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37章 罗氏版的曹操杀吕伯奢


中国有句极宽人心的老话:“天无绝人之路。”据说我国的自杀率远远低于比我们 富裕的日本,大概就是老祖宗传下来这句话的缘故吧。

曹操三人既担心后面追来的西凉骑兵,又担心前面受到各类检查站的盘查,内心毫 无逃出的喜悦,反而时刻感觉四周隐藏着无数大网在等着自己。虽巧施声南击东之计, 但人家也不是傻帽一个,如果径沿弓弦迎头一兜,我曹操岂不成了网中的北京板鸭,有 翅也难飞了!

任何人都知道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怎奈人虽有志马却无力,要想学红一军团夜奔二 百四十里飞夺泸定桥,实是有心无力。

正惶恐之间,忽然想起有一位父亲的挚友家居此地,自己曾随老爸来过数次,此人 姓吕名伯奢,为人忠实仗义,在《三国演义》中此人独占鳌头——为全书中独一无二之 双字名闱。

那微露灯光之处,不正是这位仁伯之居所么?当下心中大喜,招呼二个亲随照顾坐 骑,自己上前叫门。

圣人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吕伯奢一家具有农村人特有的诚厚淳朴, 一见故交之子不期而至,喜出望外,忙杀鸡宰猪,殷勤招待这位身为国家干部的贵宾。

俺现在正赶写一个电影文学剧本,以下的故事干脆用电影文学剧本的形式讲给大家。 一共有三个版本,大家乐意选哪一个作拍摄脚本自便,别忘了开机时请俺到场剪彩就行。

[ 乡村农舍,曹操与陈宫正在敲门,曹操、陈宫疲乏的身躯后面跟着他们的坐骑。 ] 曹操:这位吕伯伯是我父亲的老朋友了,从小把我当他的亲儿子看待,绝对是安全的。

陈宫:明公真是名不虚传,走到哪里都有熟人啊。

[ 开门声;吕伯奢的儿子吕五憨厚略带迫切。] 吕五:谁呀?是后庄的小凤吧?哥 正想妹子呢。

[吕五的面孔由乐转惊继而转惊而喜。] 吕五:是曹哥呀,哪阵风把您给吹来啦! 爹——娘——俺那当官的曹哥来了。

[ 吕伯奢家客厅。吕伯奢居下作陪,(古时候主位在八仙桌下首,与今人正相反) 曹操、陈宫端坐于八仙桌上首,吕伯奢的儿子吕大、吕二、吕三、吕四、吕五两边作陪。 ] (正好八个人,一边俩,导演:俺编的周到不?)

(注:那时候据说还没发明出八仙桌,不要紧,现在的观众谁懂得这个?容易糊弄 得很。)

(又注:导演:真遇上个内行拍砖,你让他骂俺,现在都时兴找骂,越挨骂越出名。)

[ 八张人脸,表情不一。] 吕伯奢:听说大侄子最近进步挺快呀,升了骁骑校尉了? 赶明儿让你这几个不争气的兄弟都和你干去,看看能混上个非农业户口不?大侄子放心, 别怕花钱,你大爷我是个明白人,现在办事哪有不花两个的?

[ 曹操欲言,陈宫摇摇头不让他说出逃亡实情。] [ 吕大媳妇拿酒葫芦进来。] (注:此角色最好能找个盘靓点的青春型女演员,对后面的剧情发展有利,观众容易产 生同情心。)

吕大媳妇:爹,咱家的酒没了。

吕伯奢:大侄子你先浅喝着,我去镇上打葫芦酒就回来,今天你大爷我舍命陪君子, 咱们不喝趴下不算完。

曹操:都不是外人,伯父自便。

吕大:曹哥,咱俩划两拳。

三吕伯奢骑驴远去的背影。

四[ 客厅继续喝酒;曹操与吕大划拳行令,热闹非凡;陈宫逐渐不安;吕家其余四 兄弟起哄;女仆进来。] (称呼啥都行,导演有决定权,不就是个农村丫环吗?长得漂 亮的来演少收她点钱就是了——俺向制片人建议。)

