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03章 纷乱


西夏称雄天山草原的战争仍未结束。

草原的西部一字排开一队人马,那是准葛尔部落的精锐之师。所有的人都是长 枪,皮甲;战马的头上标志性的绑了两羽鹰翎。

此刻,他们正等待一场战争;一场争夺生存权利的战争。西夏国已经对他们下 了最后通牒,天明的时候如果不投降的话,西夏的铁骑就要血洗他们的家园了。

远出掀起了漫天的尘埃,马蹄声渐渐逼近!成千上百匹的铁甲战马正嘶鸣着狂 奔而来!西夏人手握着长刀,刀光在阳光里闪耀,连成一片白色的长虹。

准格尔的部族首领咽了一口唾液,手心在冒冷汗,连手里的刀也被握得湿辘辘 的。

他突然挥刀大吼:“弟兄们,西夏狗冲过来了,给我杀啊!”纵马,他第一个 冲出阵去。几千匹战马嘶鸣着围了过去,两股草原上最强悍的骑兵交融到了一起。 瞬时,杀声,喊声,嚎叫声,马儿的哀鸣声响成了一片。

准格尔的部族首领还没有冲到阵前,就已经身首异处了。杀死他的是一个皮肤 白净的英俊少年,年纪也只不过十五六岁。没人能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只是短短 的那么一瞬,他的剑划过了首领的身体,接着准格尔士兵就看见一个无头的首领挥 着刀掣马向敌阵猛冲,尸体栽落进浩瀚人潮中。少年就象猛虎一样横冲直撞,手中 挥舞的长剑宛如一条吐芯的银蛇上下飞舞,血光噗溅;身后眨眼又有几十人落下马 去。

鲜血湿透了皮甲,他的眼睛瞪得血红,仿佛恶魔附体一般。准格尔的士兵被吓 破了胆,纷纷向后退去。

西夏的铁骑以强大的攻势令准格尔人土崩瓦解,溃不成军。西夏骑兵踏过的地 方;死尸,刀戈,旌旗,横七竖八的留了一地。

称雄草原的准格尔的部族遭遇了灭顶之灾,西夏人洗劫了他们的家园,男人, 孩子,包括老人都被杀死了,妇女,牛羊被掳走,放火烧光了所有的帐篷。血光, 火光,浓烟,妇孺的哭喊声,牛羊的哀鸣,如今这些只有在地狱里才出现的画面, 在西夏人的手里重现了。

少年牵着马,在荒凉的战场上穿行。他似乎对妇孺老人的杀戮并不感兴趣,感 兴趣的却是这些被杀死的死人。

“救…。救命!”一个微弱的声音喊道。他走了过去,发现那是一个受伤的准 格尔战士。长矛贯穿了腿股,他躺在那里动弹不得。少年握着长剑站在他面前,他 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别,别杀我——”

他一脸的无助,哀求道。

少年冷冷一笑,牵着马向前走去。他似乎放过了这个受伤的俘虏。准格尔的战 士稍稍安下心来,又恳求道:“求你——救救我!”少年回头看他,朝他微笑。准 格尔的战士突然眼睛暴突,嘴角不住的颤抖起来,一股殷红的血喷涌而出。他张了 张嘴,想要说什么,可话没说出来,身体已经载倒在地上。少年在死尸上擦干剑上 的血污,默然的说道:“我不同情弱者,你找错人了!”

他的脸上依旧挂着那丝让人琢磨不透的微笑。而此时,那微笑让人觉得心寒, 秫骨。

“牙子,你出手太重了吧!”

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那是一个身材高大,浓眉虎目的年轻武士。

“战剑,你怎么来了?”龙牙子扬起头问。

“我就怎么就不可以来这里吗?”战剑的脸上洋溢着笑,又道:“准格尔的部 族长有几个如花似玉的爱妾,你难道不想分一个?”

