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61章 让山观虎斗的高手韩馥


韩馥要在将来的宰鹿大宴上分一块肉。

拥立刘虞为帝,是一举两得的事儿:既可以标榜自己心向汉室,博得忠义的名声, 又可以表明自己的实力足以担当重任,其魄力决不在袁绍之下。

至于拥立的成功与否,他才不管这等闲事呢。成功,他是新朝的功臣;失败,还有 “盟主”袁绍在前面遮拦,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倒霉也轮不到他韩馥。

正当韩馥踌躇满志,要干一番大事业的时候,关东联盟却自行瓦解了,几十万部队, 每天要嚼咕去多少粮食?韩馥早已停止了对关东军军粮的供应,还活着的州郡老大们得 各自去找食吃呀。

拥立刘虞称帝化作了泡影,洛阳以东已经地域分割,先前还是互为友朋的铁哥儿们 各领风骚地由暗箭互射升级到了明枪乱捅,火并开始上了一定规模,私怨变成了实际的 杀戮。而此时韩馥自己的冀州已是危机四伏。

素有中国粮仓之称的冀州是块大肥肉,谁不想对它啃上一口?其中流口水最多的就 是袁绍。

自从主盟以来,袁绍的雄霸之心与日俱增,但他也深深体会到,要成就大事,长期 依靠别人的资助是行不通的,必须要有一个稳固殷实的革命根据地,不能老当要饭的叫 花子。

关东联盟散伙之后,逼人的局势更加刺激了他寻求强大支撑的心念,近在咫尺的冀 州,兵源广,粮食足,早就吸引了他的视线。

他先秘密投书与幽州公孙瓒,约公孙瓒共图冀州,然后自己调集兵马屯聚冀州边境。 等待下手的时机。

而幽州公孙瓒早就与韩馥有些两州边境上的纠纷,可谓积怨已久,接袁绍信后立时 迫不及待,率领自己闻名北部边境的白马军杀入了冀州。

公孙瓒也非池中物,他早就试图打通南下的通道,参与到战火弥漫的中原战场中来, 谋求一个霸主的地位;盘踞在冀州西部山区的黑山军这时也活跃起来,攻城夺寨,忙得 不亦乐乎。

这下可使韩馥愁上心头,刚刚培养起来的豪情壮志转瞬就熄灭了。他必须应对这繁 杂的恶劣局势。

开始,韩馥自恃冀州兵精将勇,决定用武力解决已经出现在冀州北部的幽州军。然 而,与公孙瓒在安平稍试兵锋之后,韩馥立刻明白了:公孙瓒的白马军绝非浪得虚名! 他们的剽悍凶猛,使得冀州军相形见绌,战场上处于劣势的韩馥一时犯了大难。

还是那句老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恰又在这时,韩馥麾下大将曲义与韩馥分道 扬镳,投奔袁绍去了,冀州军力为之又是一损。

是袁绍暗中策反?史书中没记载,俺不敢信口开河,但总觉得有点过于巧合。

对于袁绍来说,曲义的加盟,更加坚定了他夺取冀州的信心,他很快就发扬破鼓乱 人捶、墙倒众人推的社会公德,将兵马推进到延津一线,伺机发动对冀州的争夺战。

现在韩馥马上就要面临两线作战的困境,一时间,韩馥顿觉眼前的生存空间变得那 么狭窄,狭窄得令人窒息。

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韩馥必须立即决断,有了!放弃武力,以退为进,出让冀州, 放任多方势力在冀州的土地上拼个你死我活。

你们不是一群饿狼吗?那我就先让你们自己撕咬上一架,待到你们元气大伤之际, 我再出面收拾残局,此乃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之计。妙棋啊!

主意已经拿定,尚未来得及行动,袁绍的说客就来到了韩馥的府上。在韩馥面前,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推心置腹地剖析了韩馥现在的窘境,颂扬袁绍的伟大,认为只要韩 馥将冀州拱手相让,就必然得到一个让贤的美名。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韩馥毫不迟疑地将冀州刺史的印绶交给了袁绍,倒落了个顺水 人情。

韩馥的这一义举,着实伤害了冀州文武官员的自尊。他们纷纷要求韩馥收回成命, 都督从事程奂、赵浮等将官则请缨出战,要与袁绍一决雌雄。

在他们眼中,汉末纷争已经成为无法避免的现实,实力就是最好的生存屏障,袁绍 居然趁冀州孤弱无援之时,用友情做交易,实是趁火打劫,可恶之极!

“区区袁绍,只要冀州精锐一出,不出十日,定然溃不成军,刺史又何必惶恐?您 完全可以高枕无忧啊!”

韩馥的良苦用心,他们实在是无法捉摸,在一片埋怨韩馥固执己见的声音中,冀州 改换了门庭。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