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17章 国殇


进攻回鹘的战斗空前的惨烈。

元昊亲自统帅十万大军势如破竹,直逼楼兰城下。出乎人的预料,回鹘人在王 城的抵抗异常顽强。照元昊的设想,一天便能结束的战斗却整整打了七天。西夏兵 每番扑上去,城楼上的箭矢,石木就象暴雨一样倾泄下来。城下的死尸堆了一层又 一层。渐渐的,连元昊那张阴鸷冷酷的脸也焦躁不安起来。

为了鼓舞士气,连他的贴身虎卫乌木多托也赤裸着上身上阵了。元昊骑着黄棕 马在队伍前观战。他冷眼看着城上,突然发现了一个身披白色战袍的老人正在指挥 军士向城下投掷石矢。他手中的战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那人是回鹘王?

元昊微微一笑,从身后拽下镶金的长弓,搭上箭瞄准了城楼。从他到城楼足足 有五百码的距离,在这样的远距离射箭,别说射人,就是把箭送上城楼也很难。难 道他不明白?还是这个自傲的西夏王在显示威风?

元昊弓拉满月,那支箭像流星一般飞了出去,直上城楼,力道不减。箭穿透了 白袍老人的胸膛。他晃了晃倒了下去,顿时城上乱成了一团。

元昊猜中了,那个人的确是回鹘王。他拔出战刀,朝队伍高喊:“把城门给我 撞开,勇士们都给我冲啊!”

元昊是王,还是西夏人眼中的英雄。主帅的声音极大的鼓舞了军士的士气,西 夏兵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压了上去,回鹘人终于抵挡不住了。冲车在轰鸣声中撞开了 城门,楼兰在眨眼间陷落了……

城外的喊杀声四起。

年轻的侍卫长扶着受伤的回鹘王退进了王宫。鲜血染红了皮甲,布丽盖菏椰看 到父亲那张苍白的脸,禁不住心中的悲痛,扑上去大哭起来。

“阿爹,阿爹,你怎么样了?”她泪眼朦胧,哭着问。

回鹘王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布丽盖菏椰;目光又落在了年轻的侍卫长身上。

“外,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他吃力的问道。

侍卫长含着泪说道:“东门已经被西夏人攻破了,大王快跟着我逃走吧!”

“东门已经被攻破了吗?”老回鹘王的眼里露出绝望后的失落。他凝望着殿顶, 摇了摇头说道:“不了,这里是我的家,要死也要死在这里。”

布丽盖菏椰望着父亲,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从来没有见过杀戮,自幼在王宫里长大的她此刻的心早就乱成了一团。她不再 是什么公主,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战争是因她而起的,可是她却无能为力,一点 忙也帮不上。

看着父亲现在这个样子,布丽盖菏椰心痛,钻心的痛。

“布丽盖菏椰——”老回鹘王叫道:“你跟麦哈迪走吧!”

布丽盖菏椰的头顶仿佛闪过一道霹雳,呆呆的看着回鹘王。老回鹘王也慈爱的 看着她,微笑着,他把她的手放在了年轻的侍卫长的手上。

他说道:“麦哈迪——从现在起,布丽盖菏椰就是你的妻子了!”

麦哈迪瞪大了眼睛,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王………我——”他叫道。

老回鹘王用手制止了他,说道:“我早就知道你的心思!孩子,你就不要推辞 了。从今后,布丽盖菏椰的幸福就得全靠你了!”

他又望着布丽盖菏椰说道:“布丽盖菏椰,你快和麦哈迪走吧,不用管我!”

“不,阿爹,女儿死也要和您死在一块儿。”布丽盖菏椰扑倒在回鹘王怀里, 泪如泉涌。

她搂着回鹘王不肯放手。虚弱的回鹘王又说道:“你…。你答应我——今后无 论发生什么样的事,你都要勇敢的活下来。振兴回鹘就全靠你们了——”说完,他 用力拔出胸口上的箭,鲜血狂喷出来。僵直的身子随之瘫软,回鹘王大叫了一声, 长眠过去。

“阿爹——阿爹………”布丽盖菏椰泣不成声。

她雪白的纱衣被鲜血染成了绯红色,可怀中回鹘王的身体在渐渐的变冷。他久 久凝视天顶的眼睛怎么也不肯闭上。布丽盖菏椰用手将父亲圆睁的眼睛抹平。她却 不知道手上沾满了血,将回鹘王的脸也画花了。血让人感到恶心,在布丽盖菏椰的 眼中却更让她心惊。

父亲死了,回鹘灭亡了,这是多大的一个噩梦啊!

