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17章 灭火行动总结报告


东汉中平元年(公元184 年)黄巾起义大事记:二月,钜鹿人张角自称“大贤良师” “天公将军”,领导的黄巾大起义爆发。三十六方义军同时举事,天下响应。

四月,张角部属波才率部击败朱隽,进而包围皇甫嵩于长社。后因缺乏作战经验, 依草结营,被皇甫嵩乘夜顺风纵火,义军溃败。皇甫嵩又会合朱隽、曹操三军合击,义 军数万人被杀。波才战死。后又败彭脱部于西华。

与此同时,北中郎将卢植率军全力围攻广宗的黄巾军,苦战了三个月也没有摆平, 灵帝改派东中郎将董卓接替卢植,也为张角大败于下曲阳。

六月,朱隽部在剿灭颍川黄巾军后,转攻南阳黄巾军,与荆州刺史徐谬、南阳太守 秦颉合兵1.8 万余人围攻宛城。黄巾军奋死坚守,两个月也没有攻下。

朱隽见城坚难攻,退兵诱敌,暗中设伏。黄巾军不明虚实,出城追击,遭官军伏击, 损失惨重,被迫退守宛城。终因主力被歼,危城不守,余部在孙夏率领下于十一月向西 鄂附近的精山(今河南南阳市西北)转移,朱隽率部追击,孙夏等万余人战死,南阳地 区黄巾主力被歼灭。

八月,再败东郡(郡治濮阳,今河南濮阳市西南)黄巾军卜已部于苍亭,斩首七千 余级,卜已被俘杀。东郡、汝南、颍川三郡黄巾主力覆灭。

十月,东汉王朝再调皇甫嵩为帅,进攻广宗。适值张角病死,黄巾军失去了主帅, 士气大挫。皇甫嵩乘势突然发动夜袭,义军仓促应战,张梁等以下3 万余人战死。

十一月,皇甫嵩挥师转攻下曲阳,张宝战死,全城10余万人被屠。

至此,黄河南北的几支黄巾军主力先后被东汉野战军、地方部队及私人武警各个击 破。

注意了吗?扑灭这么场大火,政府军仅用了不足十个月。

最具有讽刺意味的就是,自称“大贤良师”“天公将军”的张角竟然是病死的,而 且是在起事后的第九个月。

这可以让俺推理出如下结论:随着半仙之体的张角病死,他的追随者心中的信仰必 然轰然倒塌,一支失去了信仰的军队是没有战斗力的。

当然,黄巾军失败的原因决不会是由于仅此一点,与当时的既得利益获得者的联合 镇压有直接关系,但靠装神弄鬼、欺骗人民绝对不能长久是无疑的。

至于这场大火的余炽断续地燃烧了八年之久,是东汉政府没有料到的。这个政府也 没有吸取“水能覆舟”的教训,反而变本加厉地对身上仅剩下骨头的农民进行更加彻底 的榨油,这也就同时生产了更多用于自焚的干柴,不彻底焚烧自己这个腐朽的王朝,汉 灵帝是不会罢休的。

有了剿灭黄巾贼寇这个伟大的理由,中国各地的州牧、郡守开始冠冕堂皇地武装自 己,华夏大地上已开始出现了军阀割据的雏形,中央政府的实际管辖范围已仅限于京城 周围,朝廷开始向“橡皮图章”的功能过渡。这时的汉灵帝,已经聪明到了把自己攒下 的铜钱藏到宦官家里的地步,与宦官的亲密程度已经远远超过爹娘。

大将军何进也借着自己是皇帝大舅子的身份分了一杯羹,由于内有枕头(何皇后) 外有拳头(军权),这个昔日的杀猪匠的权势,已隐隐能与宦官集团分庭抗礼。

在对黄巾军作战中屡战屡败的董卓反而渐成气候,他凭着屡败屡战的耐心反而从中 郎将升为破虏将军,这董卓也算是个奇人,奇在什么地方呢?他指挥的国军是地道的内 战外行、外战内行,与造反的农民军作战全败;跑到凉州打戎狄、羌人却是全胜。

当时朝廷也是苦于无人可用,所以竟然让他在凉州发展了近二十万骄兵悍将,没奈 何只好委任了他个并州牧,算是割给了他一方地盘,盼着他能放弃西凉兵的军权,谁知 董卓最明白“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绝对真理,要带他的凉州部队去接并州牧的大印, 这下朝廷没招了,只好默认。

在与黄巾的作战中屡建奇功的皇甫嵩做了左车骑将军,领冀州牧,封槐里侯,声望 已经达到了巅峰。民间的歌谣这样颂扬他:“天下大乱兮市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 赖得皇甫兮复安居。”

就这等人物也免不了遭受宦官的敲诈,宦官张让路过冀州,就干脆明打明地给老皇 甫要五千万铜钱,皇甫嵩没理这个茬,张让回京就让皇帝收了皇甫嵩的左车骑将军印绶, 并削了他的封户六千,怪不得这张让能让皇帝喊亲爹,的确是“牛”得一塌糊涂。

长沙有个造反的叫区星,自称将军,聚了万把人。被议郎孙坚给灭了,孙坚也走运 做了长沙太守,被封为乌程侯。以后东吴的老班底就是从这时候积攒的。

涿郡涿县人刘备刘玄德这时候也因剿黄巾的军功当了个小官:安喜县尉,也就是个 县公安局长的角色,就这也没当长,因为揍了上边来敲诈勒索的巡视员督邮二百柳棍子, 挂印潜逃,被全国通缉,后来凑巧在何进招兵遇袭时帮了何进一把,才将功折罪混了个 下密县丞(副县长)。后来分天下的三家中就数这刘备的起点最低。

曹操小时候的朋友袁绍现在已经在中央任职,司隶校尉,仕途前景最为看好。

之所以简单介绍一下国家形势及前边几个人的现状,是因为这几个人很快就要被牵 扯进曹操的故事,现在集中介绍一下以后就省事了,怕到那时闲扯影响大家的阅读情绪。

随便提一句,曹操老爸的太尉高官就是这期间花了一亿铜钱买来的,看似不贵,却 让汉灵帝给忽悠了——正应了那句俗话:南京到北京,买的没有卖的精——太尉这官只 让他干了五个月。中平四年十一月卖给的官,第二年四月就给免了,曹嵩的这一亿投资 肯定没收回来。

生意场上,有赚有赔正常,这官场也没有啥不同,实质都是一样的。

曹操本人的济南相可是凭自己的军功挣来的,没用花铜钱,支付是农民军的脑袋。 只是这即将就任的济南国可不是一个易混的地方,这是河间王刘利之子刘康的封地,济 南国内所有的赋税归济南王刘康享用,中央政府派的国相则负责一切行政管理,虽然品 级相当于太守,实际上是个两头受气的差事。前几任国相都是敷衍了事,得过且过,安 稳地熬过任期走人。

现在轮到曹操了,济南的一帮地头蛇也对马上到任的新国相早有耳闻,一直摩拳擦 掌,就等曹操到来:给他个下马威,让他领教一下孔圣人老乡、山东糙哥的厉害!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