杀气已经透过来了。

“你有把握赢我吗,年轻人?”瞿傲问。

他犀利的目光直逼龙牙子。

“我要你快拔出你的剑!”龙牙子重复道,但底气有些不足。

瞿傲的脸上露出了笑意,说道:“如果你有胆量就只管攻过来好了!呵呵,和 你这样的孩子动手,不配让我出剑。”

“住口!”龙牙子被激怒了,一剑猛刺过去,却被对方单手夹住了。仅仅是两 根手指就完全卸掉了他的力道。长剑如同生了根一样动弹不得。龙牙子望着面前这 个冷傲的男人,不由得大吃一惊。

瞿傲将剑尖向怀中拽过来,龙牙子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随了过去。他被踢翻在地 上,长剑也落在了瞿傲的手里。

“年轻人,剑还未出手,气就泄了一半儿,这样的剑怎么能杀人呢?”

瞿傲冷笑,他用手在剑轻轻弹弄着,长剑发出龙吟之声。“磨得好快,可惜了 ——”他两指一用力,长剑就分成了两段。他把残剑扔到了地上,向龙牙子嘲讽道 :“年轻人,回去好好练剑吧,等你杀足了一百个人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众人大笑起来。他们又都坐下,开怀畅饮,仿佛龙牙子从未来过一般。

龙牙子大叫着,带着羞愧和愤恨发疯一般跑了出去。

众人都没有留意刚才冒失的那个小子,但瞿傲却一直目送着龙牙子消失在帐外。 他端酒碗的手在微微发抖,将手指轻移了一下,一抹血印濡湿了碗边。

“十四岁,就有这样的身手已经很不简单了。刚才不是这小鬼心怯,恐怕我这 只手就费掉了!”瞿傲在心里暗自嘀咕。

战剑一连三天也没有找到龙牙子。第四天的中午,他在赤蛇谷发现了奄奄一息 的龙牙子。一棵沙柳被他打得没了皮,龙牙子的双手血肉模糊,肿得象两个肉馒头。

战剑在他面前站了下来。

“我早就说过,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牙子,你何苦这么折磨自己呢?”

龙牙子呆呆的望着天,没有回答。

“战剑,你告诉我,是谁教我们的剑法。”

他默然的问,战剑怔住了。

“你真的想知道?我怕你知道会受不了的。”

龙牙子苦笑,喃喃道:“其实,我已经知道了,那个人是瞿傲对不对?悬崖上 的那一式决命剑除了师父,我实在猜不出谁用两指就能化解得了的。”

战剑沉默了。

“牙子,我们的师父的确是瞿傲。这也是我一直以来不让你报仇的原因。”

“为什么命运老是在捉弄我?”

龙牙子的眼里浸满了泪:“他明明知道我要杀他,为什么还要教我武功?”

“或许,老师觉得你有一天会超越他吧!”

战剑坐了下来,语气深长的说道:“当初老师要教你学剑的时候,我也问过同 样的问题。他告诉我,一个武者固然珍惜自己的生命,但能把剑术和武德发扬下去, 个人的生命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他说,你经历和压抑在内心的仇恨很适宜练那套修 罗剑法。也许某一天,你的剑术会超越我,甚至超越他。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即 便是被你杀死,他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龙牙子苦笑,慢慢又变成了怪笑:“恐怕那一天永远也不会来临了。战剑,你 还是告诉瞿傲吧,让他死了那份心吧,我是永远也不可能超越他的。”

他说完闭上了眼睛,象具死尸一样躺在那里动也懒得动了。

“牙子,你难到想就这么死在这吗?”

见他没有回答,战剑抽出配剑猛得插在地上,又说道:“龙牙子,有人说老师 就是西夏的天神。他手中的剑是个神话,老师的武功已经到了剑神合一的境界,是 不可战胜的。这么多年,向他挑战的人无数,但都败在了他的剑下。可你知道吗? 武士的剑是有灵性的,它的灵性来自于武者自身所具有的霸气。老师的剑所以厉害, 是因为他把自己身上的杀气发挥到了及至,摄人的杀气融合高超的剑术,这是他不 可战胜的原因。而你现在的样子,就跟一把生锈的剑,断了的刀没什么区别,看来 不光是我看错你了,老师看错你了,就是你父亲龙戈也会为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感到 羞耻的。”

他站起身,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想死在这里,没人会拦着你。如果你还有一 点点的骨气就给我爬起来,走回部落里去。”

战剑头也不回的走了。

龙牙子望着他的背影,挣扎着翻过身。他想撑着剑站起来,可试了几次都摔倒 了。死,从未有过的恐怖感袭上了他的心头。

“战,战剑;你站住!”龙牙子嘶哑着嗓子喊。

战剑停了一下,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去。他走远了,赤色的戈壁只孤零零剩 下了半死不活的龙牙子。

几只秃鹫在戈壁上空盘旋,鸣叫,它们似乎感觉到下面正有一顿盛宴等着它们 呢……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