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宫闱史》第002回 守信施威拳术惊人 匡胤泄忿便壶钻孔


却说匡胤在辛文悦那里读书,因为辛先生是个积学之士,道德、文章都是独一 无二的,匡胤心内很觉佩服,所以在此读书甚为安静。但是辛文悦的规矩极其严格, 匡胤乃是天性好动,不喜静居的人,被他束缚了半月有余,心下如何忍耐得住?况 且塾中都是些年轻子弟,人人都喜玩耍,自从匡胤进塾,初时不甚熟悉,因此没有 话说,后来在一处长久了,大家结为朋友,便免不得弄些事故出来。

原来塾中的学生,有两个人和匡胤最是莫逆。这两个人是谁呢?一个叫做罗彦 威,一个叫做石守信。两人都只十七八岁,生得相貌魁伟,膂力无穷,和匡胤一见 如故,十分要好。每日到了放学之后,三个人必定预约好了,到城外的旷野地方, 或是驰马,或是射箭。那书塾中的学生,都年纪相仿,谁个不喜这些事情?知道他 们三人,每天必往城外练习武技,大家便都去观看。内中有个姓王,名唤伯旦的学 生,他的生性十分狡猾,常常在先生面前讲说他人的坏处,挑唆先生,不是打这个, 便是骂那个。只因这王伯旦最会献小殷勤,先生十分宠信他。众学生虽然心里恨他, 因他是先生喜爱的人,大家只得忍着气,不敢奈何他。匡胤的性情本来十分伉直, 瞧见王伯旦时常在先生跟前搬弄是非,心下很不为然。只是他没有侵犯着自己,未 便干预旁人的事情,所以忍耐在心已有好久了。

这日也是恰当有事,放学之时,匡胤便约了罗彦威、石守信去城外比较拳脚。 恰恰被王伯旦听见,他便上前说道:“你们去比较拳脚么?我从前也用过一番苦功 的,对于拳术,极有门径,今天也去比较一下,不知你们敢和我较量么?”匡胤听 了这话,心中已是不乐!又见他那种傲慢的样子,更感不快,便向他说道:“你要 前去较量,我们岂有不敢之理,只是拳脚不带眼睛,倘若受了伤,休要怨恨我们。” 石守信也从旁说道:“你要较量,就此前去,哪个不敢和你比较的,他就是乌龟, 你若是口出大言,没有真实本领,被我打伤了,休得追悔。”

说着,便同匡胤、颜威一同向城外而去。那王伯旦自恃有几斤蛮力,自然也跟 着他们而去。另外这些学生,大家都深恨王伯旦,听说他今天和匡胤等比武,都巴 望他被匡胤打倒,方才称心,也一齐跟踪而来,要看他们谁胜谁负。

匡胤等三人,到得城外一片空场上,立将下来。那些看热闹的学生,早似看把 戏一般,围了一个圈子,中间腾出一片极大的空地,任他们比试。就有个奸刁的人, 把王伯旦一推道:“你既说要和他们比较,此时还不上去,更待何时?”王伯旦虽 然有些蛮力,也曾学过几路拳技,只是没有明师指点,苦不甚精。此时讲了大话, 被人家挤住了,不得退后,只有硬着头皮,跳入场中,说道:“我只独自一人,你 们倒有三个,还是你们三人一拥齐上,打我一人呢?还是一个对一个,轮流较量呢?” 匡胤正要回答,石守信早已大声喝道:“像你这样懦夫,还用得着三个人拼你一个 么?不是姓石的说句大话,我只用一只手,便可将你打倒。”王伯旦也深知三人的 勇力,只因无意中一句言语,惹出事来,欲要上前,惟恐抵敌不住;如果后退,又 与自己的颜面有关,正在那里踌躇不决,进退两难。旁边这些看热闹的学生,一齐 大喝道:“王伯旦,你平日耀武扬威,何等厉害!今日为何这样庸懦没用呢?”

