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26章 思痛


自从有了那夜,龙牙子就再没见过布丽盖菏椰笑过。

布丽盖菏椰变了,变成精神恍惚,冷若冰霜。无论龙牙子怎样去哀求她,她都 不说一句话。这种冷漠的态度对龙牙子来说,比死还要令他难受,令他绝望。

龙牙子不敢见她,布丽盖菏椰那无声的眼泪,默默的抗争比成百上千的敌兵更 具有威慑力,那颗冰冻的心完全被摧垮了。他屈服了。女人的表情加深了他的负疚 感,让他痛苦不堪。

战剑不再干预朝政,从朝野的势力纷争中完全解脱出来。赋闲的时候,就在家 中练剑,陪着几个妻妾饮酒取乐。难得的清闲,这段日子让这个战无不胜的将军胖 了不少,额头上泛起了光泽。而龙牙子却瘦了。他比外出征战的时候更瘦,样貌如 同一只在草原上饥饿徘徊中的猛兽,更森人更丑恶。

两个很久没在一起练剑了。

比剑的时候,两个人都吃了一惊,吃惊的不是剑术精湛了,而是两个人都退步 了。龙牙子的剑没有了以往的霸气,从剑式到步法都乱了,这令战剑很不满意。他 停了下来。

“牙子,你怎么了,病了吗?”战剑问。

“没有。”龙牙子回答,声音不是太高。

“这样下去的话,你会死在战场上的。”战剑叹了口气,说道:“牙子,如果 是那个女人令你太痛苦的话,不如干脆杀了她!你下不了手,我可以帮你!”

战剑的剑缓缓入鞘,随着最后的那一声嚓响,眼中闪过两道寒光。龙牙子听了, 反应大大出乎战剑的意外。他摇了摇头,神情颓然,默然道:“不要伤害她,我现 在这副样子不是她的错——”

“牙子,为了一个女人,你会这样,这可太不象你了!”战剑冷笑道:“天下 的美女多的是,何必为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折了英雄的傲骨。如果你需要,我 今天就可以送你几个姿色出众的俾女过去服侍你。”

龙牙子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忘了她吧,牙子,也许那样你会好受些。”过了一会儿,战剑又安慰道。

忘了她?谈何容易呵——龙牙子苦笑。

他心里知道,明明中那种叫命运的东西已经把他和那个女人联系在一起了。战 剑说的太轻巧,他不了解自己,也不理解自己对那女人的感情。

“战剑不要再提那女人了,好吗?”

龙牙子望着他,目光中在哀求。战剑会意的笑了,叫道:“好,兄弟,那咱们 去喝酒。”

两个携手进了厅堂。

两坛陈年的佳酿,一只烧乳猪,几盆山珍野味。两个人的开怀畅饮。一坛酒不 多,按理说,龙牙子是不该醉的,可他却醉了,醉得一塌糊涂。战剑留他住下,可 他偏偏要回去。上马的时候,他是趴着被人托上去的,那马有灵性一般托着龙牙子 出了城郭,奔向草原的大湖。

阵风袭来,龙牙子觉得头晕恶心,心口难受的要命。勒住马,他大口大口的吐 起来。吐完了,他发觉轻松了许多。

这让他想到了父亲龙戈,想起了父亲酒醉后的那种消沉。是他误解父亲了,这 回,他终于体会到,原来爱上一个女人竟然是那样的痛苦。

放马沿着湖边走着,龙牙子又想起了一个人。

他想起了哥叔娜,——那个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眼前的景象朦胧起来,他 仿佛又回到了一对恋人在湖边奔跑嬉戏的情景。那个一度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

他们沿着湖岸,奔跑着,追逐着。

突然,哥叔娜转过身来,龙牙子措不及防将她抱在了怀里。两个人扑倒在草地 上。她的身子软软的,散发着少女特有的芬芳。龙牙子的心跳得很厉害,而那种感 觉是从未有过的。

两个人静静的相拥了许久,龙牙子颤抖的捧起她的脸,将自己的嘴唇缓缓的凑 向她的。哥叔娜的呼吸急促起来,龙牙子明显的感觉到从她体内传过来的热度。那 股热度令人兴奋。她没有反抗,龙牙子很自然的吻了她。

