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青传》第26回 军营内传通消息 路途中痛惩强徒


当下刘庆传进,参见过总兵大人。马应龙一见开言道:“刘参将,承办之事成功否?”飞山虎道:“马大人不要说起,昨夜白跑一趟。小将一驾上席云帕,追赶至三四十里外,已赶上狄青,方欲下手,不想他头盔上有甚么宝贝,一程追去,刺杀不成,反被他一箭射中左腿,只得不追而回。”马应龙道:“果有此奇事么?但庞太师久有除谋狄钦差之意,若害他不成,被他看得我们是个无能之辈了。”飞山虎道:“大人不须烦恼,待小将另设机谋,必要取他性命,才算小将不是夸口。”

当日马应龙点头喜悦。刘庆辞别,回至家中,将言告知母妻。刘妻道:“妾无有不依,但我乃女流之辈,出关之事最难,况怎能瞒得马总兵共出潼关?”刘母也道:“媳妇之言不差,须要打算而行,不可造次。”飞山虎笑道:“母亲、贤妻,不必过虑,如今不用出关,明日只须如此如此。”母妻二人应允。

按下刘庆家属商量不表,且说张忠、李义,只因那夜狄哥哥一人信步去了,候至天色微明,还不见他回营,只得分途找寻。先说狄青是夜原恐二人找寻,辞别母亲。孟氏太君唤道:“孩儿,我母子分离八九载,死中得活,难得今日天赐重逢,实乃万千之幸。你身承王命,为娘不便牵留,但今夜人马安屯了,不用趱程,谈谈离别后事,到了天明,送你登程便了。”狄青不敢违背母命,是夜母子姊弟,说说谈谈,不觉天已发晓。狄青一心牵挂着征衣,又恐防张、李二弟,找寻不着,故差张文姐丈,前往军营,通知信息。说明一红脸的名唤张忠,一黑脸的名唤李义,他二人是吾结义兄弟,有烦姐丈前往言明,以免他们找寻。

张文领诺,登时抽身出门,行走不及三箭之途,将近军营,只见一位红脸大汉,踩步而来。张文迎上前欠身问道:“将军可是姓张么?”张忠住步说:“是也,你这人一面不相识,间我何干?”张文道:“将军可是张忠否?”张忠喝道:“你是何等之人,敢问我姓讳么?”上前一把抓住。张文道:“将军不必动恼,我奉狄王亲之命,前来寻你。”张忠听了道:“狄王亲今在哪方?”张文将情由一一说知。张忠听了,即忙放手不及,笑道:“多有得罪,望祈原宥!狄钦差一命,又多亏张兄保存,实见恩德如天,待吾叩谢便了。”正要下礼,张文慌忙扶定道:“张将军,小弟哪里敢当,且请到前边弟舍相见如何?”张忠道:“前边一带高檐之所,是尊府么?如此,兄且先回,待弟找寻李义兄弟,一同到府便了。”张文道:“李兄哪里去了?”张忠道:“亦因不见了狄哥哥,故我二人分途寻访,不知他找寻到哪方去了,待我去寻他回来。”张文道:“如此,小弟回去等候二位便了。”

慢表张文回归告知狄青,却说张忠寻觅李义,东西往返,已是日出东方。只见前途远远有人叫喊哭泣,住足远观,但见前面有三十余人,都是青衣短袄。又见后边马上坐着一人,横放着一个妇女,犹如强盗打劫光景,拥向前来,那女子连呼救命。张忠一见,怒气顿生,抢上几步站定,大喊一声:“狗强盗,休得放肆!目无王法,抢夺妇女,断难容饶的!”一众闻言,犹如雷声响发,反吓了一跳。只见他一人,哪里放在心上,便蜂拥上前,动手打他,却被张忠一拳一脚,打得众人躲的躲去,奔的奔逃。张忠将马上人拉下,扶定妇女站立一边,一连几拳,打得那人疼痛不过。又喝道:“狗强盗,怎敢青天白日之下,擅抢人家妇女,难道朝廷王法,管你不得么?打死你这贼奴才,也不为过。”那人喊道:“大王爷,勿要打我,望乞宽饶。”张忠喝道:“你是什么样奴才?说得明白,饶你狗命。”那人叫道:“大王爷,且容我说明:吾本姓孙,世居前面太平村,哥哥孙秀,在朝职为兵部。我名孙云,号景文。”张忠喝道:“你这奴才,就是孙兵部弟兄么?”孙云道:“是也,且看我哥哥面上,饶了我吧。”张忠喝道:“看你哥哥面上,正要打死你这个畜生!”孙云道:“大王,恳乞饶命!不要打我,以后再不敢胡为了。”张忠冷笑道:“你没眼珠的奴才!我不是强盗,为何呼我大王爷。我且问你,这女子是哪里抢来的?说得明白时,便饶你性命,若是含糊,登时活活打死。”

