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 第20章 国画


苏东坡天才横溢,神完气足,在中国艺术上,尤其是表现中国笔墨欢愉的情趣上 ,他能独创一派,这是不足为奇的。苏东坡最重要的消遣,是他的“戏墨”之作,因 为他的创造注的艺术冲动非此不足以得到自由发挥而给中国艺术留下不朽的影响。苏 东坡不仅创了他有名的墨竹,他也创造了中国的文人画。他和年轻艺术家米芾共同创 造了以后在中国最富有特性与代表风格的中国画。中国绘画的南派重视一气呵成快速 运笔的节奏感,这一派诚然是在唐朝吴道子和王维的笔下所建立,与北派李思训之金 碧朱红工笔细描是显然有别。可是,在宋朝,印象派的文人画终于奠定了基础。这一 派,重点在于气韵的生动与艺术家坚强的主观性,其中含有的艺术原理与技巧对现代 艺术自有其重要性。

由苏东坡、米芾、黄庭坚所保存下来的艺术批评之中,我们能看出文人画在苏东 坡生活里的起源,真是一件幸事。这几位文人都是诗人、书法家、画家。我们首先必 须弄清楚的是,在中国是书画同源的。在技巧,在工具材料,在批评的精神与原理, 都是如此。若不懂中国书法中的美学原理,就不能了解中国画南派的起源。因为中国 南派画之始祖,苏东坡是其一,都是在中国诗的精神中涵养有素的,并且在运用笔墨 的技巧都已通其奥妙,而且对中国书法的结构与气势的原理都已窥其真诠。书法为中 国绘画提供其技巧与美的原理,诗则提供画的精神与气韵情调的重要,以及对大自然 的声色气味泛神性的喜悦。

在苏东坡降生之前,中国已经有丰厚的艺术传统,在书法绘画两方面皆然。苏东 坡自幼年即仰慕吴道子。他在黄州那些年,一直倾其全部时光致力于绘画。现在所有 他的诗画朋友都已集会在京师,而气氛也极利于他在诗画上的创造,正如一个奕棋高 手发现了城中另一个奕棋高手之后,他的生活便会有所改变,同样苏东坡的生活现在 也改变了。他毕竟是个文人,不是个政客。既然是文人,他的要务仍然离不开纸墨笔 砚。他的门人,也都是出色的文人,不断在他的书斋中流连盘桓。米芾后来成为宋朝 杰出的画家,曾经有一次,他喜爱自己在悬崖峭壁所画的默然无色的巨石那雄伟的气 魄,他乃以“丈人”之名称之。他自称“米颠”,别人也以此名相称。米,苏,李( 李公微),这宋朝三大家,现在时常在一处。

这一群文人时常在彼此的家中相会,饮酒,进餐,笑谑,作诗,而大部分时间都 在陶然佳境中过活。此等时光,苏米李三人往往走近书案,纸笔墨都在眼前。如果一 个人开始作画,作诗,或写字,别人便作壁上观,或也技痒而参加,为补上诗句,或 增加题跋,当时的情况与气氛理想极美矣。诗、画、字,这三者主要的材料,只是两 种液体物——墨与酒;除去最讲究的毛笔和用最贵、最为稀有的原料做的纸之外,他 们有上等酒、上等墨。大书家和大画家一发现有上等纸张当前,就犹如小提琴名家发 现面前有一个史特拉迪瓦牌的名琴一样——硬是不胜其魔力之诱惑。苏东坡最喜爱的 是澄心堂的纸,宣城的诸葛笔,或是鼠毫笔,和李廷邦的墨。一个人画完一幅画,一 般习惯是由其他文人在上面写几首诗文作评语,或仅仅写刚才说的几句戏言。有时苏 东坡和李公激(西方收藏家多知道他叫李龙眠)合作一幅画。苏画石头,李画柏树,子 由和黄庭坚题词。

