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青传》第30回 李将军寻觅钦差 焦先锋图谋龙马


当时李义见铁棍打来,短刀架过,叫道:“将军休得动手,吾要寻觅钦差老爷,哪里有闲暇与你交斗!”焦廷贵道:“说了半天闲话,你今要寻觅哪个狄老爷?”李义道:“便是正解官狄王亲。”焦廷贵道:“他与你一路同走,一营同住,何用找寻?”李义道:“只因他昨日单身独马,觅地安营,至今未见他回转,故往找寻。”焦廷贵听了,喝道:“胡说!他既择地安营,怎说不见回转?吾奉杨元帅将令,催取征衣,你反言不见了正解钦差,莫非你得他钱钞,放他脱身走了么?”李义怒目喝道:“这狄钦差又没有什么罪名,怎说吾贪他财放走?你这人言来大狂妄了!莫非你暗中陷害了钦差性命,反向我们讨取么?”

当下两人一个言贪财放走钦差,一个言暗中图害他性命,二人都是狂妄粗蠢之徒,争论不休。少停,焦廷贵道:“吾今奉元帅将令,来催趱他军衣,怎说吾图害了钦差?倘你这鸟人,激恼了吾焦将军,就要动手了。”李义微笑道:“你来催取军衣,休得妄想了。军衣三十万,已被磨盘山的强盗尽数劫掠去了。”焦廷贵道:“此话当真么?”李义道:“吾半生未说谎言,为此往寻狄钦差,前去讨取回来。”焦廷贵道:“没用的饭囊,你还说去找那磨盘山的强盗么?如今山鬼也没有了,不知走散在哪一方,且请拿下吃饭的东西,去见元帅!”李义听了,吓了一惊,道:“不好了!既然强盗奔散,劫去征衣,不知藏在何处,狄钦差未回,怎生是好!可恼强徒,狄钦差性命休矣!”焦廷贵见李义着急,便道:“李将军不用着忙,既失了军衣,只求焦将军在元帅跟前讨个面情,元帅决不会计较了。”李义道:“焦将军,你休得哄我。”焦廷贵道:“谁哄你!”李义道:“如此,不如分头去寻觅钦差,倘遇狄钦差,焦将军须要对他说个明白,征衣虽然失去,幸喜军兵未有伤亡,现驻屯荒冈,要他速速回营定夺。”焦廷贵应允,各自分途。

却说焦廷贵虽是个粗莽之徒,心里倒有些主意,想道:这班强徒既烧了山林,毁了巢穴,又不见投到我关,定然劫了征衣,犹恐元帅发兵征剿,想来立身不定,投奔大狼山而去。正在一路思量,心中恼怒,忽然远远望见马上一员将官,真乃威风凛凛,金甲金盔金刀,盔顶上毫光隐现,便又想道:这员小将的坐骑,在冰雪堆中跑走如飞,更见马相如此奇异,一片淡赤绒毛,定是龙驹,不免打他一闷棍,抢夺此马,回关献与元帅乘坐,岂不美哉!焦廷贵打定主意,将身躲在一株大树背后,等待此将过来。

且说当日狄青别了圣觉僧,依他偈言,望西大道而奔,行了不觉二十余里。果见烟起路迷,封罩树林。狄爷自言道:老僧偈言验了,果然烟封林径。岂知此路是磨盘山后,山寨虽然焚毁,山后却顺着风,故烟锁山林。狄爷想道:既烟迷道途,定然有刺客了。犹恐被他暗算,即发动大刀,前遮后拦,闪闪金光飞越。焦廷贵在大树后,闪将出来一看,不觉呆了,想道:此人好生奇怪,难道知吾要在此打他闷棍么?一路而来,舞起大刀,劈前挡后,做出几般架势来。他的刀法紧密,哪里有下棍之处?一闷棍也闷不得他,不免做个档路神吧。若不抢夺他马匹,不见老焦的厉害。想罢,即跳出迎面横棍挡住,大声喝道:“马上人休走,腰间有多少金银,尽数留下来!”