女仆:大哥,你出来一会儿,有点事。

吕大:真扫兴!你们先陪曹哥喝着,我去去就来。

[ 女仆、吕大先后出客厅。曹操与吕家其余四兄弟继续相互劝酒;曹操看来有些不 安;陈宫向四兄弟敬酒。] 曹操:你们先玩着,我去下洗手间。

吕二:我带哥哥去。

曹操:不用客气,我和在自己家一样,知道地方。

[ 曹操出门,其余人继续。]

五[ 以下为蒙太奇画面(摄制组谁不懂可以查阅电影大词典):曹操警惕的脸。吕 大色迷迷的脸。女仆微嗔的脸。客厅陈宫不安的脸。曹操在侧耳倾听。]

六[ 近景:曹操在后院厨房外。厨房内传出男女声。] 女仆:大哥咋像个馋猫呀, 先别猴急,快说说怎么拾掇它。

吕大:我不猴急你又该生气了,那还不容易办它?按住它,捆起来,一刀宰了不就 妥了。

[ 曹操大惊,跷脚回客厅。]

七[ 曹操向陈宫耳语。吕家四兄弟已醉得东倒西歪。] 曹操:先下手为强,动手吧。

陈宫:咱们是不是谨慎一点?等吕老伯回来。

曹操:还什么老伯?等那老狗领人回来逮住咱们领赏?待会儿我装醉舞刀,咱们一 起动手。

八曹操正舞刀。陈宫紧握剑的手略微颤抖。客厅里只有吕五看曹操舞刀。曹操便舞 刀靠近吕五。其余三吕已醉;曹操突然砍翻吕五,陈宫拔剑刺死吕二。二人刀砍剑刺, 客厅内血肉翻飞。

刀剑撞击声、桌椅翻倒声、人临死呻吟声交杂在一起。

九[ 曹操、陈宫追杀全院妇人,踢开后院厨房门,砍死正搂抱在一起的吕大、女仆。 搜索全院,院内已无活口。]

十[ 厨房后一只捆好的猪。曹操与陈宫面面相觑。] 陈宫:孟德,误会他们了,错 杀好人了!

曹操:唉,怨我莽撞,还不快走,等着人来抓我们吗?

十一[ 曹操、陈宫骑马正奔。吕伯奢骑毛驴,背酒葫芦迎面走来。] 吕伯奢:大侄 子怎么走了?离镇上太远,怪老汉来迟了。

曹操:这位陈县令有了点急事,不走不行了。

吕伯奢:你看看,这是怎么说?哪能这么急着就走呀,我让家里人把猪都给杀了呀。

曹操:实在对不住了,下次来了保证住上几天,拜拜。

[ 吕伯奢手提酒葫芦愣在驴上。曹操策马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勒马而回。 ] 吕伯奢:(大喜)大侄子,你不走了?

曹操:小侄我想起了一点要紧的事(靠近吕伯奢)。

[ 曹操的面部表情显得很神秘。] 吕伯奢:大侄子你就说吧,这几里路都没人,你 喊也不会有人听见。

曹操:哎?那边不是有人来了吗?(吕伯奢转头看时,曹操挥刀砍死吕伯奢)

[ 曹操狰狞的脸。吕伯奢流血的脖子。陈宫惊讶的面孔。] 陈宫:真没想到,你曹 操是这么个人啊!

曹操:宁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曹操!

[ 陈宫惊愕、若思。曹操毫无愧疚。] [ 暮色苍茫,秋叶纷乱,残月初上,薄雾渐 浓。] [ 曹操、陈宫各骑一马,分别于一岔路,没有告别,没有叹息。] ——本集剧终。

这是甲版本,取材于《三国演义》,下面还有两个版本,请正在备战高考的同学打 起精神来,耐心读完。

来年的高考作文题,据小道消息说就从俺这三个版本中选择,终身大事,宁可信其 有,不可信其无。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