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24章 殴斗


原来她有所爱的人,那个人不在西夏,而在吐蕃?是吐蕃的皇子,他叫亚鲁赞 布!

可她把他当作了什么?工具,还是奴仆?送她去吐蕃,凭什么要求我这么做? 我有义务牺牲我的一切,送你去一个陌生的国度吗?她说出这样的话来究竟考虑没 有我的心里感受!一股无名的妒火在龙牙子的心中猛然生起,汹涌澎湃起来。他热 血沸腾,发觉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内心居然是那么的可憎,不由得怒吼道:“不, 不!要我送你去吐蕃,你死了那份心吧!”

说完,他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空气变得那么的凝重,龙牙子的怒吼把布丽盖菏椰的心如同撕裂了一般,令她 痛苦不已。眼泪在无声无息的流淌,划过下颌滴滴答答的如同珍珠般跌落在地上。

命运呵!难道这就是上苍安排给我的宿命吗?布丽盖菏椰把双手放在心口上向 苍天祈祷,祈祷那个她心爱的人能听到她的呼唤声,早一天把她从这地狱般的魔难 中解脱出来。

此刻,即使那是一个梦,她也愿意去等待,用自己的一生去赌一个飘渺的誓言。

夜晚,西夏王城外的军营里灯火通明。帐外到处是燃烧着的篝火。整只的肥羊 在火上烤炙,香气四处飘逸。

武士们围在篝火前谈天说地,饮酒吃肉。龙牙子走了过去,步履沉重,如同暗 夜中的幽灵。他没有说话,篝火前的人们也太专注,竟然没有人发现他。

以乌木多托这位元昊手下最得意的虎将为首的这群人当中,时不时的爆发出一 阵又一阵笑声。是什么事令他们这么开心?当然,能令这群粗鲁的汉子们开心的话 题除了女人外,恐怕就再没有别的了。

“我看这西夏国中,要论美貌,顶数那个回鹘的公主最惹人疼了,娇滴滴的就 跟一朵花似的,让人看也看不够——”一个武士朦胧着眼睛,声音暧昧的说道。

众人皆点头称是。乌木多托喝下一碗酒,开口抱怨道:“唉,真不知道大王是 怎么想的,居然把这么个美人赏给了一个丑八怪!”他暮生暧昧之色,这谁都看得 出来。

见他心生妒火,两旁的人也极力的附和他。

一人道:“听人说,那女人至今还是个雏儿呢?”

另一人道:“那小子真是没用啊,守着个如花似玉的宝贝连碰也不敢碰一下!”

众人一阵的哄笑。乌木多托撇了撇嘴,冷笑道:“和他那个窝囊老子一样,软 包货,一见女人腿就软了!”

众人又是一阵的大笑。

话一字不漏的钻进龙牙子的耳朵,如同在挖的心肝一样疼痛。他愤怒,脸上的 肌肉在抽搐,面目更加的狰狞。

一个端碗的武士冷眼一瞥,发现了身后那张比野兽还要可怕的,铁青着的脸, 顿时塞了口,手也颤抖起来。

四周立刻变得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有乌木多托一个人冷笑着看着龙 牙子,嘴里在不紧不慢的撕吃着一条羊腿。

龙牙子沉着脸,一声不响的走进人群。只见一道白光挥出,龙牙子的刀已经回 鞘。篝火上的那只羊掉了下来,落在火里,火碳四射,地上的人纷纷跳起来躲避, 各个骇颜失色。

“从今天起,我不想再听到有人说我和那个女人的话。除非他想和我的刀直接 对话!”龙牙子用眼睛的余光扫视诸人,冷冷的说道。

乌木多托脱下中衣,露出一身酱块般的肌肉疙瘩。他站到了龙牙子面前,从身 高看整整比龙牙子高出一头,身材大过一轮。他撇着嘴,一脸蔑视的看着龙牙子。

“龙牙子,你做得太过分了!”他说道。

龙牙子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没有人可以轻视我手中的刀,即使你是乌木多 托也不可以!”

两个人怒目而视,都试图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乌木多托仰天大笑起来,说道:“怎么,你真以为我们西夏人会怕你这个不人 不鬼的回鹘杂种吗?”

他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龙牙子的心头猛地一颤!

“别以为你是大王身边的侍卫长,我就不敢杀你!”龙牙子低声沉吟道。他的 右手不由自主的搭在了刀柄上。

乌木多托的瞳孔在收缩,不由得也咽了一口唾沫。突然,他伸出双手直抓龙牙 子的肩头。两只大手如同鹰爪,又快又狠的抓了下来。可是他扑空了!龙牙子的动 作比他还要快,向后一退身,刀尖指在了乌木多托的胸膛上。

乌木多托愕然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我说过,别以为你是大王身边的人,我就不敢杀你!”龙牙子重复道。他收 起刀,缓缓向后退去,转身走出人群。

背后猛然传来一声大吼!乌木多托抡起一根碗口粗细的旗杆向他凭空砸来。龙 牙子向旁一滚,旗杆搽面而过,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乌木多托又举着旗杆向他横扫 过来,旗杆挂倒了半面帐篷,折成了两截,而龙牙子整个人也被毡布埋了进去。一 会儿,龙牙子用刀劈开毡布,从里面站了出来。他一身的尘土,狼狈不堪,连额头 也破了。

乌木多托神力无与伦比,刚才的那一下子虽然没有伤到龙牙子,但以足以叫在 场的人震惊的了。

他拎着半截旗杆,撇着嘴笑道:“你很运气,刚才那一下子没有砸死你!”

“你更幸运,因为直到现在我还不想杀了你!”龙牙子冷笑着回答。

乌木多托抡着半截旗杆扑了上来。刀杆相交,空气中传来一阵吡叭的爆裂声! 龙牙子的身形从刀光杆影中转出来!他站在乌木多托身后,收起刀,脸上一丝表情 也没有,昂然走去了。可乌木多托站在那里却半晌没有动。

旗杆碎了一地,他的手里只握着很短的一截枯杆。一股鲜血从手臂上流下来, 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他瞪大眼睛,一脸的困惑迷茫。无论怎样,他都敢相信那是真的,抡出去的十 几棍都被硬挡了回来,他居然连躲也没有躲!龙牙子的刀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恐 怕整个西夏现在也不会找出第二个人来了!从这一刻起,乌木多托是彻底服了,输 得心服口服。

龙牙子拿了两坛酒蹲在篝火旁,觉得心口有些发闷,一张嘴一口鲜血吐在了地 上。乌木多托力大过人,刚才的那几下真不该硬碰硬的去接。受内伤了,还好没被 人看见。

此刻,龙牙子的心痛远远大于肉体上的伤痛。他抹掉嘴角的血,抓起一坛酒猛 喝起来。受了内伤,是最忌讳喝酒的。可他不管,需要发泄,需要解脱,解脱这心 中挥之不去的苦闷。酒喝了半坛,他的视线就有些模糊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