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11章 雪莲花


黄沙,一望无际的黄沙;连绵起伏,沟壑万千。

除了头顶上的那轮太阳;眼前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参照物。七个筋疲力尽的旅人 在热浪滚滚的黄沙中蹒跚的走着。他们的嘴唇干裂,面色青灰;眸子暗淡无神。这 群人已经在沙漠中走了七天,没有吃过一粒米,喝上一滴水了。

面对这博大的自然,人类的自身是那么的渺小。一场巨大的沙暴卷走了他们所 有的马匹和骆驼;这几个能侥幸逃生,活下来,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幸运但往往 又伴着不幸的;——沙暴没有给他们留下水和任何可吃的东西。他们还没有摆脱出 死亡的威胁;精神伴着肉体被自然痛苦的摧残。

年老的回鹘老汉终于忍耐不住,仰头歪倒下去。他身旁的那个魁梧的小伙子急 忙扑上去,抱住他叫道:“阿爹,阿爹,你快醒醒呀!”

朦胧中,老汉喃喃的叫道:“水,水……给我一口水——”

水?这里只有满地滚烫的黄沙,到那里去找水啊!小伙子忍痛哽咽起来。“阿 爹,你再坚持一会儿,我们马上就看到楼兰城了!”

回鹘老汉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行了,孩子,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佛主会 保佑你们的!”

他双唇紧闭,气息奄奄。

人们围过来,但表情都是那样的冷漠,仿佛同地上的这个人根本不认识一样。 不是缺少同情,而是他们都知道,如果在走不出沙漠,没有人救他们的话,迟早他 们都会是这个下场。死亡也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眼睁睁的看着人一个个在身边倒 下去,那种享受死亡煎熬的滋味往往要比死的本身可怕上千万倍。看到了老汉的样 子,每个人的心都缩紧了。

人群当中一个相貌英俊,衣着华丽的少年走出来。他蹲在老汉身边,用手轻轻 的扣在了回鹘老汉的脉门上。那脉搏微弱得很,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扎西,把我们的水分给他一点!”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吩咐道。

水?他们身上有水?众人的目光立刻都集中到了那个黑脸虬须的汉子身上。那 个汉子被看得惊慌失色。望着四周一望无际的沙丘,扎西犹豫道:“殿…。主人, 那点水不能动,那可是给您——”

他盯着少年,希望他能就此改变主意。

“没关系的。如果佛主真的要安排我们死在这里的话,那么一点水是救不了我 们的。”少年吩咐道:“扎西,你快拿出来吧!”

扎西跪了下去,流泪道:“可,可这点水说不定可以保住主人的命呵——”

少年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所有的人都死了,那我还活着做什么呢?一个虔 心侍奉佛的人是不能也不该这样自私的。扎西,听我的话,拿出来吧!”

他目光炯炯,话语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威慑力。扎西极不情愿的把手伸进了怀里。 他掏出了一个银制的小瓶子来;双手递给了少年。

“喝吧,老人家;这可是我们吐蕃国里的圣水。它是大雪山的千年永冻冰雪融 化了的净水。在我们吐蕃,只有朝圣的那些虔诚佛信徒才可以在大典上喝上这么一 口净化人灵魂的净水!但愿此刻它能解除你的伤痛和疲劳。”

他说着,将瓶塞打开送到了回鹘老汉的嘴边。

少年将水一口一口的喂给老人;老汉渐渐有了精神。这时,人们的目光又都集 中到了那个小小的银瓶上。他们舔着干裂的嘴唇,就如同看见了一眼清泉;一洼绿 水一般!少年苦笑了一下,将瓶子倒过来,一滴闪亮的水滴滑落进沙土里,化成一 丝青烟。瓶子里再也没有水流出来。瓶子空了,人们的魂也象被掏空了,象被风吹 散了架子的灯笼七扭八歪的倒在了地上。他们呻吟不止;那种失去了渴望的痛苦更 叫人痛苦不堪。

烈日啊,黄沙啊,极天边就那么一种颜色。这个金黄的世界似乎把所有的生命 都吞没了,再也看不到一点生的迹象了。

银瓶里的水起了作用,老汉睁开了眼睛。望着眼前这个清秀俊朗的异族少年, 他感激道:“谢谢,谢谢你——年轻人!”

