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04章 诡辩


一步走错,抱恨终生。

瞿傲现在的处境远远比死亡更可怕。失去了剑,那种生不如死的煎熬是正常人 无法想象的。龙牙子觉得,这样的惩罚对瞿傲来说已经够严厉了。他的目标是西夏 的第一勇士,如果此时杀死了瞿傲,那将是一个不可抹没的污点。不但他自己被族 人所不耻,反而成就了瞿傲一世的英明;那样太便宜他了。

他挥剑斩落朱红的幔帐,发现正殿里也一个人没有,不由得焦躁起来。

“韦幕双昂在哪儿?”

“王后韦幕双昂在那里?——”

他在大殿大喊。

瞿傲此刻已重新蜷缩回柱子旁。他依着柱子,神情沮丧,用手无力的指了指上 面,说道:“年轻人,不要吵;她没有逃走,就在上面!”

龙牙子沿着旋梯飞奔上去。在王宫的城楼上果然站着一个女人。她的衣着并不 华丽,一身的素服。雪白的纱衣把她娉婷玉立的身姿衬托得高雅华贵。韦幕双昂, 这个将近五十岁的妇人依旧保持着一种神圣不可亵渎的美丽。她并没有被龙牙子的 猛撞吓到,反而回过头来神情自若的看着龙牙子。龙牙子被她的美貌神态慑服了。 除了母亲,他相信韦幕双昂是他从未见过的仪表大方,光彩照人的女人。一个女人 能有如此的风采,如此的心境,由不得人不赞叹。

“怎么,就来了你一个人吗?元昊是不是在外面?”韦幕双昂镇定的问。

毕竟她是元昊的亲生母亲,龙牙子不敢造次无理。他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低 头回答道:“大王还没有来,我是奉命来捉拿叛臣的。”

“你来捉拿叛臣韦幕双昂,大西夏国的王后是不是?”

龙牙子低着头,不敢回答。

韦幕双昂笑了起来,庄重的脸上露出一种凄然,难以言谕的忧伤。她笑道: “报应,这真的是报应!天山诸神的诅咒终究还是报应到我头上来了。呵呵,这一 天我早就想到了,可它来得太迟了!要是我能早一天说出来,就不会成今天这个样 子了。“

“大王是您亲生的儿子,你不该背叛他!”

“元昊是我儿子?”韦幕双昂突然一阵狂笑,冷冷的说道:“他根本就不是我 的儿子。”

从韦幕双昂嘴里逐字逐句迸出的话让人感到震惊。

“你说什么?”龙牙子抬头睁大了眼睛,盯着韦幕双昂。

“元昊是狼,或者该说他是一匹贪得无厌的野狼才对!”韦幕双昂讲述着: “当年,我丈夫德明王在与准葛尔部落的一场血战中遭到惨败,几乎是全军覆没。 几个亲信他的族长也在密谋背叛他。德明王害怕族人不再信任他,于是就假托天山 上的诸神庇护他的孩子,收养了那个在荒野中吃狼奶,同狼一样嚎叫的弃婴。这个 秘密除了直系的亲近人知道外,就再没有人知道了。可事实上,我的儿子元昊早就 死在战乱中了。当时的一支流矢射中了,我是眼睁睁看着那个未满周岁的孩子在我 怀中断气的。可怜的小元昊,他是在为母亲挡那一箭啊!我的亲生儿子元昊是为我 而死的。”

说到这里,韦幕双昂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泪水沿着 两腮,汇成了一条断线的河。

哭是女人脆弱的表现。女人的哭会让女人看上去软弱,惹人怜爱。可韦幕双昂 的眼泪并没降低她的身份;眼泪挂在她的脸上一点也显不出女性的脆弱来。

她用袍袖沾去泪水,又说道:“如今的元昊并不是你们真命的西夏王,他是狼, 是野狼哺养的弃婴。生性残暴的他只是一个没有人性的屠夫而已。年轻人,你觉得 为这样一个人卖命值得吗?听我的话,放下手里的屠刀吧!”