孙云未及开言,旁边妇人哭告道:“奴家在前面村庄居住,离此不过三里。丈夫姓赵,排行第二,耕种度日。这孙云倚着哥哥势头欺人,几番前来调戏,强要奴家作妾,丈夫不允,前数天暗使几人,将我丈夫捉拿了去,如今还不知丈夫生死,今晨天色未明,打进妾家,强抢了我,喊叫四邻,无人援救。今得仗义英雄,援救奴家,世代沾恩!”张忠听了,怒气倍加,道:“竟有此事,真乃无法无天了,可恼,可恼!奴才,你拿她丈夫怎样摆布了?”孙云道:“英雄爷,不知何人捉她丈夫,休得枉屈我。”张忠听了,喝声:“你不知么?”一拳打在他肩膊上,孙云叫痛,抵挨不过,只得直言道:“收禁在府中。”张忠道:“既在你府中,放他出来,方才饶你。”孙云哀恳道:“望英雄放吾回去了,就将赵二放回。”涨忠道:“不稳当,放他出来,方才饶你。”孙云只得大呼躲在林中之人,急急回府,放出赵二。众虎狼辈,多已跑散,单剩得家丁孙茂、孙高,远远躲开,吓得魂不附体,又不敢上前救解,探头探脑的听瞧。一闻主言,连忙跑回府中。

这边张忠拔出宝剑,喝道:“孙云这畜生,你哥哥是个行为不法的大奸臣,与我等忠良之辈,结尽冤家,你这狗囊,应当行为好些,以盖哥子之愆,缘何倚势凌人,藐视国法,强抢有夫妇女,该当斩罪!”孙云苦苦恳求,声声饶命。正在哀恳之间,孙高、孙茂拥了赵二郎前来,哭叫道:“将军老爷,吾即赵二郎,请将军饶了孙二爷吧!”张忠冷笑道:“你是赵二郎么?”那人说:“小人正是赵二。”妇人也在旁边说道:“官人,吾夫妇亏得此位仗义军爷救援,才得脱离虎口,理当拜谢。”赵二道:“娘子之言有理。”登时下跪,连连叩首。张忠道:“不消了,你被他拿到家中,可曾受他欺侮否?”赵二道;“将军爷不要说起,小人被他捉去,不胜苦楚,将我禁锁后园中,绝粮三日,饥饿难熬,逼勒我将妻子献出。小人是宁死不从,被他们日夜拷打,苦不可言。今日若非恩人将军救拔,小人一命看来难保了。”张忠听罢,言道:“你既脱离虎口,且携妻子回去吧。”赵二道:“将军爷,今宵我夫妇虽蒙搭救,得免此祸,只虑孙云未必肯干休,我夫妻仍是难保无事的。”张忠说:“既是如此,你且勿忧,待我将这狗畜类,一刀分为两段,为你除了后患。”

张忠将孙云大骂,方欲动手,只听得后面一声喝道:“休得猖狂,我来也!”张忠回头一看,只见一长大汉子,一铁棍打来。张忠急用剑架开,左手一松,却被孙云挣脱了,孙云即呼孙高、孙茂道:“二人在此打听,这个红脸野贼,是何名字,哪里来的,速回报知。”二人领命。当时孙云满身疼痛,一步步跑回家中。