“都是些粗俗的女人,我没兴趣。”龙牙子回答。

“奥,牙子。你这样走遍战场,将所有的幸存者变成死尸难道就有兴趣了?” 战剑刻意的挖苦道。

“恩。我是在为他们超度!与其躺在这里慢慢的变成死尸,还不如让我杀死的 要好,起码少受些折磨。”

龙牙子将长剑还入剑鞘。此刻,他确信这片土地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死尸了。

“牙子,你真的变了!现在的你,恐怕老师也要另眼相待了。”

战剑握着剑柄,不由自主的赞叹道。

“我说过,只要我杀满一千人,就去挑战瞿傲。战剑,你期待的那一天迟早会 来临的,我要做西夏第一的武士。”

“两年了,想不到你还没有忘掉过去的恩怨。牙子,如果有一天感觉到累的话, 就忘记那些不愉快吧!”

忘记?一个最亲的女人在两个男人之间倒下去了;一个他最崇敬爱戴的人在对 准格尔的战斗中再没有回来。自己屈辱的童年,还有瞿傲那冷漠的嘲讽。他是不会 忘记的,从赤蛇谷爬回来的那天起,他就发誓要活着,堂堂正正的活着,活着证明 给死去的人,还有瞿傲看,他龙牙子才是最强的。

“战剑,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

龙牙子跳上马,一纵缰绳飞一般驰去了。

战剑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勇士们的归来,没有迎来部族盛大的欢迎!

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日子,西夏的王宫发生的巨变。老西夏王德明驾崩,皇子元 昊远征西域未归;外戚近臣韦幕轩辕乘机作乱,夺取了王位。战剑的父亲戈封被处 死了。韦幕轩辕血洗了战剑的宗室部落,——龙牙子他们无家可归了。他们还没有 走到王城,就遭到韦幕轩辕部队的袭击。韦幕轩辕想把他们斩尽杀绝,可是他失算 了。战剑统领的精锐之师虽然在狂击中损失惨重,但一少部分还是突围出去。他们 在草原的西北和皇子元昊的大军汇合,朝西夏的王城进发。

失去了家人让战剑痛心,但最让他心痛的却是军中的传言:瞿傲投靠了王后韦 幕双昂,背叛了西夏王。

元昊,王后韦幕双昂的亲生儿子,西夏王权的合法继承人。相传他是吃狼奶长 大的。当年,老西夏王德明因为被外族追杀,把还是婴儿他遗弃在山上。当他再次 找到元昊时,发现他并没有被冻死,一群狼正围绕在他的四周。他正抓着母狼的腹 毛在吮奶。党项的族人为此感到震惊,认为元昊是天神庇护的勇士,将来必定是当 之无愧的西夏王。幼小的元昊在人们的尊宠中长大,可他却没有让族人失望。生性 孤僻,聪慧的他八岁学剑,十二岁就跟随德明王上阵杀敌;十四岁率领部落的勇士 征服了庞大的萨格尔部落。论武功他仅仅次于瞿傲一人,可地位远远在瞿傲之上。 在西夏人的眼里,元昊是神,是他们当之无愧的王。

元昊的队伍在西夏王城外排来了阵式,一场恶战无可避免。

元昊身穿黄金战甲,头上的野鸡翎在风中飘摆。面对着十倍于己的敌兵,看着 对面那个自称是他舅舅的人,他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神情。

战鼓在咚咚的作响。元昊狼一样的眼睛暴出了两道寒光。

“战剑——”元昊吩咐道:“你替我砍下那个叫韦幕轩辕的脑袋,我就封你做 大将军。”

他拔出战刀,高喊:“西夏国的勇士们,我元昊的生死弟兄们,验证你们实力 的时候到了。让我们去瓦解反叛者的气焰吧,用他们的鲜血来洗刷王族的耻辱吧! 给我杀啊——”

他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顿时喊杀声震天,元昊的队伍排山倒海的涌动起来, 对方反被这震耳欲聋的气势冲乱了阵脚。紧跟着元昊,龙牙子和战剑冲了上去。战 剑直奔韦幕轩辕,而龙牙子却把目光盯在了那个身披红色战袍,手握乌金剑的人。 龙牙子冲到那人面前,愣住了。那人并不是瞿傲,却是飒风。飒风把瞿傲心爱的宝 剑拿在自己手里,可瞿傲又在哪里?

“怎么是你?瞿傲在哪里?”龙牙子叫道。

“怎么,回鹘的杂种也要选择对手吗?”飒风一脸的奸笑,挥剑朝龙牙子猛砍 :“受死吧,龙牙子!”