有一次,在中国艺术史上很出名的事,是十六个此等名家聚会于驸马王诜的庭园 之中。这就是有名的“西园雅集”,李公徽画,米芾题词。画里有宋朝三大家,苏东 坡、米芾、李龙眠,还有东坡弟弟苏子由、苏门四学士。石桌陈列于花园中高大的苍 松翠竹之下。最上面,一只蝉向一条小河飞去,河岸花竹茂密。主人的两个侍妾,梳 高发誓,带甚多首饰,侍立于桌后。苏东坡头戴高帽,身着黄袍,倚桌作书,驸马王 诜在附近观看。在另一桌上,李龙眠正在写一首陶诗,子由、黄庭坚、张表、晁补之 都围在桌旁。米芾立着,头仰望,正在附近一块岩石题字。秦观坐在多有节瘤的树根 上,正在听人弹琴,别的人则分散各处,以各种姿势,或跪或站,下余的则是和尚和 其它文人雅士了。

普通都认为苏东坡作品之最精者,都是他醉后或兴致昂扬之时的作品,一想中国 绘画、写字时一挥而就的潇洒明快,此话不能不信。在哲宗元佑三年(一○八八)苏东 坡任主考官之时,他和艺术家朋友李龙眠、黄庭坚、张来等陪考官入闺将近两个月, 在阅卷完毕之前不得出闺,亦不得与闺外联络。他们空闲无事,李龙眠画马自娱,黄 庭坚则写阴森凄惨的鬼诗,彼此说奇异的神仙故事。至于苏东坡如何,黄庭坚记载的 是:“东坡居士极不惜书,然不可乞。有乞书者,正色谱责之,或终不与一字。元植 中锁试礼部,每来见过案上纸,不择精粗,书遍乃已。性喜酒,然不过四五角已烂醉 ,不辞谢而就卧。鼻鼾如雷,少焉苏醒,落笔如风雨。虽滤弄皆有意味,真神仙中人 。”

苏东坡论自己书画时说:“吾书虽不甚佳,然出自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 ”

苏东坡在世时,曾使人画像数幅,其中最有名者为程怀立和名画家李龙眠所画。 在李龙眠所画的一幅上,苏东坡身坐岩石,一条藤杖斜横于膝上。黄庭坚说这张画像 正好把握住他微醉之时的神情。从姿势上看,他很轻松的坐着,似正在思索宇宙中万 物盛衰之理,也正享受眼前大自然的森罗万象。随时他都可能立起来,提笔沾墨,抒 写胸怀中之所感,或是用美妙的诗歌,或是用气韵生动的一幅画,或是用神味醇厚的 书法。

有一次,杜几先带来一张上好的纸张,请苏东坡在上面写字,但是他提出了字的 大小排列等问题。苏东坡笑着问他:“我现在是不是卖菜?”哲宗元佑二年(一○八 七)三月,康师孟已经出版了苏氏兄弟九本字帖的精摹本。苏东坡自己的若干朋友都 是热心搜集苏字的。一天晚上,他的几个朋友在他家,正在翻查几个旧箱子。有人找 到一张纸,上面的字是苏东坡写的,还依稀可读。仔细一看,原来是他在黄州贬谪期 间醉中写的“黄泥板词”。有的地方已然污损,连东坡自己都不能辨认。张来抄写了 一遍,交给苏东坡,自己则保留那份真迹。几天之后,苏东坡收到驸马王诜寄来的一 封信。信里说:“吾日夕购子书不厌,近又以三缣博得两纸字。有近画当稍以遗我, 勿多费我绢也。”

有苏东坡几封给朋友最亲密的信,刻在石头上,他去世之后当做拓片卖,就是所 谓“西楼帖”,这本帖至今还在,看来就仿佛邻居的目光一样熟悉。苏东坡在一封信 的再启里,他代妻子向一个朋友道谢,因为那个朋友送了他妻子一把梳子。在另一个 再启里,他说要送人一锅咸猪肉。

