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 龙之湖 |三国历史
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23章 心结


元昊又为自己的历史写下了辉煌的一笔。当然,他的这一笔是凝聚无数的战死 冤魂的鲜血而成的。不过这些,他是不会在乎的,这个西夏王现在眼里在乎的只有 他的权势,地位,还有日益膨胀的野心。

宋国的十万大军几乎是全军覆没,两个先锋大将任福,刘湛也在三川口的混战 中,战死了。主帅韩琦暴头鼠窜领着几千残兵逃回了庆州。宋国朝廷震怒,把这个 两朝元老重臣连降三级,谴回京师待命。如此一来,华夏西北千里沃土的制兵权就 完全掌控在西夏王元昊的手中。如张谦预料中那样,辽国从幽,云两州出兵了,宋 国疲于应付,被迫再度向元昊称臣,送来颇为丰厚的贡礼:黄金,白玉,标致的东 方美女。元昊表面上允诺,可暗地里却在集结兵马,准备发动一场全面的侵宋战争。

暴风雨来临的那一刻总是异常的宁静的,西夏取得这次胜利后,进入了它短暂 的安静休眠期。

一场战役下来,汉人张谦在朝中的地位更巩固了,而战剑的军队在战役中损失 惨重,在朝野中的势力也相对削弱了。氏族王公们的时代过去了,西夏国迎来了一 个汉人执政的新王权时代。龙牙子发觉,王公的大臣们在渐渐疏远战剑,慢慢靠拢 张骞。朝野中,战剑被无形的孤立了,失去了昔日里众星捧月的风采。战功,进爵, 封赏,一切只是虚伪的幌子;渐渐的,龙牙子觉得,战剑的想法是对的,或许他们 真的该从这个明争暗斗的政治圈中退出了。他们是战士,这些狡诈的宋人玩弄人的 手段是他和战剑应付不来的。

龙牙子回到了他阔别了一月的小家。看着那帐篷,湖水,青草,欢叫着的小羊 ;他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仿佛自己已经离开了一个世纪一般。温 欣,甜蜜,尘封在脑海中的童贞记忆一下子全打开了,那一刻他陶醉了。

家。这就是我的家吗?呵,有家的感觉真好——这个恶魔附体的西夏武士感到 从未有过的疲惫,步履踉跄,缓缓走进了木栏院子。几个在草地上玩耍的婢女见他 走进来了,都紧张的站起来,低下了头,规矩的侍立着。龙牙子没有理会她们。他 径直走进了大帐。

此刻,他的心中萌发的一股冲动,急切的想见到心中那个所爱的人,——布丽 盖菏椰。

她在里面,正对着阁窗绣一块藩锦。看到她那一刻,龙牙子惊呆了,心中的千 言万语一下子全都跑光了。那一刻,他的躯体空灵,如同没了灵魂一般。

她太美了,柔和的日光把她脸上的每一根汗毛都衬托得那样的动人。白皙,温 软的皮肤,她整个的人就如同一块洁白的美玉,撩人心目,动人心扉。

龙牙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沉默了一会儿,他最终还是 依着帐角坐了下去,神色颓然。

这个野兽般的人还是被她的美貌慑服了。

布丽盖菏椰停了下来,看到了他。起初,她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 她望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对望着着,但谁也没有说话。她从龙牙子的眼里看到了一 丝忧郁。

龙牙子从腰间解下酒囊,猛喝着。酒太冲,他被呛了一下,咳嗽着,吐了一地。 他用袖子抹了一下嘴巴,终于鼓足勇气问了一句:“你…。你过得还好吗?”

“恩。”布丽盖菏椰点了点头,漠然的看着眼前这个怪物。

龙牙子苦笑,又喝了两口酒,才说道:“你能过的好,我就放心了。”

她没有回答。龙牙子继续说道:“我们打胜了,不过这次死了很多人。整片荒 原全是死尸,死尸连成的血色人墙一眼望不到边际。呵呵,我的全身上下都是血, 血把我的衣服和靴子都湿透了…最后我砍掉了那个宋国将军的脑袋,他的牙齿还在 咯咯的作响。那一刻,我的心颤抖了。”

龙牙子漫无边际的说着,布丽盖菏椰听得不寒而立,心惊肉跳。她的脸色有些 苍白。

他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她不明白。

“他是个有骨气的将军,杀死他的那一刻,我想到了我自己…有一天,如果我 被他们砍掉了脑袋,会不会是那个样子!”他目光无神,声音哀怨。

“那,那你就不要再杀人了!——”她鼓足勇气,才一字字吐道。

“你在安慰我?”龙牙子望着她,凄然的苦笑:“在西夏人眼里,我只是杀人 的工具。如果不杀人,我将什么都不是,失去尊严,地位,这里所有的一切,包括 你…”

