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 第24章 二度迫害


在元佑八年(一○九三)秋天,有两个女人逝世,就是苏东坡的妻子和当政的皇太 后,我们几乎相信两个女人都是苏东坡的守护神,说来似乎神秘难解。她俩的去世和 苏东坡命运的逆转,赶得极巧。苏东坡的妻子死于八月初一,太后则死于九月初三。 苏夫人死时,苏东坡正洪运当头,这时苏夫人去世,正好躲开了苏东坡一生中最为凄 苦伤心的一段。苏东坡应召离开扬州还朝之后,先做两个月的兵部尚书,十个月的礼 部尚书,他弟弟子由则官居门下侍郎。苏东坡的夫人曾陪同皇太后祭拜皇陵,享受她 那等级贵妇所能享受的一切荣耀,儿子都已长大成人,已然婚配,都在身旁。迈是三 十四岁,造是二十三岁,过是二十一岁。次子娶的是欧阳修的孙女。所以苏夫人的丧 礼是完全按着她的身份隆重举行。她的灵枢停后在京西一座寺院里,一直停到十年以 后,子由将她的遗骸和她丈夫埋在一个普通的坟墓里。苏东坡给她写的祭文措词妥帖 ,典雅含蓄。说她是贤德的妻子,贤德的母亲,视前妻之子一如己出。丈夫宦海浮沉 ,穷达多变,为妻子的一直心满意足,绝无怨尤,苏东坡誓言生则同室,死则同穴。 妻子死后百日,苏东坡请名画家李龙眠画了十张罗汉像,在请和尚给她诵经超渡往生 乐土时,将此十张佛像献与亡魂。

说正格的,皇太后,也就是神宗之母,当今皇帝哲宗之祖母,也曾经是苏东坡的 守护神。她之去世也就是苏东坡的没落之始,也是她当政期间那些贤臣的没落之始。 这位贤能的老太后已经感觉到一种政情的改变,因为皇孙已经在她身边长大,而且她 对此皇孙之品性十分清楚。这个孩子有点儿艺术天分,可是在别的方面则很轻率卤莽 ,脾气暴躁,颇容易被老奸巨猾的大臣玩弄于股掌之间。他养成了对祖母的反感,这 颇为王安石一帮人所利用,并且很可能最初是由王安石那群小人挑拨而起的。

在老太后去世前十天,六位大臣进宫探病,其中有范纯仁、苏子由。

老太后说:“我看我也好不了啦,与诸卿见面之日已经不多。汝等要尽忠心扶保 幼主。”

众大臣将要退去之时,皇太后示意范纯仁留下。皇帝哲宗即命别人退下,只留下 范纯仁和吕大防。

皇太后捉到一个窃窃私语之下的谣言,说她阴谋不利于当今皇帝,想使自己的儿 子取而代之。她说:“先王神宗皇帝嘱咐老身在当今皇帝年幼之时处理国政。在过去 九年,诸卿曾否看见我对我娘家高姓特施恩典?”

吕大防说:“没有。太后从未对娘家特别开恩,而是完全以国家利益为重。”

太后两眼垂泪,她说:“我自信诚然如此。也因此现在我临终见不到我那亲生的 儿女。”因为太后没使自己的儿子在京为官。

吕大防说:“臣深信太后必可早日康复,要听大夫的话,现在最好不要说这些事 情。”

皇太后说:“我想在你们面前告诉皇帝几句话。我知道我死之后,大臣之中有很 多人要愚弄皇帝。孙子,你可要提防那些人。”说着转脸向吕、范二人说:“我的意 思是,我死之后,你们二人最好辞官归隐,因为幼主必然另用一批新人。”

然后她问近侍是否已邀请来探病诸大臣留此用膳,她向吕、范二大臣说:“现在 去用饭。明年今日,莫忘老身。”