说中国书法是一种抽象画,这种解释真是再容易不过。中国书法的问题和抽象画 的问题,确是相似。在评论中国书法时,评论者完全不顾中国字的含义,而根本上就 看做一种抽象的组合。说中国字是抽象画,只因为不像普通画那样描写具象的物体。 中国字由线条和线条构成的偏旁所组成,具有无限的变化,而艺术原理则要求这些字 之排列成行,必须排列的美妙,必须与同一行或其他行的字配合洽当。因为中国字由 最复杂的成分所组成,所以呈现出构图的各种问题,包括轴线、轮廓、组织、对比、 平衡、比例等项,尤其重视整体的统一。

艺术上所有的问题,都是节奏的问题,不管是绘画、雕刻、音乐,只要美是运动 ,每种艺术形式就有隐含的节奏。甚至在建筑,一个哥德的教堂向高处仰望、一座桥 梁横跨、一个监狱沉思。从美学上看,甚至可以论人品而说“猛冲”、“疾扫”、“ 狂暴”,这都是节奏概念。在中国艺术里,节奏的基本概念是由书法确立的。中国的 批评家爱慕书法时,他不欣赏静态的比例与对称,而是在头脑里追随着书家走,从一 个字的开始到结尾,再一直到一张纸的末端,仿佛他在观赏纸上的舞蹈一般。因此探 索这种抽象画的路子,自然不同于西洋抽象画。其基本的理论是“美是运动”(“美 感便是律动感”),发展成为中国绘画上至高无上的原理的,就是这种节奏的基本概 念。

这个运动上的节奏美的概念,改变了所有艺术家对线条、质量、表面、材料的看 法。因为,倘若美是动态而非静态的,所有平直的线条和表面,像工程蓝图的东西自 然都不属于艺术的范围,而人必须寻求,举例说,树枝的折线与不平直的线条,因为 只有弯曲与转折线才能暗示生命与运动;只要笔的压下,微顿,疾行,偶尔的飞白泼 溅,能细心并有意保存于纸上,则不难看出此种不平直的线条的生命力和运动感。在 中国书法和绘画里,当力戒平直线条,除非另有必要,比如描画桌子的边缘,不得不 直,这是基本的原则。结构的概念也随之改变了。倘若那些线面是僵直死板的话,中 国艺术家是不能满足于此种静态的安排与线和面的对比的。从此以后要重视力量充沛 的线条笔划,这便说明中国绘画技巧和其它形式的绘画之间的差异。

为了寻求富有活力的线条,中国书法家转向大自然。自然中的线条永远是暗示运 动,且其变化丰富无限。在灵提这种狗的平滑身上,天生是为了快速奔驰的,自有一 种美;而在爱尔兰小型猎犬的多毛而粗短的线条上,则另有一种美。我们可以欣赏幼 鹿的轻巧灵活,同时也爱慕狮子爪蹄巨大强劲的力量。鹿的身体美,不仅在其调和的 轮廓,也因为暗示了跳跃的运动;而狮子蹄爪之美是因为它暗示突然的攫取与猛扑, 并且此种猛扑攫取跳跃的功能,才赋予了线条有机的谐调。谈到这类节奏之美,我们 可以爱慕大象庞大笨重而不易控制的形状,蛇的婉蜒蠕动的紧张状态,甚至长颈鹿瘦 高细长的拙笨动作。所以可以说,大自然的节奏永远是含有功能作用的,因为其线条 轮廓都是生长发展的结果,而且各有其用途。由于大自然这些丰富节奏,才磨练出我 们欣赏的眼光。中国书法家想在笔下运动上所模仿的,就正是这些自然的节奏律动, 而也非中国感受力极为灵敏的毛笔不为功。有的笔划坚定而圆满,暗示狮子蹄爪的巨 大力量,有的笔划暗示马腿的强壮有力、骨节磷峋。有的点划要暗示清爽整洁,字也 有方正的肩膊腰肢和支架,像端正的女人,正如中国艺术批评家所说如“美人头上戴 鲜花”。有的模仿枯藤的美姿,藤的末端稳定而微微向上弯曲,复点缀以一些嫩芽小 叶以求平衡对衬。千万不可忘的是,那条枯干的垂藤的平衡,是自然而完美的,因为 其末端弯曲的形状与角度,全与此长藤的重量、茎的支持力、在这边或那边残余的叶 子的重量为依归的。