王伯旦被众人一声断喝,不觉满面通红,知道今天不能不比较一下了。当下便 将腰带紧了一紧,踊身一跃,跳进了空场,摆开门户,等待交手。那石守信早已脱 去长衣,将一只左手,果然缩在腰内,单用右手,举拳打来。王伯旦忙将身子一闪, 也还拳击去。两人一来一往,打了几个回合。只听石守信喝声“去罢”,一脚飞起, 把王伯旦跌出一丈开外。看热闹的人,见守信拳法,如此高明,不由得轰雷一般, 喝起采来!那王伯旦虽然跌了一交,幸而没受重伤,连忙爬了起来,飞逃而去。

众人见王伯旦头也不抬,只管奔逃,又不禁拍着手哈哈大笑了一阵。匡胤见时 候不早,便向众人拱一拱手道:“今日为时已晚,我被王伯旦一扰,也没兴致练习 武技了。众位请各自回去,我们三人也要走了。”众人听了这话,知道没有什么可 观,也就一哄而散。匡胤等三人,待众人走尽,也各自归家。他们都是英雄性情, 打败了王伯旦,并不算什么事情,绝不放在心上。

谁知那王伯旦,度量很是窄狭,被石守信踢了一脚,心中十分怀恨。立意要报 此仇,自己仗着辛先生的宠爱,连忙跑到塾中,向辛文悦哭诉一番。却将自己要和 他们较量的话,隐藏起来,只说匡胤等三人,欺负自己,要先生代他出气。说着, 不觉放声大哭起来。辛先生是最喜爱王伯旦的,听了这话,将他身上仔细一看,只 见披在身上的一件熟罗长衫,已扯得不成模样,头脸上果然有几处跌伤。便对王伯 旦道:“你也不用悲伤!待我明天用个手段,责罚他们一场,便可出你胸中之气了。” 王伯旦见先生允诺了责罚匡胤等三人,心中很是欢喜,料想这三个人,必定要被先 生重重地责罚一场了。心中想着,便辞别了先生,回家而去。

到得次日,匡胤等来至塾中。辛先生听了王伯旦一面之词,把匡胤、守信、彦 威三人唤至面前,说他们在外闯事,不容分辩,每人打了二十戒尺。并说下次再不 改过,定然逐出门外,不准在此读书。

守信和彦威被打之后,倒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独有匡胤,责打了二十下,心 内十分不服!暗暗想道:“先生偏听了王伯旦一面之词,把我们如此作践,这个仇 恨,如何可以不报?但是要出这口气,究竟怎样下手呢?他是先生,我们是学生, 难道可以和他挥拳么?”想了一会,没有主意,心中十分焦灼。

忽然抬头一望,见阶台旁边,摆着一把便壶,乃是辛先生夜间用的。陡地心头 一动,暗中说道:“我何不将他的便壶,如此这般,一来可出胸中之气,二来他不 知道谁人干的事情,可以免去责罚。”当下想定主意,也不声响,趁个空儿,将自 己用的铁钻,在便壶底下,打了几个洞,觅些碎泥,将所钻之洞,一一塞住,仍旧 摆在原处。

辛先生哪里知道有人捉弄他,到了夜间,一觉醒来,仍然照着老例,把便壶拿 上床去,一泡便溺,几乎将便壶灌满。不料壶底的碎泥,经便溺一冲,早巳不知去 向。壶中所存的便溺,早巳源泉滚滚,从钻孔中直流而出。辛先生正在溺到将半的 时候,忽然觉得两腿之旁,一股冷气,直冲将来,吃了一惊,只疑自己睡梦之中, 没有留神,溺在壶外。慌忙伸手一摸,那被褥早已完全湿透。立刻跳起身来,将便 壶提起一看,只见那壶底,有三五个窟窿,那便溺兀是在洞中滴沥而出。辛先生此 时方才恍然大悟道:“这必是学生之中,有人怨恨于我,暗中施的促狭,待明天查 访出来,是谁干的,必不饶他。”心内想着,气冲冲的将便壶丢在地上,把两腿揩 拭干净,床上的被褥也一齐换过。忙乱了半天,方始收拾停妥,睡不上多时,已经 天光明亮,众学生陆续前来。