皇太后刚一去世,苏东坡即获得外放。一如他之所请,他的任所是个问题诸多号 称难治的地方。他奉命统领河北西部,并指挥该地区的步兵骑兵,官行设在定州,离 北平不远。按照宋朝制度,文官往往担任军职,而以武将为副手。苏东坡担任此一官 职一短时期,甚为有趣,因为可以看出一个诗人画家如何在军旅中发号施令。当时军 中行政腐败,兵饷过低,衣食俱差,军营破烂。处处腐败,军纪废弛。兵与军官沉溺 于酗酒赌博。遇敌不是溃不成军,就是逃逸无踪。苏东坡开始修缮营房,整饬纪律, 对腐败军官予以惩处或革职,先使士兵吃好穿好。

有些低级军官看见苏东坡惩治腐败的军官,前去密告上级。苏东坡告诉他们说: “这个你们不要管,这是我分内之事。若许下级官兵控告上级官长,军纪岂不荡然无 存。于是他也将此告密者一并惩处。他任一地方军之首长,对自己当受之礼貌尊敬, 甚为重视。他身着正式戎装,举行校阅,与将校副官按照阶级站立。当时军中首领王 光祖,乃一骄悍老将,在此统制此一驻军多年,现在觉得自己的权力渐被剥夺。在一 次校间之时,拒不参加。苏东坡下令命他参加,老将只好听从命令。

一个王朝若是不发生悲剧,若想保有此一王朝的权力,那些皇后则必须生一连串 贤德多才的儿子、孙子、重孙子——但是这是无法保证的,是人问闻所未闻的,经所 未经的。天才不必然产生天才,英明之主早晚也难免生出庸弱邪恶的后代。国家的太 平安乐,甚至历史发展的路线,完全要以一家遗传基因偶然的改变为转移。造物不容 许某一家一姓将英才独占,所以路易十六不同于路易十四,乔治三世也不同于乔治二 世。法国大革命和美利坚民主国之得以成功,要拜谢这两位法英帝王的神经质的头脑 之赐了。

现在身登王位的幼主,年只十八岁,而性好女色,时常辍学。因为元佑年间的士 大夫给大后和幼主上表进谏,劝幼主不应当沉溺于女色,应当研求治道,好学深思, 因此小皇帝对元佑这些儒臣早存厌恨之心。皇帝四周时常有二十个双十年华的少女伺 候,这也是皇家老例。后来,皇帝告诉章停,说一天忽然发现十个宫女全都不见,另 来了十个接替她们。几天之后,这十个又遭撤换,临走告别时,显得都曾哭过,好像 曾被祖母严密盘问过。

这位年轻皇帝何以对两位大臣如此痛恨,必须说明一下。刘安世几遭谋杀,幸遇 一个好机会,才得活命,范祖禹则遭流放而死。前四五年,出了一件事。一天,刘安 世想为他嫂子雇一奶妈,居然不易找到。徒然等了一个月,刘安世大发脾气,向佣工 介绍所的老妇人问为什么找不到人。

老妇人说:“大人,小的正尽力找呢。宫里的总管大人要十个奶妈,今天才找到 送去。”

刘安世大惊道:“荒唐!皇帝还没娶后,雇奶妈干什么?”

老妇人解释说,东宫门的老爷们向她严厉嘱咐要她保守秘密。刘安世还是不肯相 信。他给宫廷内总管办公室的一个朋友写了一封短信,那个朋友证明是确有其事,因 此,刘安世上了一道表章,几件事之中有一项,他说:“乃者民间欢传宫中求乳温, 陛下富于春秋,未纳后而亲女色。臣初闻之,不以为信,数月以来,传者益多。言之 所起,必有其端。”他警告说,如果任凭闲话这样传下去,民间恐怕对此事不高兴。

另一个大臣范祖禹,给皇帝上书说:“臣今秋闻外人言,陛下于后宫已有所近幸 。臣诚至愚,不能不惑。陛下今年十四岁,此岂近女色之时乎?岂可不爱惜圣体哉? ”

有人说这谣言是出乎误会。一天,散朝之后,皇太后要吕大防暂且留下,对他说 :“关于宫中雇奶妈之事,刘安世上了一道表章。他用意至善,只是不了解其中实情 。皇帝并不需要奶妈,是几个小公主还要吃奶。皇上一直和我在一起,夜里睡在内宫 。这种谣言,毫无根据。我问过宫女,问不出什么。告诉刘安世,不要再奏这件事。 ”

吕大防说:“刘安世是御史,按照习惯,我做宰相,是不能私下见御史的。”

皇太后说:“那么怎么把我的话告诉他呢?”

