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第69章 血与火中的长安


这时候有位极具智识的人物——贾诩站出来说话了:“听说长安城中正在商议如何 铲灭我们凉州人,如果这时候我们散伙走人,我们就成了刀俎之肉,只有听任宰割了。 反倒不如大家齐心协力,去攻打长安,为董公报仇。一旦成功,国家就是我们的了。不 成功的话,再散伙不迟。”

现在不少文史爱好者极推崇贾诩,甚至认为此乃三国第一智囊,近羞郭嘉,远比武 侯,岂不知聪明才智乃是小节,为国为民才是大义,像这种损国害民未必利己的点子都 出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西凉军一帮没正头的将领校尉李傕、郭汜、张济、樊稠、李蒙、王方等人听了贾诩 的鼓动,俱都服气:书生偏能有烈胆,文士未必少杀人!孤注一掷,兵发长安,就此坚 定了背水一战的决心。

其实,就是现在,局势也还是有办法挽回的,那时就有人向王允献计说,让皇甫嵩 去出任凉州军统帅。

皇甫嵩系出凉州名门,德高望重,其忠心为国早已是家喻户晓。可是,王允却认为 这样做虽然能起到安抚凉州军心的作用,但却会使关东豪强们不免疑心,要是凉州军还 是由凉州人来统帅,还横亘在长安与关东交通的要道上,那关东联盟的州郡大佬们能安 心吗?

两害相权择其轻,王允做出了第二个错误判断:皇甫嵩出山是弊大于利!王允的这 一想法,昭示了他在对待凉州军问题上的态度,那就是:董卓已除,凉州军的存在无足 轻重,把朝纲整顿好了,把关东士大夫们聚拢回来了,那才是国家大计。

这纯属王允的单相思。

他根本就不知道,初平三年的中原大地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原关东联盟的盟主袁绍 堂而皇之地窃夺了冀州牧韩馥的地盘,又与公孙瓒厮打在一起;兖州刺史刘岱看东郡太 守桥瑁不顺眼,结果了他的性命,却把自己的性命送给了余火复燃的黄巾军;曹操这时 正在进行他的又一次灭火行动,全力对付势力重新膨胀起来的青州黄巾军。

袁术在扬州心机算尽,总惦念着做皇帝,一觉醒来,才发现是一场梦……

原本在关东联盟中表现最为抢眼的孙坚,在荆州地界同刘表火并起来,结果丢了性 命……

这些正忙着往自己嘴里抢食吃的饿狼,还怎能想得起在长安有个朝廷,还会认为他 们是国家中的一员?为诛杀董卓成功而满心欢喜的王允没想明白这原本十分明晰的事情。

在王允心目中,国家社稷永远都是至高无上的,他不明白国家的大臣们为什么不会 为“国”而舍身赴义?乃至后世人把王允看作是个粗鲁、迂腐的人(宋叶适《习学记言 序目》卷二八)。

还有的高人对王允当时的心态表示不理解,并且说了些奉劝的话语,大意是说天下 已经处于必亡之势,用什么药都治不了这个病,简而言之,就是叫王允想不明白也要明 白过来(《朱子语类》卷一三五)。

可是,还没等到王允明白过来的时候,在董卓死后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凉州军 十万之众昼夜行军,已经将长安城围得铁桶一般。

当时就长安的军力来看,很难与凉州军PK的。

长安城中具备战斗力的是吕布的并州军。在董卓死后,由张辽统率的一支千人规模 的并州军,也归属了吕布指挥。

张杨所部的并州军此时已经进驻河内,吕布与张杨之间私交甚密,一旦并凉两军开 战,张杨部会给予必要的策应。

而此前,吕布曾派出李肃一部对凉州军做过一次试探性的攻击,结果以并州军失败 而告终。很明显并州军在军事上并不占优势。

长安城中还有两支部队,一支是凉州军余部,另外一支是叟兵。

王允对于凉州军余部自然是不信任,在凉州军主力杀向长安的时候,王允便将他们 打发出去,自相残杀去了。而叟兵,来自巴蜀,是益州牧刘焉派来的勤王之师,他们对 于政府的忠诚度是要打个问号的,似乎是对董卓更有些好感。后来,在凉州军猛攻长安 时,他们果然倒戈了。

经过十日的浴血奋战,长安城被凉州军攻陷。只有吕布杀开一条血路,带着几百并 州军逃了出来。长安城变成了血与火的海洋,在吕布杀开一条血路,要保着王允逃离长 安的时候,王允说:“安国家,吾之上愿也,若不获,则奉身以死。朝廷幼主恃我而已, 临难苟免,吾不为也。努力谢关东诸公,以国家为念(《三国志。董卓传》注引张璠 《汉纪》)。

不管视死如归的王允牺牲得多么壮烈,都难以抵消他在这之前所犯的错误,他使国 家真正地面临了灭顶之灾,他使长安的百姓陷入了无底深渊。

李傕、郭汜、樊稠的西凉军血洗了长安城,太仆鲁馗、大鸿胪周奂、城门校尉崔烈、 越骑校尉王颀等政府要员全做了无头之鬼,司徒王允带着小皇帝献帝躲上了宣平城门。

李傕、郭汜把皇帝堵在了城楼上,却也礼数周到地跪下磕头,并且坚持为忠于皇帝 的董卓平反昭雪;但对王允就没有这么客气了,王允一人死了也没能算完,妻子宗族十 余口皆尽被诛。

至此,西凉军的复辟行动大告成功,李傕、郭汜在欺凌小皇帝的本事上与董卓有得 一拼,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二人最先展开的是各自的升官大比拼,今天你让皇帝封 车骑将军、池阳侯,领司隶校尉、假节,明天我就去要个后将军、美阳侯,后天他再索 个右将军、万年侯,小皇帝也极听话,基本上是有求必应,官名肚子里多得很,只要不 掉脑袋,要啥给啥。

但西凉人也并非铁板一块,不服气李傕、郭汜的比比皆是,现在,西凉军老家凉州 的留守将领韩遂、马腾就尽起凉州铁骑,杀向长安来了。


分类:三国历史 书名:子金山侃史之曹操——阿瞒出道 作者:子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