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05章 恶魔重生


“你醒了!”耳边有人在跟他说话。

龙牙子睁开眼,发现自己被绑在木柱上。四周又湿又暗,空气中弥漫一股霉味。

借着昏黄的灯光,他看见一个人正在对面冲着他微笑,是战剑。

“我还没有死吗?”龙牙子问道。

“你当然没有死;你的命大得很呢!”战剑走过来,盯着龙牙子笑道:“真叫 人难以置信,一个嗜杀成性的武士也会被吓晕过去。龙牙子,你感觉怎么样?”

龙牙子尴尬的笑了笑,问道:“为什么我还没有死?”

“有人用性命担保为你求情!”战剑回答。

“是谁,谁能在元昊面前保下我这个忤逆的罪人,他不怕被大王砍了脑袋?” 龙牙子凄然问。

“是瞿傲,除了他,谁还能在元昊的面前保下你!”战剑回答。

“可他为什么要那么做?”龙牙子不解的问。

战剑笑了,说道:“因为你,我,元昊都是他的徒弟,他是不会看着自己的徒 弟枉死的。”

龙牙子沉默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头来问:“大王既然不杀我,可为什么还要 把我关在这儿?”

“牙子,你别把事情想象得太简单了。”战剑平静的说道:“元昊虽然答应不 杀你,可却没有说放过你!对他而言,只不过是给你换了个死法而已。明天你要去 做一件事,如果成功了你就能活下来,如果失败了,你会比砍头死得更痛苦。”

龙牙子瞪大了眼睛,“大王——,元昊叫我做什么?”

他很不安,元昊的残忍他见识过,谁知道此刻他又会盘算出什么样的诡计呢?

“辽国要向我们开战了,为了示威,他们给大王元昊晋献了一只老虎。据说这 只巨虎生活在西伯利亚极寒之地,生性凶残,力大无比。你明天要做的就是当着辽 国使者的面,杀死那只巨虎;否则——不用我说,结果你也知道。”

冷汗从额角滚落下来,龙牙子急促的呼吸着。他知道,人和一只穷凶极恶的野 兽搏斗是多大的风险。人的血肉身躯和老虎的灵牙利齿相比,就显得太脆弱了。也 许这就是一场没有胜算的赌注,他不敢预想:一点获胜的把握也没有。他困难的吞 咽了一口唾液,仿佛老虎的牙齿已经要在了他的喉咙上,嚼碎了他的喉骨。

“你不用太紧张,到时候我会把老师的乌金剑借给你。”

战剑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只羊腿来,送到他面前。“我带了酒和肉,不管明 天的结果如何,现在你都要好好吃一顿。不然,你哪来的力气保住自己的命?”

龙牙子抬头看战剑:他还是和平时一样的镇定自若。战剑的脸上没有一丝紧张 和不安。龙牙子知道,战剑所以这样是不想让他在决战之前分神,毕竟这是他唯一 可以生存下来的机会。

羊肉的膻气让他想起了殿外的血腥,龙牙子摇了摇头,说:“算了吧,我吃不 下——”

战剑固执的将羊腿塞进了他嘴里,说道:“好兄弟,我不想你死,你明白吗?”

他当然明白,可人与虎之争,又有几分的胜算?

两颗晶莹的泪从脸庞划下,龙牙子突然撕下一口肉大嚼起来。他刚咽下去,就 干哑着嗓子叫道:“给我一口酒,我要酒。”

战剑笑了,另一只手将腰上的牛皮水袋解下,送到了他嘴边。龙牙子张开嘴, 酸涩的汁液一口一口的滑入胃里…

次日辰时,西夏的牛角长号吹起,声音响遍王城草原。

地牢的大门猛的被人打开,几个西夏武士闯进来将龙牙子象拖死狗一般的拽了 出去。

王城城外的阅军场上站满了盔甲鲜明的金戈武士。

正中的广场用木桩砌起了高高的护栏;里面正咆哮着那只吊睛白额猛虎。那是 一只罕见的巨虎,虽然饱受颠沛折磨,但丝毫没有失去丛林之王的风范,一眼望去, 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时而,它咆哮着扑向护栏;碗口粗细的木桩被撞得嘎吱作响, 胆小的武士,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撤。护栏里木屑纷飞,木栏上留下了一排排凹深 的爪痕。