吕大防说:“我常在集英殿看见范祖禹。我告诉他太后的意思,叫他告诉刘安世 。他俩也是同乡。”

太后说:“范祖禹也奏过这件事。你告诉他也不要再奏了。”

等这话传到刘安世,他对范祖禹说:“这与圣德有关,我怎么可以闭口无言呢? 你为陛下近臣,也应当直言无隐才是。”

范祖禹回答说:“我已经说过。”

二人认为雇奶妈之事虽然也许出于误会,他们还是应当忠言直谏才是。但是刘安 世得罪的尚不仅是皇帝一个人。在皇太后摄政期间,他还反对过对章停的赦免于罪, 因而惹起此一邪恶阴险的小人毕生大恨。

在另一方面,章停,这个苏东坡的故友,则利用年轻皇帝的好色。后来有人因此 弹劾他:“以娼优女色败君德,以奇技淫巧荡君心。”他知道皇帝的宠姬是“刘美人 ”,并不是皇后。我们不必详叙此皇后的经历,北宋灭亡之后,她还在世,她的荣枯 沧桑史,可以写成一部好小说。我们只提她曾被诬告用邪术吧。有人用道士的符咒纸 人从窗口扔到她屋里,恰巧又被调查者发现。宫女在折磨答刑之下,被迫做证说,曾 经看见皇后用针刺在刘美人的纸像心上,这是道士的邪术,能使本人心痛。有三十个 宫女几乎被鞭答而死。这件案子不由正式法厅审问,而是在宫中暗中进行的。皇后于 是正式贬为尼姑。刘美人这才扬言心口不再疼痛。她被立为皇后,而年轻皇帝也快活 了。可是,后来这位刘美人却因故寻了短见。

帝国命运之所寄,国家治安之所系的宋室皇孙,竟是这样的性格。几个奸佞之臣 来玩弄这么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国家陷于无可救药的混乱,已可未卜先知了。

新朝的新口号是两个字“绍述”,是率由旧章无违祖制之意,在中国人看来自然 是合理合法的。皇帝立刻就要将神宗的新政新经济政策重新恢复了。这样,在皇太后 摄政期间的老臣,都可以被控破坏他父王的德政之罪,这就是不忠于先王。在以前控 告苏东坡时,就屡次以此为题。但是神宗自己的生身之母,在皇帝和大臣面前,曾经 证明神宗晚年已然深悔过去的错误,这反倒不足重要。众官员曾提醒皇帝皇后对他们 所说的话,也不足为重。对所有反对新政的政党,都挂上破坏先王德政的罪名而贬谪 之,倒是方便省事。

现在是哲宗绍圣元年(一○九四)的初夏,在“三面杨”推荐之下,章停官拜相位 。为了使皇帝深信所有元佑诸臣都是皇帝的敌人,章停以他们都犯有破坏先王的新政 之罪,而予以控告,还嫌不够。章停这群人都是精明能干的政客,他们必须使皇帝痛 恨所有元佑诸臣不可。当然,最足以伤害到皇帝个人的,莫如说某人当年曾与皇太后 密谋夺取他的皇位。由于死无对证,又由于对宫廷官吏采用刑逼,阴谋之辈自然能捏 造莫须有的造反谣言。

当年老皇太后摄政之时,章停和蔡家弟兄皆投置闲散。蔡确因怨生恨,因而传播 太后要使自己的儿子身登皇位。蔡确的阴谋败露,被流放而死。现在皇太后已死,谣 言复炽,成了重要的政治问题。

