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07章 从“愤青”到东汉干部


就这么一个歪瓜裂枣偏有人当成宝贝,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了是谁:也就是俺前文说 过的当世高人桥玄。

高人就是高人,看问题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不一样的。

人家从棋盘摆开心里就有数了,你这个小边卒刚拱了第一步,桥玄心说:“九十九 步以后,就是这个不起眼的边兵威踞九宫中央,灭老帅者必此卒也!”

我们读了魏太祖童年二、三事以后,领教的是阿瞒的顽劣狡诈,人家高人桥玄不这 么看,人家会透过表象看本质。

从巧偷新娘桥太尉看到的是一个“狠”字,紧要关头不惜舍友救己,曰“狠”。

从勇闯张府桥太尉看到的是一个“勇”字,关键时刻豁得上泼皮命,曰“勇”。

从离间叔父桥太尉看到的是一个“智”字,诈病装疯做得天衣无缝,曰“智”。

从首注兵书桥太尉看到的是一个“才”字,注释兵书的确见解独到,曰“才”。

看见了吗?这样一个狠才兼备、智勇双全的人,将来能不成气候么?

成为一个拥有众多“粉丝”的“星星”不那么容易,光靠敢脱达不到目的。首先要 相貌姣好、体态性感,更重要的是要有内在风流、气质文雅,你具备了这些,还不行,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条件,那就是要包装,要有媒介帮你包装,要有一个平台让你表演, 要有一批机构替你吹嘘,最后还有更更重要的关键,那就是运气。想想看,难不难?

阿瞒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包装公司。

桥玄既然打定主意把妻女相托,也就索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天,先帮阿瞒解 决舆论传播难事。

为什么是难事呢?那时候和现在不同,上级指示一吐口,千家万户当夜知。东汉末 年唯一的传播媒介就是人的两片嘴皮子,所有的新闻政要,闲情韵事都靠口口相传,朝 廷的公告那是给当官的看的,当官的告示也要雇个识字的人给念出来,老百姓有几个识 字的?

大柱子听人念了,回去再学给二狗子,二狗子再吹给三秃子,大概如此吧。

不过也要看谁说,就像大家都相信伟人教导一样,汉灵帝时代也有那么一个名人, 虽然没有领袖职务,却也非同小可,别说是普通山野村民,就是朝堂官府、士子公卿, 也都把他发布的消息作为新闻联播,不过那时候的朝廷傻得多,一直没取缔这个民间新 闻中心,也算万幸。

这个新闻中心的主持人就是俺前面提到的汝南平舆(今河南平舆)名士许劭许子将。

他这个新闻中心——好像称做人物论坛更合适些,这个论坛还真有名号,叫“月旦 评”,又叫“汝南月旦评”。他因爱在每个月的初一,对当时人物品头论足,所以他的 “粉丝团”就给他的论坛送了这么个字号。

关键在于这许劭评论当代人物的权威性在那时是不容置疑的,只要有幸从他口里吐 出的名字,无论结论如何,这人便立时身价倍增,俺实在想像不出这许劭用的是啥邪术 包装的自己?确实比高家庄还高!真令后辈五体投地,叹悦诚服。

太尉桥玄一简荐书把阿瞒送到了高人许劭面前,许劭是何等人物,本来不屑理睬这 位宦官的干孙子,可怎奈推荐人的分量太重,这面子是万万要给的。

再说许劭素来消息灵通,要不然有啥资本评论张三李四?对阿瞒的伟行劣迹他了解 的绝对不是一二的问题,所以才有了令阿瞒大笑的那句名评:“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 奸雄。”

阿瞒也因此声名远播,桥太尉的“包装”策划大获成功。

一锤敲定千古音,
数语挑得半生雄。
可怜阿瞒当世醉,
后人恶骂源此评。

这句没盖棺先定论的话,令阿瞒兴奋了半生,估计在他自封魏王后便不屑此句过时 的评语了,已经事实坐在了皇帝的龙椅上,就差那顶没用的帽子了,谁还会稀罕什么能 臣?在乎什么奸雄?

古人定下的规矩:男子二十冠而字。意思就是说男子二十岁了,可以举行冠礼,并 赐以字了。从今年起你就是成人了,该就业了,再啃爹妈就说不过去了。

现在阿瞒也到就业的年龄了,老爸曹嵩准备给刚取字孟德的曹操找个官来做,跻身 于汉朝的管理体制内,做一名旱涝包收、外快肥丰的朝廷命官,这事曹操的老爸早就替 他想好了。

这与儿子曹操填的志愿正好吻合,曹操那时候绝没有将来进入汉朝中央政府做官, 能混上个市长他便心满意足了。他后来在带上魏王王冠后颁发的十二月己亥令中说: “孤始举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岩穴知名之士,恐为海内人之所见凡愚,欲为一郡守, 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誉,使世士明知之。”

也就是说,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好郡守,相当于现在一个合格的市长。但东汉 时做官也必须拿到一张文凭,叫“孝廉”,那时候还没发明科举制度,更没有什么大本、 硕士、博士之类,连国家公务员考试也没举办过。

怎么办呢?推荐与选拔相结合,由各州郡的一把手负责向中央推荐,要求的条件很 简单:孝敬父母,廉洁奉公。

这儿有点小问题:孝字还好考察点,父母证明如有舞弊嫌疑,那还有四邻八舍的数 不清的活口呢,廉字怎么界定?官还没影儿呢,难道还有傻瓜自己提前声明:“本预备 官员,上任之后,贪是免不了的!”

虽然大家都明白这个傻瓜说的是实话,但总不会因为哥们儿实在就让他做官吧?

所以现任官员们也只好举行考试,考什么?看谁“孝敬”本官员的铜钱多呀!至于 “廉”么,你要先廉自己,把兜里的金银广施,那就自然孝廉俱全了。

所以,东汉末年到处传唱这样几首歌谣:“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 “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

对于“孝敬”钱这样的小事,势大财粗的曹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朝里有人好做官, 孝廉身份对于曹操来说,连个三寸高的门槛也算不上。

一切都那么平静、那么顺利、那么合理、那么顺理成章地走了过来。

汉灵帝熹平三年(公元174 年),曹操在二十岁那年,被荣举孝廉,接着便凭资历 参加了工作,暂屈任洛阳北部尉。洛阳为东汉都城,是皇亲贵势聚居之地,地面不大好 管,但级别相当高。

啥时能熬成个市长?别急,初入仕途,来日方长,都是圈内人,升官何难?只要体 制不改革,前程辉煌!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