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60章 谁不想出一回风头


从史书到现实,我们人类最讲究的就是血统的纯正性,喂条狗也要查清它的祖宗八 代,越能举证它上辈没有被杂交就越值大价钱。

古时候对血统更加重视,董卓扶植的傀儡皇帝汉献帝就因为血

统问题遭到了不少人的质疑。

最早提出来皇帝血统有问题的是冀州刺史韩馥,他先以献帝是

二奶生的、董贼拥立的为由,否定了献帝的地位,既而就对刘虞为

帝的合理性,加以旁征博引,称道刘虞功德无量,又是汉室近宗,

还拿东汉最有效用的谶纬来证明:上天早就有意让这位仁人长者做

汉朝的皇帝了。

此次拥立并不是韩馥的个人所为,他是与袁绍联袂携手共图大业,袁绍也顾不得韩 馥的嫡庶理论内含对自己的讥讽,为了看得见的利益也就与韩馥结成了临时的统一战线。

但韩馥所表现出的热情却使得袁绍始料未及。

韩馥的改变实在有些惊人,难道他要做一个扭转汉末政治乾坤的英雄?可是,士人 们原有的价值观已经证实不如武人的暴力实惠,难道韩馥、袁绍又突然留恋维系他们心 志理念的道德了?

这次拥立并没有多少新创意,在汉末这种事情对于人们来说,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灵帝末年,冀州刺史王芬就曾在一伙士人的鼓动下,要趁灵帝巡游之际,行谋刺之 举,立合肥侯为帝;稍后又有董卓进京,肆意践踏皇权,弑杀废帝弘农王刘辩;一年前, 关东联盟中又抛出了一份酸枣盟辞,其立意就在于否定献帝的既成皇统。

那么,韩馥此番的拥立是不是在回复这一盟辞呢?

韩馥是借着这面幌子,想着自己的事情:关东军集结已经一年多了,但却没有人真 正想着去挽救危亡的东汉帝国;董卓在长安城中观望,也没有用他的精锐之师去和关东 军动真格的,就连瓦解长安的围困他都懒得去做。

而献帝和洛阳旧臣在初平元年三月就到了长安,洛阳已经是一片瓦砾,徒有虚名。 关东军的救国义士们是在各自心照不宣地等待着国家最终消亡,势利的端倪已经无法遮 掩。韩馥对其间的玄机自然明晰,他可以不必为早已破灭的“道义”内疚了,一块心病 自此除去。

而作为自己麾下官员的渤海太守袁绍却以家族蒙难,获得了众人的同情,以弱小之 势,位居关东联盟的盟主。

韩馥又怎能以大州长官的身份,在袁绍面前俯首称臣呢?既然讨董只是在玩花活, 既然“义士”们彼此又隐藏杀机,我韩馥凭什么要甘居人后呢?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