布丽盖菏椰不相信父亲死了,她在老回鹘王的脸上看到了红润,看到了微笑。 他没有死,他只是睡着了。

宫外,喊杀声越来越近了。

麦哈迪紧张不安,他想去拉布丽盖菏椰,但却伸不出手。

回鹘王死了,做下臣的怎么能忍心在这种时刻马上拉走他的女儿,那个即将成 为自己妻子的人?如果那样,自己显得太懦弱,或许布丽盖菏椰也会恨他,看不起 他的。

他只有等待,等待心爱的人想要离开为止。

这种等待太漫长了。

布丽盖菏椰摸起那支长箭,发现箭柄上撰着几个西夏文字,她不认识,但敢肯 定是箭的主人刻上去的,眼里不由得流露出恨意。

这时,宫外传来了马蹄声。麦哈迪顾不上许多,拉起了她,叫道:“公主,我 们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我那也不去。阿爹没死,我要陪他——”布丽盖菏椰挣扎着。

麦哈迪的手突然松开了,她措不及防跌倒在地上。

布丽盖菏椰抬起了头,才发现大殿的门口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高大英武的男 人,透着摄人的杀气和威严。他身披黄金战甲,居然堂而皇之的骑着马踏进王宫里 来了。

瞿傲的话应验了,布丽盖菏椰没有想到,西夏人的侵略竟然是这样的迅速。还 不到三个月,他们的战马就又踏进王宫里来了。

是那个在城外朝回鹘王射箭的人。麦哈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从来没有过的紧 张,连手中的刀也跟着抖起来了。

对手沉着阴鸷的表情仿佛就是一座大山,压抑得人透不过气来。这种感觉,麦 哈迪生平第一次有过。

他是谁?一个人只身闯入王宫,该有多大的胆识和气魄!

元昊跳下马,竟然把刀插回到了刀鞘。他一步步朝麦哈迪走来。这种行为叫人 震惊,更叫人觉得恐怖!

元昊只是在微笑,可麦哈迪的手却沁出了汗。

“拔出你的剑,我不杀没有武器的人!”麦哈迪大吼,可身子却不由得倒退了 一步。

“凭你?你还不配——”元昊冷冷的嘲讽道。

麦哈迪被激怒了,挥到直扑了上去。他一刀从头顶劈下,刀光闪过,人却走空 了。等他明白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刀已经穿透了他的胸膛。他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带着怀疑和恐惧望着元昊。元昊在微笑,在他眼里,那笑容比魔鬼的眼神更可怕, 更有威慑力。

“怯懦对于武士就等于是死亡,可惜,你明白得太迟了。”说完,元昊用手一 推,麦哈迪的身子就仰面朝天的倒下去了。

布丽盖菏椰用手掩住了嘴巴,什么也没有眼前的景象更可怕的了。短短的一瞬 间,那个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人就倒下去了。她厌恶血腥和杀戮,可这些却在眼前 一幕幕的发生。

元昊微笑着,一步步朝着泪眼朦胧的她逼进。

“别…别过来——”布丽盖菏椰颤抖的向后缩退身子,昏了过去。

龙牙子一冲进城,就径直朝王宫杀去。

等他冲到王宫时,却发现元昊的战马从王宫里奔出来。在他的马上驮着一个浑 身是血的白衣女子。

他怔住了。

“龙牙子,这里的事交给你了!”

元昊的战马从身旁一闪而过,龙牙子无意间的一瞥,看见了那女人头发披散开 的一张秀脸!那张美丽的脸叫他心头一颤。

她好象在哪里见过?可是,他的脑海里却怎么也记不起这个人来了!

“牙子,看来我们都来晚了!”

战剑的马在他身边停了下来,人朝他微笑。

“是啊,我们都来晚了!战剑,看来你注定是要死在战场上的,哈哈,这是你 我的宿命!你不能变,我也不能——”

龙牙子狂笑,纵马又向前冲去了。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