“不用客气。我们能逃脱那场风暴的浩劫,聚在这里就是我们的缘分。既然佛 祖把我安排在了你们中间,我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这是苍天的安排,你不 要谢我。”

少年的话语和缓而又顿措,有着超然脱俗的感染力!回鹘老汉惊讶的打量着他, 然后问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游历过许多地方,也见过很多人。可我从来没有见 过象你这样高雅的年轻人。你异于常人,我猜你不是个王孙公子,也是个侯爵后裔。”

少年微笑,但却没有回答。

一旁的扎西忍不住叫道:“老汉,他是我们吐蕃的皇子亚鲁赞布,你以为他是 什么人!”

是吐蕃的皇子?众人惊讶的打量着他,眼中带着几分怀疑,几分惊讶。那个回 鹘少年更是瞪大了眼睛。

亚鲁赞布,面前的这个人身上的确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的高贵气质,加 上他的谈吐,都容不得人去怀疑。

回鹘少年跪了下去,“殿下!——”他朝亚鲁赞布伏拜。

亚鲁赞布扶起他。

“起来吧,朋友。你,我,还有大家都是落难人,用不着这么多礼。”

他的举止依然是那么的得体,这使得大家对他更加的信服起来。但一个地位显 赫的人,吐蕃的皇位继承人,竟然流落在这万里的荒漠中?究竟是为了什么,能使 这样一个权贵人物跑到这里来了?人们惊讶之余,又联想到了很多。他们对这位吐 蕃皇子子做了种种的猜测,但又觉得那个安在这个善良的王子身上都不太合适。

倒是那个回鹘老汉先激动起来:“殿,殿下是大贵人,您怎么千里迢迢来到我 们西域了呢?”

众人都望着亚鲁赞布,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战乱,布族间的仇杀,还是 王室内部的争斗?可亚鲁赞布的脸上什么也没有写,依旧是那副祥和的笑容。他缓 缓的说道:“我按照佛的指引,到这里来找一个人。”

找人?这个堂堂的吐蕃皇子是不是疯了,哪有人到这荒凉的不毛之地来找人的? 众人更加不解的看着他。

这时,回鹘老汉却会意的笑了,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殿下找的是一 个女人吧!”

亚鲁赞布含笑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您猜对了,我的确是在找一个女人。 是佛主指引我来这里找那个我所爱的人的。”

一个人竟然为了一个未知的神谕,千里迢迢远走西域。他不是一个白痴也是个 傻子!可呆子怎么能当吐蕃的皇子呢?众人对亚鲁赞布的这出人意料的行为无法理 解,大感震惊。只有回鹘老汉听完,眼睛反而亮了起来。

他叫道:“你是向回鹘公主求婚的吧?”

亚鲁赞布怔住,喃喃道:“回鹘公主?求婚?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怎么,殿下难道没有听说过回鹘公主的事吗?布丽盖菏椰,那位回鹘人眼睛 里的圣女,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仙子,你真的就一点也不知道?”回鹘老人惊问 道。

亚鲁赞布摇了摇头,说道:“和您说心里话,我真的没有听过关于回鹘公主的 任何事。至于您说的那位仙子,也许她是我要找的人,也许不是。我来西域的目的 绝对不是想向回鹘公主求婚的。若是那样的话,我就会带着聘礼再率领一支千人组 成的队伍堂堂正正的来了。”

亚鲁赞布说的不无道理。老汉喜悦的目光又暗淡下来,问道:“殿下,不介意 的话,可以将你的神谕告诉我吗?也许——我能帮上一点忙!”

“雪莲。一朵在炎炎沙漠中开放的雪莲!”亚鲁赞布欣然说道:“当我看到那 朵白色的雪莲花时,就找到我的爱人了!”

雪莲?一朵在沙漠中开放的雪莲?这样的花叫人到哪里去找啊!

回鹘老汉不由得苦笑起来。

他想,面前这位吐蕃的皇子不是被烈日晒昏了头,就的确是个疯子,是一个天 下难找的痴情疯子!直到他死的那天,恐怕他也不会明白自己被人愚弄了。沙漠中 那里会有什么花的存在呢?这里没有水,只有沙子,多得可以将人活活埋葬不留一 点痕迹的沙子。别说什么花了,就是想找一棵干草都难上加难!这在一般人眼里最 肤浅的道理,这位吐蕃的皇子怎么会不明白呢?他不是疯子,又是什么?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