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龙之湖》第34章 鳄之泪


龙牙子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被五花大绑的捆着,两个身披铁甲的武士押解 着他,在他的四周也站满了铁甲武士,金戈闪动。距离自己不远处是座临时搭建的 高台,高台的四周插满了旌旗,台上正中黄罗伞盖下端坐的正是西夏王元昊。

武士将他推搡到台下,元昊看着满身泥土,蓬头垢面的龙牙子,禁不住一阵的 冷笑。

“大家来看看!看看我们这位西夏国的第一勇士如今成了什么样子?”元昊一 脸的鄙夷,问道:“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居然把我们的勇士变成了懦夫,对自己的 兄弟反戈相向。龙牙子,你太令我失望了。”

龙牙子无言以对。与其这样让元昊奚落,还不如马上让他死掉的好。

“怎么,不说话吗?你以为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元昊一步步走下 台阶,边走边说道:“信不信我会当众把你的心肝挖出来,抛出去喂狗。龙牙子, 被女人在胸口捅刀子的滋味好受吧?”

他走到龙牙子的面前,用手扯起龙牙子的发髻,两个人四目相对。一个是怒目 而视,另一个是冷眼相望。

“看样子,还有一点骨气啊!我还以为你的勇气消失殆尽了呢。”说完,他放 下龙牙子的发髻,转过身不再去看他。过了许久,元昊才缓缓问道:“你放走了那 个回鹘女人,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战剑的事我不能不管。说,你砍伤了我的爱将 该怎么办?”

“你,你杀了我吧!”龙牙子嘶哑着嗓子叫道。

“杀了你?有那么便宜的事吗?”元昊一阵的冷笑,说道:“西夏武士的尊严 都被你丢尽了。一个武士要死就要死得荣耀,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龙牙子你就心 甘情愿吗?你有本事刺伤我的爱将,就没有本事用你的命赎罪吗?”

“你,你想让我怎么做?”龙牙子问。

“我要让你以一个勇士的姿态去选择生或死。”元昊回答。

选择生或死?龙牙子不明白他说话的意思,象他现在这样一个囚徒还有选择生 死的权利吗?谁有能此时的西夏王又在打什么主意呢?

元昊回到高台上,又接着说道:“在遥远的南方有一个南诏国。昨天南诏国的 国君向我进贡一只异兽,皮甲刀枪不入坚硬如铁,凶猛异常。此物叫做鳄,据说取 其皮制成内甲可避刀剑,即便是以后有人想行刺我,也用不着害怕了。龙牙子,你 能当众为我杀死那只鳄吗?”

刀枪不入的猛兽?龙牙子想起当年在猛虎的爪下挣扎的情景。如果这是真的, 自己岂不是要命丧鳄的嘴下?即便是能侥幸杀死鳄,那元昊借机又可以向使者显示 西夏国的国威。我算做什么?难道还是你元昊手中的棋子吗?

龙牙子沉默不语,两只血红的眼睛瞪着元昊。

“你愿意吗?如果你杀死那只鳄,我就赦免你犯下的罪过。”元昊又问了一遍。

猛虎撕去了他的半张脸,也撕掉了他所有做人的乐趣,这两年龙牙子过得是地 狱里的恶鬼的生活。他想了很多,想到了惨死在自己刀下的冤魂,想到了母亲,想 到了哥淑娜,也想到了姐姐布丽盖荷椰。

“我,我答应你——”龙牙子喑哑的叫道:“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请求。”

“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出来,我会满足你的。”元昊不以为然的回答。

“如果我赢了,你要和我决斗!”龙牙子一字一句的吐道。

向西夏的皇帝提出决斗,这个人不是疯了吧?两个铁甲武士顺势将刀架到了龙 牙子的脖子上,只待元昊一声令下,龙牙子立即身首异处。

元昊打量着龙牙子,脸上的惊讶被一丝暗笑取代。他捻着胡子笑道:“你要和 我决斗,是瞿傲同你说了什么吧!呵呵,我答应你,不过要等你杀死了鳄再说。”

赤色的戈壁,卫兵们用巨型方盾圈出了一个椭圆形的场子。场子当中是那只据 说是刀枪不入的巨鳄。这只原本是生活在水中的动物到了戈壁中早已丧失了王者的 霸气,沾满了沙土,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它张着巨嘴朝周围的人威胁,摧死的挣扎, 这样的举动让人觉得很可笑。

龙牙子明白,即使没有人去杀它,它也不会活太久。而元昊知道猛兽被逼到了 绝境时更容易暴躁,爆发出残忍的攻击力。在他的眼里,龙牙子和鳄都是股掌中的 猛兽,而这种面对死亡的考验恰恰是他想要看到的那种所谓的勇者的精神。

四周的牛角长号吹起,巨鳄显得很紧张,每一阵号声都令它跳转了一个方向。

龙牙子松了松筋骨,走进了决斗场。他望着这只浑身沙土的鳄,心里莫明的产 生了一丝同情。他觉得它境遇和自己差不多,都是两个不屈从命运的人在做无谓的 抗争罢了。

龙牙子把刀拔了出来,鳄听到了声音立刻将头转向这边。它张着巨嘴朝对手示 威。刀在阳光下生辉,龙牙子把刀光反射到鳄的眼睛上,它耐不住阳光的刺激,不 住的眨眼。

趁鳄分神的时候,龙牙子猛然跳起,一刀直劈了下去。这一刀结结实实劈在鳄 的身上,砰的一声巨响,如同砍到了木板上,刀被弹了出去。鳄咆哮着咬过来,龙 牙子向旁一滚,动作慢了点,衣服被撕裂了,胳膊也多了一道口子。