现在他们控告的,是司马光和王桂是此一阴谋的共犯。但除去据说有两段对话之 外,别无证据。已死之人既不能证实,也不能否认。据说司马光曾经和范祖禹讨论过 此一问题。范祖禹而今正贬谪远方,即便受到盘问,一定坚决否认。总之,现在已经 捏造出一个印象,就是老祖母在世之时,一直想排斥自己的孙子。她的两个私人秘书 ,一个叫陈衍,已经贬谪到南方,他不在京都时,把他的案子审问判决的,判处死刑 。另一个调进京来。章停和他有一段交道。在使他受了一段苦刑之后,章停告诉他面 前有两条路走,一是死,一是以皇太后秘书的身份,为这次诉讼,证明皇太后曾经密 谋排斥她的孙子。那位秘书大呼道:“天哪,我怎么能证明皇太后没做的事呢!”他 不肯屈服,调查就必须再往深进行。但是章停和蔡氏弟兄,却弄得皇帝对司马光和元 佑诸臣觉得疑云重重了。

皇帝问:“所有元佑诸首脑人物都会如此吗?”

章停回答说:“他们都有此意,只是没机会实行罢了。”

一个推翻皇帝的大阴谋已经揭开,年轻的帝王冲冲大怒。一群奸党甚至说要把太 后的灵牌排除在祖庙之外,幸亏幼主还没糊涂到误听此等谗言的地步。他对章停说: “你要我永远不进英宗先皇帝的祖庙吗?”但是罢黜、监禁、贬谪的圣旨,简直密如 雨下。与苏东坡同时,有三十几个元佑期间的大臣受了降官或贬谪。惩处大臣人数之 众,为往古所未有。章停报仇的机会终于到来。他现在冒着恶魔般的怒火在疯狂般进 行,因为皇太后摄政期间,他曾身遭监禁,当年苏东坡预测会犯谋杀罪的人,现在当 权了。正如同他当年横过下临不测之深涧的一条独木桥,他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在京都之时,他曾和他族叔的情妇通奸,他曾经从窗子跳出来,砸伤一个街上的行人 ,但是那件事情没有认真起诉。在王安石当权之时,正人君子派的大臣都因进忠言而 丢官,章停则左右逢源,步步高升。

现在章停刚在四月官拜宰相之职,他立刻把旧日的狐朋狗党都召还京都,界予重 位。这一群人,也非比寻常,都是精力过人,长于为恶。“三面杨”是他的莫逆之交 。蔡确已死,但是别的人还活着。巨奸吕惠卿又已得势,但因过去名声狼藉,并未能 飞黄腾达。其他王安石的亲信,如曾布,也已经奉召还朝。北宋的歪才巨率蔡氏兄弟 ,现在又跨踞政坛的津要之位,以其虐政引导北宋走上了灭亡之路。倘若中国历史上 要找一个时期以其极端的残暴混乱著称,则非蔡京当政时期莫属。他给皇帝建造一座 精美的花园,因此使百姓遭受的茶毒,在中国历史上,到了使人毛骨惊然的地步。皇 家一座乐园也无须乎压榨那么多的民脂民膏,使老百姓那么肝脑涂地呀!园中的奇花 异石,每一件都要了几条人命。读徽宗的赋,和大臣作的诗,赞美御花园犹如神仙世 界般的美丽,以及其假山、溪流、岩石等等,使人脊椎打战,感觉到中国文学史上无 可比拟的悲剧意味。其悲剧意味,是在于这些诗赋作者并不知道那背景之凄惨可悲!

若把这第二次对儒臣的迫害和王安石的放逐政敌相比,第一次迫害,只是小孩子 的把戏而已。司马光和吕公著已死,但不得在九泉之下安眠。这两位当年的宰相,躺 在坟墓之中,仍两度遭受降级,并剥夺爵位和荣衔。但是这还不够。章停曾正式提请 皇帝下诏掘开司马光之墓,砸烂棺木,鞭答尸体,以为不忠于君者诫。在年轻皇帝的 心目中,司马光是元佑年间不忠不信、邪恶奸夜的征象。在朝廷上这样讨论之时,所 有其他大臣全都认可。只有一个人,许将,一言不发。年轻的帝王对他打量一番。散 朝之后,命许将留下。

皇帝问他:“你刚才为何闭口不言?”