苏东坡说,他的友人文与可习书甚久而不见成功,后来一人独行山径,见二蛇相 斗。他从相争斗的两条蛇身上的律动,获取了灵感,把蛇身上那种矫健动作吸取于笔 划之中。另一个书法家是在看见樵夫与一村姑相遇于山间小径上时,悟出了节奏的秘 诀。因为当时樵夫与村姑都要让路给对方,二人当时都犹疑不定,不知谁该站稳让对 方过去。那二人一时的前后的闪躲,产生了一种紧张动作和相反的动作,据说这种紧 张动作使他生平第一次悟出了书法艺术的原理。

运用在绘画上,线条的杂乱而又和谐的律动,就产生了可概括称之为中国艺术的 印象派,这一派艺术家所关注的只是记下他头脑里的印象,用一种明确的律动美表现 ,而不是以将眼前的景物描绘下来为满足。结构越单纯,表现律动美越容易。因此苏 东坡才集中表现律动美在几枝竹子上或是几块粗旷的岩石上,而这样表现出来的景物 也就成为内容很充分很丰富的图画了。画上表现出的律动美,本身即要求削除所有与 此统一概念毫不相干的景物。要看极端印象主义艺术极端的例子,在八大山人的一只 鸡和一条鱼上,或是石涛的果园上,都很容易看出来。不管画的是鱼、是鸡、是鸟, 八大山人的艺术可以看做是用最少的线条、最少的墨,表现最多的内容的艺术。八大 山人完成他的一条鱼、一匹马,或是一张画像,为时不过数分钟,用墨不过迅速的寥 寥几笔。他不是画好,就是画坏;若是画坏,便将纸揉烂成团,扔到废纸篓中去,重 新再画。

惜墨如金,就说明了中国画纯出自然。但是惜墨如金与高度集中在主体景物上, 也产生了别的结果。苏东坡的几枝竹枝竹叶,后面一月当天,依稀可见,创造出两种 效果。第一,因为没有其它不相干的景物,故能刺激观赏者的想象;第二,那幅画暗 示那几片竹叶,在月夜安然静止也好,在风雨中猛力摇摆也好,在其表现出来的单纯 律动美上,是令人百观不厌的。画几竿竹、一条曲线、几块粗旷的岩石的动机,就和 写几行字的动机一样。一旦心清表现出来,印象留在纸上了,艺术家便感到满足,感 到快乐。他于是能把同样的满足与快乐给与观赏的人。

所以这—派文人画也叫做写意,也就是印象主义。“意”字甚难译成英文,大致 就是艺术家所要表达的,若在英文里找个字代替,恐怕要用 Intention(意图),Concentlon (概念),ImPression(印象)或Mood(心境)。若指这一派绘画用Conceptivism(概念主 义),则无不可,因为这个字的重点是统一的概念,正是艺术家所要描绘的唯一形象 。

艺术的中心问题,不论古今中外,完全相同。印象主义,简言之,就是对照相般 的精确的反叛,而主张将艺术家主观印象表达出来,做为艺术上的新目标。苏东坡用 两行诗充分表达这种反叛精神。他说:“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在评论一个年 轻写意派画家宋子房时,苏东坡说:“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意气所到。乃若画 工往往只取鞭策皮毛、槽杨刍袜,无一点俊发,看数尺便倦。汉杰(宋子房号)真士人 画也。”