狄青住马一观,原来乃一条黑脸大汉,手提铁棍,要讨金银。狄青亦不着恼,徐徐答道:“本官只有一人一骑,并无财帛,改日带来送你如何?”焦廷贵喝道:“你不遇我,是你造化,若遇了,路途钱定然要拿出来的。”狄青道:“身边实在没有钱。”焦廷贵道:“当真没有么?”狄青道:“果真没有。”焦廷贵道:“罢了!航船不载无钱客,你既经由我径,必要路途钱了。若果没有钱钞送我,且将此马留下折抵,便放你去路。”狄青道:“要本官的坐骑么?倘若不送此马,你便怎样处置?”焦廷贵道:“不容你不送。你若不送此马,我手中家伙强蛮了。”狄青道:“吾固愿送你,只因同行伴当不愿,如若同伴允了,本宫即送你了。”焦廷贵道:“你伙伴在哪里?”狄青金刀一摆,大喝道:“狗强盗,此是本官的伙伴,今无别物相送,且将金刀送你作路途钱。”金刀连连砍发,焦廷贵铁棍左右招架,哪里抵当得住,震得双手疼痛,大刀已将铁棍打下地了。大叫:“不好!真厉害!马上将军,饶恕了小将,休得动手。”狄爷冷笑道:“你今要钱钞马匹否?”焦廷贵道:“不要了,让你去吧。”狄爷道:“速速与本官送来路途钱,好待趱程。”焦廷贵道:“我既不要你的钱马,你反对我的路途钱,有此情理否?”

狄爷道:“没有钱钞送上,定然不去。”焦廷贵道:“我不知你这俊俏人,如此厉害,如今真的没有钱钞携来送你。”狄爷道:“既无钱相送,且将一件东西抵押,就趱程了。”焦廷贵道:“没有什么东西,也罢,且将这副盔甲奉送如何?”狄爷道:“不要!”焦廷贵道:“扑刀、铁棍送你吧。”狄爷道:“要它没用处,焉抵得你身上的好东西。”焦廷贵道:“这不要,那没用,难道我身边还有什么好东西么?”狄青微笑道:“休得胡说,只要你的脑袋。”焦廷贵喝道:“这东西实乃奉送不得。”狄青道:“这也何难,只消本官一刀撇下了。”焦廷贵道:“这东西实难送的,倘拿下送你,教我拿什么物件饮食?”狄青喝道:“既不肯将脑袋相送,本官伙伴强蛮了!”说着,提起金刀,正要砍下,焦廷贵慌了,高声喝道:“你这人不要错认我为强盗,我乃三关上杨元帅麾下焦先锋,你若杀我焦廷贵,杨元帅要与你讨命的。”

狄青听了此言,住手想道:边关有个焦廷贵,乃是当初焦赞之孙。想他既为边关将士,为何作此奸歹之事。即喝道:“你乃杨元帅麾下先锋,缘何在此做这般勾当?莫非你贪生畏死,假冒焦先锋么?”焦廷贵道:“哪里话来!我乃一个硬直汉,哪肯假冒别人姓名!”狄青道:“既非假冒,应当在关中司职,缘何反在此劫掠,这是何解?”焦廷贵道:“我奉元帅将令,催取狄钦差军衣。只因此乃关中众兵急需之物,限期已满,还不见军衣到关,限我午刻回关缴令。跑近此山,见此匹坐骑,甚是不凡,急欲劫回关中,送与元帅乘坐,此是实言。”

狄爷道:“元帅差你来催取征衣么?本官乃是正解官狄青。”焦廷贵厉声喝道:“你是何等之人,胆敢冒认钦命大臣,罪该万死!”狄爷笑道:“一钦差官,有什么希罕,何致冒认起来。”焦廷贵道:“你既是狄钦差,缘何一人一骑耍乐,却何以不见征衣?”狄爷道:“现屯在前途,不出二十里外的荒郊中。”焦廷贵听了大笑不已。狄爷道;“你发此大笑,是何缘故?”焦廷贵只是笑而不言。狄青道:“你这人莫非痴呆么?”焦廷贵道:“我虽则半癫半呆,只是你们管的征衣,尽行失去了。”狄爷闻言,着惊道:“果然应了老僧之言了。”焦廷贵还在那里呼笑不休。狄爷道:“焦将军,你既知军衣失去,必知失在哪个地头所在。”焦廷贵道:“你追寻失衣的所在,莫非要我赔还你么?”狄青道:“非也,只要焦将军言明失却在哪方,我自有道理。”