辛先生也只得起身下床,盥洗已毕,归入座中;见学生都已到齐,便开口说道 :“你们随着我读书,所教所学,都以道德为先。我虽屡次责罚你们,也因你们不 肯自己要努力图上进,方才略施夏楚之威,期得攻错之助,并非有心凌辱,完全出 自美意。你们就因此记了仇恨,昨天竟有人在便壶底下,打了几个洞,将床上的被 褥完全糟蹋了,并且累我得收拾了一夜,没有睡觉。这种行为,岂是诵读诗书研究 道德的人所应为的么?

这事是谁做的,速速承认了去,倘若此时不肯明言,待我察访出来,定必加倍 处责,决不宽恕。“

辛先生的言语方毕,只见学生之中,有一人立将起来,恭身言道:“先生的便 壶坏了,说是学生们记了仇恨,有意捉弄。

先生这句话,未免太轻视学生了!“辛先生听了,忙将这人一看。只见这人, 生得龙眉凤目,方口大耳,鼻如悬胆,唇若涂朱,真是玉立亭亭,相貌堂堂,与众 学生大不相同。辛先生认得这人,名唤柴荣,也在门下读书,资性甚是聪颖,大有 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光景,所以辛先生很是喜爱他。平日对待柴荣,也比旁人格 外优厚。当下辛先生便向柴荣问道:”你说我太轻视学生,何不把这理由讲给我听 听呢?“柴荣答道:”先生说学生们毁坏便壶,可有什么证据么?“辛先生被他一 问,沉吟了半晌,方才说道:”虽然没有证据,但这里除了一班学生,并无外人前 来,不是他们有意毁坏,还有谁来做这事情呢?“柴荣道:”先生试想,你的便壶, 摆在阶畔,人人都看得见,塾中学生也有二十余人,众目昭彰,倘若有人起意,要 毁坏这便壶,哪里能够不被他人所见呢?由此想来,这便壶忽然有了窟窿,或是年 代过久,理应毁坏;或是洗涤的时候,没有留神,碰在石子上面,以致如此,也未 可知。我想学生们受了先生春风时雨之化,都知束身自爱,必不肯做此下流之事。 况且学生们都是同出同进,也没空隙做这没意识的举动。有这两个原因,我所以说 先生的话,未免太轻视学生了。“辛先生被柴荣这样一说,倒反堵住了嘴,没有话 讲,只得点点头道:”你的言语,也还有理。只是要说与学生们全无关系,恐怕也 不尽然。待我慢慢地调查起来,得了真凭实据,自有办法。“柴荣听得如此说法, 不便多言,遂即归坐。

当时柴荣和辛先生一番辩论,塾中的学生,都因这事与自己没有关系,毫不介 意。独有匡胤,初时听辛先生说是学生记了仇恨,有意毁坏,心下未免吃惊,深恐 先生追究起来,隐瞒不过,要受责罚;后来听得柴荣一番辩论,能将辛先生说得默 默无言,不禁暗暗欢喜道:“不料小柴竟有这般口才,我今天的事情,若没有他竭 力遮掩,恐怕有些费事哩!”从此以后,匡胤深感柴荣和他十分要好,柴荣见匡胤 精通武艺,富有胆识,知道是个有用之才,也纯心要结交他。两个人彼此互相敬爱, 居然如漆似胶,不胜莫逆。