韦幕双昂的声音有种磁性的魔力,龙牙子感觉到她正在摧垮他的斗志。他不敢 再看她的眼神,因为女人期待的眼神会让人麻痹,失去握剑的勇气。龙牙子知道, 越是高贵美貌的女人这种魔力就越强。

“孩子,你真的该好好想想了!”

韦幕双昂朝他走过来,想用手爱抚龙牙子的头,从而彻底改变他的意志。可是 她想错了,当她走过来时,龙牙子却猛然抬头盯住她。那冷俊的目光让她这个庄严 得体的西夏王后也不由倒退了两步。

韦幕双昂不由得心头一颤。

韦幕双昂是西夏国的王后,但不是王族的继承人;而元昊是西夏的合法继承人, 西夏人眼里的英雄;却不是王室的血统。城外在鏖战,他该站在哪一边?是元昊, 还是韦幕家族?龙牙子也忧郁过,可是瞬间他想起了一个人:那个曾经称雄西夏的 武者,现在在大殿里哀叹的人。

“元昊现在是西夏的王,不论他是什么样的身份你们都不该背叛他。”龙牙子 冷冷的回答。

“背叛?你难道让我看着他野心日益膨胀,把党项人带入毁灭吗?孩子回头看 看你的家园吧,看看那山,那草原,那牛羊。你知道这片土地是多么需要和平!天 山的神灵已经在震怒了,神会毁掉一切罪恶的根源,所有犯下杀戮的人都会被打入 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孩子,你要相信我的话,就向诸天的神灵们祈祷吧,让他们 来宽恕你——”

她向龙牙子走来,目光祥和仁慈,周身散发着圣洁灿烂的光芒。

“放下你手中的剑,真诚忏悔吧——”

这是所有母亲安慰儿女的话语。从韦幕双昂的嘴里说出来,哪怕是一只狮子也 足以被这圣母般美丽所慑服。可龙牙子似乎一句也没听进去,他紧紧握着剑,站了 起来。

“瞿傲的手是你砍断的吧?”

韦幕双昂站住了,显然很震惊,但脸上立刻又恢复了平静。

“不错,是我派人做的。”她镇定的回答:“一个两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难道 不该受到惩罚吗?我那样对他,只是在顺应神的意旨罢了。”

“也许他是该受到那样的惩罚,可我更不能相信你。”龙牙子的回答更平静, 平静中带着嘲讽:“我杀死的人该不会比瞿傲少。恐怕天山的诸神早就不原谅我了, 我是命中注定要下地狱的人。”

韦幕双昂惊讶的打量面前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她摇头,她疑惑。到了这 一刻,她还是无法相信这个年轻英俊的少年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她咯咯 的怪笑,笑得双肩都抽动起来。

“你在笑什么?”龙牙子问。

“我笑我的眼睛瞎了,再也看不清这个混沌的世界了!”

龙牙子也笑了,笑得有些牵强。

“凭你怎么说都没有用了,如果想说就到大王元昊那里去说吧!”

龙牙子走过去,伸手去拉韦幕双昂的胳膊,却被她冷冷的喝住了:“等等,我 自己会走;不要用你肮脏的手碰我!”

龙牙子站到了一边。

韦幕双昂用袖子试了试脸,缓缓的说道:“我会跟你走的,请你等一下,我不 想让元昊看见我狼狈的样子。”

她面向城围,将发髻打开;一头乌黑的头发背对着龙牙子披散开。韦幕双昂用 纤细的手指拂弄着,那动作居然有少女的神采。传闻中的西夏第一美人,名不虚传。 连龙牙子也不禁看呆了。

韦幕双昂并不急着把头发盘起,只是慢慢的用手梳着。衣袂在午日的风中拂动, 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让人难以猜测的微笑。趁龙牙子失神的时候,她的身子向前一 倾,人就掉了下去。龙牙子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只抓住了一条丝带,却 没有抓住韦幕双昂的人。韦幕双昂的头发披散着,雪白的衣袂在空中飞舞,直坠到 了地上。血从身下流出来,染红了雪白的素装。龙牙子的心在打冷战,汗流浃背。 西夏王元昊的母亲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谁又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刑处呢?元昊,他 会放过杀死母亲的人吗?