“因为臣认为说话并无用处,而且只为本朝留下一个污点。”

皇帝并未下此诏书,章停并未如愿以偿,但是他的其他迫害阴谋却成功了。司马 光家的财产没收了,他子孙的俸禄官衔取消了,朝廷给司马光坟墓上踢建的荣耀牌坊 拆除了,皇太后为司马光赐建的碑文给磨平了。一个官员甚至奏请朝廷应把司马光的 历史巨著《资治通鉴》于以毁灭,有人反对,说当今皇帝的父亲曾经为《资治通鉴》 写过一篇序。这条驳不倒的道理似乎那个白痴皇帝还很重视,这部宋前的正史才得保 全。章停要把司马光开棺鞭尸的梦想落了空,他坚持,凡是对司马光后代有害的措施 则绝不可放宽。曾布屡次劝章停和蔡氏兄弟不要过为已甚。他说:

“我想削除朝廷官员后代子孙的官爵荣衔等一事,我们不要开其端。不要忘记, 这种情形也许有一天会落在我们后代的身上。再者,司马光和韩琦的子孙受皇家恩赐 已经十年左右。一旦削除,近乎残忍。”

章停说:“不然,韩琦辞官也不过在数年之前。”

曾布又接着说:“已经有六七年之久了。再者,他当权的时间也不久。要坚持惩 处后代,那就只惩处司马光和吕公著的后代好了。我觉得咱们不应当惩罚所有他们的 后人,只要削除死者的爵位也就够了。”

章停说:“这又有什么用!甚至开棺鞭尸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害处。把死人降级, 他们又吃了什么亏?咱们能做到的最实际的,就是惩处他们的后人。”

曾布说:“你若那么做才满意,可是咱们还再多想一想,我也没有别的,只要咱 们千万别创下先例。”

曾布以富有经验者的声音这样说,章停后来果然作法自毙。他对苏东坡兄弟苛酷 无情,在苏氏兄弟流放期间,他都不愿人家有一个舒服的住处。子由贬谪在雷州时, 他把子由从官舍中逐出,迫得人家向民家租房居住。章停立刻利用这个机会,控告苏 氏兄弟藉用官势,强租民房。这个案子又经官家调查,子由拿出租约为证,才算了事 。后来,章停也流放到雷州同一地方,也轮到他租房居住。当地老百姓恨此奸贼,对 他说:“我们焉敢把房子租给你?以前我们把房子租给苏氏兄弟,几乎惹上了麻烦。 ”

章停并不是有虐待狂,他只是一心想报仇。又怕不把敌方斩草除根,怕有一天会 东山再起。除去韩维之外,所有官吏都远贬到南方或西南,以种种不同的方式,或充 军,或当酒监,仇恨不太深者担任太守职务。甚至年迈苍苍的文彦博,与人无冤无仇 ,四朝为官,在九十一岁高龄,也降级罢黜,遭受屈辱,一个月之后,便呜呼哀哉了 。吕大防、范祖禹、刘挚、梁带,都在流放中丧命。以上最后二人同死在七日之内, 而此时章停曾派出两个特使向各流放中的官员暗示自杀之意,使人相信他们都是被暗 杀而死的。章停胸中仇恨会如此之大,他竟发出命令不许梁泰运尸回籍,归葬祖荧。 这是中国人认为最残忍的一类行为。

章停最恨之入骨的莫如刘安世,因刘安世曾反对朝廷赦免他。朝廷曾派一个使臣 远至南方把老太后的一名秘书处决,章停也要他去看刘安世,因为当时刘安世也流放 在南方,让使臣暗示刘安世自杀。刘安世是有名的好人,使臣竟不忍心开口。章停不 能达到目的,乃和当地一商人勾结,给他一个税吏的职位,让他前去谋害刘安世。这 个商人已经在前去害人的途中,匆匆忙忙之下去完成此项杀人的任务,以使刘安世来 不及逃脱。刘安世家已听到有此消息,全家正在哭泣,但是刘安世本人则泰然自若, 饮食如常。半夜时分,此商人到达,走到门口,竟口吐鲜血,倒地而亡。刘安世后来 竟得寿终正寝。

