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07章 佛之舍利


战场上的硝烟滚滚,地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大辽士兵的尸体。耶律保奇纵马来 到土坡前,望着荒野里这惨不忍睹的景象,心不由得抽动了一下。

这个多次与宋国开战,并且战绩辉煌的统帅竟然也会胆颤。他朝身边的人问: “这都是西夏人干的?”

“是的。传令的士卒回报说,苏赤将军和西夏的先头部队打起来了,要求增援。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回话的人很小心,惶恐的答道。他生怕激怒这 个外表冷漠军纪森严的统帅。

耶律保奇没有回答,放马在荒野中走着,逐一沈视阵亡的士兵。他越看越心惊, 西夏人撤兵的速度可真快,整片荒野中竟然一具西夏人的尸体也没有留下。

他看着,不禁暗吞唾沫,脸上原本沉稳的神情越发的不自然。

他突然勒住马,跳下来疾步跑上去。他扶起那个垂死的人,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那人被长矛刺穿了身体,矛锋穿透了他的盾牌又刺进了他的胸膛,从脊背穿出来将 他钉在了地上。半仰卧的姿势令伤者极其痛苦,他四肢在抽搐,显然是做出了巨大 的忍耐才支持到现在。此时,他已经神智不清了。

耶律保奇扶着他,唤道:“苏赤——苏赤!”

苏赤缓缓的睁开眼,嘴角上挂着诡异的笑,灵魂似乎仍在另一个世界飘荡。

“苏赤,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耶律保奇追问道。

“是………”苏赤的脸上出现了惶恐不安的神色,嘴角扭曲着,嘶声叫道: “他,他不是人;那人是魔鬼…。”话未说完,便断了气。

耶律保奇觉得后脊一阵的冰凉,冷汗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西夏国里真的有这样的武士吗?竟然能用长矛连盾把 人贯下马来,那得需要多大的力量?堂堂的大辽第一骁将仅仅在一个回合就死于非 命了吗?他不相信,不是亲眼看见怎么也不相信。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站起来,吩咐道:“我们撤兵…传我的命令,撤兵!”

元昊坐在黄罗伞盖下,脸上挂着惬意的笑。

“怎么,耶律保奇退兵了?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也会害怕吗?”

元昊的话引得下面的一阵的哄笑。西夏的将领们在乱嚷:

“呵呵,不可一世的辽靼子终于领教了我们西夏人的手段,看他们还敢不敢小 看我们。”

“大王,只要您高兴;这北方的沃野早晚也得归我们西夏掌管了,说不定我们 连燕京也能拿下来。”

元昊用手示意,让大家安静下来。

“龙牙子,你这次做得很好!你的事,战剑已经跟我说了,我非常的满意。”

台下,那个带着半张银色兽面具的虎头怪人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沉默不语。他 站在最后面,可众人把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他们带着敬畏,惧怕的神情看着 龙牙子。龙牙子却不以为然,手握着黄金战刀,脚步连动也未动一下。

元昊继续说道:“跟我说,你要什么奖励,是金钱还是女人,我都会满足你的。”

底下一片寂静,众人即羡慕又妒忌。

龙牙子用眼睛的余光扫向高台,露出一丝愤恨,低头不语。众人哗然,连战剑 的脸也变了颜色。

“怎么,你还在怨恨我吗?”元昊问。

龙牙子没有回答。

元昊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站起身来,说道:“你知道吗?为你治病的那几个太 医我已经杀了!一个女人也不值得你为她痛苦,我西夏多的是女人,只要你喜欢高 兴,我可以赏给你。再说,你该为你今天的这副容貌高兴才对。现在的人都知道你 是我们西夏国的战神,是党项人的骄傲。这副容貌让你名声大震,甚至超过了当年 的瞿傲,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元昊站起身,又叫道:“龙牙子,你过来!”

龙牙子从人群中走过来,来到台下。他正襟站立,对这个嗜血成性的西夏王不 屑一顾。众人大惊,面面相觑。

元昊走了下来,来到龙牙子面前。他看着龙牙子,面露微笑。突然,他冷冷的 吩咐道:“跪下!”