一队骑兵飞驰而来,前面那个身穿黄金战甲的人看到了地上的尸体,急忙跳下 马去。

“娘——娘………”

元昊抱着尸体痛哭流涕,不知不觉昏了过去。

次日,西夏的王城仍旧死寂沉静。

西夏王元昊坐在大殿里又恢复了昔日的威严。他在传口谕,处理背叛他的人。

殿外的哭喊声不绝于耳,两排校刀手将战俘象切瓜一样按在邢台上砍。狰狞的 头颅滚了一地,已经分不清谁的了

殿里寂静得很,虽然挤满了人,却没有一个敢出声喧哗的,安静得似乎一根针 掉在地上也能听到声响。

“大王,那些叛臣的家属该怎么处置?”一个文官战战兢兢的跪奏道。

“杀,凡是背叛我的人一个不留!”元昊连眉毛也没皱一下,立刻吩咐道。

文官退出去了,大殿里更加安静。那些曾经讨好韦幕氏的人禁不住双股战抖, 站也快站不稳了。他们都咬着牙挺着,生怕被这个新任的西夏王看出破绽来。

“龙牙子——”元昊冷傲的高叫道。

龙牙子从人群中站出来,跪在了地上。他额头上挂满了汗珠,不敢看上面的那 个君王。

元昊的脸上挂着笑。那笑来得诡异,让人琢磨不透。

“龙牙子,你平叛有功;作为奖赏,我把我头上的金盔赐给你!”

他走下殿来,亲手将自己的头盔摘下,戴到了龙牙子头上。龙牙子抬头望着元 昊,元昊的脸上仍旧挂着那丝琢磨不透的微笑。

“大王的恩泽比天山草原还要辽阔,龙牙子万死也难以报答大王的厚望!”

龙牙子向地上叩拜,元昊却摆了摆手。

他没有去扶跪在地上的龙牙子,反而走了回去,慢慢坐了下来。元昊环视诸人, 脸上仍挂着那笑意。

大殿里死寂一片。

冷汗湿透了脊背,龙牙子感觉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卡住他的脖子,让他透不过 气来。

“来人,把龙牙子给我抓起来!”元昊的眼中暴出两道寒光,厉声吩咐道。

两个金戈武士奔上来,将龙牙子按倒在地上。龙牙子挣扎着仰起头来,叫喊: “大王,我没有罪为什么绑我?”

“龙牙子,你虽然平叛有功,可是却害死了我的母亲。万事以孝为先,杀母之 仇不共戴天,我不得不用你的头颅来祭奠我的母亲。你——不要怪我!”

此刻,元昊的脸上毫无表情,冷若冰霜。

“我冤枉,大王——”

龙牙子被突如其来的灾祸弄得惊慌失措,继续挣扎道:“我没有杀王后,我没 有杀王后!”

绝望的呼喊在大殿里回荡。

元昊已经无心再听他辩解,厌烦的一挥手。

两个金戈武士将龙牙子拖了出去。金盔掉在大殿的中央,一束阳光射在上面, 闪耀着金黄的光芒。它让死气沉沉的大殿有了一丝暖意;可是没人再愿意瞧那金盔 一眼,都象避瘟疫一样躲开了。

殿外,那些反叛的人仍在呼喊,不同的是地上的血已经汇成了一条粘稠的溪流, 人头已经堆成了血色的小山。

校刀手伸过手来,一把就将龙牙子按倒在刑台上。那柄大刀高高的挥起,龙牙 子觉得眼前一黑,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