方型的护栏四周搭起了高高的看台;在台子上可以看清那只在围栏里徘徊的西 伯利亚虎的一举一动。看台上这时已经坐满了西夏国里的王公大臣。正南方的黄罗 伞盖下,正襟稳坐的正是西夏的新王元昊。他虽然身穿朝服,但眉宇间仍旧透着一 股让人胆寒的杀气。在元昊的下首坐着一个头戴藩帽,身穿狐裘的人一脸的高傲, 似乎连上面的这位嗤吒风云的西夏王元昊也没放在眼里。无疑他就是大辽来的使者 了。

战剑坐在大辽使者的对首,他望着护栏里的巨虎,脸变了颜色,神情十分的不 自然。相反,他身边的那个清瘦独臂人倒十分的沉稳,他正闭着眼睛悠闲的捻着胡 须。

武士把龙牙子推推搡搡的压了过来。

“大王,你说的缚虎人就是他吗?”辽国的使者斜睨着眼睛朝台下望了一眼, 傲慢的问。

“是的。”元昊微笑着回答:“今天,我就让西夏国的下等罪人去和贵国的猛 虎搏斗,尊使有兴趣欣赏吗?”

“他——恐怕还不够老虎塞牙缝的呢?呵呵,大西夏国中难道没人了吗?”辽 国使者轻狂的笑起来。

“我们西夏国有没有英雄,待一会儿你就会知道!”元昊也在冷笑:“尊使只 要睁大眼睛看就行了,我相信你是不虚此行的。”

“老虎吃人的好戏很久没有见过了,呵呵,今天托大王的洪福,我倒要好好开 开眼界了。”辽国使者不以为然,继续恶意的挖苦元昊。

元昊似乎被他的出言傲慢震怒了,猛的站起身,高叫道:“给他剑,推他进护 拦。

五十名武士在用力拉动绳索,巨大的木闸门嘎嘎的打开了,龙牙子被推进了事 先建好的小围栏里。放到面前的木栅栏,他的对面就是那只咆哮的西伯利亚虎。木 闸门又在嘎嘎声中合上了。望着四壁狭小的空间,龙牙子感到漠然的一阵空虚。他 觉得现在的他还不如围栏里的那只老虎,起码那只老虎还给了它咆哮的空间,而他 却连看台上的人也看不到。有人从栅栏上扔给他一把短剑,那剑锈迹斑斑看不出一 点的锋刃。望着剑,龙牙子苦笑,他此刻也只能苦笑。

“大王,我请求您,将我的佩剑借给龙牙子!”战剑走出来,跪倒在台前。

元昊望着他,沉默了一会儿。

他说道:“既然是赐剑,也不需大将军的宝剑!西夏国的伏虎英雄当然要用最 好的宝剑。来人,把神坛上的圣刀拿给他!”

元昊的脸上露出鬼诘的笑。圣刀!战剑的心猛的沉了下去。“大王,那把圣刀 ——”

“怎么,你还有异议吗?”元昊阴沉着脸,猛的打断了他:“勇士拿到了他最 配用的宝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退下——”

战剑无奈的退到了一旁,可心里却在暗暗叫苦。

圣刀是德明王在世时,一个族长花重金妥人在中土求购的,他把它献给了德明 王,德明王发现除了外表华丽,刀鞘是黄金,美玉;镶嵌宝石组成的外,居然是把 拔不出来的死刀。他大怒,把那个戏弄他的族长也处死了。从价值上看,除了不能 杀人,这把死刀仍不失是件传世的珍品。于是德明王把它赐给了王后韦幕双昂。韦 幕双昂又把它安置在了神坛上,成了朝奉的摆设。如今元昊要龙牙子拿圣刀去和猛 虎决斗,分明不是让他去死吗?

想到这些,战剑的心不由得打起冷战来。他回头看瞿傲,可此时的瞿傲仍旧坐 在那里,闭着眼睛捻胡须,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龙牙子的手里换了一把镶嵌翡翠珍珠的稀世宝刀。他用手掂了掂,分量很重, 足见是一把极品的宝刀。

他精神抖擞的走出栅栏,对面的那只巨虎盯着他咆哮起来。虎啸声让人心惊胆 颤,龙牙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还没等反应过来,那只老虎已经张牙舞爪的扑了 上去。顿时,虎吼声,人与兽撞击围栏的声音,混杂的脚步声,衣服的撕裂声,人 沉闷的呼吸声,哎叫声在围栏里纷涌叠荡起来。

一场生与死的角斗。

看台上的叫喝声一浪高过一浪。西夏的达官贵人的赌注也一声比一声高:“五 十只羊,我压老虎胜!”“一百匹骏马,我赌龙牙子胜!”“二百只羊,我压老虎!” “三百匹骏马,我也压老虎!”“五十黄金,我压定老虎了!”“…………”

辽国的使者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指着台下朝元昊笑道:“用不了多久,大王 选的人就要被老虎撕成碎片了。”

西伯利亚虎上扑下跳,龙牙子只得在老虎的爪下滚爬,连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 有。衣服被撕裂了,血肉粘在了一块,现在的龙牙子满身的尘土,在他的脸上已经 很难找到一点人的模样了。

元昊的脸不由得抽动起来,勉强笑着说道:“这只不过是个开场戏,真正的伏 虎英雄还没有出场呢!”