龙牙子怔了怔。

“给我跪下!”元昊的第二声更严厉。

战剑向他投来暗示的目光,龙牙子不情愿的跪到了地上。众人不禁为龙牙子冒 失的举动捏了一把汗。

“龙牙子,我今天破例升你做赤旗统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西夏国的虎首将 军!”元昊低下身,又在龙牙子耳边低语道:“你该满意了吧,除了你,还没有一 个不是正统血缘的党项人能拥有这么高的头衔呢。”

龙牙子的身躯禁不住颤抖起来。

元昊的确给足了他面子;这个万人之上的王,还从未象今天这样躯膝过。赤旗 统领,一个可以与战剑并驾齐驱的显赫王位,这是每个西夏武士都梦寐以求的。往 昔的屈辱在这一刻都得到了祢补,他又找回了父亲在世时的威严。瞿傲的时代过去 了,现在是我龙牙子的,我才是西夏的王者。还有什么不知足呢?该满意了——

他撑着剑跪倒在地,伏身叩拜。

“谢大王恩典!”龙牙子热泪横流,沙哑说道:“下臣——叩谢大王的恩典!”

望着这个不可一世的恶人向自己诚心伏拜,元昊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他称 赞道:“大辽的第一骁将苏赤也死在了你的手里。这副慑人魂魄的面孔,加上你无 可匹敌的勇力;我猜西夏国中已经没人会是你的对手了。龙牙子,你当之不愧是我 们西夏的第一勇士。”

众人喈喈称是。

“起来吧,我还有事情要你和战剑去做。”元昊扶起了龙牙子,目光转向了战 剑。

战剑走了出来,问道:“大王,是不是要我向辽国开战?”

“不,我要你们去为我找一件东西。”元昊微笑,神秘的说道。

找东西?难道这个万人之上的王还缺东西,竟然要几万大军为他去找?战剑狐 疑起来。

他恭身施礼道:“下臣不明白,请大王明示。”

“战剑,你听说过佛之舍利子吗?”元昊问道。

“舍利子,大王是在说佛教里的圣物吗?”战剑惊问道。

“不错。相传佛主释加摩尼涅盘时,尸身火化成千万颗舍利;其中的三颗头骨 舍利更是宝中之宝。据说能够得到它的人,就可以君临天下,创立帝王之业。它们 其中的一颗被一个天竺僧人盗走,神秘失踪;一颗在西方诸国的战乱中被毁;最后 一颗流入中土,在什么地方却无人知晓。有探子密报于我,这颗舍利现在就在敦煌 城中,我要你们率领一支队伍去攻打敦煌城,务必将那颗舍利子给我找到。你能办 到吗?”

战剑皱了皱眉头,犹豫道:“攻打敦煌,那不是摆明向宋人宣战吗?”

战剑的父亲戈封早年的时候游历过中土,回来在战剑面前对中土的文化赞不绝 口。宋国就是个天堂般的地方,是党项人梦也梦不到的仙境之地。年幼时的战剑对 宋国有着莫明的崇拜;如今让他去攻打一座西塞的文明古城,有些于心不忍。

“怎么,你胆怯了?其实,辽人也好,宋人也好,只要用武力去瓦解他们的斗 志;在精神上击垮他们就行了。宋人自古就看不起我们党项人,把我们比做猪狗。 如今,我不但要叫辽国慑服,宋国也一样。呵呵,我要他们听到我元昊的名字就胆 寒,让他们再也没胆量小看我们党项人!”

元昊的话语沉稳有力,显示了他的野心和抱负,更让他的臣子慑服敬仰。

“大王圣明!大王万岁!”下面的武士齐声附和。

元昊停了停,又说道:“听说,敦煌城就是一座金山,里面堆满了黄金,宝物。 战剑,我不会让你吃亏的,除了那颗舍利子,余下的东西由你自由分配吧!”说完, 他大笑,笑过又对龙牙子摇了摇手指,神秘的说道:“龙牙子,去发挥你的威力吧! 记住,我要让所有的宋人都记住我元昊的名字。”

这是件肥差,何等的美事!那几个跟随元昊征战多年的大将都瞪着眼睛看着战 剑。仿佛敦煌城已经变成了烤熟的肥羊;只要他脸上稍露难色,这帮人就会象群野 狗一样蜂拥而上,去争食这份可口的大餐。战剑虽然心里不愿意,但还是勉强的点 头答应下来。

士兵为元昊牵过战马。他扶鞍而上,在马上对战剑高喊道:“我在西夏的王城 等你们凯旋归来。战剑,别叫我太失望!”

说完,他扬鞭纵马,数百骑铁甲卫兵簇拥着飞驰而去。

“牙子,看来我们又有麻烦了!”战剑苦笑道。

“麻烦?有麻烦,那就用武士的刀去摆平吧!”龙牙子脸色阴沉,眼里闪过一 道寒光——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