焦廷贵道:“失在大狼山赞天王贼营里边。朝廷差你督解军衣,应该小心防守,怎么尽数失了,反来诘问于我,还不割下脑袋来,往见元帅。”狄青道:“失去征衣,原是下官疏失。既然失落大狼山,我即单刀匹马,立刻去讨回,岂惧贼将强狠。倘若缺少一件,也不算好汉。”焦廷贵道:“你这人好是癫呆的了!管也管不牢,还出此妄言,单刀匹马取回,你今在此做梦么?大狼山赞天王、子牙猜、大小孟洋,英雄无敌,且有十万精兵。杨元帅血战多年,尚难取胜,你这人身长不过七尺,一人一骑,不要说与他交锋,被他一唾,你也要淹倒了。休得痴心妄想,你若知权识变,早些听我好言,最好逃之夭夭,待我回关禀明元帅,只说强盗劫去征衣,杀了钦差,你即回去,隐姓埋名,休想出仕,以毕天年,方保得吃饭的东西。”

狄青听了此言,不觉动恼,双眉一耸,二目圆睁,叫道:“焦将军休得小视本官。我岂惧怯赞天王等强狠,我自有翻山手段,管教他马倒人亡,才显得我狄青平生本领。”焦廷贵道:“我今听你说此荒唐之言,真乃要河边洗耳,不堪听的。”狄青道:“焦将军,难道你不知么?”焦廷贵道:“岂有不知,固知你是太后娘娘嫡亲内侄,但太后的势头,压不倒西戎兵将。”狄爷喝道:“胡说!谁将势头来压制贼帅,本官在京刀劈王提督,力降龙驹马,赫赫扬扬,谁人不晓。今宵定必服了赞天王,单刀一骑,大破十万西兵。”

焦廷贵道:“倘你杀不得赞天王,讨不转征衣,那时一溜烟走了,叫我老焦哪处去寻,实信不得你。”狄爷道:“我亦不与你个弄唇舌,倘杀不得赞天王,愿将首级送你回关缴令。我倘讨回征衣,烦焦将军在元帅跟前与下官讨个情,将功折罪,可允准否?下官不知大狼山在于哪方,还要劳你指引。”焦廷贵道:“你果除得西夏将兵,即征衣失去,元帅也不敢加罪了。大狼山路程,小将更为熟识,如今不必多言,就此去吧。”说完,拾起铁棍,踏开大步而走,一双飞毛腿,不弱于狄青现月龙驹。

却说那焦廷贵是个痴呆莽汉,说话牛头不对马嘴。方才李义明说被磨盘山强盗劫去征衣,是有凭有据实事。他并不提起,反说征衣现在大狼山赞天王营中,此是焦廷贵见磨盘山放火烧尽,随便猜度猜度。不想果然被他猜准了,反助着狄青立下战功,这实乃出于意外。

当日二人迅速前行,已有数里,前面燕子河,并无船筏可渡。若对河能走,只得五里之遥,倘沿河周围而走,却有十多里。狄爷勒马,二人商量,只得绕着河边而走。幸喜龙驹跑得快捷,焦廷贵两腿如飞,一连跑了十里,其时日交巳刻了。相近大狼山不远,又只见远远一座高山,连天相接,密密刀枪如雪布,层层旗幡似云飘。又闻吹动胡笳,声声嘹亮,有巡哨的巴都军四山巡逻,许多番将,驰骋如飞。狄爷看罢,呼道:“焦将军,前面这一座高山,一派旗幡招展,莫非即大狼山么?”焦廷贵道:“正是,只恐你今见了此山,魂魄已消了,还敢前往对垒争锋否?”

不知狄青如何答话,到山讨战胜败怎分,且看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狄青传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