在此惨酷的迫害鬼影的幽冥地界里,范纯仁的性格人品还放出一道光明。苏东坡 遇见名相范仲淹之子范纯仁甚早,那是在苏东坡和父亲弟弟三人入京途中,在江陵小 住休息之时。后来一直相交甚善,彼此敬慕。但是苏东坡与他的交情不像和另外那两 个姓范的朋友,范镇和范祖禹之间那么亲密。范纯仁为官清白,为名相之子,而且是 接受太后遗诏的两位大臣之一。年轻的皇帝知道他的名望,所以迄今还未予加害。在 四月,苏东坡与另外三十人同遭流放之时,范纯仁请辞官归隐。在他力请之下,皇帝 允许他退隐于京都附近家中,而章停则想把他和那三十人一同流放。

章停说:“他也属于那一党。”

皇帝说:“纯仁公忠体国,并非元佑党人;他只是要辞官退隐而已。”

章停说:“但是他之辞官表示不服,显然他与元佑党人同调。”

范纯仁并未家居甚久。吕大防,他虽然并非重要领导人物,但为政斐然可观,现 在已经七十多岁,身老多病,已然在外流放一年有余。按照儒家人道精神,如此相待 ,实属不仁。但是没别人敢挺身而出,为此老人一言相救,只有范纯仁肯冒此风险。 范纯仁的亲友都设法阻止他,但是他说:“我年近古稀,两眼将近失明,难道还愿贬 谪外地跋涉千里吗?但是此事我义不容辞。我知道后果如何,但是势在必行。”他上 书当朝,请恕此老相,自己当然也被流放到南方去了。

老人欣然就道,由孝顺和睦的一家人跟着。每逢子女痛骂章停,他就制止他们。 一次,翻了船,他被救上来,衣服全都湿透,他转身向子女们戏谑道:“你们把这次 翻船也赖章停吗?”他几乎眼睛已经看不见,但是仍然和家里人过得很快活。后来, 这位年轻皇帝去世后,新皇帝即位,对他爱顾有加。朝廷派御医前往诊治,井想要他 重任宰相,但是他谢绝不就。在他遇赦之时,他家已经有十余人贫病而死,他自己则 死于北归途中。

这次迫害自然也包括苏门四学士。流放出去的人也难落个消停,因为他们在流放 中时,官位还继续贬低,而且还随处调动。朝廷为迫害元植大臣,还特别设立机构, 所以元佑大臣无一得以幸免。此一机构把由神宗元丰八年(一○八五)五月至哲宗绍圣 元年(一○九四)四月十年,太后摄政期间官方的资料,全予臼档,甄别管理。只要开 口反对王安石的财政经济政策,即以毁谤神宗论罪。在他们经详细调查之后,先后惩 处了官吏八百三十人,分类档案计有一百五十二卷。终于在建立元佑党人碑时,迫害 达于极点。元佑党人碑见第一章。

三月里,子由遭到罢黜,他是一直反对归回祖制的“绍述”政策。但是他遭罢黜 的方式,足以证明那位年轻皇帝的昏庸。子由从历史引证前例,表明后代帝王往往修 正前代帝王的政策。在那些伟大帝王之中,他引证的是汉武帝,在汉武帝统治下,中 国的疆土开拓到突厥以外各地。那时章停尚未拜相,当时有一李姓官员,想把子由的 地位取而代之。他向年轻的皇帝说,子由把神宗比为汉武帝,是对神宗不敬。小皇帝 对历史无知,便信以为真,便削除子由的官职,发到汝州为太守。数月之后,又调到 高安。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苏东坡 作者:林语堂著、张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