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27章 血之殇


宋康定元年(公元1040年)入秋,元昊蓄谋已久的对宋战争开始了。

张谦拜征南大将军,总督三路兵马十万大军进犯宋境。

驻守边境的宋兵约有二十万之多,但兵力分散在城郭,山寨之中,久不征战, 军心涣散。延,庆两州知事范雍是个只会吟诗作赋,贪生怕死的无能之辈。大兵压 境,他不懂得将军队集中起来驻守城郭出兵御敌,反而下令各处紧守要隘不得出战, 一面向朝廷接二连三的快马告急,请求原兵。这给西夏人一个绝好的进兵机会。西 夏人长驱直入,势入破竹。在西夏铁骑的强大攻势下,宋人苦心营建的山寨,土城 瓦解了。

万刃山岭,一座孤零零的城堡。

城堡的守将是宋国赫赫有名的骁将李德昌。这个当年敢辱骂上司韩琦,被扁职 的两川兵马副巡使,眼下只剩下不足八百子弟兵和一座破损不堪的孤城。一面是背 山的绝壁,三面都是西夏人的铁甲骑兵。

他派出去求救援兵的人已经去了三天了,音信全无。这座三川的要隘倘若陷落 的话,延,庆两州,宋国的西北万里边疆就落入西夏人的手中了。

还会有援兵来了吗?李德昌看着那一眼看不到边际的西夏军阵,绝望了。暗骂 :范雍这个废物,只求自保;他哪里知道西夏尽取了西北的要隘,延,庆两州何以 保存,大宋子民何以安生?他不向咽喉要隘调兵守卫,反而发命令各处官兵紧守门 户,不得随意调动,这不等于是引狼入室吗?

现在一切都太迟了,多想无用。

“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英雄血洒疆场;黄沙埋烈骨,荒野荡忠魂。弟兄们跟我 征战多年,今日能共赴黄泉,我李德昌此生无憾已。”李德昌在马上挥动长枪,一 声大喝:“杀李元昊啊,弟兄们冲啊!”

他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身后的军士们也挥动的长戈跟了上去。宋兵都明白, 这是一场没有胜负的战争,结局只有一个战死。但他们更敬慕眼前的这个英雄,忘 却了死亡的可怕!

“杀李元昊啊!”喊声由远而近。

张谦站在战车上,望着那金甲黑马的宋国战将,脸上微微一笑,暗道:李德昌, 倘若你知道今天和你对阵的人只是你以前手下一个小小的文书的话,恐怕你会死不 瞑目的。

他把手中的令旗一挥,一整队五千铁甲骑兵冲了上去。两只敌我悬殊的队伍交 织在一起,战场上尘烟喊杀声四起。

张谦捻着短须看着,脸上带着宣泄后的快感。

许久,尘烟渐散。

从阵队里面冲出一匹血马,马上坐着一个面目全非的血人。那血人嘶哑的吼叫 :“杀李元昊啊——”声音让人胆颤。

是李德昌,他还没有死。西夏众将无不为之动容,连龙牙子的脸也变了颜色。

“杀李元昊啊——”声音渐近。张谦身边的人扬起了弓箭,可他却摆了摆手。 他将手中的令旗一挥,第二队西夏骑兵又冲了出去。

“大将军,你这是在做什么?”战剑诧异的问道。

张谦微微一笑,说道:“他是个英雄,我敬重他。武士就赏给他一个庄严的死 法,让他去战死吧!

西夏兵尸体在李德昌手中的长矛挑动中横飞。但他毕竟还是血肉之躯,有体力 不支的时候。一矛惯穿了一个西夏兵的胸膛,李德昌动作慢了点,那负痛的西夏兵 垂死的一刀砍掉了他的右臂,鲜血如注。那个血人纵声狂笑,如同失去了痛觉一般, 舍弃了长矛,伸出左手拔出佩剑,继续催马冲杀。

“杀李元昊啊——杀李元昊啊…”声音凄惨,豪列。

最后,他的身体被西夏兵的乱刀肢解,挑落到马下。数以千骑的战马从那血肉 模糊的尸身踏过,黄沙中再没留下什么。

龙牙子催马过去的时候,只看见了地上半截血污的断臂,手中还紧紧握着只剩 下剑柄的残剑。他的心剧烈翻腾了一下。

难道这就是一个武者的最终宿命?他茫然困惑住了。

龙牙子发觉自己手中的刀在颤抖,而武士的刀在战场上是不应该颤抖的。

西夏大军占领三川诸镇,延,庆两州州城成了平川中孤堡。

十一月中旬,延州沦陷了,西夏人烧杀掠夺,州城被洗劫一空,延州总兵刘怀 仁战死。下旬,张谦统率重兵包围庆州。而这时宋朝的援兵也到了,据说领兵的主 帅也同样是个文官,也姓范,叫做范仲淹。

两军在庆州城外形成了对峙。宋兵坚守不出,西夏久攻不下,士气受挫极大, 连老谋深算的张谦也焦躁起来。

龙牙子身穿三层掩心护甲,赤着胳膊上阵了。

他喝完战剑递给一碗两千西夏敢死队的饯行酒,漠然说道:“替我好好照顾那 个女人!”

战剑点了点头,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上去。

战鼓雷鸣般的震响,呐喊声四起。

龙牙子站在云梯上,挥刀指挥西夏兵们前进。在西夏战神的感召下,军士们的 士气大震。

冲到城角,士兵们用力一贯,将他连云梯一起送上了城楼。箭矢,滚木雷石象 雨点一样倾泻下来。龙牙子奋力挥刀拨打着。突然,一阵的巨痛,一支冷箭射中了 他的左肩,虽然自己穿着三层的护甲,但这一箭还是让自己挂了伤,流了血。

龙牙子咆哮着向上爬去,伸手将那个从垛口中探出头来的打算扔石头的宋兵拉 了下去。那个士兵带着惨叫声跌了下去,遂死在乱箭丛中。

龙牙子扒着垛口探出头来,发现面前正对着他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年轻的书 生,只穿着半身的护甲。他面目清秀,眉宇间透着一股罕有的霸气,看着他这个爬 上城楼野兽般的怪人居然一点也没有害怕。相反,那书生把手中的剑冷冷的挥了出 去,又准又狠;一剑剁在了龙牙子的肩头上。

龙牙子痛得大叫一声。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两旁的武士的长矛就刺了过来。用 刀去搪时已经晚了,矛锋还是扎到了他的护甲上,龙牙子被挑飞到空中,直跌了下 去。

啊!他在空中大叫着,摔进城下那累累的死尸当中,顿时昏了过去。

面对这西夏人这一轮凶猛的进攻,书生并不慌张,从容不迫的指挥着,厉声喝 道:“不许后退,有贪生怕死者,杀!”

宋兵受了主帅的鼓舞,军心肃然。

巨石,矛箭带着复仇的怒吼暴雨般的倾泻下去,西夏兵的哭喊声不绝于耳。终 于,全线溃败下去。

张谦死士之战彻底宣告失败了。城下箭矛乱耸,尸体成堆,连护城河的水都染 红了。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