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30章 行刺


“她叫莫伊青苔,回鹘语就是无暇的碧草的意思!”

龙牙子瞪大了眼睛,却说不出话来。这时,反倒是布丽盖菏椰为他的表情吃惊 起来。她还从未见谁听过一个人名后,会有这样异常古怪的表情。龙牙子扭曲痛苦 的脸使她反而生出一丝怜悯的同情心来。

“你怎么了——”布丽盖菏椰问。

“没什么——”

龙牙子的眼中流露着难以形容的哀伤,颤声说道:“布丽盖菏椰,我答应你。 不过,你要答应我,无论我出了什么事,你…都要勇敢的活下去,好吗?”

“你肯去刺杀元昊?”她惊讶的问道。

“恩…如果我死了,你就带上我的马去找战剑,他会送你去吐蕃的。”

龙牙子说完,转身带着令人发悚的哀嚎,像个疯子一般逃掉了!他跑的跌跌撞 撞,布丽盖菏椰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却隐隐有些内疚。是不是她对待这个人太过分 了?许久,她又摇了摇头:不…他是恶魔,对待恶魔是不需要仁慈的。

龙牙子沿着湖岸一直跑下去,跑了很久,累了最后跌倒在地上。他用头撞地, 手指在杂草间抓出了血,哀哭狂嚎,如同一匹受了伤的野兽。

“我是个畜生,我不是人!母亲,父亲,你们原谅我吧!”

他扑伏在地上,泪点点滴滴洒落在草叶上。

恶梦在最后的时刻,还是醒过来了。可偏偏是这个时候呢?他不想明白,也不 愿意接受这样的宿命安排。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他的人生世界就完全改变了。霹雳 将他的灵魂照得雪亮,罪恶仿佛被溶解了,但剩下的也仅是一个残破不堪的躯壳而 已。

一切的一切,他全都明白了。母亲的眼泪——龙戈的怒吼——还有龙戈送给自 己玉坠时的嘱托…他不是西夏人,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回鹘人。而他却做了什么? 血腥,杀戮,一个个惨死在自己刀下的回鹘武士,从仇人的手里接过那位美丽的公 主,然后……他不敢再想下去了,越想反而越痛苦。可这痛苦却无法向人倾诉,只 能自己默默的承受。

他哭了许久,然后擦干眼泪,大步朝西夏王宫走去了。

这时的西夏王城已不在是从前的那座土城。元昊从战争中俘虏来的十几万奴隶 用鲜血和骨骸为他造就了这座庞大的草原皇城。如今的西夏王城足可以同宋辽的京 都媲美了。往日里卑微下贱的党项人挺起腰板站起来了,西夏王元昊凭借着过人的 才华和武力实现了他们想都没有想过的梦想。

游牧的人有了安定的居所。西夏的王公贵族们在王城里瓜分着自己的势力,营 建的豪宅大厦,富丽堂皇。

龙牙子一身尘土,衣裳不整;朝城门走来。卫兵向他施礼,他没有理会,进了 城径直朝王宫走去。

王宫的门前站着两排铁甲卫兵,但没有人去阻拦龙牙子。在西夏国中,能享受 这种持剑上殿的特权的人并不多见。而龙牙子是西夏武者的“精魂”,西夏人眼里 的英雄,元昊破例允许他带剑入殿。

龙牙子走进王宫,大殿里传出琴萧之声,夹杂着男女的欢笑声。

转过殿角,一阵香风扑来。数十名中原的妙龄歌姬在大殿中翩翩起舞。元昊坐 在正殿中央,两旁是近侍的文官,美女相拥,纵情取乐。殿里的这些女子都是各国 进贡来的绝代佳人,尤其是元昊身边的那两个美人,更是美艳出众,含翠欲滴。元 昊双手拥着她们,一改平时的冷傲态度。

“龙牙子——你来了,快坐吧!”

元昊点手示意,一个侍女端过一个木樽,龙牙子在他的下首坐了下来。元昊又 叫过两个美人挨着龙牙子坐下,为他斟酒夹菜。平素这样的场面,龙牙子也见过, 但今天的场合使他从心里往外的不自然。

元昊将右侧的美人环腰抱在怀里,手不安分的在她胸前抚弄着;而那美人用纤 指拨开一粒葡萄送到他的嘴里。他嚼着,兴致盎然。

“龙牙子,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吗?”元昊问。

龙牙子平时除了元昊的召唤外,别的事情一概不闻不问。他当然不知道元昊为 什么高兴,因此没有回答。

元昊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除了打仗,别的事是从不关心的。但是,今天的 事我却一定要告诉你。元帅嵬名纳翰的大军南下攻占了陇西诸郡,击破宋将李守毅 的精锐之师,斩首十万人。呵呵,那个宋朝的狗皇帝终于坐不住了,向我西夏上表 称臣了!”