且说张忠,一剑架开铁棍,大怒喝道:“你这奴才,有何本领,敢与我斗么?”那人大喝道:“红脸贼,你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名潘豹,浑名飞天狼。你这奴才,本事低微,擅敢将吾孙云表弟欺弄么?你且来试试俺的铁棍滋味,立刻送你去见阎王老子去。”言未了,铁棍打来,张忠急将宝剑相迎,各比高低。赵二夫妻在旁,巴不得张忠取胜,方能保得夫妻无事而回,倘或红面汉有失,就难保无虞了。夫妇一边私言暗祝。若说张忠本领,原非弱与飞天狼,但这护身宝剑太小,不堪应用,飞天狼的铁棍沉重,势将抵敌不住,即大喝道:“飞天狼,我的儿,果然厉害。赵二郎,我也顾不得你了.快些走吧!”他便踩开大步,望前而奔。潘豹哪里肯放松,大喝道:“红脸贼,我定要结果你的狗命!”说着一程追去。这张忠飞奔而逃,喝道:“潘豹,我的儿,休得赶来。”

不说张忠被他追赶,且表当下赵二夫妻,心惊胆战,妇人说:“官人,你虽无力,也该相助,跑去看看恩人,吉凶如何。若有差池,我夫妻该避脱虎穴,方免后患。”赵二道:“娘子之言不差,你且躲于树林中,我即转回。”言罢飞步赶去。

先说赵娘子躲在树林之内,遍身发软,早有孙茂、孙高看见,孙茂道:“你看赵娘子,独自一人在此,我与你将他抢回府去,主人必有厚赏。”孙高听了大喜,二人向前,不声不响,背了妇人就走。这妇人惊慌叫救,那孙高背着他言道:“你喊破喉咙,也不中用的。”一头说,一路奔。可怜赵娘子喊叫连声,地头民家,知是孙家强抢,无人敢救。

此时将近太平村不远,真乃来得凑巧,前面来了离山虎李义。他与张忠分路去找寻狄青,寻觅不遇,一路看些好景,又无心绪。忽一阵风吹送耳边,只闻姣声喊哭,甚觉惨然。抬头一看,远远一人,背负了一女人,后面一人随着,飞奔而来。离山虎大怒,使出英雄烈性,大喝道:“两个畜生哪里去!清平世界,擅敢强抢妇女!”提拳飞至,孙茂喊声“不好”,拔脚飞跑。只有倒运的孙高,背负女子走不及,丢得下来,被李义拉定,挣走不脱。妇人坐在地上痛哭。李义问道:“你这妇人,是哪里被他抢来的?这两个奴才怎样行凶?速速说明。”当下妇人住哭,从始至末,一一告知。李义听了,怒目圆睁,大喝道:“奴才!仗了主人的威势,擅自行凶,今日断难容你,送你归阴吧。”说完,倒拿住孙高两条大腿,他还哀求饶命。李义哪里睬他,喝道:“容你这贼奴才不得!”双手一开,扯为两段,笑道:“爽快人也!”当时妇人慢慢上前,深深叩谢,李义摇头道:“你这妇人,何须拜谢,你丈夫哪里去了?”妇人道:“将军爷,奴丈夫只因红脸英雄斗败了,被飞天狼追赶,丈夫前去看他吉凶如何?小妇人亦不知追到何方。”李义道:“如此说来,是吾张哥了。但从哪条路去?”妇人一一说明,李义听了,心中着急,抛了妇人,一程赶去。这妇人仍从旧路一步步的慢行,不免心惊胆战。

慢表孙茂逃回家中报信,且说当日张忠被飞天狼追赶得气喘吁吁,幸得李义如飞赶到,呼道:“前面可是张二哥否?”张忠只恨逃走得迟慢,哪里听得后头呼唤之声?那赵二郎一程追去,慌慌忙忙,正在四方瞧望,欲寻个帮助之人。一见黑脸大汉赶上呼唤,心中大喜,说道:“好了!救星到了!”

不知李义赶来,救得张忠否,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狄青传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