他吻着,贪婪的吸吮着少女口里的香液,知道对方因为窒息呻吟出声才放开。 可放开了嘴,却没有放过女人,他的嘴唇一寸一寸的印下去,吻过洁白的脖项,埋 进了女人的胸膛。哥叔娜一声又一声的呻吟起来,那呻吟是快慰的,是颤动的。欲 火焚烧着两个青年人,最后龙牙子的手伸向了她的腰带…她红着脸,撑拒着,叫道 :“牙子,不要——”

龙牙子搂住她,仍在坚持。他低声的喃呢道:“哥叔娜…你是我的人,我现在 就要你——”

爱语在软化女人的心,在龙牙子一阵手嘴共用的攻势下,哥叔娜终于放弃了挣 扎,软绵绵的躺在了草地上。

属于人类文明的盛典仪式在黄昏的暮色中奏响。哥叔娜挣扎,呻吟,还流了不 少的眼泪。她的手撕断了身旁的嫩草,也抓伤了龙牙子的后背。女人的第一次并不 是想象中那样的令人愉快。可龙牙子没有考虑那些,只顾在哥叔娜体内享受快乐。 他一连要了三次,直到身下的女人连动的力气也没有了,方才歇手。最后,他搂着 她就在那夜色中沉沉睡去。

曙光渐明,龙牙子望着草地上那熟睡的洁白胴体,看着那班白,那血污,心中 说不出的愧疚。

他把剑插在地上,拼命的撕扯自己的头发,暗恨自己的懦弱和多情。“武者之 剑是无情之剑。”一时冲动犯下的过错不但伤害了他,也伤害了哥叔娜。有了情思, 就有了牵挂,自己的剑会变得更脆弱,不堪一击,凭什么去打败瞿傲呢?

他蹑足站起来,悄悄用衣服给女人盖上,趁着她熟睡未醒,提剑消失在夜幕中。

当清晨的第一声号角响起,龙牙子已经奔赴征程了!那刻,他什么也不愿意去 想,只求血腥和敌人的惨叫可以重新冷却他那颗温暖的心,让他更加的残忍无情。

那时,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以绝对的实力去打败西夏的第一武者瞿傲。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瞿傲的王者时代已经过去了,他龙牙子是西夏的第一 武者,连大王元昊也要敬重他三分。在异族人的眼里,他就是“恶魔”的代名词。 他的武者生涯已经步入了辉煌,只是这辉煌的境界令他空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 荣耀。过眼云烟,一切都是幻觉罢了。这天下第一的武者称号也只是一个凄冷的陶 醉。龙牙子几度为此困惑,几度在生死间挣扎,但命运终究是命运,到头来他还是 黑暗世界中的恶鬼。而置身在黑暗中的恶鬼是很难看见曙光的,只能在血腥的地狱 中挣扎。

轻贱生命的杀戮生活就是武者的可悲命运。

但龙牙子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上苍把布丽盖菏椰赐给了他。使他看到了生 存的价值,体会了那种家的温馨。他可以一声不响的放弃哥叔娜,但是现在却无论 无何也放不下布丽盖菏椰。这个女人从他在楼兰城中见到的第一眼起,就已经把深 深的吸引了,如同上苍注定了某种安排一样,她的样貌从见到的第一眼起就叫他莫 明的心动。而现在,他的那颗属于恶魔的心已经被熊熊的爱火焚化,罪恶的灵魂在 圣洁的湖水中被洗涤净化,龙牙子从心底望外的被她征服,扑伏在了神女的脚下。

一个没有牵挂的人有了牵挂,能改变这一切的只有爱情。爱情是神圣的。可龙 牙子的爱情却是酸涩的,含混的。

他苦恼,陷入了一生从未有过的郁闷当中。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