这的确是件可喜可贺的好事,难怪元昊那么高兴。可龙牙子却乐不起来。他眼 前恍若看到的是漫山遍野的尸体,耳中隐约听到的是人嘶声力竭的惨叫声。

“来啊——我们共饮一杯!”元昊举杯向众人示意。

举起那金子的酒樽,里面的盛着红色的西域葡萄酒,血红的颜色让龙牙子一阵 的恶心,刚刚碰到唇边,又放了下来。

元昊一饮而尽,放下酒樽时,发现龙牙子的酒樽还是满的,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问道:“龙牙子,你怎么也拘谨起来了,这可不象你从前的性格!”

龙牙子没有回答。元昊派来服侍他的两个侍女,他竟然连正眼也没看一下。元 昊看在眼里,却痛在心里,不由得想起一个人来。他笑了,放声大笑。

“呵呵,我倒忘了,你有了白玉美人,这些俗脂艳粉自然是看不上眼了!”他 瞪了那两名侍女一眼,叫道:“你们下去吧!”

“大王,下臣内伤未愈,不能饮酒,还请大王见谅!”

龙牙子说完,抬起头时,发现元昊的脸上已经有了几分阴云。胆小的几个文臣 也都拘谨起来,不敢同侍女恣情取乐。

见元昊愠怒,身下的细腰美人撒娇般的用手去扯他的胡子,口里娇声道:“大 王,您又生气了,吓杀妾身了——”

但元昊却瞪起了眼睛,叫道:“我最讨厌女人碰我的胡子,你不知道?”他的 眼睛暴起了寒光,美人的脸顿时苍白起来。

“大王,妾身知错了!”

她猛的起身,扑伏在地上,抱着元昊的脚哀求道:“大王,您饶了我吧…”美 人梨花带雨,泪流满面。

这场面让龙牙子吃了一惊。

“你该明白,既然是犯了错,哀求是没有用的。”元昊没有理睬地上那个泪眼 模糊的女人,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叫道:“来人!”

声音犹如霹雳,声乐顿止,十几个跳舞的女子也慌张的躲到了一边。四名金甲 武士迈着整齐的步子走上大殿,跪倒在殿前。

“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出去,剁掉她的双手!”元昊吩咐道。

金甲武士上来去拽那细腰美人;她更加凄惨的哭叫:“大王,饶命啊!饶了妾 身吧!”纤细的手硬是从他的脚下拖开了,女人撕裂了元昊的袍子,可元昊只是冷 冷的笑了笑,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不一会儿,殿外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便没了声音。大殿里突然寂静下来, 没了声响。几个文官面如土色,十几个吹唱的歌姬哆哆嗦嗦的看着元昊。当金甲武 士端着银盘将雪白的一对玉手奉上时,一个文官晕了过去,歌姬们强忍着恐惧才没 有发出声来。在场的人都为这残忍的举动而秫骨,只有两个人脸上没有表情:元昊 是真的镇定自若,而龙牙子的心已经颤抖了。

“在我元昊眼里,这些女人只不过是些玩物罢了!”

元昊的酒樽摔到了地上,叫道:“来啊,都给我跳啊,唱啊,听到了没有?”

歌姬们惊叫起来。歌舞依旧,人们虽然强做笑脸,但气氛还是凝重了许多。

“龙牙子,在西夏武士当中,我最器重的就是你。即便你打伤了乌木多托,我 也不怪你,来,陪我喝一杯!”

元昊举起酒樽向他示意,龙牙子默然的端起酒樽一饮而尽。接着,元昊又满了 三杯,喝罢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好,这才是武者该有的气魄,来,我们再喝!”

说罢,他又斟满了酒,仰首一饮而尽。

元昊杀人,龙牙子见过,但像今天这样喝酒,龙牙子还是头一回见过,只得硬 着头皮陪下去。不知不觉,两个人都喝醉了。

宴席一直延续到黄昏,大殿里都横七竖八醉倒地上,元昊和龙牙子还在支撑, 但眼神早已朦胧了。

元昊盯着龙牙子,嘿笑着问:“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器重你吗?”

龙牙子指着自己的佩刀说:“大王真正器重的是我身上的这把刀吧!”

元昊摇了摇头,说:“对于众多的西夏武士而言,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龙牙子狐疑,但猜不到元昊的用意是什么。他索性摇了摇头,说道:“我猜不 出,请大王明示!”

元昊笑了起来,笑罢才缓缓吐道:“知道吗?龙牙子,你得到了我最想要的女 人,呵呵…”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