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21章 忆苦饭还要继续吃下去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是指普通百姓面对强权恶势时的无奈情形,例如,这十位 县令治下的小民便是如此。现在这些县令也在扮演鱼肉的角色,那刀殂的扮演者便是新 任济南国相曹操曹孟德曹阿瞒。

在国都东平陵国相衙门大堂上,十位县太爷接过曹操的书面命令,心头那个苦啊, 没想到堂堂国相竟然无赖到这种地步,真是横可忍竖不可忍,横竖还得忍。

有两位体力、精力实在难以坚持,向曹操惶恐告辞:“属下身体偶感不适,恐恙发 相府,有失官体,乞国相恩准归县,国相严命,自当谨遵。”

曹国相当然是最为体谅部属之上司,一副关怀之殷切直送出府外,并严命相府二主 簿各带二差役,随二位县令归任,暂时不用回来,一来监督诊病郎中尽心给父母官治病, 二来协助县令落实拆祀撤卡的重任,感动的两位已告辞的县令热泪盈眶,心里直后悔贸 然请病假,以至连累国相如此费心,出得东平陵城后,看着解差般的相府主簿,心中才 不禁大呼:上当!

剩下的八位县太爷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暗自相互递了几个眼色,俱都坚定了同一 个信念:兔子急了都会咬人,况我八大县令乎?

还是那个白须县令首先亲切陈词:“曹国相年轻气盛,老朽自愧不如,国相大有乃 祖英风,长江后浪推前浪,今日见也!”

这老狗够损的,先把曹操那最不愿意提及的宦官祖父拉出来示众,曹操心火欲炸, 不动声色。

“非是老夫托大,昔日吾与令祖曹长待曾有数面之缘,曹公公是老夫的恩师,如此 算来,国相与老朽应是世侄叔之份也,且容老夫向国相略进忠言,苦口良药,未知国相 大人见容否?”你看,这就开始沾曹操的便宜了。

曹操立时肃然起敬,起身让座:“惭愧,未知堂中有前辈在座,原谅晚辈失礼,请 上座,待晚辈见家礼。”

其余七个县令心里酸溜溜的:“这个老棺材瓤子,一眨眼成了曹操的长辈了,这下 岂不是把我等也贬了一辈?”

“不敢,公堂之上,岂可续私谊?国相言重了。”此公老而不糊涂,明白明镜匾下, 大公无私。

曹操也不再谦让,忽然像记起了什么,询问众县令:“各县现在册二十至六十男丁 能聚多少?可逐一报来。”

县太爷们见国相突然转移话题,一时难明其用意,说不定国相意欲从本县无偿征夫, 一个个聪明地自行打折报数。

还是白胡子先报:“尚能集八百之数,上月给前任呈报过的。”

曹操翻看着自己案上的竹简,微微颔首。其余县令也先后报讫。

“哦?贵县乃万户大县,看,中平元年之前尚能集壮丁五千之多,为何现在精壮如 此之少?”

白胡子立时义愤填膺:“皆是黄巾贼害民也!”

“怎么?全被黄巾贼残害了么?”

“大部被黄巾裹胁从贼矣。”

“当时贵县怎生应付?”

“这——惭愧,老朽年迈无用,避祸北海,战祸过后方回。”

“哦,其余各位呢?”

众官隐隐感到不妙,纷纷指天发誓,各表苦衷。

曹操这时脸色渐暗,冷冷一笑,正言斥责:“本相颍川剿贼之时,授首者济南贼众 尤多,尔等坐食君禄,竟以丁资贼,焉得无罪?就算如尔等所述,畏贼远遁,一方长官, 又怎逃失土弃民之责?况且贼伏之后,尔等变本加厉,设卡敛财,欲逼民再反,谁信尔 等不通反贼?刚才诸位所食之物,尚且难咽,但诸位治下黎民却欲寻此果腹而不可得, 你们花天酒地之时可曾记起下有饥民上有君父乎?你们只知城阳景王祠之神道能为你敛 财,不见离地三尺,神灵比比,天日昭昭,民心难欺,今昨壮丁之册,较之惊心,竹墨 铁证,还有何辩?曹某既蒙君恩,掌此一国,当不负己任,解民倒悬,今日誓以此身报 国也!”