有一天,正是中秋佳节,塾中放假,匡胤在杜三翁家内吃了午饭,独自坐在静 室里面,看了一会书,觉得孤零零的,着实无趣。又不知石守信、罗彦威两人往哪 里去了,便往柴荣寓处找他闲谈,以破岑寂。匡胤是来惯了的,知道柴荣吃过饭, 正睡午觉,不待通报,即向卧室而来。推门进去,举目一望,不觉大吃一惊!你道 是何缘故?原来匡胤步入门内,直奔床前,意欲唤醒柴荣,不料床上红光绕帐,哪 里有什么柴荣呢?竟是一条白龙,盘屈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一般。匡胤蓦然见此异 事,不禁“啊呀”一声叫了出来,接着又将身体往后退了几步,一个不留心,将背 后茶几碰倒,扑通一声响。那床上的白龙,早巳不知去向。只见床中睡的柴荣,忽 地惊觉,翻身坐起,见是匡胤,随即问道:“你从哪里来的?因何面有惊惧之色? 连茶几也碰倒在地?”匡胤不便将瞧见白龙盘屈床上的话告诉柴荣,只得用话掩饰 道:“我并没什么事情,只因今天放假,没有事做,独自在家。吃过午饭,看了几 页书,心中十分烦闷。

找寻石守信、罗彦威两人,又没找到,所以前来与你闲谈消遣。

不料走得急促点儿,竟将茶几碰倒,因此面上略现惊慌之色。“柴荣听了,绝 不疑心,便走下床来与匡胤相偕坐下,谈了一番空话。

匡胤一面谈话,一面转念道:“小柴有白龙盘床之兆,将来必能干一番惊天动 地的事业。现在变乱无常,兵戈遍地,没有收拾时局,统一中原的人物。小柴既有 异兆,或者是真命天子,能够化家为国,亦是意中之事。我不如趁着微贱之时,和 他结为兄弟,后来方有倚仗,倘若迟疑不决,待他发了迹再去结交,那就迟了。” 当下主张已定,便和柴荣说道:“我与你在一塾读书,意气又复相投,虽屑异姓, 无殊手足。何不效刘关张桃园结义故事,结为异姓兄弟,将来可以互相照应,不知 你意下如何?”柴荣也因匡胤是个命世英才,早就有意和他结拜,好做将来臂膀, 只因贵贱悬殊,未便启齿。今见匡胤情愿与自己结为兄弟,正中机会,哪有不允之 理!却故意推辞道:“结拜兄弟一层,恐怕有干未便。”匡胤不觉诧异道:“你我 情如骨肉,谊同手足,结拜一层,有什么不便呢?”柴荣笑道:“你乃世家子弟, 父亲又在朝为官,何等显耀!我祖父和父亲虽也出仕,现在皆已去世,家境又甚寒 苦,哪里比得上你!倘若结为兄弟,岂不要被旁人议论么?”匡胤听了,连连摇头 道:“你的言语,也太迂气了!自古道英雄不论出身高低,只要有所作为,能够创 立事业,论什么门第呢?况且你父也曾出仕,你的姑丈郭威,又和我父是一殿之臣, 门第正复相当,结拜一事,有什么不可以呢?我的主意已定,你也不必推辞,择个 吉日,就结拜起来罢。”柴荣见匡胤出自一片真忱,并非假意,也就点头答应。两 人商议了一会,又取历书查看,见明日便是上好的黄道吉日,遂决定次日赴北门外 关帝庙去结拜。匡胤从腰中取出一锭银子,吩咐柴荣的家人去备三牲祭礼,明日一 早,便挑往北门关帝庙去,料理好了,等候自己和柴荣,前往结拜。

家人领了银子,自去置备。这里匡胤又和柴荣约定,明日午前,自己一定到这 里来与柴荣前往关帝庙去,柴荣答应了。

匡胤见时候不早,便辞别柴荣,回到杜三翁家内,吃过晚饭,安心睡觉。到得 次日午前,换了一身衣服,径至柴荣寓所。

柴荣也换了洁净衣服,正在寓中等候匡胤,见他已来,心下不胜欢喜。便问匡 胤:“还是吃了饭去?还是立刻就行?”匡胤道:“我们办有三牲祭品,供过关帝, 结拜以后,正可把来下酒,不必吃饭,就此前去罢。”柴荣连道有理,立起身来, 同匡胤出了寓所,径奔北门,直向关帝庙而去。