他的话让布丽盖菏椰震撼,不过她感觉得到,此刻,他没有说谎,每一句话都 是真诚的。

“给你讲个故事,你愿意听吗?”龙牙子的酒囊瘪了一半,他似乎有些醉了, 吞吐道。

“恩。”布丽盖菏椰点了点头。此时,她对面前的这个怪人却好奇起来。她想 知道他的一切,包括他究竟是不是西夏人。

“大约在二十年前,西夏部落里一个叫龙戈的武士在外面掳来了一个回鹘女人。 那女人为他生了个孩子,叫龙牙子。这个孩子虽然出生在党项人的部落,但是因为 生母是回鹘人,从小就倍受欺凌。那时,他真不明白,为什么母亲那样善良,还要 遭到族人的白眼和戏蔑。不过,后来他懂了,因为他们是异族,是弱者,所以就要 遭受不平等的待遇。西夏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者是不值得人去同情的。一次意 外的决斗,母亲惨死在父亲和一个西夏剑士的刀剑之下。父亲也因此精神受了刺激, 变得疯疯颠颠的。经常毫无理由的毒打他,直打的他遍体鳞伤,死去活来。那段日 子,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噩梦一般的日子。屈辱和仇恨在他的心灵深深的扎根,那 时的他只想着如何去报仇,如何去挽回父亲的尊严。天不负人,一个意外的机会, 有个武艺高超的剑士答应教他练武,不过地点却在悬崖绝壁之上。他还是去了,坚 持了下来,虽然有几回险些摔死在戈壁之中。别人付出了一分的功夫,他就付出十 分。一年过后,他的武功也进步了不少。正当他欣喜若狂的时候,噩梦又开始了。 西夏向草原四周的部落开战了,他的父亲龙戈一去再也没有回来。凯旋的那天,他 去找害死他父母的人报仇,却发现那人竟然是他的师父,那个未曾谋面传授他武功 的人。那一刻,他绝望了,连死的心思都有。是他最好的朋友用话提醒了他:要死 你就去死吧,没有人会怜悯你!是呀,他为什么要死呢?死了,只会给父亲蒙羞, 遭族人的耻笑。他的名字会在时光的流逝中被人忘记。死了,他什么都不是,对不 起父母,也对不起自己。于是,他又重新振作了。接着,他罪恶的武者生涯就开始 了,他为了复仇而杀人,为了超越他的恩师而杀人;十六岁的他就成了西夏人中小 有名气的剑士。此刻,他陶醉杀人的快慰当中。”

“后来,王国发生了叛乱。他的恩师变成了没有手脚的废人;而他因为害死大 王的生母,被强迫去和老虎角斗。虎死了,他也受了重伤,为了保住他的性命,医 师们给他的脸上移植了虎皮,从此他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说到这儿,大滴眼泪冲龙牙子的眼里滚落了下来。压抑在他心头的情感一下子 爆发了,再也挟制不住。

布丽盖菏椰看着他,心中默然的一阵抽动;鼻子竟然有些酸酸的。她被感动了, 这让她自己也很意外;一个野兽般的怪人竟然也能把她打动,把她的芳心软化。

她发觉,面前的这个怪人再慢慢变得可爱,不再那么狰狞。一股同情之心油然 而生。

“这副鬼脸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让他失去了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她怕他, 为了爱他,那个女人投湖自杀了。呵呵,这就是命运,是命运把他送进了暗无天日 的阿修罗界。等他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后,又恰不适宜的把你安排到了我身边。” 龙牙子在叹息,埋藏在心底的话终于借着酒劲说了出来。他吞吐道:“我不能欺骗 自己,布丽盖菏椰,你的的确确在改变我的命运,在改变我的生活。”

龙牙子的话让布丽盖菏椰感到震惊,她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改变命运? 改变生活?他究竟想要说什么?布丽盖菏椰费解,隐隐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我,——呵呵,也许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龙牙子说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用眼神斜睨着布丽盖菏椰,样子让人毛骨 悚然。在窗子旁坐着的布丽盖菏椰却着实吓了一跳,咣啷,手里的藩锦掉在了地上。

她神色慌张,不住的摇头,惊恐的叫道:“不,不,你…你不能这样。”布丽 盖菏椰站起来,退到了帐角,生怕地上坐着的那个人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来。

龙牙子坐在那里一动也没动,他目光呆直的看着布丽盖菏椰,脸上的皮肉抽动 着,那时一个极为难看的痛苦神情。

“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他咯咯的苦笑,闭上眼睛又说道: “你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你现在这个样子和那时的母亲是那样的相象。如果,我 想对你动粗,就不会和你说这么多了。”

寂静,两人无语。

一会儿,他忧郁的抬头看着布丽盖菏椰。他眼里竟然含着泪花。那泪光闪烁的 眼神让布丽盖菏椰稍稍安下心来,心再次被打动。她靠着帐篷也象龙牙子一样瘫坐 下来。两个人对望着,可心思却是各不相同。此刻,布丽盖菏椰想起了吐蕃的皇子 亚鲁赞布,心中在默默的向佛祖祷告,而龙牙子此时的心已经绝望了,死灰一片。

“布丽盖菏椰,如果今后我战死了,你就跟着战剑吧!”龙牙子沉默了许久, 才缓缓的说道。

“不,不,我不会嫁给西夏人。”布丽盖菏椰摇了摇头,说。

“那,那你是想回到元昊身边,做你的高高在上的王妃了?”龙牙子在地上咆 哮道。

布丽盖菏椰被吓了一跳,随后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了下来。她不住的摇头说: “我宁肯死也不会跟着元昊的,更不稀罕他的西夏王妃。他杀了我父亲,灭了我的 国家,我恨他。”

“那,那你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开心?”龙牙子问她,此时,他拿她一点办 法也没有了。

“送我去吐蕃,好吗?”布丽盖菏椰终于开口吐露了心事。

“去吐蕃?”龙牙子不解的问。

“恩,去吐蕃。”她点了点头。

“为什么去吐蕃?”他问。

布丽盖菏椰羞涩的回答道:“我不能欺骗你,我已经有心上人了,那个人就是 吐蕃的皇子亚鲁赞布。”

皇子?亚鲁赞布?龙牙子如同脑海中划过一道晴天霹雳,顿时惊呆了。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