众县太爷目惊口呆,脑袋里一盆糨糊,唯不断跳动两字:“休矣!”

“左右!”

“在!”

“好生侍候诸位县尊,莫要断了一如今天中午的饮食。”

随着曹操的手势,一名随从提进来一个马褡,曹操伸手接过,往地上一倾,半马褡 路卡收钱用的竹筹散在案前:“给他们每餐一个菜团,收他们铜钱一文,这竹筹即是铜 钱的收据,每一根竹筹配发给白水一碗,无竹筹者先让他忍着点口渴。”

白胡子毕竟年老胃浅,一听要以刚才已吐尽的菜团为今后的主食,“哇”的一声一 股酸水冲口而出。

这帮人全被关了起来,国相大堂成了反省室,曹操连夜愤书奏章,飞骑上奏朝廷, 罪名除贪污公款,勒索百姓外还注明一条:以精壮之丁助贼,暗通黄巾余党!

这下连最牛的后台都怯于出面讲情了,不一日,朝廷批复公文已到,九成九同意曹 操所奏,只附加了一句:解一干罪臣至京,由朝廷依法严惩!

此时济南举国震动,贪官污吏,无不逃亡,城阳景王祠拆除一尽,关卡尽撤,百姓 从茫茫乌云中似乎看到了一丝阳光,曹操也随之官声远播。

曹操没用三把火,一把火便烧得自己踌躇满志,内心深处对自己暗暗佩服,小小的 太守已经远远不能满足自己对权利的欲望了。

但是——人往往在太顺利时容易遇到这个词——京城的确实消息传到了济南国:被 他弹劾押解进京的八位县令得到了比宽大还宽大的处理,六名平调仍任正县职,而且就 职的地方比济南国富饶得多;还有两位得到了提升,理由是腹中才学超人,没得重用, 大司空之过也;至于曹操弹劾的罪名呢?就此小事化无,下不为例了。

曹操当时刚过而立之年,血气方刚,怎忍得这口窝囊气?你不炒贪官的鱿鱼,我就 炒你的鱿鱼!那个“你”是谁?大汉天子汉灵帝是也!老子不侍候了,看,这将来的曹 丞相牛不牛?

中平二年(公元185 年),曹操三十一岁,愤而辞去济南相职务,回到洛阳老爸曹 嵩的身边。

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还是朝廷高官的公子,哪能待在城里当“啃老族”呢?老 爸早已完成了抚养儿子的道德义务,再这样接着啃下去,曹嵩也不干呀。没多久,也不 知道老爸使没使暗劲,曹操又被朝廷明诏录用为官员。

还是那个理由:能明古学。还是那个级别:征拜议郎。还是那种工作:专给政府提 意见。

看来,曹操和议郎这个官大有缘分,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曹操算是与议郎这 个官耗上了。

且慢,此议郎虽是彼议郎,此曹操已非彼曹操,现在的曹操已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 且战功在身,老爸曹嵩的仕途也股票看涨,曹操自己这支绩优股也飙升在即,想购买这 支行情看好的原始股票的大有人在,在曹操的家乡沛国谯县,欲指望老乡曹操发财的更 是遍及桑梓。

曹操也的确不负众望,当年即被提拔为东郡太守,家乡的父老乡亲闻此大喜,一个 个相互商议着去投奔这个当了一市之长的曹阿瞒,也好跟着混个一官半职,保不齐能连 带着封妻荫子,让曹家的祖坟也多冒起几股青烟!

夏侯家心里笑了,什么曹家?那是俺夏侯家的血缘子孙,暂借给你们曹家的,血浓 于水,夏侯浓于曹。

正在乡亲们摩拳擦掌,准备投奔阿瞒大干一番的时候,一个令众人大跌眼镜的消息 传来:曹阿瞒竟然不识朝廷抬举,坚决辞官不做,就要回到老家来了。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