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53章 金蝉脱壳——孙坚也用了一回马甲


林内并无什么伏兵,也没有所担心的绊马索之类的东西,看样子徐荣的西凉军已穿 过了林子,眼看自己的部队也要追出树林了。

突然,孙坚隐隐心里感到有些不安:闻名天下的西凉铁骑不应该这么经不得战阵呀? 就在刚要下令停止追敌时,林外长长的几声号角响起,东南西北号角悠然响应,此起彼 伏,不绝于耳,孙坚知道坏了,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西凉兵也会巧用兵法,自己 的半世英名,没料到折在这徐荣手里!

是真英雄岂能受欺于宵小?孙坚率部回军向来路杀去,要拼出一条血路来,与自己 的大部队汇合。哪知来路的西凉铁骑层层叠叠,箭弩如雨,刚试冲了一下,还没怎么厮 杀,自己的骑兵已损伤一半有余,这下孙坚对西凉军的战斗力有了切身体会。

退回树林后,西凉骑兵并没有迫近追来,看来是素闻孙坚勇名,倒也不敢过分用强。 可是孙坚心里明白,敌人真正的主力还不在这儿,在梁东城下,那支没有主帅指挥的豫 州大军完了,一大群长着坚角的牛,是对付不了一小群生着利爪獠牙的野狼的。

一阵阵呐喊传进了树林:“孙坚早降!投降不杀!”

孙坚绝望了,自己难道连曹操也不如?曹操还能落个损兵未折将,性命得保全,孙 坚却要丧师殒命于此?

拼命吧,将军只能阵前死,自古壮士裹尸还!孙坚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士兵,这都是 随自己刀山剑阵里滚出来的老兵,没有一个人有怯阵的表情,视死如归的人们聚在一起, 铸成了一片庄严的悲壮。

不用动员,不用说什么多余的废话,孙坚知道,他们都能够跟随自己慷慨赴难,战 斗到最后一息。

正欲身先士卒做最后的自杀性一搏,身边的祖茂突然伸手抢过了孙坚头上鲜艳的铜 盔,带在了自己的头上:“麾将先行,将军随后杀出,保重!”

不待孙坚表示什么,祖茂已率残部杀出了林外;孙坚差点热泪涌出:这是祖茂在以 自己的性命吸引强敌啊,还用再说些什么?杀出去吧!

孙坚铜盔上鲜红的盔缨吸引了西凉重兵的注意,一层层地围向了祖茂,那祖茂早已 把生死置之度外,此时勇猛非凡,西凉兵但凡照面,不出三合即滚落一颗人头,一时无 人敢于近前。只是密排骑兵战阵,牢牢的困住祖茂,祖茂干脆回身杀向树林,他已注意 到孙坚此时已经冲出了西凉铁骑的包围。

跑了十余骑披头散发的豫州兵,徐荣根本不大在意,眼前的孙坚才是条大鱼,对孙 坚拼死杀回树林,西凉兵也没有认真的阻挡,这片树林早已被围得铁桶一般,不怕你能 上天入地。

树林内隐约可见孙坚头顶的红缨,对于肯定要拼命的孙坚,徐荣更犯不上上前拼命, 手下的西凉将士也没有必要作无谓牺牲,徐荣自料难以活捉孙坚,退而求次,死的也凑 合吧。给我用弓箭招呼他!

箭若流星,密如急雨。

其实孙坚的头盔只是戴在了半截树桩之上,树桩有一人多高。祖茂在孙坚脱险后, 内心安定,急中生智,让这顶惹眼的铜盔戴在半截树桩上威风吧。自己则藏身在不远处, 冲出去是不可能的,也不是祖茂愿做的:孙将军还没有走远,要尽量给他留更多的远遁 时间。

眼看天色将晚,徐荣担心夜长梦多,再有变故,冒险率铁骑慢慢靠近树林,及近目 标,才发觉上当,心中大悔。正待传令搜索树林,不远处已传来厮杀声,原来是士兵已 发觉祖茂,展开了围杀。

不一时战斗声息,徐荣走上前细看,才发觉一直被围的并不是孙坚,没奈何只好割 下了祖茂的脑袋,再凑上孙坚的战盔,向上司胡轸报功吧,虽没斩敌主帅,却歼敌全军, 无疑也是大功一件。完美的事情总是免不了有缺憾。

徐荣心里想的是实际情况:他的主力由自己的副将李蒙率领的确在梁东城下。指挥 系统突然混乱的豫州军被李蒙的西凉铁骑杀得七零八落,步兵逃命又比不得骑兵,说全 歼了豫州军基本上接近事实。

孙坚逃进了梁东城内,心里既恨自己轻敌致败,又为损失爱将祖茂而痛心,还有个 更大的难题在等着他去解:怎么向袁术交代呀?

他恨死了西凉兵,恨不得马上出兵报仇雪耻,可是捞本的本钱呢?他现在是个几乎 输光了的赌徒啊。想与董卓军拼命还不容易,人家现在马上就找上门来了。紧急军情来 报:董卓派东郡太守胡轸为主帅,悍将华雄为前敌都督,起西凉铁骑三万,现已杀奔豫 州而来。

还有一个雪上加霜的坏消息:董卓在派出胡轸、华雄大军的同时,又命令勇冠天下 的吕布吕奉先协助胡轸的副帅,率并州大军三万,一起压向豫州。

山雨欲来风满楼!孙坚现在有一种薄皮鸡蛋面临泰山压顶的感觉。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