两人正行到北门天汉桥前,忽见许多人立在桥上,不知看些什么,把过桥的路, 都拥塞住了。两人一时不能前进,心下十分焦急。匡胤忍耐不住,叫柴荣跟在自己 后面,他将身上前,用双手向两旁一分,那些站的人,哪里经受得住,早如波浪一 般,往两下分开,中间现出一条路来。匡胤忙携着柴荣,走上桥去。不知众人挤在 此处,究因何事。

两人到了桥上,四下留心观看,原来那桥的北面,站定一个黑汉,面前摆着十 几张弓,众人打着一个大圈,团团围住了黑汉。匡胤和柴荣见了这般情形,心下好 生奇怪!便向旁边一个老人问道:“这黑汉是哪里来的?众人因甚围着看他?那面 摆的十余张弓,又是什么缘故?”那老人见匡胤柴荣相貌不凡,衣服整齐,知是宦 家子弟,忙含笑道:“二位公子不知,这个黑汉自前天到此卖弓,先向众人言道:” 我卖的弓,与众人不同,人家做生意,卖物件,是要钱的。我卖的弓,只要有人能 将弓拉开,非但不要他出钱购买,并且把弓送他一张,决不食言,众位请上来拉罢! ‘众人听了这话,人人希罕,个个称奇,内中有力气的,便想平白地得他的弓。就 有一人走上前去道:“喂!黑汉,你说把弓拉开了,就奉送一张,可是真的么?’ 黑汉道:”我生平没说过假话,只要有人将弓拉足,定必送他一张。你如有力能拉, 尽管拉就是了。‘那人听了,便弯下身去,拿了一张弓,用尽平生之力,拉了半日, 连吃奶的气力都使了出来,休想动得分毫。那人满面羞惭!只得将弓放下,转身而 去。又有一个大汉,生得身长丈余,相貌甚是凶恶,看来力量也不很小的,见那人 拉不开弓,抱愧而去,心中好生不服,大踏步走上前来,也不与黑汉讲话,径就地 上,拿起一张弓来,狠命拉扯。面上挣得通红,那弓仍旧没有拉开,也只得将弓放 下,含羞而退。自从这两个人出丑以后,便没人敢来拉弓。黑汉却不因无人拉扯移 易地方,每天仍在桥北站立,等到夕阳西下,方始收弓回去。今天已是第三日了, 不知可有大力之人,把他的弓拉扯开来。“

匡胤听了老人之言,心下想道:“这黑汉即说卖弓,并不要钱,其中定有缘故。” 一面想着,一面举目看那黑汉,见他生得面如漆黑,黑中透光,甚为发亮,两眼如 铜铃一般,左目微眇,颌下一部钢须,根根倒卷;身长七尺有余,站在那里,好似 一座铁塔,令人望而生畏!匡胤见了他的相貌,便向柴荣说道:“这个黑汉,威风 凛凛,相貌堂堂,真是英雄好汉!他必另有事故,才借卖弓为由,意在引动众人。 你且在此略站一会,待我上前去把弓拉上一把,看他如何对待。”柴荣也觉得那黑 汉来得奇怪,见匡胤要去拉弓,并不阻止,只点了点头,站在那里等候。

匡胤分开众人,走至黑汉面前,深深一拱道:“听说尊兄的弓,任人拉扯,小 可自不量力,意借宝弓一试,不知可蒙俯允?”那黑汉也还礼道:“我有言在先, 任凭何人,将弓拉开,遂即奉送一张。遵兄既愿拉扯,请随意拣取一张,拉了开来, 我必将弓奉送的。”匡胤闻言,也不回答,遂向地上拣一张较小的弓,拿了起来, 双手便拉,忽然听得一声响亮。

未知是何缘故,且听下回分解。


分类:宋朝历史 书名:宋代宫闱史 作者:许慕羲 前页  目录  后页