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28章 抉择


“你醒了?”

龙牙子睁开眼,发现战剑正坐在身边望着他。他眼神令他想起了两年前在地牢 里的感觉。

他心里酸酸的,嘴里有点苦涩。

全身的疼痛,不过还能动,骨头似乎没有被摔断。

“你很幸运。身上的两处伤并不太深,从城上落下来的时候,恰好摔进了死尸 的中间。呵——是死难的西夏兄弟们救了你一命,你该好好谢谢他们。”战剑笑着 说。

“仗还打吗?”龙牙子挣扎问。

战剑摇了摇头,说道:“不了,大将军张谦已经下令秘密退兵了。他果然是个 老狐狸,知道庆州久攻不下,一但宋国的援军继续增援,我军就会处于被动状态。 所以,在攻打庆州的同时,他就预先派人将四处收刮的财物军需送回西夏了。”

“那我们算是战败了?”龙牙子问。

“不,我们打胜了。宋人的损失要比我们惨重得多,我们只是在进攻庆州的时 候擦伤点皮毛而已。大军士气未减,而三川之地已经落入我西夏掌控之中了。”战 剑又感叹的说道:“张谦是个难得的军事人才,大王元昊没有看错人。这次攻打庆 州不是失败在谋略上,是因为他遇上了善于统兵的劲敌。据说,这个叫范仲淹的人 也不是武官,只是一个文弱的书生。”

文弱书生?难道就是他——龙牙子想起了那个在城楼上一剑劈在他肩头上的文 弱书生。他怔了一下,玄而又笑了。

“你笑什么?”战剑问。

“也许,你说的那个人我见过。”他说道。

“见过?”战剑惊讶道。

龙牙子指着肩膀上的剑伤,说道:“这一剑就是他送给我的,虽然力量上欠缺 了很多,可他却是我见过最敬服的一个汉人。他见到了我居然一点也没有害怕,不 是他的那一剑,我也不会被两旁的士兵挑下垛口。”

“怎么,连你也有怯阵的时候?”战剑笑了,打趣道。

“不是怯阵,战剑。都说宋人多英雄,起初我并不相信这类话,可现在我信了 ——”龙牙子喃喃回答。

那颗磨牙的头颅,黄沙中的血人,眉宇英俊的少年,这些使得龙牙子的那颗武 者的心动摇了。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的原因是他心里时刻牵挂的女人。

战剑默然的点了点头。

“是呵,大王元昊想征服四方,一统中原。但这样远大的抱负岂是一朝一夕可 以完成的。宋国的确是个人才辈出的天堂之国。若是那宋天子懂得象大王一样励精 图治的话,我西夏国危已。”战剑感叹道。

“怎么,你还不肯放弃你的政治吗?”龙牙子问。

“不。”战剑摇了摇头,说:“不是放弃,而是心甘情愿的服输了。牙子,大 王元昊的选择是对的,为了西夏国的将来,我们的确需要依赖宋人的力量。”

龙牙子默然。

看来战剑的确是变了,能把宗族的利益看轻,对于他这个世袭的王公来说,是 多么的不容易。也许,他是真的打算退出西夏的政治舞台了。可是,他呢?他这个 半人不鬼的怪物又该怎么办呢?

拖着全身的伤痛,龙牙子挣扎了一下,但没有坐起来。他苦笑,那笑容比鬼还 要难看。

“为什么不让我死掉…”他问道。

“怎么了,牙子?”战剑问。

“没什么。”龙牙子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战剑——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我不想打仗了!”

龙牙子的话让战剑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这个以战争为乐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看着龙牙子,看着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西夏武士,现在颓然倒在床上的伤者。渐 渐地,他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你已经得到她了?”战剑问。

龙牙子没有回答。

战剑又问道:“可你并不开心是吗?”

龙牙子无语。过了许久,他才喃喃道:“我得到了她的人,可是却失去了她的 心。战剑——你不会了解;她对我的冷淡简直是一种折磨。这种折磨比死还让我难 受。”

从地狱之门辗转回来,龙牙子终于道出了心里话。

战剑叹了一口气,说道:“一个女人能使在战场上撕杀的冷血战士这样想。牙 子,看来你是真的爱上她了。那…你为什么不去求她,女人的心总是软的,迟早会 原谅你的。”

“我试过了,没用的。”龙牙子摇了摇头,说道。

“牙子——你以后真的不能再拿剑了!”

战剑看着他,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仁爱表情。他拍着龙牙子的手,沉静的说道 :“也许这才是我们该选择的生活。牙子,伤好了就去找她吧!只要她愿意跟着你, 大王那里我会替你去说的。”

说完,他走出帐篷。

望着他的背影,龙牙子的心潮起伏不停。

战剑,一个有着凌驾于元昊之上帝王之气的男人,在龙牙子的心中恐怕没有第 二个人能取代他的位置。和他一样爱着同一个女人,可他却从来不避讳。他是个君 子,为了兄弟的情意,可以舍弃他的一切。但凭他刚才的那一句话,——为了兄弟 的心愿,一份飘渺的爱情,居然愿意去触犯西夏的法典;这份恩情恐怕自己这辈子 也报答不了。

龙牙子感激他,可另一方面呢…

布丽盖菏椰,这个被自己伤透了心的女人会接受他吗?龙牙子心里没有任何的 把握。迷茫,躺在榻上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是对未来的迷茫,对生存的无望。

大军班师回到了西夏。

龙牙子寄居在战剑的家里养伤,期间虽然捎了信给布丽盖菏椰,但她一次也没 有来过。龙牙子心中惦念着她,那种若即若离煎熬令他更加的痛苦,比伤口更痛。

半月过去了,龙牙子终于熬到可以下地了。他拖着虚弱的身体从战剑的府中偷 着出来,跨上马出城,朝自己的家奔去。

来到阔别多日的大湖边,朗朗的波光令他的心情豁然一亮。那种感觉令他心情 从未有过的舒畅。

他跳下马,来到湖边。

他双手捧起清澈的湖水,水的味道清凉甘美。龙牙子不禁想起幼时和母亲在湖 边嬉戏的情景。令人怀念,倘若能换回时光能够倒流,受再大的痛苦,让他死上十 次也心甘。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只是幻梦罢了。

龙牙子思索着。

他发现自己的确老了许多,老得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刀了。在他二十岁的躯体里, 那涌动沸腾的热血已流尽。所有愤世嫉俗的仇恨已被女人的温柔所淡化。布丽盖菏 椰能给予他的,不仅仅是男女之间的欢爱,而且还有一种母性的安慰。在她的身上, 龙牙子感受了那失去了多年的母爱,心中宛如母亲莫伊青苔又复活了一样。

他摘下面罩,用手抚摩着自己那半张白皙光滑的脸,心中又隐隐作痛起来。

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会有哪个女人肯接受?谁又肯真心爱他呢?龙牙 子苦笑,发出喑哑的哀嚎。

恐怕这难以表达的苦闷,只有化成血泪在心底流淌了。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