龙牙子用剑左右遮挡,偷眼朝四周巡视。没有瞿傲,他根本就不在战场上。

“你不还手,怕了吗?怕了就让我一剑把你解决掉,免得这么痛苦。”

飒风的剑一招紧上一招,似乎把龙牙子逼入了绝境。元昊这时已经从战剑手中 接过韦幕轩辕,外甥和舅舅见面分外眼红,两个人的兵器交织在了一起。刀剑在战 马的嘶鸣中叮当作响。

城墙终于被元昊的队伍打开了一脚。战剑掣马来到龙牙子跟前。他接过飒风劈 来的一剑,朝龙牙子喊道:“牙子,你先进城吧,别放走了王后韦幕双昂!”

龙牙子会意,一纵马朝塌陷的城墙冲去。他砍翻了几个士卒,头也不回的冲进 城里去了。

“战剑——你多管闲事………”飒风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他恐怕再也说不出口 了。战剑的剑不知什么时候划过了他的咽喉;他刚一开口,血就倒呛了上来。尸体 栽下马的同时,他惊讶的看着战剑,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致死,他也不愿意承认 眼前的事实,他居然被昔日里常常戏弄的玩伴,身手远不及自己千分之一的人杀死 了。

这时,西夏元昊也砍下了韦幕轩辕的脑袋;十万反叛大军就此一败涂地。元昊 又在他的人生中写下了辉煌的一笔。

老师,您在那里?望着一地倒戈跪降的人,战剑的心又焦虑起来;如果真的象 他们说得那样,他在王宫里保护王后韦幕双昂,那么势必要和龙牙子有一场殊死的 搏斗。无论伤了谁,都不是战剑想看到的。

瞿傲,你究竟在那里?

龙牙子满腹的狐疑,四下张望。

尾随来的几匹快马,马上的人都被他杀死了!他一路来到王宫,这里却出奇的 冷清,几个守卫的小兵一看见浑身是血的他,就扔掉兵器仓皇的逃了!

他跳下马,手持长剑闯入了王宫大殿。

大殿里死气沉沉,静得可怕。

龙牙子在角落里发现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被象狗一样拴在柱子上。那人身材高大, 右臂的半截衣袖耷拉在膝盖上,上面血迹斑斑。

龙牙子的心不禁颤了一下。

那人缓缓抬起头,透过发丝,龙牙子看清了那张即熟悉又陌生的脸。“瞿傲— —”他惊叫道。

瞿傲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干咽了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的。 元昊就是一匹好战的野狼。他不但能用利爪撕碎敌人的咽喉,同样也能保卫他自己 的领地。龙牙子,你们是不是打胜了,可我为什么还看不到元昊,他人现在在哪里?”

“瞿傲,你…。你的右臂呢?”龙牙子咬着嘴唇问。

“被一个从未拿过剑的人砍去了!”瞿傲的脸上挂着苦笑,说道:“我一生中 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不该相信女人。”

“女人?”龙牙子疑惑的看着他,又问:“你的乌金剑呢?”

剑在飒风的手里,他明知故问。

“那把剑也被一个不懂得用剑的人抢走了!”瞿傲叹息道。

他向前爬了半步,两条腿拖在地上,原来膝骨也被人剜去了。他用那只血污的 右手去抓龙牙子的战袍,没抓到,却失控摔倒在地上。他挣扎起来,仰天怪笑。古 怪的笑声在大殿里回响,最后竟然形同哭声。

昔日那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沦落到这种地步,龙牙子看着他,想恨也恨不起 来了。

“看到我今天这副样子,你是不是很开心?”

龙牙子摇了摇头。

“你现在这个样子并不是我想看到的,我高兴不起来。”

“你在怜悯我?”瞿傲问。

“不,我只是遗憾没有亲手杀死你!”龙牙子漠然回答。

“可,可是你还有机会,我并没有死!”瞿傲抓住他的衣襟叫道:“你那么恨 我,就快点动手杀了我吧!我现在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龙牙子甩开了他,向前继续走去。

“我不怜悯任何人,包括我自己!”走了一段,又站下来,龙牙子说道:“您 早就曾说过,一个武士失去了剑那是比死还可怕的事,他的生命从那一刻起就结束 了。老师,我不杀你,那是因为你已经死了,不值得我再耗费力气了。”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