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16章 历史上著名的绑架案


皇甫嵩接到前方朱隽、曹操的飞骑战报,欣慰自己没看走眼,立即命令本部主力骑 兵,下马休息马力,做好出击准备,所有弓箭手、掷弹兵顶到最前面,在一条不宽的小 河岸边,据河死守,有后退一步者,力斩无赦。

曹操的羽林军接近颍川时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由于持续不断接受昨天从长社逃 脱的残伤士兵,颍川城竟然连城门也没关!

机不可失,曹操一马当先直冲进城去。

没发生多少像样的战斗,羽林军便控制了全城,十余万黄巾军的眷属、伤兵做了曹 操的俘虏。这一次曹操没有再让士兵们过一把杀人瘾,命令士兵释放所有战俘,全体赶 往长社的方向,于是一支更大的人流泻向昨夜黄巾军出征的路途。

只不过这一批是十余万只毫无抵抗能力的绵羊,被五千只饿狼驱赶着,走向自己的 亲人,哭喊之声震天动地,声闻数里,这中间却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他们将给前方自己 的子弟兵带去灭顶之灾!

汹涌如潮的黄巾军在一条河边遭到了坚决的抵抗,河虽不宽,却也无法涉水而过, 对岸箭石如雨,架桥的士兵死伤惨重,河边的尸体已堆成了又一道河堤。

波才气得暴跳如雷,严令士卒不计伤亡冲过河去,怎奈火无情水也无情,利箭飞石 更无情,抢渡的士兵面对激流箭石前进不得,后退更无活路,波才用鬼头大刀组成了督 战队,大多刀口已砍的卷刃,上面滴流的全是自家弟兄的鲜血,此境地便真正是进是死, 退也是死。

朱隽的五千骑兵在接到曹操已在颍川得手的消息后出动了,士兵们一改初战黄巾军 时的怯懦,不计伤亡地扑向黄巾军后方的辎重车辆,仅一个冲锋便在黄巾军辎重车队放 起了大火,虽然无风助势,但冲天的烈焰浓烟使前面却步不前的黄巾军更加混乱起来。

波才看到后方辎重被毁,反而更激起了野性,命令全军弓箭手分为前后两个方向, 不救辎重部队,防住后方偷袭,全力渡河。

“就是用尸体填平这小河沟,也要冲过河去!成败在此一举,全军压上,停步不前 者斩!”

应该说,波才的这个命令是对的,事实也是如此,皇甫嵩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自己 的弓弩手、掷弹手已在敌军箭雨中伤亡过半,步兵已与少数抢过河来的黄巾军展开了贴 身肉搏,尤其是敌军真的用不着架桥了,河中已填满了死的、活的黄巾军士兵,河水将 近断流,对方已杀红了眼。

自己的骑兵已全部上了马,准备进行最后自杀式的一拼。皇甫嵩几次欲挥手骑兵出 击,都停住了举在空中的手,不行,这是最后的本钱,是扫荡残敌用的,我还有一丝胜 利的希望,那就是曹操能在颍川带来奇迹,胜败系此一线!

朱隽用火把点着黄巾军的辎重后就对波才的后队进行了突击,一轮又一轮,一波又 一波,眼见自己的五千骑兵已倒下了三分之一,可还是冲不过敌军的箭雨。

而皇甫嵩方向越来越密的战鼓,沉雷轰鸣般的呐喊,使他意识到:最后的时刻到了! 现在朱隽甚至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不在半月前的初战中战死?也省得经这一败之辱!他 提起了长刀,准备带全部剩余的骑兵进行最后的冲锋。

快成功了!波才跨上了战马,他也要亲率部众进行最后的冲锋!

突然!世上很多即将成功的事都坏在“突然”这两个字上;很多眼睁睁要失败的结 局也因这两个字变成了成功。

波才、皇甫嵩、朱隽以及他们率领的所有将士现在都遇上了这两个字。

突然!看不到边的黄巾军的老弱妇孺越过了还在燃烧着的辎重火线,蔓延而来,伴 随着她们的是撕心裂肺、惊天动地的哭喊。

远方,曹操的五千羽林军列开望不到两头的横队,看不尽纵深,有点庄重的,慢慢 的,挤压了过来。

没有一声呐喊,听不到一声马蹄,像在行进中的阅兵式,傲然肃穆。

从隐约的哭喊声传到波才的耳朵那一刻起,从高坐在战马上回头望见那滚滚而至的 黑线那一刻起,波才就明白,完了,这一仗到此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即将结束了。

颍川的十余万家小赶到了战场,是被敌人驱赶着来的,这仗还有办法打下去么?她 们的丈夫、儿子、兄弟、父亲还有力量向前冲杀么?再庞大的一支军队,只要被抽走了 脊梁,吸走了灵魂,就成了任人剥皮剔骨的躯壳。而那哭喊而至的人们,就是这支起义 军的脊梁,就是包括他波才自己在内的这支军队的灵魂。

波才悲愤地长啸一声,纵马向对岸冲去,后面没跟来一人一骑,大家都转身奔向了 自己的亲人……

波才不是去冲锋,是去自杀,他对这个令他肝肠寸断的世界产生了巨大的恐惧,他 不想睁眼看到最后的结局。

波才这一最后的目的达到了,坐骑趁着惯性踏着尸体冲上了小河对岸,连人带马也 同时成了一只刺猬,据后来割他的头颅的几个官军说:箭杆、箭头密得无法下刀。

皇甫嵩、朱隽、曹操的官军按部就班地进行了余下的工作,那就是对这么一大群放 弃抵抗的羔羊进行了耐心而细致地宰杀。

放不得,造反理应是死罪,释放造反的人?谁有这个近似造反的胆量?

就算朝廷不追究,谁又能担保被释放的造反者不再去造反?不造反,他们吃什么? 靠什么活下去?

不放又不杀就得养着他们,谁给养他们的粮食?饿极了肯定还是要出事,出了事不 是还要杀吗?早晚都免不了杀,何妨现在就杀?

最重要的是,现在割下他们的头是能向朝廷报功的,人头也代表着官位,代表着银 子,能铺平自己的仕途。

小河的水又哗啦啦地流了,不过那里面搀了半河的人血,小山又多了几座,不过那 是由人头堆成的。是啊,从古至今,乌纱帽的下面都摞着数不清的尸体。

有人得到就有人失去,造反的农民军失去的是生命,皇甫嵩得到的是都乡侯的爵位 及左车骑将军的高职;朱隽经皇甫嵩力保被封西乡侯并晋职镇贼中郎将;曹操在又经历 了几战后被保举为济南相(相当于太守),达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目标。

其实出力的啥时候也不如看戏的,这几个在前线拼杀的功劳怎么也比不过天子跟前 的宦官,黄巾起义的大火刚被扑灭一半的时候,汉灵帝就根据脑力劳动也是生产力的科 学论断,将除了因暗通黄巾被圣裁的封谞、徐奉之外的张让等十二名宦官皆封为候,理 由是:平黄巾有功。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