战鼓雷动,场外传来阵阵的喝彩声。

几个回合的较量,龙牙子没有占到半点便宜,鳄的皮就象元昊所说的那样的坚 硬,即便是宝刀也奈何不了它。

鳄扑上来的时候,龙牙子把刀送进了它的嘴里。它一口咬住刀头,刀在鳄的嘴 里吱吱作响,血沿着刀刃,唇瓣流了出来。鳄朝两边猛烈的甩头,龙牙子几次都险 些脱刀。僵持了一会儿,龙牙子用尽全身的力量向上翻转刀身,将鳄硬生生的掀倒 了。鳄四脚朝天的摔在场中央,雪白的肚皮在阳光格外的刺眼。它松开嘴,龙牙子 反而把持不住平衡摔倒了。

鳄迅速的跳起,扭头去扯龙牙子的腿。龙牙子急忙缩腿,鳄又向上一蹿来咬他 的脑袋。龙牙子再躲已经来不及了,把刀抱在头顶,低头从鳄的身下滑了出去。他 听到了一阵裂锦的声音,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从头顶洒下来,一阵的阴凉。他在地上 滚出了很远,才敢站起来,这时的鳄并没有扑过来。它蹒跚的向前爬着,身后血红 的肠子流了一地。

原来鳄并不是刀枪不入,起码肚皮还是软的。

鳄盯他,他也盯着鳄,生怕那只将死的猛兽会再扑过来。时间在这种相对宁静 的状态下过了很久,龙牙子猛然间呆住了,连握刀的手也颤抖起来。它流泪了,从 那只巨大的野兽的眼里滚落下一大滴眼泪,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

看上那样凶残的动物也是有感情的,龙牙子的心被打动了,斗志也在顷刻间瓦 解了,他猛然间感到浑身的酸痛胸口的伤也跟着针刺一样疼起来;手中刀份量越来 越重重得他想拿都拿不动了。

鳄在他分神的时候,悄无声响的扑上来。等龙牙子清醒过来的时候,鳄正咬在 他的腿上,身下传来一阵皮穿骨烂的破裂声,疼得他大叫。

野兽是不值得同情的,鳄的眼泪竟然是蓄意的欺骗。

龙牙子的刀扎了下去,贯穿了鳄的头骨,它再也不能动了。好半天,他才从鳄 的嘴里拔出那只破烂的右腿,蹒跚地在场地里走着,痛苦的吼叫。声音哀戚森人。

“龙牙子,从现在起我赦免你犯下的一切过错,你还是我们西夏的第一勇士。” 元昊在台上郑重的宣布。

“西夏第一!西夏第一!”

四周的喊声震耳欲聋。

此时的龙牙子已经失去了理智,瞪着血红的眼睛望着元昊,吼道:“元昊,我 要和你决斗!“四周顿时安静下来。大家惊讶的打量着这个不识抬举的怪人。

“我要和你决斗!”龙牙子又重复道。

台上的元昊显得十分的镇定,问道:“你确信能打败我?”

“我要杀了你!”龙牙子的眼里在喷火。

四周的长矛围了过来,只要台上的人一声令下,面前的人恐怕连一块好肉也不 会留下。可元昊什么也没说,只是脸上还挂着那令人琢磨不透的笑意。

“呵呵,既然你见识老师瞿傲剑术的真正奥义,我就成全你吧!”元昊从台上 站起来,说道:“我接受你的挑战!”

他慢步从台上走下,向龙牙子走来,但却没有拔剑。

两个人对视着。一个是虎势眈眈,更一个却在漫不经心的轻笑。

“拔剑吧,元昊。”

“你只管出招吧!”

元昊一脸的鄙夷,全无惧色。

龙牙子拖着伤腿,抢前一步大吼着挥刀劈去。他的刀差一点就砍到了元昊的身 上。在刀快要落到头顶的一刹那,元昊的身体起了奇妙的变化,如同幻影一般向后 飘移开。接下来的几刀同样劈空了,正当龙牙子疑惑的时候,元昊的手里多了一道 白虹。龙牙子还从未见过剑竟被人使得如此美丽,破绽全无,被剑光罩住的那一刻, 他呆了。

龙牙子的刀掉在了地上,右手的伤口不住的流血,发髻破散看上去更象一个疯 子。

他傻了,是被元昊吓的。生平,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那样的剑法,在一瞬间就化 解了自己的所有的攻势,仿佛他成了被任意宰割的羔羊一般暴露在元昊的剑光之下。 元昊的剑术早已远远的超过了瞿傲,那是一个连神也不可能超越的境界。龙牙子输 了,败得心服口服,毫无怨言。

“你走吧,我不会杀你的。”

元昊收起了长剑,说道:“如果你觉得你可以胜过我,卡仪随时向我挑战。我 今天不杀你,并不是我对你留情,杀死一个受伤的对手对一个武者来说,是洗刷不 掉的耻辱。”

龙牙子沉默着,眼里滚落下一滴清泪。

“捡起你的刀,我的勇士。”

元昊的话,他仿佛没有听见,一步一挪的朝场外走去。望着他的背影,元昊不 由得皱了皱眉。

乌木多托走上前来,悄声问:“大王,用不用派人把他——”他用手比划了一 个“杀”的动作。

“不必了,放他走吧!”元昊缓缓的说道:“迟早有一天他还会回到我身边的, 除了西夏,龙牙子他哪也去不了。”

“大王英明,大王万岁!”

乌木多托拜服跪地叫道。

“大王万岁!大王万岁!”

四野响起了彻耳的欢呼声。

夕阳的余辉照着血色的戈壁如同地狱一般的荒芜,在这血色的夕阳当中一个蹒 跚的身影在朝远方不断的延伸。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龙之湖 作者:铁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