宋代画家又向前迈了一步,在一张画里,不但要表现作者的印象或概念,也要表 现内在的肌理。简直来说,宋代画家要画的是精神,而不是外在。宋代哲学的派别叫 做理学。在佛教的形而上学的影响之下,儒家把注意力从政治的规矩形式和社会撤离 ,转而沉潜到心和宇宙方面去。藉助于印度的神秘主义和形而上学,他们开始谈论这 个“理”字,粗略说,就是自然与人性里的“理由”,或“自然的法则”,或“万物 的内在精神”。宋儒困于中国人对抽象的形而上学无能力或无爱好,他们在把“理” 当做“自然律”的研究上,所入不深。但是他们却完全相信在万物的外形后面,有一 种无处无之的力量,或是精神,或是“理”;自然本身,是精神,是活泼泼的,而画 家应当在画里把握万物此种无以名之的内在精神。所以画家在画秋天的树林时,不应 当以描绘树叶丰富的颜色为目的,而是要捕捉那不可见的“秋意”或“秋思”,换句 话说,要使人觉得要披上一件夹大衣出去吸那干爽清凉的空气,似乎在大自然季节的 蜕变中,看得出渐渐阴盛阳衰了。苏东坡在教儿子作诗时,要他把花的个别性表现出 来,使人对一行写牡丹的诗,不致误认是写紫丁香或梅花。牡丹的特质是丰盈华丽, 梅花则秀逸脱俗。那种特质的把握,则有赖于画家的眼睛与诗人的想象。要画鱼,则 艺术家必须了解鱼的本性,但是为达到此目的,画家必须运用其直觉的想象,在心神 上,与鱼同在水中游,体会鱼对水流与风暴,光亮与食物的反应。只有懂得鲑鱼在急 流激湍中跳跃时的快乐,并知道那对鱼是多么富有刺激性,一个画家才应当画鲑鱼。 否则,他最好不要动手,不然他画的鱼鳞、鱼鳍、鱼眼多么精确,那张画仍是死的。

画家必须注意观察细节。苏东坡一次记载一件好笑的事:四川省有一个绘画收藏 家,在他收藏的一百多幅名画中、他最珍惜戴嵩画的斗牛图。一天,这个收藏家在院 子里晒画,一个牧童赶巧在此经过;他向那幅画看了一下儿,摇头大笑。人问他何故 发笑,牧童回答说:“牛相斗时,牛尾巴一定紧夹在后腿中间,这张画上牛尾巴却直 立在后面!”

苏东坡也看不起名花鸟画家黄签,因为他对鸟的习惯观察错误。但是只凭观察与 精确,并不能产生真艺术。画家必须运用直觉的洞察力,等于是对大自然中的鸟兽有 一种物我胞与的喜悦。也许要真懂苏东坡描绘万物的内在肌理之时,他所努力以求的 是什么,最好看他画的一幅仙鹤图上的题诗。他说,仙鹤立在沮洳之地看见有人走近 ,甚至仙鹤连一根羽毛还未曾动,已先有飞走之意,但是四周无人之时,仙鹤完全是 一副幽闲轻松的神气。这就是苏东坡想表现的仙鹤内在精神。

在进一步论到画的内在精神而非外在形体时,苏东坡说:

余尝论画,以为人合宫室器用皆有常形;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 有常理。常形之失,人皆知之;常理之不当,虽晓画者有不知。故凡可以欺世取名者 ,必记于无常形者也。虽然常形之失,止于所失,而不能病其全;若常理之不当,则 举废之矣。以其形之无常,是以其理不可不谨也。世之工人,或能曲尽其形,而至于 其理,非高人逸士不能辨。与可之于竹石枯木,真可谓得其理者矣。如是而生,如是 而死,如是而挛拳瘠鹰,如是两条达遂茂。根茎节叶、牙角脉缕,千变万化,未始相 袭,而各当其处,合于天造,展于人意。盖达士之所寓也……必有明于理而深观之者 ,然后知余言之不妄。

所有绘画都是一种哲学不自觉的反映。中国画不知不觉中表示出天人合一与生命 运行的和谐,而人只不啻沧海之一粟,浮光泡影而已。由此观之,所谓中国的印象派 绘画,不论是一竿修竹,一堆盘根,或深山烟雨,或江上雪景,都是爱好自然的表现 。画家与画中景物之完全融而为一的道理,解释得最为清楚的莫如苏东坡在朋友家墙 壁上自题竹石的那首诗:

空肠得酒芒角出,肝肺搓牙生竹石。
森然欲作不可留,写向君家雪色壁。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苏东坡 作者:林语堂著、张振王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