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66章 绑架、掏心、外加“斩首”行动


黑山军的大后方,家眷营地。

眼见得天已微亮,夏侯惇吩咐士兵扣紧战马肚带,做好冲锋的准备。忽听得家眷营 地寨门吱呀作响,凝目分开树丛向营门望去,一时竟怀疑自己眼花?

只见寨门大开,一些黑山军的士兵衣冠不整,连武器也没带,三三两两的从营内鱼 贯而出,有人还好似依依不舍的转身挥手,咦?竟然还有几个女子送出营门,趁夜色尚 薄,执手交颈的在作吻别。

正是时机,夏侯惇挥手示意自己的士兵上马,随着一声长长的唿哨,一千骑兵同时 杀向了家眷营地四周的驻军营帐,夏侯惇自己则率领其余的千骑直接冲进了家眷营门。

奇怪的是四周的军营竟然只有了了几个长胡子的老兵,根本没怎么抵抗就放下了兵 器,追问军营中士兵的去向,老兵们齐把手臂指向了家眷营,原来,那些士兵都搂着老 婆睡觉去了。

夏侯惇的士兵们没有对可怜的鳏夫开杀戒,转身策马举矛冲向了家眷营。进得营寨, 却见夏侯惇正指挥士兵把蚁群般的男女们赶出帐篷,被驱赶者大多衣着零乱,又是没遇 到抵抗。

回过头来,再说白绕的中军大帐。

曹仁自看到远方的火亮,便驱军直冲白绕的中军大帐。随着曹军的呐喊,所有的营 帐都乱了起来,中军营里只有不足百名黑山军士兵,在极仓促的抵抗中很快被杀戮殆尽。 中军营四周登时人声沸扬,哨声迭起,号角连绵起伏。

曹仁的部队早就有了打恶仗的心理准备,集结部队冲向旷野,骑兵最得意的是在流 动中厮杀,曹仁懂得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部队的长处。

谁知众多敌军竟似无王的乱蜂,根本就无心与曹仁的骑兵作战,而是慌乱的拥向两 个方向,大部分拥向家眷营方向,一部分奔向自己的来路,曹仁知道夏侯惇得手了,曹 操那边既然起了越来越大的火光,战局看来也没问题了。

还是执行曹操原来的将令吧,去协助夏侯惇押解黑山军的家眷妻儿们去濮阳的大路。 曹操用这一手曾在颍川尝到了甜头,回去后没少向手下将领们显摆自己这极得意的一笔, 曹操的部下们也早就深谙了这一抽脊梁的人质战术。

曹操这边也没用亲自出马参战,白绕在曹军冲断木桥时便已意识到了事情不妙,如 果他率领现有的骑兵扬长而去,曹操也是毫无办法的,但是后队被人咬住了,哪有不回 身反咬的道理?什么兵法妙策这会儿都用不上了,拼命成了硬道理。

部队马头刚转,已有半数人落马,眼见得箭如飞蝗,耳听得惨呼不断,一瞬间自己 的部队还剩不足三五百骑,而敌人的骑兵已完成了对自己的合围。

第一次冲锋,要杀出一条血路!

也是最后一次冲锋,英雄碧血染黄沙。

白绕的头颅被曹洪砍去了。不公平啊,在十余支长矛的乱刺干扰下,曹洪凭偷袭占 了便宜,白绕脑袋落地也未能合眼,他到死也没弄明白自己错在何处,是在哪个紧要关 节上出了重大失误?

对岸的黑山军惊心动魄地旁观了自己主将的殒命及这场可怕的屠杀,顿时心胆俱裂, 斗志全无,谁还在这儿等死?

无头的苍蝇只能无奈地乱飞,正在不知去留之间,后方又传来消息:所有的家眷被 掳,放下刀枪者允其团聚。那还等什么?隔河武器丢了一片,愿降的呼声竟然压过了曹 军的呐喊。

濮阳一役,黑山军土崩瓦解,作鸟兽散,曹操威名大振,尤其是释放全部战俘及他 们的妻儿老小这一义举,赢得了四周州郡喝彩声一片,不消说兖州刺史刘岱一时对曹操 感恩戴德,兖州治下的官员将领无不对曹操满怀仰慕,就是那冀州牧袁绍也不得不有所 表示,就坡下驴的向董卓的中央政府推荐曹操为东郡太守。

多年前曹操就坚辞过这个朝廷正式委任的东郡太守,怎么混了十多年一级没升,还 要你袁绍向敌人推荐?曹操不禁觉得好笑,但还是高兴地做上了这个官,为什么?此一 时,彼一时也。

现在东郡这块地盘是我曹操自己打下来的,你不封难道我还能拱手让给他人?在东 郡我现在就是一方小皇帝,有小不愁大,没有指望啥?这个世界上,谁的拳头硬谁就是 老大,周围州郡的鼠辈们,你们小心了,等着我曹操吧!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