“噢,西夏国中还有敢向猛虎挑战的人吗?”

“叫乌木多托到这里来!”元昊吩咐道。

不一会儿,一个身高过丈,虎背熊腰的黑脸大汉走上殿来。他赤裸着身子,上 身满是肌肉疙瘩,在手里拎着一个磨盘大小的链子锤。

辽国使者看了,脸不由得变了颜色。

“大王真是聪明,先让犯人喂饱了老虎,再派这位身材高大,力气过人的武士 出马,以逸待劳杀死猛虎。这样高明的手段只有在贵国中才可以见到,在下佩服, 佩服之致。”

他讪笑着挖苦道。

元昊冷笑一声,并没有作答。他俯身继续观看这场惊心动魄的肉搏。

围栏里传来木桩爆裂的声音,西北的护栏随着声音向外塌陷开。西夏兵慌忙向 后退去,几百名武士冲过来,用巨盾在缺口处垒起了屏障。但老虎没有冲出来,里 面传来了龙牙子痛苦的嚎叫。

圣刀,为什么拔不出来?

龙牙子的左臂被老虎撕去了一大块肉皮,鲜血在滴答的往下淌。那血腥更刺激 了西伯利亚老虎的嗅觉。它夹着风呼啸而来,前爪搭到了龙牙子的肩上,龙牙子用 尽力气去挣扎,可是没有挡开。虎爪深深的陷进肉里,抓得骨头在咯咯做响。硕大 的虎头伸了过来,仿佛一口就能咬下龙牙子的脑袋。龙牙子慌忙用手中的刀去遮拦。 它一口就咬在了刀鞘上,咯哧一声,似乎那刀鞘都被咬碎了。龙牙子绝望的大喊, 右手猛然一挥,竟意外的拔出一把宝刀来。那把刀身长不过两尺,但异常的锋利, 寒光照亮了全场。龙牙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刀扎进了西伯利亚虎的肚子。西伯利亚 虎嗷叫着向后跳起,龙牙子随势滚了出去。

等他爬起来,发现西伯利亚虎正在对面凝视他,低低的咆哮。它的尾巴夹了起 来,双股在不住的颤抖,龙牙子发现西伯利亚虎身下流了一大滩血,半截肠子露在 了外面。它受伤了。这只受伤的野兽目前正在对对手的能力重新做估价。

看台上刹时鸦雀无声,大家倾心都专注的看着这关键的搏斗场面,元昊的脸上 勃发了笑意,相反辽国的使者开始不安起来。龙牙子手里握着刀,精神大震。

受伤的西伯利亚虎比以前更迅猛凶狠了。它一扑过来,爪子就搭在了龙牙子的 发髻上,龙牙子被按倒在地上。龙牙子趴在地上,拼死的一击,将刀扎进了西伯利 亚虎的胸膛,刀尖直指心脏。同时,垂死的老虎也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利爪从龙牙 子的头上抓下,连肉带皮,整整撕开了半个脑袋……

啊!龙牙子的眼前一黑,清醒时,眼睛早被鲜血模糊,什么也看不见了。头象 被扎开了一样痛,他大嚎着挥刀向空中乱舞,最后栽倒在老虎身上。

看台上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震撼住了,如同时间停止了一般。

元昊从看台上站了起来,叫道:“看看他死了没有?”

不一会儿,有人跑来回禀:“大王,他还没有断气。”

“那把他扶起来,快去找太医治伤!”

龙牙子被人从围栏里拖走,地上留下了一条血洼;辽国的使者看了,也禁不住 瘫软在坐椅上。

“看到了吗?”元昊朝着他高声说道:“这就是我西夏国中的武士,即便是囚 徒也有伏虎的神勇。你回去替我转告辽王,要我元昊朝他纳贡,就战场上用刀来说 话吧!!”

“大王万岁!大王万岁!!!”

全场吼声震天,辽国使者的脸变得死灰一般苍白。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